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 我得意的笑


  “呵呵,保护神算不上。不guò,王家世代关注着国家倒是真的。不guò,我们王家很低调的滴。没人做官,只懂得为国干事。咱们,是一群默默无闻的英雄。”王人磅说道。

  “倒也是,不guò,这次事后,你是不是要接替你爷爷的班了。”叶凡干笑了一声讲道。

  “打住,我才没那闲功夫管这些屁事。要不是为了我爷爷,我才不到这鸟地方来‘散心’。妈的,差点要了小命。我可是社会主义的大好青年,到●现在连老婆都没有。还是小命重要,为娶媳fù而奋斗。”王人磅这脸皮子还不是一般的厚实。

  “算啦,我试试,你在这里关注着,一有情况就chū手。”叶凡说道。脚一动,地下沙堆里顿时就被搅chū了一洞◆■来。

  叶凡身子往下一扑,双手往前成一尖锥形。手掌在内气之下,身体顿时像风中的棱锥旋转开了。

  随着他的旋转,前方的沙子在双掌内息之气和手掌相互旋转之下顿时就散开了。推进速度还不慢。 ◆
  “厉害,这就是九段的威力。妈的,怎么感觉老大一下子就成了地老鼠。”王人磅惊讶的一愕之后不由得感叹道。要是给叶老大听见了,不知作何感想了。

  200百米距离,叶老大只用了十分钟就迫近了◆河里。

  最后静等了一下才穿开最后带着水的沙子进入了河里,像一只大鱼往前游去。

  一直游荡到对岸都没发现什么情况。

  倒霉,白当了一回穿山甲,叶老大感觉有些晦气。正想上岸时突然☆感觉前方上百米距离的沙堆里好像有情况。

  顿时。这货眼珠一转。心道敌人还真是yīn,不躲河里躲岸上。往往这个时候对方会放松警惕,那一上岸就会挨了致命的攻击。

  叶老大干脆躲河里休息了一阵子,这边,当然有一根管子用来换气的。这货感觉力气恢复得差不多时传音给了王人磅后,又从另一边的岸底下挖沙子进去了。

  那边王人磅跟严世杰等人装着想投石问路样子纷纷往河里扔了手雷,一时,枪声爆炸声轰隆隆大作。全往河里招呼开了。

  河水顿时被炸开腾起足有十几米高的‘瀑布’。在枪弹声中,叶老大挖沙前行的声音全被掩盖了guò去。

  跟老子玩穿山甲,功底子还太弱了一些。叶老大听到了微弱的呼吸。

  一击而chū,那家伙躲在沙堆里正用一根吸管通往外边,还没反应guò来就被叶老大一匕首给刺穿xiōng膛了结了。

  施展开鹰眼一瞧,蓝眼白肤的,应该是一美国佬。

  ◆看来,是接近目标了。攻击王老的对手肯定主要是美国佬搞的药剂人。

  叶凡寻思着,躲沙堆里又听了起来。发现左侧三十米处又有一点小动静。

  这家伙突然往空中一腾,落地时一脚狠狠踩在那家伙头上▲◆。叭嚓一声闷响。

  那家伙被叶老大活生生的踩进了沙堆里足有七八米深度。估计。这里就是他的免费坟墓了。叶老大根本就不看,再次腾空而起,几颗手雷往地下扔去。

  果然,沙堆里躲着的剩下的四个◎美国佬忍不住了全吓得窜了chū来一边跳起来腾空躲闪一边往空中招呼开了。

  “前进……”严世杰一声令下。王人磅早抽着这空档到了河边。几个扑腾之下就到了对岸。

  “龟孙子的,全给老子死吧!”王人磅疯狂了,干脆抱起扑倒一个美国海狼队员。

  那家伙手中的长枪叭地一声就飞到了几米开外。王人磅手一伸,抡起沙锅大拳头左右开来弓。

  啪啪啪……

  好解气!

  那家伙估计有着五段这力,不guò,在王人磅的八段之下。头被干了几拳之后。王人磅见他软化了,最后手扭起其头往旁边卖力的一掰。一声闷响之后鲜血四溅,那整里头颅被硬生生扭断了。此人,瞪着金鱼眼到上帝家报道了。

  叶老大速度更快,已经解决了两个。剩下的严世杰跟东方猛冲而到。几个八段高手共同下手下,这些五六段美国佬没一个逃chū去。全了账了。

  “又干掉了美国海狼六名高手,好好!继续。回来后总部一□定褒奖。”龚开河同志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李老居然伸指在桌上打起了‘得意的笑’这首歌的节拍。

  不guò,李老只会几句,后面的节奏全给忘了。一时气了,对侧面站着的一大校吼道:“把这首歌找chū◎◎来放给老子听听,真没劲,为前线队员庆贺一下都没办法搞全?”

  “李丽芬的‘得意的笑’,快去找来。”龚开河看了大校一眼下命令道。

  不久,作战会议室里响起了轻快节奏的——

  人生●本来就是一chū戏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名和利啊什么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世事难料人间的悲喜……

  再不久,居然和着节拍。会议室里这些老家伙全扯开喉咙跟着唱了起来。

  那沙哑的声音外带着走☆调后的难听声混杂在一起,着实太刺耳了。不guò,一个个都唱得很有气势。不管跑没跑调,至少,在气势一块很少能有人做到的。

  因为,他们郁闷了这么久了。也该轻松一下子了。

  其中,李啸峰的◇diàohòudenántīngshēnghúnzázàiyīqǐ,zheshítàicìěrle。búguò,yīgègèdōuchàngdéhěnyǒuqìshì。búguǎnpǎoméipǎodiào,zhìshǎo,zàiqìshìyīkuàihěnshǎonéngyǒurénzuòdàode。

  yīnwéi,tāmenyùmènlezhèmejiǔle。yěgāiqīngsōngyīxiàzǐle。

  qízhōng,lǐxiàofēngde★破锣嗓门唱得最高。好像连吊顶都在瑟瑟发颤lì。在这些高手合唱下,气波还是相当震荡人心的。

  没点功底子的普通人,估计会有些眩晕。就像蒋大海同志差不多,他就有些晕头转向了。

  不guò,◇他也唱得很卖力的。他坚强的唱着不让自己晕guò去,因为。蒋大海同志今儿个也高兴。

  “天虫。前方乱石沙区就是王老身上联络器suǒ指之地。”这时,前方情报人员把最新消息传到了破天行动总指挥严世杰◆的耳朵里。

  严世杰看了看前面一览无遗的沙丘,眉头皱得很紧。赶紧把叶凡跟王人磅都叫了guò来。三人看着前边那只有沙而无任何东西的沙丘也是皱眉不已。

  “要赶到乱石区就得经guò这片广阔★的沙丘,穿guò这种没有丝毫掩体的沙丘,太危险了。对手只要在乱石区分散开,你突击guò去,伤亡率太大了。甚至,全军湮灭都有可能。”严世杰一脸凝重。看了叶凡跟王人磅一眼讲道。

  “妈滴,连个藏身之处都没有。如果距离短狗子还可以穿沙丘底下而guò。这距离,太长了。足有三四里之地。就是穿山甲也得给累死了。”王人磅也是眉头皱得快成一条条的缝了。

  “这么大片沙丘,对方只要动用狙击步枪就够了。咱们都知根知底,个个都是高手。眼力准,枪法准。就咱们这边十几个人,只要点射就能一个个全灭了。还没到乱石区全完蛋。”叶凡讲道。

  “就是九段高手也没用,距离太远。你不管用什么办法,总得突击guò去是不是?

  九段高手也是血肉之躯,大威力狙击步枪一步之下无不毙命的。而且。既然有人设计要把王老跟美国的斯皮狼都消灭掉。

  那对方也是高手。就像咱们刚才suǒ见到的小日本的九段高手。如果对方有这种高手潜伏着。

  那枪法就不用讲了。咱们突击guò去,根本就是在送菜。”东方guò来后看了看现场,也是一脸的yīn沉,个个都有些没辄样子了。

  “我打头阵。死就死,至少能让敌人延缓一定的时间。咱们就是用人肉堵枪眼也要冲guò去。

  到时,为狗子争取时间冲击guò去。我想,只要能冲到一里之地,以狗子刚才的滑空速度,一里之地。瞬间就到了。”王人磅一脚重重要踩在地下,就要冲chū去。因为,这货焦急自己的爷爷,他等不及了。

  “再让我看看。”叶凡伸手一把硬拽住了王人磅不让他guò去送死。

  “老大,为孙不孝,你就让我去死吧。”王人磅满脸的悲怆。

  “兄弟,王老是你的王老。也是我叶凡的王老。安静下,给我五分钟!”叶凡不放王人磅,说chū的话只有他两个才清楚。意思就是你王人磅的爷爷也是我叶凡的爷爷。

  现场顿时沉静了下来,叶凡血红着眼盯着这片开阔的沙海。可惜又是上午,如果是晚上借着夜色又好突破一些。叶老大心里在快速的计算着,寻思着。

  “我们愿意堵枪眼!”这时,一名特勤队员站chū来讲道,不久,剩下的队员全都自请堵枪眼了。

  “首长,我们一个个上,就是他们要动枪也得花一定的时间。他们把我们全打死之时,你们完全可以冲guò去了。”另一个队员态度坚决的说道。

  “妈滴,二十年后我血虫照样子是一条好汉。我打头陈。”这时,一名精壮的特勤队员请命道。

  “都给我住嘴!”叶凡突然一声哼,他用的是化音mí术,在各位队员耳边炸响,倒是令得大家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专注的盯着叶老大。

  “我还是以穿山☆甲形式在沙堆底下前行,情刺和天虫都跟在我身后。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冲到距离乱石二里之地时分散开。

  然后突然把沙子全扬在天空、这边随机扔chū烟爆弹,后边的队员全速跟进。

  只要我们几个能◎冲guò去,咱们就有机会了。我想,各国特战队员的主力成员应该在01号地区。

  这边攻击王老的应该不多,除了一些高手。”叶凡说完后不容大家考虑,首先鼓足了劲气像一只穿山甲样穿入了沙堆里。

  王人磅跟严世杰紧跟在叶老大穿打chū来的沙洞里前行。

  “你来指挥!”严世杰把指挥权交给了东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