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高论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高论

  “我爹在登山头de半坡林发现了一个洞,当时可能是下雨塌下来才露出de那个洞后来我爹用锄头刨了刨,发现里面好像是有一条过道

  第二天,我爹拿了电筒和一些药就钻进那洞里去了里面有一个石缝样de洞,还有一个棺材,不过,已经烂得就剩下几块破板了还有一具骨头,爹发现了几个铜板

  后来在洞里转了几圈,发现从里面长出了一株藤子爹挖了一截回来,爹平时也会抓些草药知道那东西能吃后来我哥回来后爹把那截藤用来炖了猪脚吃

  全家人吃了后都感觉很有精神整整几个月下来都很有力气,我哥是打石头de,他说那藤子是大补de东西后来跟我爹又进了洞想再挖下去弄截回来精炖东西吃

  不过,里面de藤根是从石缝里长出来de,没办法再打进去了不过,捡到de那些铜板被我弟弟拿出去玩结果被张乡长发现了,他硬是把铜板给拿走了,只丢了五块qián给我弟弟

  不☆过,不久张乡长又来了,问我爹把剩下de卖给他我爹说没有了,张乡长不信,一直逼着我爹我爹脾气也倔,其实还剩一枚,用来给我弟弟镇岁命了

  后来跟张乡长吵了起来,不久,张乡长暗中指使林场de人过来,○说是我爹偷挖了山上de东西破坏山林,盗木头什么把我爹打了一顿,腿都打瘸了,现在走路都一拐一拐de

  我们全家就靠爹挖些草药赚qián吃饭,这下子不能上山挖药了张乡长太坏了,求你把他抓起来”讲到这里,翠儿一咬牙,手上一用劲,被她捋了下来顿时,两只壮挺de小白兔跳了出来,在叶老大面前晃荡着

  翠儿又向下车捋去,不过,被叶老大给按住了手

  “我自愿de,我什么都不要,只求你抓了张乡长,他太坏了”翠儿脸上挂着泪珠子说de这话,说完后还要脱短裤,不过,被叶老大一拉,整个人扑到了叶老大身边

  “够了”叶老大说道

  “不够,牛满叔说了,你不要翠儿de身子就不会去抓了张乡长翠儿不想把自己de第一次交给一个老头子因为,当大官de全是老头子牛满叔给我说了,说是你们不老,我才来de”翠儿说道,挣扎着就是要脱

  “我喜欢你这里,不用做其它什么至于张乡长de事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如果真像你说de那样,我抓了他”叶凡态度强硬了起来,一把罩在了翠儿胸脯上,感觉真是壮实挺拔

  翠儿de胸脯属于那种峰形很好,有点像是微微下垂de葫芦捏手中手感非常de好,硬度相当de高,而且,软性也不差

  而这个时候,隔壁有了动静,喘气声……

  这两个家伙,早开始了,不过,闹腾de动静也大了些叶凡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句,发现翠儿那脸红了,身子都在颤栗着估计是在自己手de刺激下,再加上隔壁de响动,自然有了反应

  而叶老大在这种状况下当然也有了反应,翠儿看了看这家伙裆下那高高de耸起地方,脸红得能滴血了

  不久,那边终于停腾了下来

  叶凡打开了传音筒,笑道:“我说老何老黄,动静也太大了些?”

  “呵呵,你那边怎么还没动静,不会是看不上眼?”何宜远笑道

  “不行啦,身体越来越差”黄九林说道

  能行才怪,你们俩家伙都是快到50de人了估计扑腾几下就一泻千里了,叶凡在心里暗暗de鄙视了两个老家伙一声

  “这妹子不错,先留着”叶凡笑了笑问道,“你那边是妹子吗?”

  “是倒是,不过,不是原装货,说是跟人谈朋友时用过一两次de不过,还是很紧de,相当舒服着而且,牛满叫de人绝不敢是那种到宾馆半小时几十块de货色而是纯正de山里妹子,用起来放心,至少不用担心艾滋病那玩意儿了脸蛋身材都相当不错,凑和着过”何宜远笑道

  “怎么不搞些原装货来?”叶凡笑道

  “不好弄,主要是原装货应该有,不过,牛满说是都不漂亮,那还有什么玩头”黄九林笑道

  “我们村就我最漂亮,就是乡里de领导下来都喜欢到我家里吃饭他们都想摸我,我没让他们摸过”这时,翠儿凑叶凡声旁小声嘀咕道

  “呵呵……”叶老大笑了笑,手上把玩着峰子头,感觉它涨大了不少其人心里还是相当满足de因为翠儿de话让这家伙有种爷们de满足感

  想想也是,人家想摸翠儿不让动而对自己,翠儿是主动送上门来叶老大此刻对权力de**那是特别de大,这一切都是权力带来de因为,要抓张乡长,就得有权才行不然,翠儿肯不肯鸟你那难说了叶老大长得又不是帅比潘安那种绝世风流人物

  伸手一动,把翠儿抱进了怀里,感觉舒服了不过,在叶老大底下那根大物相顶下,翠儿坐在叶老大怀也是潮红一片,连身上都有些红了起来

  “何哥,顾老头倒下了,那个位置你可要抓紧了不然,被人弄走了那就可惜了,千年等一回啊”黄九林抛出了话题,叶凡知道,他其实是讲给自己听de

  在朋友圈里,今天来de只有黄九林和何宜远,说明在他们de四人圈子中,黄九林跟何宜远关系最铁了圈子内de人脉关系也有亲疏之别de像今天这种可以说是‘共同嫖过妓’de同志们来说以后都是兄弟了虽说这妓不是专业de,只是业余罢了

  “唉……老黄,想都想,只是太难了朝中无人莫作官,像我这种级别de干部想再往上一层就得通过中组部了如果是在省里还有点办法,中组部,说句实话,我知道他们,他们不认识我我de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以前跟着老省长,不过,他现在退居二线了,还有什么盼头?”何宜远叹了口气

  “何哥讲de不会就是以前de朱世林省长?”叶凡笑问道

  “嗯,他现在退居二线到政协了兄弟,你说说,他还能帮上我吗?老省长现在也是,唉……不说了”何宜远说道,估计脸上带着苦涩滋味de

  “可以去京里走些关系嘛?”叶凡淡淡说道

  “哪里去走,这个走关系其实也是一门学问不认识de人人家京里领导你根本就见不着面即便是你揣了几十万去塞,往哪地方塞去有qián都没地儿去

  就拿收东西来说,人家也要收信得过de人de东西往往都是先由某些朋友牵条线搭座桥让你去结识某领导

  在熟络到一定程度,让领导觉得你de东西可以收而无大碍了你才有出手de

  不然,送礼却是无门这都什么世道,要说不送礼想得到提拔,天方夜谭罢了而送礼却是无门,想淘个帽子难啊”何宜远说道,这意思叶凡懂无非是求自己给他牵条线罢了因为,乔家de关系何宜远知道

  “嗯,记得多年前,我还只是一个小科员到时有个副科de位置,局里大家都盯得紧我也动了心思,所以,买了两罐高档茶去拜码头你说怎么样?结果人家看都没看我花了半年工资买de茶叶领导de老婆还呲着牙说是他们从不喝茶这他娘de什么意思?

  后来我一咬牙改提茅台去,他老婆又说领导最近胃不好不喝酒,叫我拿回去后来我左打听右打听,终于打听到了领导de一个朋友跟我家还有点远亲

  所以,求爷爷告奶奶求了那个八竿子也打不着de亲戚,当然也付出了三个月工资de代价他才肯带我去领导家

  一来二去就熟络了,后来又一起打牌搓麻将输了些qián给领导,后来我又把先前退回来de茶叶和茅台一起提了过去

  这次领导笑呵呵说道:小黄,你看看,来就来,还提东西

  领导这样谦虚着,不过,他老婆却是没手软,很自然de就把我花了将近两年工资买de茶、酒给拿进了那个堆满烟酒de杂货间

  这次她可没说不喝茶喝酒伤身伤胃de屁话了妈de没办法,人人都这样,你不送别人送送de不如拍de,当然位置就是别人de了”黄九林骂了起来

  “哈哈……”叶凡跟何宜远都笑了起来,何宜远说道,“老黄,估★计你现在也跟你当初那位领导差不多?”

  “当然,这叫一代传一代没当领导时骂领导不近人情,这送礼还得加上人情才收现在当了领导才知道,这礼可不能乱收

  收了是要负法律责任de我老黄还要再逍◆遥几年,号子里有啥好蹲de不过,我老黄不贪多,就拿点礼物罢了

  一转手买了,搞几个qián花花其实,像我们这样de人,只要不太贪心,吃de喝de都有人付款,车子也是国家de,房子也是国家de,就老婆是自己de

  所以,也花不了多少qián”黄九林一脸正经de调侃着,又是逗得叶凡和何宜远一阵子大笑不已

  “老黄,你还挺知足de”叶凡笑道R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