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 红衣女子


  “小蓝同志,你想错了。”这时,铁占雄突然呵呵笑道。

  “错了?”蓝存钧订着铁占雄,表示不理解。

  “红玫瑰跟阮进标的关系哪能拿来跟咱们几个兄弟的关系可比。咱们shì真兄弟。

  tā们,无非shì利益交割罢了地。阮进标现在被抓了,肯定shì逃脱不了法律制裁。不过,阮进标如此的想为红玫瑰服务,其实,我想,无外乎shì阮进标死前为家人作些贡献罢了。”铁占雄说道。

  “没错,tā们这些人,虽说凶残得很。但对于落网者家属还shì相当照顾着的。

  所以,即便shì有人落马了,但tā的家属一辈子绝对能生活得很好。

  因为,tā们的家属能领到一大笔钱,从此,衣食无忧了。

  越南shì个穷得掉渣的国家,给个几十万一辈子还用愁什么?对于这些毒枭来讲,几十万,跟几块钱又有什么区别。”张强也点了点头讲道。

  “我觉得也不能排除阮进标跟红续瑰shì不shì有一tuǐ这种关系,红玫瑰shì个神秘女子。”蓝存钧说道。

  “更不可能了,红玫瑰那种女子如果功底子比阮进标还要高,她根本就不可能看上她的。如果功底子比阮进标还低,她也不可能能坐上老大的位置。”张强摇了摇头。

  “也shì。”蓝存钧点了点头。

  “红玫瑰的地盘在塔嘎省的东边,而且,听说这女子经常chū没于云义市。估计,云义市就shì她的老巢了。不过,云义市也相当的大,有着田万人口。咱们人生地不熟的要找到她,太难了。”铁占雄锁起了眉头。

  “不一定,红玫瑰虽说神秘,但她哼哈二将之一的黄军咱们可shì有tā的相片。

  而且,听说黄军此人在云义市还开得有个夜总会,叫红星夜总会。

  大家都晓得黄军的狠,所以,道上人没人敢去tā开的夜总会闹腾。

  而且,当地的富翁权贵们都得看tā面子。时不时会到夜总会去消费。虽说贵得离谱,但能买个心安也好。

  而且,有什么事摆不平时,黄军还会chū手相帮的。所以,红星夜总会生意不错,财源滚滚。”张强说道地。

  “红星,看来,黄军此人还没有忘记家乡。”叶凡说道。

  “有几个人能忘了自己的家乡,黄军因为妹妹被辱一时气愤杀了人。现在异国过日子,自然,心里估计也不怎么痛快着了。”蓝存钧讲道。

  “那就先从黄军着手,不过,听说此人特别的狡猾。要抓住tā,这里又shìtā的地盘,估计,不容易。”叶老大皱起了眉头。

  “我看也不一定,在密林里跟那些边防官兵们血斗时黄军有一手。

  不过,听说黄军从来不正面跟东贡市防务团交锋。

  一般都shì在幕后指挥着。咱们层鼻嘛,自然比东贡市那些边防官兵们高些了。

  人家认为不可能的事,对咱们来讲,也算不了什么?刀霸又怎么样,要shìA组chū动,平了tāshì没有商量的。”铁占雄有自己的看法。

  “A组chū手去消灭一伙毒霸,那shì大炮打蚊子了。不过,枪子不长眼,咱们总得小心着。那就chū发,去红星夜总会。”叶凡说道。

  红星夜总会就一座三层楼房,夜总会前面挂满了彩灯。而“红◆星夜总会,那几个充满了华夏情调的名字特别的扎眼,一闪一闪的,就shì远隔几十里都能看见。

  楼房前的石铺的停车坪上此刻停了不少的车子。居然连奔驰宝马都有,在这种小地方能看到如此的盛况,看来,生◎○意的确不错。而且,黄军的影响力不小。

  门口站着的两个满脸笑容的姑娘穿的居然shì华夏的旗袍,当然,这种shì冬装式旗袍,不然,非得把两个漂亮姑娘给冻成冰美人不可了。

  而姑娘的侧面大☆门框边分别站着一个全身标志黑色西服,戴着墨镜,一脸酷酷的保镖。

  “呵呵,中南海保镖什么时候跑这里来了?”张强打趣样半笑了笑。

  “tā们俩,给中南海chū来的勇士们提鞋都不配。”蓝存钧看了一眼,眼中极尽鄙视。

  “那当然,山寨版本罢了。”张强一股自豪升腾而chū,倒shì令得蓝存钧彼为怪异的看了tā一眼。因为,小蓝子不晓得张强的身份滴。

  叶凡跟蓝存钧以及张强装着去消费样子,三人分开着,晃荡着进了夜总会。

  而铁占雄和李强以及陈啸天早在暗中找了好位置,拿着精致的狙击步枪对准了夜总会。

  夜总会有一个大厅,大厅里此刻的小舞台上正丰人表演着艳丽的小◎脱衣舞。

  什么叫“小脱衣舞,?也就shì到最后还没有脱完,姑娘一般来讲都会剩下一xiōng罩加一条三角kù。

  如果哪位客人会chū大价钱“砸脱”她也不妨全给脱了。如果能chū更大的●□价钱,陪夜也不shì不可以的。只要有钱,什么事都能干。

  伴着小舞台上那曼妙的音乐声,伴着舞台上几个光屁股姑娘正卖力的扭动着那xìng感的屁股,叶凡跟张强找了个较偏僻的位置坐了下来。

 □ 而蓝存钧正想走向另一边时,突然一道奂音传来道:“过来,过来!”那声音shì一女子声音,shì用越南语喊的。

  幸好叶凡几人突击培训了几句越南语,这话还能勉强的听chū来。

  倒shì张强会越南语的。

  蓝存钧转头一看,发现shì个身着红衣的越南妹子。此女正宗的瓜子脸,眼睛特别的大。此刻正一个人坐在一张小圆桌前自饮着。圆桌前摆着几碟越南的小茶点。

  蓝存钧微微一愣之后还shì走了过去,到近处才发现,此女肤色并不特别的白,甚至略显健康的棕色。不过,脸蛋的确很清纯。那身红衣边缘全镶着一些huā边,而且,红衣没有扣子。

  全shì用打结的方式结起来的,结居然shì蝴蝶结,远看去,好像从脖颈到肚皮部分有着七八只红色蝴蝶似的,感觉有些怪异。只shì,此女此刻估计shì喝高了的缘故,此刻脸被酒涨得通红。

  “你shì华夏人?”红衣女子指着蓝存钧,口齿有些不清的问道。这次,用的居然shì华夏语,只shì,带着浓浓的越南腔,有些生硬罢了。

  “我来做生意的,姑娘叫我干什么?”蓝存钧很有礼貌的问道。

  “你陪我喝酒,给我讲讲华夏好吗?那个国度,听说很美!”红衣女子此刻非常温柔的讲道,好像一个美丽的少女在求人似的。

  小蓝同志心一软,也就一屁股就要坐下来。

  就在这时候,一个少女从柜台前跑了过来。先shì弯了弯腰,嘴里讲道:“红棱老师,你喝多了没有。我扶你回去好不好?”

  少女讲的也shì华夏语,估计shì华人后代了。因为,越南的华裔也不少。

  原来shì老师,蓝存钧心里一松坐了下来。因为,老师总给人一种安全感。

  “香莲,老师没事,我就想听听华夏国度的事。没事没事,你去吧,这位先生shì从华夏来的,tā会给我聊聊的。”红棱老师讲道。

  “你可别欺负我们老师噢,不然!全班同学会打死你的。你不晓得,我们班五哥的爸爸可shì打手滴。”叫香莲的少女还挥了挥拳头,示威状。

  “我shì来做生意的,不shì来找事的。而且,本人一向尊重老师地。”蓝存钧淡淡一笑,绅士风度显现。当然,也不排除在人家漂亮姑娘面前显摆的可能。

  “小蓝子居然被一个小姑娘威胁,好笑。”张强忍不住小声笑了起来。

  “这家伙真shì好运气,居然给一个漂亮老师拉去陪聊了。张强,羡慕不,要不,你也找一个去聊聊?”叶老大小产笑道。

  “算啦,我没小蓝子那个命。”张强耸了耸肩说道。

  “咱们华夏有名气的地方太多了,万里长城听说过吧。就shì飞月球的美国宇航员都能看到咱们的长城。红棱老师,你有机会一定要到华夏去瞧瞧。长城,非常的高大雄伟,还有故宫”小蓝同志开始耍起嘴皮子来了。看tā那滔滔不绝样子,差点口沫横飞了。

  “这样子干估计shì等不到黄军的,得搞大些才行。”叶凡呷了。酒,说道。

  “不如叫李强扔个炸药包,我想,红星夜总会被炸了,黄军还能呆什么地方不lù面?如果真不lù脸,那tā黄军的招牌可shì被砸了,今后还怎么在道上戳”张强chū了个馊主意。

  “也行,黄军虽说有势力,但也结下了不少的仇家。而李强也打了药水,tā们也不认识。

  干脆叫李强弄个人肉炸药包进来闹腾一番,尔后把炸药包一扔了事。当然,不能伤着人了。

  把这大厅炸烂就shì了。我想,黄军应该坐不住的。这可shì打tā的老脸子,再不lù头,还叫共黄爷吗?”叶凡说道。

  “就这么定了,我联系李强。”张强说着话掏chū手机打了起来。

  张强向叶凡打了个手势,意思shì搞定了。这边,叶凡又悄悄的通知了蓝存钧。

  不久,一道破锣嗓门用越语传来大声叫道:“姓黄的,chū来,老子操你娘的狗屁!敢杀老子兄弟!老子杀死你这龟孙子的。”当然,李强的越语学得有些生硬,shì张强刚教的。不过,在喊叫声中加上李强的嘶哑叫声,倒也能méng混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