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顾副省长捅刀子了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顾副省长捅刀子了

  叶凡一伸腿,照准叫‘狼子’的家伙就狠踹了过去那家伙拿着一把换轮胎的较长的圆形板钳板钳还没招呼到叶老大身上,整个rén被叶凡一腿蹬得嘭地一声,卟当◇一声,狠狠地撞在了悍马的车门上顿时,估计是哪里肿了或什么的了,那家伙贴着车门一下了软瘫着滑到了地面上,身子往地下一躺,居然睡着了,看情况是爬不起来再行凶了对了,不是睡应该是晕菜了

  不过,顺子手中操起的一瓶易拉罐装的青岛啤酒狠狠地朝着叶老大tóu上砸了过去,当然是带着拳tóu一起砸过来的,架势还是挺凶残的,看得一旁围观的好事者在心里大呼过瘾,心道这才叫猛rén

  而左边也有个长tóu发家伙则是拿着一个大号瓶子,好像是réntóu马啥的东东像砸手榴弹一般招呼的地方也是叶老大的tóu部看来,几个rén都是狠rén,这些东东要是真招呼到叶老大tóu,估计普通rén铁定tóu破血流了估计离阴曹地府也差不了多远了

  不过,今天不幸的是他们遇上了叶老大

  这厮根本就没停留,一腿又爆猛地横踹而去踢得顺子撞到了另一辆远隔三米远的法拉利上踢完顺子叶老大再次抬起右腿,照准长tóu发的胸部又是一个狠踹

  “啊”长tóu发连rén带réntóu马飞撞在悍马车上顿时,réntóu马香槟像是下了一场雨,溅得到处都是围观的有个哥们大叹息道:“好好的酒,就这样洗了车子,太浪费了,估计一瓶怎么的也得千儿八百”

  哪知身旁另外一个穿西装的家伙极端鄙视了那哥们一眼,哼道,“千儿八百,没看到吗,那是精品réntóu马,至少得这个数”西装男指开了五个指tóu

  “不会要五千,这酒又不是金液装的?马马的个牙的”那哥们一脸的骇然

  “五千是保底价,没准儿不止这个数这些是什么rén,兄弟,长长眼,这悍马要几百万的rén家当玩具说撞就撞,这就叫纨绔的风度懂吗?”西装男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教训rén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最后从悍马上下来的是一个穿便装西服的平tóu青年,此rén样子看上去相当的壮实手中拿着的不知是个什么玩意儿,好像是尊像佛样的艺术品

○  这家伙一看地下顿时躺下了自己的三个同伙,不过,此rén相当的镇定,并没被叶凡的身手suǒxià倒那尊佛往叶凡身上一甩,不过,压根儿就还没砸到身上直往地下掉去

  叶老大可是不会放过这些rén□渣了,一脚踢去,那尊佛zhèng中平tóu青年肚皮部位嘭地一声,那家伙一声惨叫,捂着肚子蹲了下去额角上汗珠和血都出来了叶老大下手当然有分寸的,内脏应该没事,让他痛苦个几天应该是没问题的

  不过,令叶老大没想到的是平tóu青年相当的厉害从地下一个鲤鱼打挺弹了起来往脚下一摸,居然摸出一匕首来手一动往叶老大身上招呼了过去

  “咦”叶老大觉得有些意外,鹰眼施开一看,才知道那家伙穿的居在是军靴敢情是个当兵的,难怪这般经得起打,命比蟑螂

  不过,显然平tóu青年今天不走运叶老大火大了,最讨厌嚣张的军rén了一脚踹去,踢到平tóu青年腰部这边手也不慢,往平tóu青年手腕上一招呼

  瞬间就把匕首按得往下掉去叶凡狠狠地一压,好像有声微响传来,是不是平tóu青年手腕断裂了那就不得而知了反zhèng平tóu青年大叫了一声‘啊’,有点像是被踩中了尾巴的狼

  “让开让开”这时,黄氏会suǒ的打手们终于排开了rén群挤了进来,冲里面大喊道,“不准在会suǒ前打架”

  不过,这伙打手当一眼发现了zhèng在微笑着,一脸淡定的叶老大时顿时止住了脚步,不敢上前了因为,叶老大曾经在黄氏会suǒ两次‘行凶’而且,rén家愣是屁事没有而对方反倒是进了局子

  到现在,黄氏会suǒ的黄巾老总已经招呼会suǒ的suǒ谓的保安们开个会了说是以后碰上水州市委的叶副到会suǒ消费,如果有异状的话千万别上场,就装着没看见什么就行了

  “你……你敢打扶zhèng茂,丁浩,你死定了小子”平tóu青年连话都讲得有些不利索了是不是嘴被打歪了也个叶凡暂时无法考证

  “死定了,呵呵,你们故意开车行凶,尔后见rén没伤着又手持兵器想杀rén到底是我死定了还是你们死定了,哼”叶凡冷声哼道,看了几个保安一眼,说道,“这事你们都在场,是不是都看见了”

  “是是我们都看■见他们行凶了”几个保安哪敢惹黄老板慎重交待过的叶老大,忙不迭的点tóu称是

  就在这时候,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警报声

  两辆警车呼啦着到场了不久,哒哒着跑来几个一脸威严的警察来的居然是水○州市局治安大队队长江生宝同志他一看叶凡,zhèng想行个礼,不过,叶凡却是摆了摆手

  哼道:“还不把行凶的故意杀rén犯抓到局里好好审查一番”

  “是”江生宝队长一个敬礼,吼道:“全抓起来,带回局里严加审查,我怀疑这几个是外逃的通辑犯居然敢到水州地面行凶杀rén现场的证rén全得到局里作个笔录证明一下”

  叶凡转身走了,刚挤出rén群听到于建臣打来了电话,笑道:“处理掉了几个混渣到8号包厢来,我们可是等候多时了,没事兄弟?”

  “呵呵”叶凡笑了笑,掸了掸被弄得有点皱的衣服,在乔圆圆相挽下进了黄氏会suǒ

  一进包厢叶凡笑道:“刚才几个警察是你叫的?”

  “呵呵,总不能眼见着兄弟吃亏嘛”于建臣淡淡的笑了笑,指着旁边一个个tóu适中,一身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介绍道:“来叶,我给你介绍一下,水利厅的何厅长”

  “你好何厅长”叶凡热情的伸出了手

  “叶可是水州的名rén”何厅长伸手跟叶凡握了握,淡淡笑道

  “哪敢讲名rén,要讲名rén非何厅长莫属了是不是?”叶凡笑道

  “叶过谦了”何厅长说笑着,转身拉着身旁还站着的一个年轻rén笑道:“叶,这是犬子何斌,他可是你的下属估计你还没见过他?”

  “噢”叶凡扫了那年青rén一眼,发现比何宜远长得要高大,摇了摇tóu说道,“的确没印象,不知何斌在什么部门?”

  “叶,我在区委办公室上班”何斌上前伸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叶凡的手

  “他还是区委办的副主任,年青有为啊,大学毕业才几年就是zhèng儿八经的zhèng科级干部了”于建臣笑道,向叶凡眨了下眼睛

  叶凡总算是明白了,难怪于老哥在听说防汛的事后讲得如此有把握敢情早知道何斌在红莲区委办工作了这下子倒真好办事了,只要照顾着点何斌,何愁事干不了

  “嗯,何斌,提zhèng科几年了?”叶凡一脸亲切,笑着问道

  “三年了”何斌一脸恭敬,说道

  “嗯,不错不错”叶凡伸手拍了拍何斌肩膀,大家坐了下来

  “何厅长,见外了是不是?何斌在红莲区委办都不打声招呼”叶凡谈笑道,拿起一杯酒说道,“我先敬何厅一杯,能认识个朋友很高兴”

  “哪里的话,何斌,你先敬叶一杯”何宜远笑道心说要不是有事落我tóu上,你会认识我才怪?

  “叶,我敬您三杯,我三杯您一杯○”何斌为rén处事方面练得很顺达,估计跟他在区委办这个万精油部门是有关系的

  区委办无非也就是个招待,伺候领导,为领导服务的部门而叶凡到红莲也不过几个月,区里那些tóutóu脑脑都记不过来,哪□还会记着何斌这种小角色

  “中”叶凡点了点tóu,也没矫情,跟何斌碰了一杯尔后跟何厅长和于老哥都碰了酒杯吃了几盘菜,双方也熟络了起来

  “叶,听说你们zhèng在开发红莲内河?”何宜远倒是先抛出了话题其实,要不是何斌在红莲区委办上班,何宜远是否肯来吃这顿饭还是个问题

  关于红莲河防汛一块的审批,其中的一些纠葛虽说何宜远不怎么清楚但是,顾则飞副省长在前天去京里开会时有开个简短的会

  有提到过红莲河的改造问题指示说是红莲河条件还不成熟,某些硬软件方面还不能达到防汛一块的要求什么的

  何宜远当然明白了,suǒ以,于建臣一讲到叶请吃饭何厅长就想到了这事估计就是卡壳在顾则飞tóu上了不过,自己儿子如今在叶凡的手下工作

  而于建臣又是省厅一个有相当份量的副厅长两rén出面了,自己不卖面子那也说不过去估计给叶凡知道了自己儿子何斌的话何斌在红莲就别想混下去了RO~

  ┏━━━━━━━━━━━━━━━━━━━━━━━━━┓

  ┃∷书∷书∷网∷∷∷∷∷∷∷∷∷∷∷∷∷∷∷∷∷∷∷┃

  ┃∷∷∷∷∷∷∷∷∷∷∷∷∷∷∷∷∷∷∷∷∷∷∷∷∷┃

  ┃∷W∷W∷∷H∷U∷S∷H∷U∷∷N∷┃

  ┃∷∷∷∷∷∷∷∷∷∷∷∷∷∷∷∷∷∷∷∷∷∷∷∷∷┃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