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 叫板


  而叶凡的同学们也是一个个在门dào外看着,看看局势怎么样发展。不过,个个都认为叶凡有些自不量力le。甚至是愚蠢得可操蛋蛋!

  而刘一股脸上lù出的却是干笑,乐一成倒是皱le下眉头也不作声le。

  “呵呵,几天不见,长力气le,zhè声音,很粗嘛!”叶老大淡淡的笑le两声,不过,zhè次声音重le一些。

  梅天杰zhè货一听,顿时身子一震。好像不敢相信似的转头看le看,尔后,zhè厮急得马上就跑le过来。

  而费向飞跟宁和和听到叶老大那熟悉的声音,也转过头来le。

  “哎呀,是您老人家啊,zhè个,对对不起。刚才我不晓得。

  我真没看见,☆没看见,对”梅天杰马上苦瓜着脸le,连连点头哈腰的,连话都讲不利索le。他可是见过叶老大的功底子的。要是真惹毛le他,那不是找抽不成?

  “我老le么?”叶凡看lezhè小子一眼,没好气的哼l□e一声。

  “不老不老,是经验老资格老。”梅天杰赶紧说dào。

  “你小子zhè嘴还蛮甜的嘛,是不是最近泡妞给泡成的。”叶凡故意的哼声dào,当然是要哼给宁和和听的。

  “别,师傅,小声点,要是给和和听见le,我就完”梅天杰赶紧弯下腰凑叶老大耳旁哀求dào。

  “完蛋le更好!不然,整天人五人六的,见人就要赶,你们是皇帝啊?”叶老大没好气的哼dào。

  “我dào是谁,原来是你。怎么,叶大少,躲zhè角落喝酒闷酒,是不是怕酒被本姑娘喝le你付不起账请不起客。真是的,见过zhè么小家之气的男人没有?”宁和和也过来le,一见叶老大,马上“抢白,le小

  叶同志一气。

  “呵呵,宁大小姐要喝多少,晚上我请。我就怕啊,到时,又得人抬出去,那就不好玩le。”叶老大是淡淡笑着回击的。

  “开始开始,蔡经理,给我拿50瓶10年份的“皇家龙炮,进来。而且,开le瓶拿进来。”宁和和大气le,大声嚷叫着。

  zhè姑娘还不是一般的狠,zhè10年年份的“皇家龙炮,一瓶至少五万块。不过,zhè种酒虽说贵,但也相当的大瓶,一瓶也有一斤半左★右。

  而且,度数也不低,52度左右。一人一瓶准让你倒下。一般来讲一桌人开上两瓶就刚好le。而宁和和一下子就叫le50瓶,zhè那喝得le,明摆着要摆叶老大一刀le。

  “zhè个,开●○le瓶拿进来,zhè个,喝不喝得进去,要不拿五瓶就是le。”蔡奇虽说心里一阵子欢喜,要是真拿50瓶都开le,那晚上可就发大le。到时自己的奖金福利还有抽成可都是以十万计算的。

  不过,蔡奇同志▲还没有糊涂le,还没被金钱mí昏le双眼,所以,zhè厮一脸的为难le,蔡奇也晓得,zhè位宁和和姑娘摆明le要胡闹。

  “蔡经理,zhè位叶〖书〗记可是你们以前红莲区的〖书〗记,现在人家是大领导le,你还怕他付不起账不成。当官的,手中一把笔就够le。如果都像你zhè样做生意,是不是想干关门不干le。”宁和和斜le蔡厅中一眼,冷冷哼dào。可是有威胁的意思le。

  “只要你喝得进去,别说50瓶,就是一车皮都没问题滴。”叶老大还是一脸的淡定的笑着,满不再半样子。

  而梅天杰在一旁早冒汗le,他可是知晓叶老大的一小块家底子的。

  知dào自己zhè个便宜师傅有一手针灸草药之术。估计家底子也有几千万le。宁和和怎么可能喝得穷他,那根本就是在找死?

  倒是费向飞过来后一见是叶老大,先是点le点头,指着乐一成等人问dào:“他们是你什么人?“大学同学!”叶凡说dào。

  “我们不晓得你在,对不起,和和,我们换个地方。”梅天杰马上劝起宁和和来le。

  不过,宁和和跟叶老大常常是尿不到一个壶里的。宁和和自然不肯le,撅le撅嘴哼dào:“不换不换,我就喜欢zhè里。人家请客le,我还得喝酒,喝酒,哼哼!”

  讲完后还故意的朝着叶凡斜le一眼,大有不打擂台不下台的架势。

  “zhè个zhè个”梅天杰扰le扰头,真是苦死le。一会儿看看师傅叶凡,一会看看宁和和,zhè家伙,尽向费向飞挤眼球le。当然希望他能出面给和泥一下。

  “zhè个,和和,咱们换地方吧。zhè里,原本也是别人的是不是?”费向飞也晓得叶凡的脾气,人▲家晚上不换你还真拿他没办法。

  更何况,听说费家不久的比试还得靠他,在之前,肯定得罪不起的。而且,和和一叫就是50瓶,还叫人家全开le,那可得要250万。zhè可是响当当的钞票。叶凡一个政府官○员,去啥地方弄zhè么多钱。到时拿不出钱来搞得他恼羞成怒,把zhè笔账记自己头上,就是自己,也拿不出来的。

  要是给家里人晓得le,自已肯定挨k的。

  “不换不换就不换,你费大少就zh●è点能耐,那我宁和和从此不再叫你表哥le。”宁和和觉得委屈,眼眶中居然有泪在含着le。zhè下子耍起le小姐脾气。

  “呵呵,有些人啊,不要漂亮就算啦。天杰,把前次我给的东西送给别人吧。”叶凡☆突然淡淡一笑讲dào。

  宁和和果然上当,那是因为以前的“后宫玉颜丸,宁和和可是从梅天杰手中试用过一颗的。

  自然,在费老太爷的内气之下,宁和和马上就看到le效果。因此,她微微犹豫le■一下,问梅天杰dào:“什么东西你居然藏着不给我?你把我当什么人le?是不是外边还有小mì包头着,梅天杰,你狼心狗肺le是不是?”

  宁和和一番连珠炮般话全砸在le梅天杰脸上。

  “呵○●呵,zhè个,还没来得及给。新产品嘛,听说,效果更佳。不过,zhè个,可是师傅给的,要是那个,你自己看着办le”梅天杰zhè厮居然也得瑟le起来,腰竿tǐng得笔直,跟叶凡合拍着扯le起来。因为叶凡朝☆他挤le个眼球,zhè厮心里一动。知dào有师傅撑腰着,倒也不想再在大众面前像个哈巴狗一样被宁和和摆弄le。

  而且,如果任由宁和和胡闹下奔情况肯定更糟,到时闹腾得下不来台,倒霉的绝对是自己。

  就那开le瓶的50瓶酒,250万,师傅不可能付款。最后还不得自己擦屁股找姑姑梅盼儿去,指不定又得挨顿板子le。

  而且,梅天杰也是有尊严的社会主义大好青年的。只是在宁和和面前软蛋le一些。在其他美妞公子面前梅家大少的风格还是经常显现的。

  “走,马上回去拿去。”宁和和心动le“漂亮,对女人来讲是个永恒的话题。宁和和心动得连跟叶凡较劲的心思都给全忘le。估计,也是见好就收就驴下坡le。

  她也晓得叶凡的chòu脾气的,而且,人家有本事,就是费家人也得看他一点薄面。

  更何况,此人是不可能屈服的。到时自己肯定下不来台le。因为前几次跟叶老大的较量都是自己○惨败的。宁和和心里其实有些发怵的,刚才也硬着头皮在顶上。

  zhè事就是扯到费老太爷面前,都得自己倒霉le。

  “哎呀表妹,zhè里,你不要le?你不是讲绝不换的?”费向飞也听出le一☆点什么来马上下嘴调侃le起来。

  “zhè里有什么,咱们回京城,比zhè里档次高上几百倍几万倍的。”

  宁和和一哼声,自个儿带头哒哒着先走le。费向飞苦笑le一下,向叶凡点le点头也走le,还讲dào“你自便。”梅天杰送宁和和转到外边后扯谎去厕所,马上以百米飞人的速度转le回来。

  一进包厢就冲正在重新安排碗筷的大堂经理蔡奇讲dào:“zhè里晚上我埋单,我姑姑也就是江南传媒的梅盼儿总裁是不是在zhè里有个专用的户头?”

  “嗯,有的。梅总的客人很多是咱们黄氏娱乐最珍贵的客人。

  她是咱们的白金会员。梅公子有什么交待,我们会照办的。”蔡奇马上点头讲dào。因为,梅天杰他可是见过N次le。知dào是梅盼儿总裁的亲人。是京城梅家的大少。他才不怕zhè家伙讲话不算数。

  “那就好,晚上的账就算她头上le。她要同起,就说我梅天杰讲的。”蔡经理自然点头应是。

  “梅盼儿,江南传媒……”乐一成在嘴里念叨le一句,脸上闪过一线讶然后看le看刘一股一眼。

  “梅家好像专注在军方发展,以前的梅老爷子是军委委员。

  现在虽说下来le,但梅长风不正在水州什么基地任副司令员。而梅盼儿就是梅长风的亲妹妹,梅家大小姐。

  梅天杰既然叫他姑姑,很可能是梅长风或哪个的儿子。看zhè小子讲得如此的霸dào,八成是梅长风的儿子。

  想不到居然在追宁部长的千金宁和和。”刘一股同志讲dào。

  “咱们的老同学叶凡不知跟他什么关系。你看到没,好像梅天杰很怕他。

  就是费向飞zhè位南福第一大少好像也卖他面子地。虽然脸上没有什么热情相迎,但也没有交恶。

  而且,叶凡坐着不肯走,费向飞居然叫表妹宁和和换地盘。zhè说明le什么,肯定是看叶凡的面子le。

  想不到啊,当年从古11县爬出来的一个穷小子,现在好像能耐越来越大le。”同学郑浩在一旁小声的嘀咕dà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