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猎豹围杀


  【3,感谢“猪哥,打赏,票不怎么给力,狗子有xiē郁闷】

  叶凡心里一震,诸般巧合凑一块,立即明白了,有人想灭杀自己这厮赶紧忍着痛往旁边窜出,就怕被石tóu砸中一直胡乱的窜了是百米远☆才停了下来

  眼睛又看不见,胡乱的扯下衣服撕破把流血的地方乱包扎了一下发现特勤发的特殊手机还在,一试,还能用摸索着一拔电话,里面传来一道声音道:“你好我是猎豹话务员阮青,请问需要什么帮助?”

  “我是叶凡,马上通知张强同志我在水州蛇弯遭了车祸,请求救援…”叶凡立即说道

  “请稍等,我马上通知张师长…”阮青说道

  叶凡挂了电话后试着想再拔齐天电话,不过,悲哀的发现按健好像坏了刚才那个是猎豹的特殊按键,幸好还能用

  不久阮青来电,说是已经通知张师长,他们已经出发了十几分钟后就会赶到还说张师长请首长注意先包扎好伤口云云

  叶凡松了口气,摸索着整理起来发现眼神还是不好使,好像视线前被一层什么遮住了,即便是施出鹰眼也看不见什么,对yú地形方面叶凡又不熟,不敢乱动,要是搞不好掉到明江,那就真的去喂鱼了

  十几分钟过后,电话响了,里面传来一个男子声□音道:“我是猎豹田林,请首长手机不要关掉,我们正在用特殊手段确定方位”

  “张强呢?”叶凡问道

  “张师长中途接到总部命lìng,带着一个分队执行紧急任务了,交待我带了几位队员来救援…□”田林说道

  “嗯”叶凡刚松了口气”转尔心里疑惑顿起按张强的心理,即便是再紧要的任务也不可能不先来救自己而且,如果总部有命lìng,知道自己情况后肯定会先救自己的难道这个田林有问题,………

  叶凡心里隐隐感觉到了什么,赶紧把手机关了,连电池都抽了出来转身摸索着往右边爬去

  不过,显然晚啦

  叭叭地枪声响起”上方射来了几梭子弹,弹到石tóu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狗日的,难道是马尚志那杂种”叶凡心暗骂了一声,窜进一草丛里潜伏了下来

  一阵乱枪过后,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对方居然使用了手雷抛炸幸好叶凡的确切位置他们无法确定”不然,叶凡这位堂堂的八段高手就得死在猎豹的手雷之下了

  过后,只听田林喊道:“大家注意”毒枭非常奸诈,有枪有特殊能力再来一阵排枪……”不久,又是一阵子叭叭声音响起,又扔了几枚手雷上方队员往下来了,那脚步声叶凡在“蝠耳通,下听得很清楚

  等到脚步渐近,叶凡突然暴起”弹到空中,手腕上小李刀狂暴而出嘶啦几声,顿时倒下了两位战士

  “在哪边,李江,柱子中了”田林愤怒的大喊着”子弹不要命地射击了过来叶凡感觉手臂处一阵火辣,知道中枪了赶快又是翻滚着往草丛里窜去

  不过,那边人也谨慎了起来前边掩护着开枪,后边无声的扑了过来叶凡知道”猎豹的队员从来训练有素,这个时候你申辩都没有又是甩出飞刀干掉了两个队员

  直往后边快退去,不过,他们有夜视仪”显然好使叶凡在奔跑中也顾不及什么了知道这伙人都是猎豹的精英,在自己眼睛没有恢复前想逃脱”跟痴人说梦差不多

  感觉前方传来水声,豁出去了,知道是明江一个腾身,借着手雷爆开的气浪直往下跳了下去

  奇怪的是脚刚沾到水面,脚腕好像被一条大鞭子缠住了似的鞭子上传来一股大力,人顿时表演了个空中翻滚被人扯得直往后面飞去叶凡身子一震,感觉tóu一阵子眩晕,zhōngyú晕了

  “重大毒枭抓到没有?”猎豹代理负责人马尚志副师长冲着一个嘴边有痣的年青中校问道

  “没抓到,不过,应该死了……”田林中校一个立正,嘴色勾起一个阴声弧度,说道

  “生要见人,活要见尸,怎么回事?…”马尚志冷声哼道

  “被我们用手雷围炸,发射了几千发子弹之下,一个受了伤的毒枭还能逃吗?只是,葬身地点有xiē大,是明江之中…”田林说道看了马尚志一眼,说道,“不过,点子很扎手,我们牺牲了四名队员,伤了三位……”

  “好好安葬,抚恤金多给xiē他们是英雄,是勇士是在保护国家安全的道路上牺牲的,是值得我们学习榜样你想想,一袋毒品要害死多少人?…”●马尚志来了一通褒奖,看了田林一眼”哼道:“毒枭有讲什么话?山口离明江有多高?…”

  “蛇弯上tóu离毒枭潜伏之地有二百米高,潜伏之乱石如犬牙交错

  不过,在乱石一旁有许多茅草丛,一丛一◇丛的,有此小杂木树,不大,最大的就儿臂粗细

  我们是亲眼见到毒枭被手雷炸得满身鲜血,最后炸死落入明江之中的

  而毒枭潜伏之地离明江水面还有二百多米高不要说一个受了重伤的人,就是个正常人丢下去也很难有活命机会滔滔江水直往大海,要找尸休估计很难子……”田林一脸严肃,汇报道

  “注意善后,秘密拨找尸休……”马尚志交待道田林点了点tóu出去了

  叶凡作了个奇怪的梦,有人在侍●候着自己一个飘渺的红衣女子,面上蒙着一层薄纱女子伸出那雪莉似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搓抚着,涂着,拿捏着,全身燥热难当

  第二个梦就是,红衣女子那薄妙的纱衣飞走了,露出了lìng人颤栗的魔鬼之躯来凝脂★◎如玉,肤白似霜沟谷山峰实明显扎人,也不知为什么,叶凡感觉自己那受伤的身子居然狂燥了起来,在火裂的疼痛中,在中像一个将军,小叶凡挥戈勇击,犹如蛟龙进入了大海之中,在冲刺,玩命着………,…

  诡异●rúyù,fūbáisìshuānggōugǔshānfēngshímíngxiǎnzhārén,yěbúzhīwéishíme,yèfángǎnjiàozìjǐnàshòushāngdeshēnzǐjūránkuángzàoleqǐlái,zàihuǒlièdeténgtòngzhōng,zàizhōngxiàngyīgèjiāngjun1,xiǎoyèfánhuīgēyǒngjī,yóurújiāolóngjìnrùledàhǎizhīzhōng,zàichōngcì,wánmìngzhe………,…

  guǐyì的就是那个战场,战场不是在席梦思上,而是在一个绿碧碧的水潭中,似乎有淡淡的青雾散发着一股子沁人心脾的特殊味道回味过后,叶凡惊讶的在梦中叫道:“这香味不是阴阳参的味道吗?怪了,这潭水怎么会发出这种味来?◎”

  尔后,第三个梦很惨了

  叶凡梦见自己光着身子,后边一个红衣豪纱女子拿着一条皮鞭,在后边追抽着自己只要脚步稍慢,那鞭子绝对,毫不留情地抽打在身上

  一鞭之下,身上顿时痛入心■骨,比那子弹擦过的火烈还要痛上几千辈没办法,为了身体不被挨鞭子,叶凡只好拼命的围着一条茅草路跑着

  一天时间,叶凡没停过直到最后累得像一只死狗,撤尽了最后一滴力劲之后栽倒在了草丛里看着那鞭子抽下来,这厮只好闭上了眼睛等着剧痛传来

  预想着的剧痛没有,又是一番旖旎的池中鸳鸯戏水顿时,叶凡梦中感觉清爽得lìng人颤栗一连几个梦都是这样子,只有在自己累成死狗后才会享受到温润如水的“温柔”◆

  这种日子重复往复着,不知这个梦何时是尽tóu叶凡是既期待又恐惧不过,那份子火热,那份凡进入温润之地的水乳交融又让叶凡有种不想醒来的意愿

  只到最后一个梦,叶凡发现那池水由青变成了白●色之后才听到了一道声音叹息道:“你也该醒了,这药池都给你洗净了师傅0年的积蓄被你几天就耗光了唉…,…………”

  一声剧痛,zhōngyú让叶凡醒转了过来

  抬tóu一看,沙发、酒柜、豪◎华大床什么都有叶凡揉了揉眼睛,发现酒柜中还放着几瓶人tóu马,这厮苦笑道:“妈的,前几个梦是梦见扎进了温柔乡,现在居然梦见了喜来登酒店不管了,在梦里先喝几瓶再说……”

  这厮下了床,整了一瓶人◎tóu马仰tóu喝了起来总感觉没有了梦的感觉,显得这梦太真实了

  这厮有此醉了,坐床tóu上一直等着那个飘渺的身影来把自己扔进碧池中不过,zhōng究没等来那女子

  “唉,梦醒了,还是给镇tóu儿打个电话敢暗算老子,老子必拔了他的人皮”

  叶凡一个电话到了镇东海处,接电话的居然不是镇东海,而是李啸峰

  “叶凡,你去什么地方了,整整都半个月了我们到处找你,如果你再不来电话,东海已经决定派出水州第二集团军协助拨查了不过,东海不行了…,…………”李啸峰的嗓门有xiē沙哑,居然哽咽开了李啸峰可是A组曾经的王牌,一个铁血汉子即便是在格拉蛇鹰岛战斗中人快死了也从没流过一滴泪的

  “不行了,怎么回事?…”叶凡心里一惊,赶紧问道

  “2月5号,当发现你失踪了猎豹秘密出动搜找了几天都没下落那天东海坐不住了,亲自从燕京赶到了水州不过,在水州处理完事后,刚好香港有事,他去了一趟

  不过,在九龙街路过“亚东银行,时发生了歹徒抢劫银行事件东海当即叫人停车冲了上去,为了救出里面几十个营业员以及取钱的人

  东海不幸被手雷炸伤,虽然军总医院成立了专家组,不过,还是无法挽回

  不过,东海跟我说了,只要yú国yú民有利的事他都应该去做,死了也不后悔不过,他想见到你“再去”你没回来,他一直坚持着不肯“离去””李啸峰哽咽着说道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