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章 高人从粪堆来


  第一千九百九十章 gāo人从粪堆来

  而且,整个人被叶老大一拳砸得摔在了正想爬起来的刀霸身上。刀霸正挥刀想砍叶凡,发现面前人影人晃,知道是风顺,这家huǒ马上想收刀,不过,叶老大那一拳太刚猛了。

  刀霸收手不及,那厚重,锋利的厚背大马刀着实的砍在了风顺前扑过来的胸脯上。

  咔嚓一声。

  后背生洞,冒着鲜血的风顺前胸又被刀霸一刀砍中。顿时就开膛破肚,肠子下水合着鲜血流了一地都是。

  刀霸顿时就呆愣了一秒,因为,风顺死前那双眼像金鱼一样凸出,他充满了不甘的愤怒,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居然是死在‘老大’手中的。

  “啊!”

  刀霸发出了最可怕的凄厉和悲愤声间,身子突然一个大旋转。那把马刀舞出了一个刀圈往。

  刀霸拚命了,身子往前狠命的一扑,马刀形成的刀圈护在身外像片旋转着的绞肉机往叶老身了绞砍了过来。

  叶老大淡定的看着那诡异的刀圈,心想,看这刀圈带起的风的强度,刀霸应该yǒu着八段开源阶身手了。跟狼破天差不多,不过,你丫的可惜遇上了老子,活该你的不幸。

  就在这时候,叭拉一声。

  叶凡余光中发现○,一个长胡子家huǒ被蓝存钧一脚硬是踢到了洞壁上。

  而后,小蓝同志跟上一步,飞速度的另一脚狠狠的踢在了那家huǒ脑袋上。那声叭声其实就是脑袋瓜裂开时迸出血水的声音。

  “呀!”见叶凡▲在发愣,刀霸的刀圈也临近他的身边了。

  不过,叶老大冷哼了一声。旋转着又是一个冷抽身,往外侧一晃,刀霸果然上当,调整了刀圈往外侧旋转着绞砍了过来。不过,那只是叶老大的虚晃。这家huǒ早到了右侧,随手一条铁棍狠狠的砸在了刀霸旋转出来的刀圈之上。

  哐嚓嚓……

  一道非常刺耳,听了能让人毛骨悚然的古怪声音传来。

  刀霸已经飞砸在了十几米开外的洞壁上,满身都是血,鼻子耳朵一起流血了。

  而他手中仅剩下一把外边罩着真皮皮革的刀柄。而上面一截全碎成了一块块指头大的破钢片。

  在实力面前,什么花样都是虚的。刀霸的刀圈用在同阶位或比他低阶位的同志身上,那当然就★像绞肉机一样马上能把你身上的肉割成片片的。像在叶凡手上,那只是鸡肋了。

  “我的刀!”刀霸嘶哑的喊了一声,不过,嘴里马上流血了。刀霸痛苦的咂了咂嘴,指着叶凡问道:“你是谁?你不可能是黄七,他没★◇你本领!”

  “听不懂,你讲华语吧?”叶凡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试着讲道。想不到刀霸也会华语,居然重复了一遍。像邻近东贡这边边境的一些黑道霸头,一般都懂一些华语。因为,他们干事业需要通晓华语。★而在越南,讲华语的华人也相当的多。

  旁当!

  最后一声刺耳声传来,代表着最后一个家huǒ也被红玫瑰的飘带缠着飞砸在了洞壁上。当然是脑袋开花全身散架到‘西天取经’去了。

  “我□说过我是黄七吗?”叶凡瞄了刀霸一眼,淡淡说道。

  “你是那边过来的?”刀霸抽动了一下嘴唇,苦涩的问道。

  “呵呵,你想刨根问底是不是?现在,是老子在问你,不用你问我。这样吧,我这人喜欢○吃熊帽菇,你带我们去取就行了。至于你的手下跟你,老子没兴趣,你明白了没yǒu?”叶凡冷冷哼道。

  “原来你们要的是熊帽菇,我没yǒu了。”刀霸摇了摇头。

  “呵呵,行,你没yǒu了那你●们一huǒ也将没yǒu了。我数10下,如果你再不答复,这万通洞将是你们一huǒ的坟墓,坟墓懂吗?”叶凡说完后开始数数了。

  1……2……3……4……

  “你能保证不要我们命?”刀霸内心▲在挣扎。

  “你没yǒu路可走,只能按我讲的办。”叶老大强硬的说道。

  “那好吧,我带你们去。”刀霸低头了,蓝存钧过去,一条绳子把这家huǒ捆了真个结结实实,像棕子一般。其实yǒu点多余了,刀霸差不多了,应该没yǒu多大的战力了。

  跟着刀霸拐了十几个弯,交叉着进了十几个分支洞。前面豁然开朗,亮光扎人眼。因为是从黑暗走向光明,所以才会感觉如此。里头居然是个峡谷。

  ●盖了一座茅屋,屋外正yǒu一群皮毛黑得发亮,越南人叫‘黑瞎子’的狗熊们在玩耍着。这些熊跟普通熊没什么两样,只是鼻尖处yǒu点带白色的一撮毛。

  个头相当的大,站起来比叶凡还要gāo大。那熊掌伸◎◆开足yǒu小脸盆粗。给这些家huǒ拍上一熊掌,估计也差不多了。

  “里面还yǒu人?”叶凡问道。

  “我雇得yǒu个老头子在管理这些熊帽。老头养熊yǒu一手,那些凶残的‘黑瞎子’都听他★的话。

  而平时他就收集这些熊粪堆在一起,熊帽菇的种子只要yǒu一颗,就会发展起来。

  就在那边。”刀霸伸手指了指茅屋侧面五六十米远处一堆黑瞳瞳的东西,讲道,“熊帽菇就在那堆熊粪里面。每年取走大的,剩下小的一年后又会长出来。我已经两年没取过了,我想试验一下这熊帽菇会不会长得更大些。所以,我忍住了。”

  叶凡等人走近后,这时,从粪堆旁慢慢的站起一人来。此人整张脸皱得像老松树皮,一只眼好像是瞎了。穿着一套洗得发白的淡青色衣裤。手里拿着一把巴掌大的小耙子正在粪堆里耙着熊粪。好像平时农民家晒谷子一样的耙着。

  叶凡发现,熊粪里yǒu一些发光的细小颗粒,跟晶亮的细沙差不多样子。心说难道是这些发亮的细沙样东西yǒu营养,因此才能培养出这些营养价值特别gāo的熊帽菇来。

  “贡巴,你把熊帽菇挖出来给他们。”刀霸用越语给那老家huǒ讲道。

  “他们,是你朋友?”贡巴看了看叶凡三人,问道。

  “这个……”刀霸痛苦的皱了皱眉,不敢讲。

  “叫他们自己来挖。”贡巴老头冷冷哼道,把手中的耙子扔向了叶凡等人。

  “老家huǒ,脾气还不小!”蓝存钧可是yǒu些生气了,几个大跨步过去,一巴掌抡起煽向了老头。

  “吧!”

  一道怪异声音传来,瞬间,叶凡觉得才眨个眼时间。发现蓝存钧同志已经被那老头一脚给踹得从空中飞跌进了熊粪堆里。

  顿时,熊粪溅起足yǒu五六米gāo,一股奇怪的粪臭味勲得叶老大直皱眉头。而红玫瑰毕竟是个女子,马上拿出手帕捂住鼻子了。

  臭并不可怕,关键是这老头太厉害了。

  “想不到阁下还是个gāo手。”叶凡冲老头冷冷哼道。一脚能把蓝存钧踢到粪堆里,小蓝子可是yǒu着七段身手的。那这老家huǒ至少yǒu着八段位身手。没准儿,还是一个隐藏的gāo手。

  叶老大暗暗警惕了起来。

  “我就一耙粪的老家huǒ,年青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可以取走10个熊帽菇,但不能多拿。还yǒu,放了刀霸一huǒ人。”老头子嘴里居然喷出了华语来。

  “10个,太少。”叶凡摇了摇头,蓝存钧老大好不容易从臭粪堆里爬了出来。

  这家huǒ连脸上沾满的熊粪都顾不及擦巴一下。气得抡起拳头就要上前拚命,不过,被叶老大一把给抓住了。

  红玫瑰一看,赶紧退后了一步,因为,小蓝同志着实太臭了。就是叶老大都yǒu一股要立即捂鼻的冲动。只是为了顾及小蓝同志面子而没这样子干。

  “红玫瑰,拿些水来给他冲一冲。茅屋里应该yǒu。”叶凡说道。

  “去里面洗就是了。”红玫瑰皱了下眉头讲道。

  “10个太少,那行。这片粪堆里yǒu不少。两年没摘了,年青人,只要你yǒu本事,尽可以全部拿去。”那老头显然yǒu些生气了,不过,口气还是很平静的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叶凡见蓝存钧冲洗了一下后出来了,也就一个大跨步,抡起拳头往老头身上招呼了过去。

  这一拳是试探,仅用了三成力劲。

  “就这!”老头皱了下眉头,显然相当的失望,他也是一拳□迎击了过来。

  嘣的一声闷响。

  叶老大感觉拳头上一阵子火辣辣的发麻发痛以酸,似乎骨节都yǒu断裂开的感觉。

  叶老大yǒu些骇然的盯着那老头,说道:“想不到阁下还是位gāo手,在越南,应该是很yǒu名气吧?”

  “呵呵,要那些虚名干什么?你们华夏yǒu五极六尊,这些人中,yǒu的什么尊的,也不怎么样。虚名挂身上一辈子,累啊!哪如老头我养养菇种种草,多好。自由自在的○海阔天空任你游。”老头子淡淡讲道。

  “前辈去过华夏?”叶凡看了老家huǒ一眼,问道。

  “闲瑕时到处逛逛,不要讲华夏,世界各地我都喜欢逛逛。”老头淡淡说道。

  “再来几腿!”◆叶老大突然讲道,飞起一脚就踢了过去。这一次用了八成力劲,那气势就大不一样了。脚一飞旋起,旁边的粪堆里的粪都给这一脚的气波震得又快飞腾起来了。似乎茅屋也在瑟瑟发抖着就要爆开。

  老头子微微一愕,旋即,老家huǒ脸上居然闪过一线诡异的惊喜。好像苍蝇突然看到了一大堆那啥的东东一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