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 解谜女尸


  不过,在得知要去越南搞熊帽菇这件事后。龚开河同志爽快的答应给予一切后勤支持。

  当然,龚开河同志也讲过le。这次的事是称们自己sīrén的事。

  只是,在需要国家相助时,打个招呼jiù是le。

  “这群小娃娃,简直jiù是群土匪。哪个国家摊上他们准倒霉le。

  这不,才几年时间。这里砍一刀,那边抢一些。不到几年时间,跟着叶凡,一个个倒真le千万富翁百万富翁的。jiù是咱也跟着沾le点光彩。要是再年轻上几十岁,我还真想跟着这小子混去le。”李啸峰听le龚开河同志的讲述后呵呵笑dào。

  “顺便消灭几个大毒枭,也是为越南rén民除害,为全世界rén民除害嘛!”龚开河淡淡笑dào。

  “不过,得注意安全啊。那些大毒枭咱们的边防部队跟他们交手过多次le。

  互有伤亡,他们,一个个都是狠杀之辈。而且,这次是到他们老巢去,rén家占有天时地利rén和,他们的处境jiù困难得多le。

  友组长,你可得想好le。我估计,叶凡出动,A组的成员肯定会被他挪走几个的。”李啸峰还是有些担心啊。

  “A组的队员死在战场上,那是他们的光荣。如果都怕这怕哪的,干脆一辈子躺在chuáng上不动le。而且,能跟那些毒枭玩玩,也是一种另类的磨练,A组的军兵们随时处于残酷的死亡战斗中。平时能多磨难,战时也的伤亡也少一些。所以,我觉得完全可行。只要叶凡肯sī下要rén,要谁都行。”龚开河在这一块倒是有自己的想法。

  “嗯,A组的男儿全是勇士。怕死的孬种jiù是八段位高手送来咱们也不要。

  要的,jiù是这股子勇往无匹的气势,一心为国为民的民族之气。

  看到没,格拉蛇鹰岛之战,昌背山之战,撤哈啦之战那一场不惨烈。不过,咱们的勇士都tǐng过来le。咱们是一群铁血不倒之师。老严最后喊出的“A组永远不败”我看可以作为咱们A组的战训词le。”

  李啸峰也是豪兴大发。

  “嗯,我也有这个想法。

  老严同志去得很壮烈。在A组牺牲的队员中极少有遗体弄不回国的。而老严同志jiù是其中一位。唉,老严□!”讲起这些,龚开河同志声音都有些低沉和沙哑le。

  “没什么,战场马革裹尸。撤哈啦jiù是老严的安息之地。这个,跟海军有时执行的海葬也没什么区别。

  只不过,咱们A组的勇士们全抛不开◇队友的遗体。如果有遗体在时,jiù是拚le命也会抢回来的。

  只是老严的情况特殊,唉他已经跟撤哈啦融为一体le。”李啸峰也相当沉痛的讲dào。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huā。

  龚开河同志配合着李老轻声的吟着清,龚自珍《已亥杂诗之一》。

  良久,李啸峰才回过神来,问dào:“外星干尸查清楚没有,到底是不是外星rén?”

  “应该不是,因为,根据。NA染色体对比。吴组长经过上千次的比对以及试验。现在,有九成可以确定。那具女尸应该是地球rén的尸体。并不是什么外星妹子。”龚开河讲dào。

  “什么年代的尸体搞清楚没有?”李啸峰问dào。

  “jiù这一点光宝他们觉得诡异,居然测不出来这具尸体是什么年代的。要知dào科能组的专家组中行业方面可是涉及面相当广的。

  为此,他们还专门请来le考古学方面的专家检验过。不过,他们也是摇头。

  而且,一个个觉得不可sī议。以着咱们现在的技术,测定干尸的年代应该不是很难的问题。

  问题jiù出在这具女xìng干尸却是测不出年◆代来。光宝猜测是不是因为那些当初挂在她身上的那些奇怪的天外石头放射xìng污染的结果。不过,这只是一榫猜测之一。”龚开河讲dào。

  “可惜是份不全的尸体,估计,美国佬和俄罗斯的专家们也正绞尽☆脑汁le。”李啸峰突然大笑le起来。

  “他们,绝对比咱们还要苦恼。因为咱们抢回的部位占得多。他们jiù一条tuǐ或一只手,更是苦恼le。不过这图纸到现在也没研究出什么来。我想,实在不行时,会不会来个国际大合作。四个国家把图纸拼在一起合作开发le。”龚开河说dào。

  “合作研究倒也不失为一种最佳办法目前大家手中的图纸都不全。不过,怎么样合作如果研究出结果le怎么样分配秘密。

  又是一个大伤脑筋的问题。如果不合作,这图纸想从其它三个国家搞回来,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样重要的图纸,各国都是藏在最神秘,布防重兵的地方。抢这个法子肯定行不通的。

  我看,也只能是合作。不过,合作的问题很大。”李啸峰也皱紧le眉头,说dào。

  “问题多肯定是的,各国的特战队之间是互相为敌的时间多。真的逼得大家某次会合作时,估计,也是勾心斗角的形式le。”龚开河也叹◆le口气,觉得这事,还真有些伤脑筋le。

  “那jiù看看他们的态度le。”李啸峰讲dào。

  此刻,叶老大正在打电话,一个电话到le王rén磅那里,问dào:“最近有没空?”“最近,●没空le。我正协助家里rén给爷爷治伤le。估计几个月内都得呆在谷里le。

  妈的,倒霉。这天天陪着几个老家伙,连个姑娘的影子都看不见,真难过啊。

  而且,家父有严令,不准出谷去到处晃荡。对le,你问这个干嘛,是不是有好玩的东西要去干?”王rén磅肯定苦瓜着脸在讲着le。

  “哈哈哈,也好也好。”叶老大一脸兴哉乐祸大笑le起来。

  “兄弟我倒霉le你还笑得这般〖yín〗荡,真不是rén啊?”王rén磅不满的嘀咕dào。

  “对le,王老的伤情如何,需不需要我们相助一把?”叶凡问dào。

  “暂时还不需要,不过,需要时我会打电话给你的。你既然要当老大我还会忘le你。”王rén磅笑dào“听说你有一手的针灸草药之术,没准儿还真能帮上忙。

  不过,不管怎么样。老爷子这一身功底子是给废le。现在连走路都要rén扶着。

  估计即便是全部好le,也jiù三四段身手le。不过也好,免得整天给龚开河那群老家伙惦念着什么靠山靠山的。老爷子也该抱孙子享受天伦之乐le。”王rén磅讲dào。

  “抱孙子,对对对,不过,你这孙子应该扎把劲头,把重孙子生出来才对。不然,王老抱谁啊?”叶凡干笑le一声转尔说dào”“对le,你那共同造rén的对象肖十六妹现在情况如何?”

  “啥话共同造rén对象,我说叶老大,不带这么说小弟我的吧?当时也是被什么mí住le。当初你还不是一样,在那个破殿里,全都变成一堆疯子le。那个时候,什么事干不出来。”王rén磅差点叫le出来,自然是为le给自己找块遮羞布le。

  “不管mí没mí,可是你“上,lerén家这是不假的现实是不是?同志自己干lejiù得负责rén的。

  而且,肖十六妹可是一个不错的女子。要相貌有相貌,要气质有气质。你这家伙,如果能找到她当正室夫rén,倒是一持家的好手。

  也是你王rén磅同志八世修来的福份。

  听说肖十六妹也是京城rén你可得抓紧些。

  她现在调到首都工作,周围男同志可是不少。到时你小子想摆谱,那可是竹篮打水一场空le。”叶凡说dào。

  “谁敢!老子的女rén别rén想都别想。不然,脚来脚断手来手残!”王rén磅同志突然王八之气十足的叫le起来,转尔,这家伙又讲dào“不过,叶老大,我总感觉你好像有些八卦。听说梅家那丫头是你做的媒。现在是不是又要当媒婆le?”

  ……哼能让老子媒婆,那是瞧得起他。不然你看看,什么rén能请动老子。”叶老大比王rén磅更是“王八,得很。

  “你牛行不行,打又打不过你,不讲le,老头子叫le。”王rén磅没好气的哼dào。

  越南,全称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SocialistRepublicofVietnam),位于中南半岛东部,北与华夏接壤,西与老挝、柬埔寨交咏,东面和南面临南海,海岸线长3260多公里。

  2001年越共九大确定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越南**是该国唯一合法的政党。

  通用越南语,华语与英语也被广泛使用。越南是东南亚国家中,历史上受〖中〗国文化影响最深,而且唯一一个接受儒家sī想的国家。

  刀霸爷的地盘在越南的塔嘎省唐都山,叶凡、蓝存钧、铁占雄、李强以及陈啸天,还有张强六rén直接到le塔嘎省。而陈啸天不跟叶凡一起走,而是作为隐藏的高手在暗中跟着的。

  几rén找le个小旅馆jiù住le下来,一张简单的大桌子上铺开le一张地图,六rén都围le过去。

  “据可靠消息显示,红玫瑰的地盘在塔嘎省东边以及交界的安兴省一带活动,而刀霸爷的在西边以及临省。一山不容二虎,两rén都想全面控制整个塔嘎省的生意。所以,互相争斗le不产年le。阮进标如此的讲话,无非是想借咱们的手帮他们剪除刀霸爷吧le。”张强一边指着图纸,一边说dào。

  “这家伙,自己都快没命le,居然还想着为红玫瑰服务。看来,红玫瑰黎真真此女,的确不简单。居然有如此忠心的下属。”蓝存钧不由得叹息dà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