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鲁进的尴尬相


  进到大厅中,发现就摆放着几把太师椅,应该是真正的古董级椅子。因为,油漆都脱落了bú少,显得有些斑驳老旧。

  此刻,上首正坐着一个长相跟王人磅有着几分相似的老者。一身青布衣衫,看上去s○□hí分的普通平常。bú过,奇怪的是此人脚下还烘着农村的那种火笼。

  火笼其实就是竹子编的,里头有个瓷铸的钵子,nòng一些碳在里头能烘烘脚手的,而且,你zǒu动时还可以提在手上随你一起动。跟现●在的暖水壶差bú多作用。

  “对bú起了鲁将军,我老寒tuǐ患了,bú好意思。你请坐吧。”那人略显歉意,伸手指了指客坐椅子,讲道。

  “我父亲王成泽。”王人磅一边介绍着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翘着个二郎tuǐ哼道显得悠闲自得样子。而且,面对这位特勤A组的一把手,我军堂堂的上将,军委委员。这年青人那是一点都bú再乎样子。

  虎爷无犬孙,果然见过大场面,镇定功夫了得。bú过,○好像,略显得狂傲了一点,甚至,有点玩世bú恭样子,这是鲁进对王人磅同志的初步印象。

  “王老是我父亲。”王成泽说道。一会儿一个中年fù人泡上了茶,双方各呷了一口,鲁进一时bú好意思出口,坐椅子★上寻思着怎么样开口提这事儿。

  “鲁将军,深更半夜的。你到我这里应该bú是来喝茶的吧,有什么请直说。”王成泽看了鲁进一眼,倒先开口了。

  “唉”鲁进呷了。茶,一脸忧郁的看了王成泽一眼,眼光从他tuǐ下的火笼下滑过。

  “王老王老”鲁进讲了两次都吐bú出话来,看这架势,这位叫王成泽的肯定bú是什么高手了。bú然,怎么会如此的弱bú禁风,还要烘火笼?

  而王老的孙子王人磅最多八段,倒是可以上前线去大战一回。只是,要找到王老,鲁进希望王家谷能再现一位九段位高手。只有那样,才能帮助A组完成任务。

  显然,到日前除了王人磅表现厉害一些外,其它的人都没见过。

  更别说高手了,鲁进心里有些失落。

  “我爷爷怎么啦?”王人磅瞳孔一收缩,感觉到了什么,急着问道。连二郎tuǐ都给放了下来,看来,这货真是急了。

  “bú瞒你们了,这次出任务,王老遇上了美国的海狼特战队的“斯皮狼,九段。

  此人bú但有着九段的更实功底子,而且,一身狠劲绝bú下凶狠的海狼。

  而王老跟他都遭了暗算,两人都受伤了,到目前双方都已经失踪了。

  我是担心暗算他们的人此刻也正在搜找他们。一旦被他们发现,情况很是危险。”鲁进硬着头皮讲道,那脸,崩得快像石头疙瘩了。

  “你们特勤吃干饭的是bú是?妈的,我爷爷都快九shí的人了还要为你们卖命?你们还有脸到这里来讲,还bú抓紧救人。”王人磅那是再也忍bú住了,站了起来手指着鲁进,冲着鲁进开口就破骂了起来。

  鲁进对叶凡bú怎么感冒,王人磅先就对他产生了成见。此刻这事涉及到爷爷的xìng命安全,王人磅自然更加早火了。

  “好了人磅,请你二叔马上过来。、,王成泽的脚从正烤着的火笼上收了回来,摆了摆手,语气平淡的说道。看来,此人镇定功夫真是了得。听到父亲出事了还能如此的淡定从容,就是鲁进在心里都暗暗佩服bú已。

  “对bú起,我们特勤的确再找bú出能跟“斯皮狼,对抗的九段位高手了。

  bú在同一个层次,就是去五六个也是白搭。bú过,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派出第二梯队跟第三梯队的队员去搜救了。王老一生为国立下汗马功劳,他是国家的光荣,是A组的最终王牌。真有什么,我鲁进立即辞职自求请罪。”鲁进略显鸡动的讲道。

  “年青人很冲动,鲁将军还请见谅。”王成泽又恢复了淡定,摆了摆手,他看了鲁进一眼,讲道“bú过,老父的确是老了,都快九shí的人了。

  老百姓在他这个年龄阶段早就躺家里抱孙子取乐了。可是家父这人也是闲bú住。

  虽说一辈子他都没有在国家台面上正式的亮过相,也没有担任过特勤的任何职位。

  但我晓得,国家看重他。他也一直没有放开对国家的关注。即便是在外地旅游,他其实也时时关注着国家的事。”“我晓得,王老一生都为国奔忙,鲁进shí分的惭愧。只是,咱们国家的九段高手也有一些。

  像华夏六尊中任何一人估计都达到九段了。加上各门派中的九段高人,一些隐士等,所以,这个层次的高手据我们特勤统计,bú下半个排的人数。

  这个,还只是我们晓得的。如果加上bú晓得的一并算上,应该有四只巴掌数目的。

  bú过,人数虽然还可以,只是,这些人都是独来独往,脾气硬得像石头。

  要求他们加入特勤,那是bú可能的。对这些人,咱们只能容忍。

  当然,真正有外国高手入侵时,他们也会站出来的。这也是特勤一直bú去打扰他们的原因。”鲁进讲道。

  “呵呵,高手都有怪脾气。这就叫本事,没本事你有脾气那叫狂妄。那种人,最终肯定是自取其辱。而有本事的同志发脾气那叫神气!这个,无可厚非。”王成泽淡淡的笑了笑,bú久,跟着王人磅zǒu进一个头发白了一半的老头。

  老头一身青布衣kù,看上去就跟乡下正种田的老百姓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长相跟王人磅还是有几分相似。

  “二叔,这位是特勤A组总组长鲁进上将。鲁将军,他是我二叔王安东。”王成泽给双方介绍着在王人磅扶着下要站起来。

  bú过,那位叫二叔的赶紧摆了摆手,讲道“成泽,老毛病犯了就bú要站了。坐吧,都是一家人。”“二叔,爷爷出事了,怎么办?”王人磅很急了。

  “我想听听国家方面采取了什么措施?”王安东看了鲁进一眼,问道。

  “我们已经派出了第二梯队和第三梯队的队员赶往出事地点搜找了。人数总计也有二shí人左右,都是特勤的精英。”鲁进脸色有些尴尬,说道。

  “精英个屁,我想问问,这些精英中都是什么层次的人?”王人磅在一旁冷冷问道。

  “人磅,讲话文明点,怎么能如此的没大没小的。”王成泽一脸严厉的教训道。

  “这个,有一位同志达到八段,七段有二位同志,其它的都是六段五段,四段的占多数。特勤就这点人马了,精英难求,高手,更难求了。进入A组,虽说跟其它单位的工作相比还是较〖自〗由的。但是,毕竟A组是国家神秘部队。有任务时总得要去执行。而且,一去就是要命的任务,大任务。”鲁进说道。

  “这些废物,有屁用!我爷爷可是跟斯皮狼在较量。而且,暗算他们俩的人肯定是同层次的高手。

  就你们这些四段六段七段去顶什么事儿?到时,还bú是给人家送菜去。

  我可是听说在撤哈啦就是现代枪械的作用都bú是特别的大。人家往沙子里一埋,你根本就发觉bú了。

  等你zǒu近时爆起攻击,就是近身肉搏了。而武功身手在里头倒是最实用了。

  更何况,像车子等工具目标太大容易受到攻击,所以,大多数特战队员都是用自己的双tuǐ在撤哈啦搏命。

  这个时候,体力和武功能力才是保命的最大手段。”王人磅看了鲁进一眼,冷冷的讲道,这家伙了解的倒也bú少。

  “唉”鲁进嘴角抽搐了几下,无奈的说道“这些,已经是特勤最后的人马了。

  bú瞒你们讲,除了保护国家领导人的特勤人员没有抽zǒu,其它地方的全去了撤哈啦。

  以前一个分部还有着两位队员互相照应着。现在,有的分部连一个正式队员都没有了。

  如果这批队员还bú行,哪我鲁进只好自己捋胳膊上阵了。bú过,我相信,我们A组如此,而美国的海狼,英国的蓝山狐,还有〖日〗本的神道组等也差bú多境况。

  这次国家下了死命令,就是A组全军湮没也得把死亡谜宫的特殊战略材料拿回来。

  bú然,被别人抢去的话对咱们国家安全将构成很大的威胁。至少,别人能拿zǒu,咱们也得抢一部分回来。

  这样,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大家都搞研究,能研究出什么以后再讲了。”“真的没人了?”王安东一脸严肃,问道。

  “真有人的话我鲁进bú会厚着脸皮来这里了,唉”鲁进叹了口气,看了看王安东一眼,面色越来越严肃。

  “别看我,我也bú是九段。”王安东叹了口气,眉头紧锁,他看了侄儿王成泽一眼,讲道“成泽,你老毛病又犯了。还是由我跟人磅去一趟吧。bú管怎么说,老爷子现在生命未卜啊!”“王老的安全太重要了,如果有人的话bú能再拖了。”鲁进话讲得委婉,还想从王家挤些高手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