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费青山有话


  第一千九百一十bā章费青山有话

  3更到

  李晶晶虽说是个女xìng,但xìng格则是刚xìng的方面比柔xìng的方面略为强一些。

  给蔡飞一鸡,再加上李晶晶突然又想起侬高云那居高临下的不屑yǎn神。在瞬间,李晶晶做chū了一个转折xìng的大决定。

  她嘴里念叨道“是你们bī我我就一个弟弟。”

  讲完这话后,李晶晶下楼,招了一辆chū租车而去。

  叶老大觉得今天天气特别的hǎo,月挂高空,车子刚停在房子前头就接到市委秘书长李晶晶电话,邀请自己到‘回羊阁’品一品新疆正宗羊ròu汤。

  叶老大自然满口答应了,李晶晶这可是向自己伸chū橄榄枝的信号。所以,这厮没丝毫犹豫,一转身又上了车子开车直奔‘回羊阁’而去。

  车刚停在回羊阁就发现有个穿着套裙的女子正站在大mén前的草坪上。叶老大还微微一愕,因为,平时李晶晶都是一身正装,很少看她穿裙子的。李晶晶长相虽说普通,但人很鸡ng干。现在换上了裙子,还是别有一番小风味的。

  两人微笑着握了握手。

  “这回羊阁我倒是第一次来,听说很有名气,从调料到羊ròu全是新疆正宗chū品的。”叶凡看了看三层楼,有着浓浓的新疆名族特色的回羊阁建筑,笑道。

  “嗯,老板huā了很大力气的。羊也是从新疆运过来的。而师傅服务员全是新疆人。搞的羊ròu汤,手抓羊ròu▲,烤全羊都是回羊阁的名菜。就是这楼也按那边风格搞的。咱们东贡人喜欢来这里,就是喜欢这股子羊sāo味儿。”李晶晶笑道,跟叶凡边说着进了大堂。

  “李秘书长,可以上菜了没有?”这时,一个长相鸡ng●▲,烤全羊都是回羊阁的名菜。就是这楼也按那边风格搞的。咱们东贡人喜欢来这里,就是喜欢这股子羊sāo味儿。”李晶晶笑道,跟叶凡边说着进了大,kǎoquányángdōushìhuíyánggédemíngcài。jiùshìzhèlóuyěànnàbiānfēnggégǎode。zánmendōnggòngrénxǐhuānláizhèlǐ,jiùshìxǐhuānzhègǔzǐyángsāowèiér。”lǐjīngjīngxiàodào,gēnyèfánbiānshuōzhejìnledàtáng。

  “lǐmìshūzhǎng,kěyǐshàngcàileméiyǒu?”zhèshí,yīgèzhǎngxiàngjīng干,留着小胡子的新疆人一脸恭敬的走上前来笑问道。

  此人又看了看叶凡,微微一愣之后,顿时,脸上肌ròu不由得chōu搐了几下。叶凡晓得,估mō着这家伙认chū自己来了,心情太鸡动所致的。

  “穆老板,今天你亲自下厨,汤料整不hǎo的话我yào发脾气的。”李晶晶此刻有点像一男子,很是霸道的讲道。因为李晶晶可是市府大管家,平时招待方面她是一把手。

  跟餐馆酒店方面的负责人倒是较熟络了。哪个酒店经理不想巴结这位市府大总管。「域名请大家熟知」这巴结上就是财源啊,一年内一个地级市府能吃下多少钞票?

  “当然,秘书长亲自来,我亲自cào刀上阵,保准您满意。”穆老板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余光又看了叶凡一yǎn。

  “穆老板是新疆人吧?”叶凡淡淡笑道。

  “是的,我们穆家羊ròu即便是在新疆也是一绝。领导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去乌鲁木齐看看,绝对有一家叫‘回羊阁’的地方。当然,咱们家在乌鲁木齐开的回羊阁比这里大得多,如果按星级标准的话,咱们那边的回羊阁完全可以列入四星标准……”穆老板开始吹嘘了起来。

  “hǎo了穆老板,以后看见他叫叶老板就是了。你快点去nòng吧,我们还等着品尝呢?”李晶晶摆了摆手赶走了穆老板,两人进了包厢。

  nǎi茶端了上来,两人品着略带点sāo味儿的nǎi茶却是没讲话。

  一杯茶下肚后。

  李晶晶看了叶凡一yǎn,讲道“叶书记,我们不是生意人,但是,今天,我想跟你谈笔买卖。”

  “那敢情hǎo,有买卖就有赚头了。”叶凡笑道,也绝没想到李晶晶会如此的直白,倒是令得叶老大微微的愕然了一下。

  “我弟弟李向峰在省委办公厅……”李晶晶没丝毫犹豫,把弟弟的事和盘托了chū来。

  “一个副科,能难住你吗?”叶凡说道。

  “这次还真难住我了,本来这事我已经打hǎojiāo道。不过,听说最近又变卦了。我一直在琢磨,这事,肯定是有人在从中作梗了。至于谁作梗我也不清楚。不过,估计份量跟省委办公厅的副主任差不多吧。你说说,面对如此对手,我李晶晶自认为无能为力了。”李晶晶隐有所指。

  “哦……”叶凡点了点头,寻思开了。如果真是省委办公厅某位副主任作梗,那李向峰提拔的事还真有些麻烦。而且,省委办公厅的有些副主任是由省委副秘书长兼任的。

  所以,这事,即便是对自己来讲□也是不容易办到的。再说,西林省委办公厅自己也是双yǎn一抹黑谁也不认识。yào摆平这事,至少得找到级别更高一个层次的。

  那就是省委秘书长了,而西林省委秘书长叫林红,此人是个女子,自己也从没j○iāo道。当然,也不是全没办法。

  只yào跟中办的张卫清讲一声,由他给林红支会一下这事就摆平了。只是,为了一个副科去扯chū张卫清这尊大神来,叶老大有种大炮打蚊子的感觉——不划算

  “不如叫向峰回东贡来,我给他安排在市委办工作怎么样?到时,不yào讲副科,再过得两年就是正科也不成问题。”叶凡说道。

  “他一根筋就是不肯回来,以前我早就跟他讲过。”李晶晶否了叶老大的提议。 ○
  她看了叶凡一yǎn,说道,“我就这么一个弟弟,如果我不能帮他还有谁帮他。就是回老家也得被爹妈唠叨死去。”

  李晶晶皱起了眉头。

  这事明摆着了,你叶老大能拿下这事,我李晶晶以▲后就支持你的工作。

  “呵呵呵,我先问问。”叶凡笑道,干脆直接拿起电话打了起来,既然yào降服李晶晶,那就亮点货色。

  问候道“铁部长,昨天留你也不肯留下,我还想跟你hǎohǎo的喝几杯呢?”

  “是叶老弟啊,我也想留下啊,只是,工作太忙了。部里一大堆事,离不开。yào不,下次你到省里,我请你怎么样?”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铁厚山呵呵笑道,倒是反客为主了。

  昨天付国■云对叶凡的亲昵差点让铁厚山跌碎了yǎn睛。本来以为是祝省长在力tǐng叶凡,想不到付国云书记对叶凡也是如此的热情。

  这个,令得铁厚山一直在琢磨其中的原因。只是,老铁很郁闷,都一天了,始终没琢○磨chū个道道来。不过,虽说没琢磨chū什么来。但铁厚山对叶凡的态度更是亲密了。

  最终,铁厚山归结为一个原因,那就是乔家大院支会了付国云书记一声。因为,前次乔横山chū手相助hǎo友依定江的事就是叶凡干的。铁厚山相信,叶凡跟京城的乔家大院,肯定有一定的关系。这次付国云态度的大变化,更坚定了铁厚山这位老同志的想法。

  “厚山部长请客,我当然yào来的。不吃白不吃嘛”叶凡故意半开着玩笑的讲道。

  这话,自然是故意的讲给正侧耳听着的李晶晶听的。叶凡还怕李晶晶不明白是铁厚山,后面一句连‘厚山部长’四个字都chū来的。

  果然,听说铁厚山还yào请叶凡吃饭。李晶晶那眉máo不由得动了几下。

  “那hǎo,老弟到省城前务必先给我来个电话。”铁厚山说道。

  “中”叶凡说道,停顿了一下后转尔讲道,“厚山部长,前次跟你聊天,hǎo像是说你的hǎo友,也就是省人事厅的古厅长hǎo像最近正在物色一个秘书。不知古厅长是否找到合适的人?”

  “还没找到,你也晓得,当领导的对秘书的事特别的上心。秘书就等于半个老婆,yào是nòng了个不开yǎn的秘书,那不是自找麻烦是不是?所以,老古还在考察着,这秘书,太难找了。”铁厚山居然叹了口气,叶凡心说也是,这秘书啊,领导的事知晓一半。不找个‘上心’的人能行吗?

  转尔,铁厚山问道,“怎么,你是不是有合适的人选?”

  “合不合适我不清楚,不过,倒真有一个人。叫李向峰,现在省委办公厅秘书处工作。师大中文系毕业的……”叶凡把李向峰的基本情况讲了一遍。

  “叶老弟啊,这事,我说了不算。yào他们俩个对上yǎn才行,这样吧,咱们找个时间凑一块去勇山温泉泡泡。”铁厚山讲的倒是实情。

  “中啊厚山哥。”既然铁厚山几次主动开口称呼自己叶老弟了,叶凡也没必yào再拿摆了,干脆直接开口称呼‘厚山哥’了。

  “那hǎo,你定个时间,我招呼一声他。”铁厚山笑道,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如果古厅长对李向峰不满意。我想,如果老弟觉得省委组织部不错的话我倒是可以把他调整到我手底下来。”

  “还是厚山哥想得周到啊,我代向峰谢谢你了。”叶凡说道,搁下电话后叶凡给李晶晶简单的讲了一下。

  在这件事上铁厚山显得很主动,也没问叶凡跟李向峰的关系。自然,双方,心照不宣了。

  回到家不久,费一度来了电话,问道“大哥,大伯想问一下你,跟横断家的比武推迟几个月hǎo不hǎo?”

  “推迟,为什么推迟?”叶凡心里一愕,觉得其中可能有变故,于是问道。

  “这事是横断家提chū来的,他们讲的原因是家里祖nǎinǎi过逝。不过,我们暗中调查过。

  横断家老太爷叫横断鹤九,他老婆久田子的确是刚死了。只是,现在离比武也还有将近一个月,何必改期?一个月,料理后事完◆全可行是不是?

  后来经过我们调查才晓得,横断家正在练习一种秘密的攻击手段,叫‘断背山’。

  此手段听说yào功力达到bā段及以上者才能练习,本来这‘断背山’并不是横断家的,而是‘久田■◆全可行是不是?

  后来经过我们调查才晓得,横断家正在练习一种秘密的攻击手段,叫‘断背山’。

  此手段听说yào功力达到quánkěhángshìbúshì?

  hòuláijīngguòwǒmendiàochácáixiǎodé,héngduànjiāzhèngzàiliànxíyīzhǒngmìmìdegōngjīshǒuduàn,jiào‘duànbèishān’。

  cǐshǒuduàntīngshuōyàogōnglìdádàobāduànjíyǐshàngzhěcáinéngliànxí,běnláizhè‘duànbèishān’bìngbúshìhéngduànjiāde,érshì‘jiǔtián子’家里的。

  久田子一辈子碍于家里族规所定不hǎo拿chū来。直到快死的时候才拿了chū来。”费一度讲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