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你将为这句话付出代价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你将为这句话付出代价

  4到

  “吹牛不打草稿康正良人家是堂堂的金宝碟集团总裁,其股份在金宝碟集团里头也是稳占第二大股东,家产接近10个亿

  本来康正良如果晚上几年死,他的另一个儿子康守德倒是可以继承他的位置只是康正良拖不了多久了,康守德年龄不到30,威信和能力都不足以担任金宝碟集团总裁一职

  如果卢克朗上位后,肯定会卖力的打压康家的因为,康正良跟卢克朗本来就不合,以前康正良在

  卢克朗只能忍着,康正良一走,康家还有什么人能制衡卢克朗康守德想捞个副总裁的位置都难了”梅pàn儿略带重音哼dào

  “呵呵”叶凡神秘的笑了两声,不解释,财不外露

  “噎住了是不是?”梅pàn儿不满的哼dào

  “噎啥”叶凡随手伸指往那雕花的硬红木茶几上轻轻一戳,卟滋一声好像豆腐被人戳穿了似的声音传来

  梅pàn儿张目一看,失声‘呀’地叫了出来一脸骇然的盯着叶凡,她那双手按在高耸的胸脯上,被吓住了似乎有西施捧心的味dào在

  “这个够了吗?”叶凡淡淡的瞥了梅pàn儿一眼,当然得彰显一点武力,不然,梅pàn◎儿心里总有个疙瘩男人总要让女人放心才对,动物世界为什么雄性们在争斗时你死我活,就是为了赢得雌性的认可千百年下来,这是自然法则

  “你想不想听只曲子”梅pàn儿轻声说dào,柔情似水温婉得能让男○人融化了

  “来一曲”叶凡点了点头乐在其中,感觉特别的快意

  梅pàn儿袅袅进屋,不久捧出一古琴来调试好后,她专注的盯着,不久,一曲‘高山流水’漏漏而出

  随着音乐声婉转弹出,乐声转成了‘知音’那略显忧伤的曲子彻底打动了叶凡,他呆呆的听着偶尔,一杯红酒是咕噜着是一饮而尽的

  不知不觉,叶凡到了梅pàn儿跟着先是坐在旁边,一杯红酒两人轮流喝着不久,二瓶红酒下了肚皮,梅pàn儿一脸酡红,艳醇不可方无

  感觉到一只狠手进了睡袍里,梅pàn儿并没有停止操琴,转头轻轻一笑,一幅‘待采图’咋然闪现,令人喷血流鼻……

  不久,睡袍腾空而去,就在琴凳上,两具凌乱的身子胶合在了一起……

  琴音嘎然而止,换之以另外一种春情荡漾的声音响起,急促的呼吸起伴随着猛兽出谷的咆哮声在厅里回荡着……

  良久,战鼓才息

  披肩长发已经显得如乱草般散毛,而梳得人模狗样的干部头发的某君,此刻顶了一个嚣张的鸟窝正猥琐着

  “咯咯,你头上顶着个鸟窝”梅pàn儿浪笑不止

  “你的能好到哪里,不成树叉啦”叶凡反击dào

  “讨厌,这是自然的分叉”梅pàn儿笑dào

  “刚好了,鸟窝驻在树叉上”叶凡干笑不已,看了梅pàn儿一眼,说dào,“pàn儿,你说说,如果我帮康金提到总警督位置康正良会不会感激涕泪”

  “怎么可能,康金不过是普通的督察,上头还要经过高jí督察才能到总督察这个,至少也得不少年头的怎么可能一步登天就到高jí督察”梅pàn儿颇为不信

  “这是我的事,你就说说康正良的态度?”叶凡说dào

  “当然感激涕泪了,不要说总部大楼落户红莲,就是叫康家再出三千万他们也肯的”梅pàn儿一脸认真,说dào

  “这倒怪了,难dào康家用三千万还不能买个总督察不成?”叶凡有些纳闷了

  “三千万足够买个,不过,香港有廉政公署,他们在这一块做得比大陆的纪委要好这个还不是主要原因,主要是康家有个对头也在香港总警署任职,而且还是总警司你想想,康家花再多的钱能买到总督察吗?”梅pàn儿说dào,倒是对康家的事知dào得很多的

  “那人叫什么?”叶凡哼dào

  “李东来”梅pàn儿说dào

  “李东来同志是不是?我记下了”叶凡哼了一声

  “德性,人家是香港警察,你能拿他怎么样?别跟我说你能管得了香港警察,咯咯咯……”梅pàn儿极端鄙视某人,笑得很嚣张,很妖精

  “白骨精”叶凡哼了一声

  第三天上午,叶凡带着梅pàn儿一行到了香港

  中午梅pàn儿请卢克朗副总裁吃饭

  不过,当一眼看见叶凡卢克朗冷冷哼dào:“梅总,如果这位叶先生作陪,哪恕卢克不能继续奉陪了”

  “克朗总裁,华夏有够俗语,叫做冤家宜解不宜结这次来,叶先生很有诚意那件事只是个误会罢了,克朗先生是有大胸襟的人何必执着于某一件事上伤了感情是不是?”梅pàn儿和着稀泥

  “那要看什么事,那是我生凭耻辱,绝不能就此了啦”卢克朗丝毫不比面子话讲得斩钉截铁,掷地有声看来,卢克朗是真的恨透了叶凡

  梅pàn儿有些恼了,在两家集团合作中梅氏集团还占有大股份的,比金宝碟还要多二个百分点

  想不到卢克朗胸襟如此的狭小,摆明了不和解于是哼dào:“克朗总裁,咱们俩家公司既然合作,相信我梅pàn儿给陈中秋董事长讲几句的话,也能影响一些事”

  梅pàn儿也豁出去了,以卢克朗坐上总裁宝座为要挟

  卢克朗那脸色一下子有些阴柔了起来,扫了两人一眼,权衡轻重,最后一咬牙,说dào:“我看你梅总面子,只要这位叶先生对着我打三个躬,说三声‘我错了’,这事就此揭过”

  “你将会为你今天所说的话后悔一辈子的,梅总,我先告辞了”叶凡站了起来,淡淡一哼,转身走人

  “我跟你走”梅pàn儿也生气了,卢克朗的话太辱人了何况,梅pàn儿早把叶凡当成了自己心目中的‘那位’,哪能让卢克朗辱他梅家大小姐,也有傲气的

  “去康家”叶凡说dào

  梅pàn儿掏出电话联系上后,两人直奔康家而去

  康家的房子的确豪华,很大的一个庄园在香港这弹丸之地,这是不得了的奢华了

  康正良斜躺在一个靠椅上,见梅pàn儿进来,赶紧说dào:“梅总,很对不起了,恕我失礼了”

  “康总,pàn儿冒昧打扰,应该是我先说声对不起才对”梅pàn儿谦虚的说dào

  不久,楼上走下来两个年青人,长得都相当的帅气

  “这是犬子康金和康守德,唉……”康正良伸指点了点,叹了口气一头苍白的头发好像显得苍老了康正良的岁数其实不大,就是因为病折腾成这样子的

  梅pàn儿把叶凡有关红莲开发区的事说了一遍●,康正良听了后沉吟了一阵子,有些无奈,皱着眉头说dào:“梅总,这事恕我无能支持了你也清楚,我这病已经折腾了一年多了公司的事现在都是卢克朗在作主不要说别的,叫我回去主持会议都没有能力做到与其丢人现眼,■○不如躺在这里,唉,要是守德再大些就好了……”

  讲到这里,康正良看了大家一眼,又说dào,“实话跟你说,我拖不过半年了,唉,希望梅总以后能照顾着点犬子,守德,他,唉……”

  “你伸手过◎来”叶凡突然说dào

  “叶这是?”康正良不理解

  “他想给你查查病情,叶小时候跟一个很有名气的当地郎中学过曾经还治过一些疑难病关于华夏中药之术,想必康总应该听说过”梅pàn儿介绍dào

  “没用了,谢谢叶好意思本人走遍全球各地,什么法子都试过了,没用”唐正良摇了摇头,不愿意伸手看来,是不信梅pàn儿的鬼话了

  “正良,就让叶看看”坐康正良旁一个中年美妇劝dào,一脸的期望

  “雷芳,我的病情难dào你还不知吗?何必,不用了”康正良看来是彻底死心了

  “呃……”雷芳应了一声,眼泪没忍住在眶中打转着

  “呵呵,康总不信也正常不过,香港南宫集□团你应该听说过”叶凡淡淡说dào

  “就是大陆来的南宫家族,现在的掌舵人叫南宫鸿策的那家?”康正良略显意外,说dào

  “没错,南宫锦辰的病就是我治好的”叶凡淡淡说dào

  “○叶先生是高人,那康某就烦请叶先生看看了”康正良没丝毫犹豫,立即伸出了手

  “左肾还是右肾有问题?”叶凡问dào

  “两个都坏了,移植了一个无法成功,身体排斥很严重结果拿掉了左肾,现在就剩下右肾稍好些,不过,不容乐观,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死我康正良并不怕,只是这个家,唉……”康正良说dào倒也没露出什么怕死的神情来

  叶凡搭上脉后,一丝内劲之气溢了进去,慢慢循着经络直朝肾脏部位而去

  康正良肾脏部位的确出了问题,内劲一去立即发散开去,好像这里突然出现了许多岔dào似的

  叶凡试着逐渐的加大了内息输入,康正良突然皱了皱眉头

  “怎么样,痛是不是?”叶凡问dàoR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