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你是魔鬼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你是魔鬼

  李强瞳孔猛地睁大,觉得这女子太可怕了。赶紧身子往hòu想退出去。不过,飘带比他的速度快得多。脚一下子就被飘带给缠住了。而且,还诡异的围绕了好jǐ圈。

  红棱随手一抡,李强在空中被他拉得飞摔向了原先黄军砸中的那个垃圾堆。这女子,报复心还不是一般的强,这叫以牙还牙之法了。

  “哼!”

  随着一道冷哼声传来,一道身影诡异的从那jǐ个拿枪的家伙身边晃过。噼啦啦jǐ声脆响,拿枪的家伙顿shí感觉手腕一痛。一看,全冒血了。而手中的枪全不见了。

  好像谁施展了妙手空空之手给偷走了一般。

  而那人在空中一滑动,稳当的一扯◇一抖之下,红棱的飘带就那样被他抓住了。而且,反倒被扯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了。红棱拚足了劲头才稳定住了身子。

  “在这里,你们不用找了。”叶lǎo大一脸微笑着,手上一用劲头,那jǐ把手枪在他手中好▲像搓麻花一般,枪管纠结在了一起,成了一堆废铁。

  又是叭叭叭jǐ声响。

  向个失去了枪的家伙被身hòu一条人影给踢得全飞砸在了地下一下子根本就爬山不起来了。此人,自然是hòu来赶过来的蓝存钧大大了。

  “不经打,没意思。”蓝存钧还拍了拍手,一脸的郁闷样子。

  你丫的就装吧,叶lǎo大在心里鄙视了某位装b的家伙一眼。看了红棱一眼,说道:“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红玫瑰是吧?”

  “只要能打过本姑娘,你要知道什么都行。”红棱lǎo师虽说震惊了一下,但旋即就恢复了平静,淡淡的哼道。

  “让你一只手,来吧。”叶lǎo大非常的大条,反手一动,左手给反背在了背hòu。

  这厮一脸淡定的看着红棱lǎo师,眼中,淡然而飘逸,像极了古代武侠电影中的某位大侠。当然不会是憨憨的郭睛大侠了。至少也得是楚留香楚香帅的那种‘蟀气’冲天的那种。

  就差一把扇子了。

  “见过狂的,没见过你这样狂得没边的。”红棱突然咯咯笑开了,飘带一闪,飘柔的动作没有了。这次的飘带好像一条扁扁的铁棍,啪拉一声响,似乎还弯了弯直击向了叶lǎo大。

  “呵呵,米粒之光,也显光彩!”叶lǎo大反手一抄,稳稳地抓住了飘带。

  “过来!”红棱一用力,不过,叶lǎo大不是李强。那是稳如泰山的站着。红棱lǎo师扯了jǐ下居然没能扯动。

  “过来吧宝贝!”叶lǎo大脸上淡定的笑着,手突然的一动,那被两大高手扯得**的飘带突然又柔软了下去。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缠住了红棱lǎo师的腰部。一拉之下,叶lǎo大的话音刚落,红棱lǎo师已经非常‘听话’的表演了一个空中飞仙女从而飞扑进了叶lǎo大的怀里。

  “嗯,蛮香的。”叶lǎo大双手一动,手指拂过飘带表面,那些像小铁钉样的东西唰啦啦jǐ下在叶lǎo大手中全掉在了地下。

  此刻的飘带才是真正的一条飘带。尔hòu,飘带当警绳,像缠麻花一般把红棱lǎo师给缠住了。

  那边黄军想动,蓝存钧jǐ脚下去,这货倒地下就剩下抖动的份头了。

  “你是谁?”红棱满脸震惊的盯着叶lǎo大。

  “我是谁不重要,你先跟我讲清楚,你是不是红玫瑰?”叶lǎo大一屁股坐在了李强搬来的一把破凳子上,李强很殷勤的上前递上了一支雪茄,这是叶lǎo大的习惯性动作了。这货当lǎo大当成‘腕’了。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红玫瑰居然不怕,淡淡哼道。

  “娘们,不要对咱们lǎo大这样讲话。”随着李强的哼声,啪啪jǐ声下来,红棱的脸上顿shí闪现了jǐ个青紫色的手指头印。对于女人,李强是没有什么感觉的。下手,是绝不留情。

  “你妈的住手!”黄军刚喊了一句,也是啪啪jǐ声,脸顿shí就肿成了猪头。自然是小蓝子同志下的狠手了。

  “我喜欢聪明人。”叶lǎo大翘着个二郎腿,看了红棱lǎo师一眼,淡淡的笑道。

  “我不知道你想讲什么?”红棱lǎo师还是嘴硬道。

  “看来,你还不懂规矩啊?”叶lǎo大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微笑,这是叶lǎo大要发飙的前兆。

  “有人来了。”这shí,外围的铁占雄传来了信息。

  “密切关注。”叶凡说道,铁占雄跟陈啸天以及张强三人都在外围,这是以防万一。

  “有十jǐ个人,全都拿着棍棒之类的东西。”铁占雄说道。

  “没事,没枪就好,有枪的话你们先了解了。”叶凡说道。

  不久。

  “阁下好威风,欺负一个小女子居然这样子雄风,亏你还是一爷们,我都为你感觉害臊。”就在这shí候,外边响起一道冷冰冰的声音,随着声音,外边唰啦着想起一片杂乱的声响。

  不久,一个全身红衣,长相跟红棱有jǐ分相似。但比红棱冷得多,气质方面更佳的女子从路上非常淡定的走来了。好像这里根本就不是生死搏击场,而是一田园菜地任她闲步。

  “你是红玫瑰吧?”叶凡看了她一眼,还是坐在破凳子上,吧嗒一声还淡淡的喷了个烟圈,十足的黑lǎo大形象。

  “你们的目标是我吧,放了我妹子。”红玫瑰看了叶凡一眼,哼道。

  “我们凭什么要放了他,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lǎo大讲话。臭婆娘一个。”李强冷冷的哼道,站在叶凡的侧面,一幅随shí出拳的架势。

  “凭的就是这个!”红衣女子突然手中一晃,一条跟红棱lǎo师差不多样子的红色飘带疾如雷震,瞬间就到了李强的脑袋瓜前。

  “哼!”叶lǎo大冷哼一声,随手检起地下一铁棍扔了过去。嚓地一声,铁棍旋转着绞得飘带攻击偏了方向。红衣女子双眼闪过一线震惊,旋转恢复。

  “阁下好本事,说你,你们究竟想干什么?”红衣女子口气缓和了不少,要知道,她的红飘带偷袭,没有jǐ个人能躲得过去的。居然被那个坐凳子上一脸吊●儿郎当的年青人一条铁棍就给扯偏了。

  “做笔交易,把你的手下全打发着退回去。不然,休怪本人不客气了。”叶凡突然冷煞煞哼道,身上势气大作。

  “妈的,你牛个屁?”十jǐ个手下中一个手腕上○刺得一条狼的凶悍家伙突然往腰间一模,一把手枪刚抓手上。

  卟地一声微响,那人惨叫一声喷着血倒下了。自然,是铁占雄的手笔了。

  “谁还敢动,这就是下场。”叶lǎo大淡淡哼道。

  “果然有备而来。”红衣女子脸上有些难看。突然手一挥,周围铁占雄的外围居然又同shí响起唰啦的声音,不久就冒出三十来个手持冲锋枪的家伙来。

  “不想要你妹妹命啦,还有这个。”叶凡伸脚踢了黄军一下,哼道。

  “你……”红衣女子脸色更难看,想了想,没办法,只好手一挥,那三十jǐ个手下又退到了工厂外边。

  “我很有诚意吧。”红衣女子又讲道。

  “叫这些人也滚蛋!”叶凡指着h◎òu边的十jǐ个家伙道。

  “不可能!”红衣女了看了看四周,断然拒绝。因为,这样就剩下自己跟妹妹以及黄军三个人了。如果他们都走了,那自己这边明显有些势单。这个神秘的年青人,好像功底子也不差的。◆

  “不走是不是?”叶lǎo大突然手一动,唰啦啦jǐ声响。柳叶飞刀无声的飞了出去。随着唰啦的声音,七八个手下在叫声中冒血倒下了。

  “你想干什么?”红衣女子气得咬牙了。不过,脸上的震惊再次显现。连那好看的两腮都有些微红了,估计是给气滴。

  “再不走的话,全得躺下。”叶凡淡淡哼道。

  “你们退到厂子外边去。”红衣女子无奈的挥了挥手,十jǐ个手下互相扶着到了外边。

  “这样才好嘛!”叶lǎo大大条的摆了摆腿儿说道。

  “我们不认识吧?我们无怨无仇的,你们为什么要跟我们过不去?”红衣女子用的也是华夏,虽说有些生硬,但也勉强能听出来。

  “你是红玫瑰吗?”叶lǎo大再见次问道,看了红衣女子一眼,又讲道,“我们只跟红玫瑰谈事。”

  “我是,红棱的姐姐,你们估计也查过我了,我就是黎真真。”红玫瑰倒是淡定了下来。

  “熊帽菇听说过吧◎?”叶凡问道。

  “你们要它?”红玫瑰不答反问道。

  “就算是吧。”叶凡说道。

  “你们要它自己去找刀霸就是了,我们这里没这东西。估计,这jǐ个省内,只有刀霸的地盘有。”红玫瑰○说道,脸上表情倒也轻松了一些。

  “你不是想当塔嘎省的lǎo大了?”叶凡问道。

  “人人都想当lǎo大,只是,我们力量不如他们。量力而行不是你们华夏人经常讲的吗?”红玫瑰看了叶凡一眼,表情平静的讲道。

  “呵呵,看来,你不想要你妹子和这个人了。还有,你既然来了,也得留下吧。而且,你信不信,我们完全可以灭了你的全部。”叶凡话讲得温柔,但听在人家耳里可就全变味了。

  “你在逼我?”红玫瑰哼道。

  “不能讲逼,而是互惠互利。”叶凡淡淡说道。

  “我能得什么,至少,你们需要熊帽菇。”红玫瑰讲道。

  “你们得的更多,因为,你们不配合我们,你们的团伙就没有了。将永远从这个世上消失。不信是不是,那就试试。”叶lǎo大突然长身而起,如闪电般的狠脚一踮,费家的虎鹰功使出,一个滑翔瞬间就到了厂区外边。

  等场中人反应过来,叭啦一声,红玫瑰正躲在厂区外边的jǐ十号人中有三个被叶lǎo大lǎo鹰抓小鸡样给从空中扔了下来。

  顿shí,三个家伙惨叫了一声,那三四米的高度被叶lǎo大狠砸了下来。可想而知了。

  顿shí,血肉一团。

  “你是魔鬼!”红玫瑰咬着牙骂道。

  “我不如你‘恶’,想想,你的毒品一年要害死多少人。本人只是为民除害罢了,谈不上‘恶’,而是善。”叶凡不为所动,刚才显露武力,当然就是起到威慑作用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