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区常委会的复杂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区常委会的复杂

  4到,王哥不让人睡,要加4,狗子真服了他了对于王哥对本书的支持,狗子感激得直想喷泪啊我‘痛苦’死了,完我就大睡一场,‘睡’对可怜的狗子来shuō已经是一种奢望,比美女对我的吸引力还要大,砸票,安慰一下狗子呜呜……

  “吴讲得没错,在坐的估计都晓得这些军人啊,shuō起来是保家卫国但是,在和平年代,他们能有几次浴血沙场的机会

  这不,没机会上战场搏杀,最后精力过剩,反倒用在了对付咱们这些小老百姓头上

  在地方跟军队发shēng纠纷的时候,上级往往都是偏向军队一块以一句‘咱们要拥军’,地方上让让等为yóu头一句话就把咱们打发了咱们能怎么样,难道搬起锄头跟拿枪的去抢地盘天东区有省军区招待所,宏都区也有自己的难处

  好像跟军队也有diǎn关系,最近我一直在烦这事,唉……”宏都区丁冒天居然露出了一张苦瓜脸,好像不像是装出来的

  “老丁,你有什么难处?人家天东区有省军区招待所座落不会再有第二个省军区?宏都区好像没什么集团军什么训练场摆你们哪里?”这时,区委秘书长范东朋同志以一个轻松的谈笑方式调侃起丁冒天来

  要知道范东朋最近一直在向叶凡看齐,靠拢那是因为范秘书长瞅准了叶凡同志的能量当初上任两位省委常委陪着叶老大下来的,而叶老大又很得到段赏识

  范东朋当机立断,最近表现相当的不错在红莲区升职比在市委升职还容易一些,红莲区如果缺了一个副,这些区委常委们只要不是副的一上去就是副厅级干部了,范东朋同志当然在等待机会

  再shuō,顾一武当初在的时候也不怎么喜欢范东朋用时髦的一句话shuō,那就是两人尿不到一个壶里去的幸好范东朋拚了力才保住了自己那秘书长位置

  不然,早不知被顾一武同志一扫把扫到什么地方凉快去了这些年来,范东朋的日子也过得不是怎么顺畅的为了头上帽子,他已经筋疲力尽了再折腾下去估计就得精尽人亡了

  “范秘书长,宏都区虽shuō没有军区招待所但是,宏都区也有一处跟军方有着密切关系的独方区而且,其厉害程度,未必比省军区招待所要逊色多少的”丁冒天讲到这里好像在故意考考在坐的常委似的讲到这里故意的停了下来,扫了全体同志一眼,一脸的神秘微笑

  “得了老丁,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地方?现在是在开常委会,不是小孩子做猜谜游戏,真是埋汰人了”常务副区长王大中皱了皱眉头,哼道他是有些看不惯丁冒天的自以为是

  叶凡一看就明白了,敢情这两位也有些不对付当然,叶老大猜对了王大中虽shuō是常务副区长,但三个区的一把手未必卖他面子有时王大中到下边区里检查工作,三位同志爱鸟不鸟的

  用人家三位的话shuō就是——你王大中虽然是区常务副区长,也不过一正处级干部老子等人也是正处级干部而且,还手握着一区的资源你王大中,不过是个空壳罢了

  这话不知怎么的就传进了王大中耳里,王大中那个气啊当即找了个yóu头到三个区去检查工作了而且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鸡蛋里也要挑出骨头来本来以为给diǎn颜色让三位区一把手老实一diǎn用官场术语来shuō就是‘敲打’一下

  哪知三位平时关系不怎么的同志们居然合伙起来了,倒打了一耙差diǎn让王大中同志下不来台从此,王大中同志就跟三位区委在暗中时常较劲

  这造成了什么后果,王大中可是常务副区长他的指示下边三个区委不执行了而三位区委报上去的东东王大中常常会暗中使坏,这个,也是造成顾一武旗下的红莲区最后搞得一包糟的原因之一

  叶凡在寻思着,不能让区班子的关系继续恶化下去不然,人心散了,想重振红莲只能是镜中花水中月了

  “呵呵,王区长,常委会虽shuō是个严肃的场所但是,偶尔卖diǎn关子也无伤大雅是不是?”丁冒天淡淡的斜瞄了王大中一眼,有挑事的嫌疑了

  而且,叶凡鹰眼发现,丁冒天一讲完,吴青松和蔡庭两位一把手也互相对视了一眼这厮瞬间就明白了,三位区委估计是先得到了什么风声,今天就是要在区常委会上搅局或者shuō是谈条件什么的了

  这种瞄头绝对不能放任下去,不然一滋长就会shēng事等火烧得旺时再想灭就麻烦了这个,一定要把这小火掐灭在萌芽状态才行

  “咔嚓”

  一声清脆的打火机声音传来,顿时,全体常委的眼光全被吸引了过去因为,这声打火机diǎn火时摩擦发出的声音太大了一些好像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各位常委一看,居然是叶老大发出的声音而且,叶老大那嘴还翘得高高的,眉头皱得紧紧在diǎn烟这个动作又过份的夸张了一些

  在坐的同志们可都是些从官场低层摸爬打滚儿出来的老油子叶老大为什么要故意整出这么大声音来,而且动作那般的夸张那眉头皱得那般的皱,额头好像都快成老松树皮了

  肯定就得跟刚才丁冒天的发言联系上了这事秃子头上蹲着的虱老大对丁冒天的发言不满意了

  只是叶老大在装深沉,是在给丁冒天一个自省的机会不然,叶老大真开口时估计丁冒天就得吃一顿板子了

  王大中一看瞬间就领会到了叶老大含有警告☆的意思这厮面上并没显露洋洋自得,而是立即,那马脸板得凝重了

  至于shuō丁冒天一看,那脸上的微笑顿时有些僵硬了这厮不笨,想不到本想弄弄王大中这只‘王老虎’,然后联合吴青松、蔡庭再次修理一下他◇☆的意思这厮面上并没显露洋洋自得,而是立即,那马脸板得凝重了

  至于shuō丁冒天一看,那脸上的微笑顿时有些僵硬了这厮不笨,想不deyìsīzhèsīmiànshàngbìngméixiǎnlùyángyángzìdé,érshìlìjí,nàmǎliǎnbǎndéníngzhòngle

  zhìyúshuōdīngmàotiānyīkàn,nàliǎnshàngdewēixiàodùnshíyǒuxiējiāngyìnglezhèsībúbèn,xiǎngbúdàoběnxiǎngnòngnòngwángdàzhōngzhèzhī‘wánglǎohǔ’,ránhòuliánhéwúqīngsōng、càitíngzàicìxiūlǐyīxiàtā想不到意外发shēng了,居然惹出叶老大这头大象来

  跟大象硬扛有啥好扛的,何况叶老大威信已经逐步树立了起来就是张区长最近都表现得很亲和好像一切行动听党的指挥似的何况自己这个在叶老大面前只能算是小毛虫的区委了?

  丁冒天这厮转变很快,脸上没了微笑,变得严肃认真了起来,shuō道:“刚才讲到宏都区跟军队一块的联系方面,咱们宏都区的确有估计在坐的领导都忘了‘船政学堂’

  ‘船政学堂’是我们华夏第一所近代海军学堂,在船政大臣黄天保的主持下于1860年在水州设立初建时称为‘求才堂’,为求人才黄天保大帅主持了‘求才堂’的首次录取考试

  而且,亲自为考试制定、批阅试卷,求才堂首次录取考试的第一名考shēng就是后来成为北洋水师学堂教习的张中林

  1865年水州宏港造船厂建成后搬迁至宏港区后遂改名为‘船政学堂’在黄大帅的苦心孤诣下船政学堂培养出了咱们华夏的第一批近代海军军官和第一批工程技术人才,yóu船政学堂毕业的学shēng成为了华夏近代海军和近代工业的骨干中坚

  而现今虽shuō‘船政学堂’已经成为历史,但十几年前自从重修‘船政学堂’后那块地盘已经成了军事博物馆

  听shuō‘船政学堂’是yóu国家军事博物馆直接管辖的他们那馆长从来不理人的,而且,我们从材料上可以看到‘船政学堂’的外延居然延伸进了红莲内河

  如果要按重后的规划拓宽红莲河,势必船政学堂的一部分地盘得被切割出来重归红莲河这种事,有可能吗?”丁冒天倒也讲得在理

  一时,现场陷入了沉默当中,这的确是个相当棘手的问题,而且是个大问题

  “这事还真有些麻烦,如果要切割船政学堂,就得找到它的上级单位国家军事博物馆这个,咱们可是一diǎn交道都没有而且,人家在首都,会理咱们这个小小的区才怪了”张凌源区长皱了皱眉头,念叨了一句后看了看叶凡同志

  “再大的困难都要执行下去,古人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想,古人尚且有如此气势,咱们作为时代的一方领导,难道不如古人吗?”叶凡气势如宏,看了丁冒天一眼,shuō道,“你先跟船政学堂的负责人商量一下,如果能谈下来咱们吃diǎn亏也没事”

  “叶,那这额外的支出是不是区财政付的,我们区里可是负担不起这笔额外费用即便是船政学堂肯退出地盘,咱们也付不起这笔费用?现在水州的地价用天价来形容也不这过了”丁冒天喃喃道

  “这事你跟张区长具体汇报一下就行了”叶凡淡淡shuō着,把这烫手的东东扔给了张凌源既然钱袋子张凌源在管,不能好处你张凌源占尽了,这烫手的东东也得自己去解决掉才行

  “叶,哪天你跟我shuō过这事后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为此昨天晚上我还组织区里各个负责人专门开了个会各位同志都认为,应该采取包片负责,统筹管理的办法才行”张凌源可是不想接手这烫手的东东,赶紧shuō道R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