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祝省长的逆鳞


  ,呵呵,咱们是兄弟,是nà种不输给亲兄弟的兄弟,是生死兄弟。

  你讲这话,所以,见外了。”铁占雄呵呵笑道。

  不过,叶凡感觉他的话语里有些苦涩。这个,也正常。位高权重的公安部■副部长现在落得到〖中〗央党校去当一无权无势力的教官,铁占雄不郁闷才怪。

  “这事,估计嫂子有怨言了吧?”叶凡问道。

  “她没事,我现在活得轻松自在,她还能讲什么。”铁占雄又是笑道。

  “铁哥,再给我几个月时间。等有的事捋顺之后再“翻盘,。”叶凡说道。

  “不急,我相xìn,这〖中〗央党校不是我铁占雄的最后一站的。有些事也急不来,人家现在盯得紧。现在就去“翻盘,人家心里有气。所以,再过得几个月,人嘛,气总会消掉一些。到nà个时候再出手,应该水到渠成了。”铁占雄说道。

  “铁哥能理解我很高兴。”叶凡说道。

  “咱们是兄弟!”铁占雄又重申了这句话。

  “还有,铁哥,王朝现在还兼任着东贡shì糖业集团的政法委〖书〗记一职。马马虎虎也是提了个副厅了。我想,等你回到公安部,王朝得把他弄回去。到时,这个副厅级别可得保住了。”叶凡说道。

  “这事如果我能回去,应该不难。他本来就是下来挂职的,捞回去后把级别也一并捞回去。这家伙,倒是赚大发了。你看看蓝存钧也沾了你的光。你呀,是一员福帅的。”铁占雄哈笑了起来,说道“相xìn,我铁占雄也会沾点光的。”“nà当然。”叶老大又王八了起来。

  东贡shì最近很脏很乱,因为,到处都在搞工程。东贡shì糖业集团的新厂址。

  卢氏步行街以及体育场、shì委大院,还有五龙山开放式景区。

  这么多大型工程都凑一块来了。

  所以,东贡shì最近是土扬烟飞,看上去到处都是搅拌机搅拌混泥土的刺耳声音。

  不过,叶老大彼为自豪。特地叫出租车开得慢些,因为,叶老大要视察一下自己的地盘。

  因为shì委大楼要改建成shì委招待酒店,而shì政府大院又在全面建设。所以,临时tóu,shì委shì政府班子都集中在了一个临时tóu的办公地点。

  当然,办公条件就差多了。就是叶凡这个代shì委〖书〗记也仅仅只分到一个办公室,不像以前搞的外边还有个小会客室的套房式办公间。而其它工作人员都得挤在一起办公了。就是副shì长都分不到一个小独间的。两副一个房间,倒也凑和着办公了。

  不过,刚进办公室,蓝存钧就过来了。

  “存钧,怎么回事?最近动作搞得很大?”叶凡一边招呼蓝存钧坐下,一边问道。

  “我知道这事上tóu已经在盯着了,估计,你去省里被被批评了是不是?”蓝存钧问道。

  “批评,也有点。不过,这么多人饶舌,你是不是什么地方没处理好。”叶凡委婉的问道。

  “根本就没办法处理好,我晓得,肯定有好多人在告我。说我蓝存钧矢权独揽,工程发包没按程序和规划办什么的是不是?”蓝存钧看了叶凡一眼,问道。

  “你是被逼的是不是?、,叶凡若有所思,点了点tóu。

  “嗯!”蓝存钧点了点tóu,说道“你走后,你看看,依高云这个临时tóu的shì委主持人要插一扛子。

  而新调来的蔡飞和郭则军也不慢。一个个全抬出shì委shì政府领导架子来压制我。

  要求我把糖厂的工程建设一系列事,以及nà几十个亿的建设款子全都交出来给shì委shì政府统一管理。

  统一管理倒也没什么,我蓝存钧家里还有点钱,也不是想捞什么油水。只是,他们太可恶了。

  首先就把糖厂的规划…建设方案全盘给否定了。咱们重新规划后的糖厂是要做大做做强,全部按国际标准建设厂子的。

  经他们一捣鼓,跟老厂子相比只是稍微改了一点。规模扩大了一点。照样是换汤不换药,这样搞出来的新糖厂根本就不符合咱们要做大做强振兴糖厂的要求。

  在开会时我一直坚持着不同意这种方案。他们转了个法子以shì委班子shì政府班子集体名义来压制我。

  我后来火大了,拿出了你走前给的任命书,他们也火了。就这样,自然,矛盾就爆发了。

  告状xìn有,说我闲话的谣言更是满天飞。我想,不管怎么样,我得顶住,至少得等你回来再处理。”蓝存钧也是满肚皮的火无处发泄了。

  “我也猜测到了,人啊,全都患了红眼病。你手中拽着几十个亿,人家没分到一点,哪能放过你。”叶凡点了点tóu,转尔讲道“只是,这事,你写个详细的书面材料上来。而且,证据要充分,要有说服力。

  要详实些,我准备向祝省长和国云〖书〗记汇报。我想,他们作为省里主要领时。

  也没有功夫来管咱们东贡这些具体的事。在你动静闹腾得太大时,他们当然也听到了风声。

  所以,产生一些误解也正常。存钧,放手大胆去干。现在我回来了,这糖厂的一把手是☆我。

  我支持你你就大着胆子干。我到要看看这些牛鬼蛇神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我早写好,当初他们怎么样以会议形式压制我等等我都整理好了材料,这就是,你先看看寺。”蓝存钧说着递上了一份材料。

  叶凡接过后翻了翻随手搁桌上,问道:“糖厂的建设没有因此停下来吧?”“没有,我火大了。后来,我就不理他们了。他们想插手,我就抬出你给的“尚方宝剑,来。他们当然给气着了,可只能干瞪眼。”蓝存钧居然笑了。

  “估计,他们恨我入骨了。”叶凡笑道,当初离开东贡shì到京城时叶老大有留下一个决定。

  也就是他不在这段时间,糖厂一切事务由蓝厂长全权负责。任何人不得干涉等。

  中午●,两人一起吃饭时张雄来了电话,说道:“叶哥,查清楚了。”“”叶凡催道。

  “要讲起这个还得先讲讲西林省的老省长陈勇。陈勇这个人也是个霸道的人。

  脾气也相当的臭,原先也是军队出家的。而□◎且,陈勇在京城也有一定的背景。

  后来就因为你们东贡shì防务团的事跟当时的粤东军区第一副司令员曾刚同志闹腾开了。

  防务团彼为复杂,跟当时建团时有某些根由有些关联。至于具体根由我也查◎不清楚。

  不过至少得到一点xìn息,陈勇跟曾刚有矛盾。而且,他们俩早就是一对老对tóu了。

  以前陈勇也在军队干过,当年跟曾刚还是战友。而且,级别相同。就因为一次提拔两人成了竞争对手。

  结果,曾刚上去了,陈勇失去了nà次机会。所以,陈勇一气转业了。不过此人也很厉害,居然结识了京里某大腕。

  在军界失意的陈勇在政府官场上居然如鱼得水,一路青云直上直到西林省省长位置◎任上才退了下来。

  而现任的西林省省长祝岩峰就是陈勇的得意门生。一直跟着陈勇直到现在坐上西林省省长宝座。

  对于曾刚跟陈勇的矛盾,祝岩峰心里很清楚。所以,你要出几千万相助防务团搬迁,自□然就揭了陈勇的老伤疤。

  虽说陈勇跟曾刚两人都退休了。但人心里这个恨字写来容易要真退出去就难了。

  而且,据我所知,现任省军区司令员归兴天也是曾刚一手给提上去的。”“这下倒好,两个对t□óu的亲xìn都碰一块了。我说怎么回事,依高云sī自改了五龙山军民共用公路建设方案。

  归兴天这个省委常委居然一点辄都没亲估计这事归兴天应该早提到省委常委会上了。

  结果应该是被省委党□群〖书〗记曾九天联手省长祝岩峰给弹压了下来。”挂了电话后,叶凡把这事给蓝存钧讲了一遍下来。

  “如果真是这样,nà还真是麻烦了。如果你要支持军队的五龙山共建公路,nà肯定就触了祝省长的逆鳞。

  这个,倒是依高云跟蔡飞等人十分愿意见到的结果。本来祝省长对你的态度相当的不错。

  像糖厂的事他也是大力支持着。

  而咱们最近东贡shì中心城shì建设的节奏也加快了许多。

  如果一切能顺利的话nà就树立起了你在祝省长心目中的印象。

  而现在单单一个五龙山公路,就能全盘否定了你在祝省长心目中的一切功劳跟印象。

  叶哥,你倒是要想好了。孰轻孰重,归兴天只不过一个省军区司令员?”蓝存钧有些忧心,说道。

  “你的意思是不理军队nà边的事了?”叶凡看了蓝存钧一眼,说道。

  “咱们想理也理不了只能抓大放小了。毕竟,祝省长的份量太重了。我想,●不管多么伟大的人都有自己忌晦的东西。

  而防务团就是祝岩峰的“逆鳞,。陈勇对他有知遇之恩,不管这事对或者错我想,祝省长会强势弹压着shì政府不支持军队的五龙山公路方案的。

  如果他要插▲手干御,在咱们这个省里还有谁能阻止他。除了付国云〖书〗记还有谁能跟祝省长相抗?。

  而且,就是付国云〖书〗记,他肯站出来冒着得罪透了老省长陈勇以及现任省长祝岩峰的危险来干这事。

  我想,付〖书〗记这种精明人,肯定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就咱们,根本就没有能力跟祝省长一系抗héng。

  而且,在这件事上,还得加上个曾九天这位省委的三号人物。”蓝存钧一边喝汤一边分析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