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七章 灰头土脸


  【3更到!】

  因为狼破天从来‘土匪’惯了,此人在中办没有朋友,从来就是一独行侠。

  而且,性格怪僻,要骂就骂,中办的这些老家伙,谁都明白警卫局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人家才是贴近‘九常’最近的人,如果真得罪了这些人,他整些事出来你就麻烦了。

  更何况,狼破天还是这些人的头头。所以,对狼破天,中办的同志都他的态度是近而远之,但绝不‘交恶’。

  不过,狼破天也甚少有这种当场破骂的现象发生。一般来讲都是不理不睬。像今天这种现象,还是属于极少见的特例。

  “狼局长,你这样子讲也太过份了。中办是什么地方,咱们讲话还是文明一些是不是?”于贵发本来是不敢顶嘴的,不过,因为有陈千石副部长在这里,至少还有个领导。而且,这事,本来都是安排好了的。

  怎么能让狼破天横插一扛子破坏了。所以,这厮也是麻着胆子顶上嘴了。zì然,这个也是个跟陈副部长继续拉近关系的契机了。

  不过,于贵发同志口气还是有些软,不敢过于激怒狼局长大大滴。

  “什么,中办是什么地方wǒ狼破天还要你这个什么破鸟人来教是不是?文明人,什么意思,你今天把话讲清楚。”狼破天可是抓住了某人的把柄,那大眼一瞪,一下子来气了。

  而叶老大,zì然是一本正经的坐着看热闹了。因为,叶老大瞧出一点门道来了。

  于贵发是中办督查室的常务副主任。原本估计是很有希望会上zì己坐的这把交椅子。

  而被zì己抢走了,于贵发肯定心里不满了。而从他跟陈千石的态度来看。此人,应该是陈千石的嫡系。

  从岳父那里晓得陈千石跟燕春来是朋友,那今天这场戏,莫非是燕春来在幕后策划的。而于贵发就是陈千石丢出来演戏的一个‘角’罢了。

  “wǒ的意思只是说讲话要文明些。并不是讲人怎么样,你别误会。”于贵发还有些发怵。

  因为,狼破天是警卫局局长,那身手肯定了得。真惹毛了这种人,当场煽了你一巴掌那脸子可是丢大发了。

  而且,恐怕到时最多是上头批评那家伙两句就了事了。想让那家伙受到点什么惩罚,难度相当的高。

  毕竟,就是中办的领导也是为‘九常’服务的。哪能不看看领导的面子行事。

  “和着wǒ狼破天成土匪了是不是?你于贵发同志是文明人,wǒ是土匪。好好好!土匪保护的是什么人?那当然是‘山大王’了。不讲了不讲了,wǒ走了!”狼破天说着就要站起来走人。老狼还真是阴啊。把‘九常’都比喻成‘山大王’了。

  于贵发同志一听,脑门上的虚汗终于冒了出来。这家伙那脸色瞬间就变白了,狼破天讲这种话他zì己不怕,因为,狼破天性格如此。领导可以归结为有个性。可是要这话要是传到那些顶层领导耳里,那zì己,铁定完蛋了。

  “狼局长,wǒ没有那个意思?”于贵发这喊声几乎是哭着出来的。这厮双腿都在打着颤栗。一嘴的可怜相。这个时候,看热闹的同志也给吓着了。

  唰啦几下挪动椅子的声音传来,不到10秒钟,原本剩下还有十来个人的中办会议室,此刻就剩下叶老大几人了。

  因为,狼破天的比喻太吓人了。传到领导耳里的话。就是在场的同志全脱不了干系。这些中办的领导们,哪个不是在官场摸爬打滚了几十年的老油子。

  “贵发同志,你鬼叫什么?有事下午等你们叶主任到了再跟他讲。在这里唧唧歪歪的成何体统?回去回去!”陈千和板着脸一训完话,赶紧也站起来,几乎是以逃走的速度走的。

  这个笨蛋!陈千和心里差点骂出口来了。想不到叫他办点事差点捅出这么大篓子来。

  老陈同志现非常的后悔。这把火可是着实的烧到zì己身上了。要是上头查起来,肯定会追根到zì己头上的。

  “呵呵,贵发主任,你给处室的同志都讲讲,wǒ下午过来,跟大家见见面。咱们,下午见啥!”叶老大还伸手轻拍了拍于贵发的肩膀,哈笑了两声,走了。

  “蠢货!”燕春来同志差点把手中的茶杯给砸掉了。

  “其实,贵发平时不是蛮老练的。只不过今天遇上了狼破天,也真是运道差。

  狼破天这个人你可能不晓得,此人太古怪了。为人孤僻,在中办,他一个朋友都没有。

  从来都是zì个儿干zì个儿的事。而且,中办领导开会他也从来都不来。不过,今天的事wǒ觉得有些诡异,这家伙怎么滴就跟叶凡搞在一起了。

  他们俩个好像聊得蛮火热的,难道他们以前都认识。应该不可能有。

  叶凡是第一次回京工作,狼破天在中办没有朋友,更别说在地方上了。”陈千和是满脑门的疑惑不解。

  “一个警卫局局长就登天啦?充其量不就一个保镖。”燕春来实在是气不过来,哼了一声。不过,老燕同志讲这话时有些底气不足。因为,他根本就明白中办警卫局局长的份量。

  “唉,人家那保镖是超级保镖。有啥办法?咱们还能拿他怎么样?中办警卫局明面是上邱华这个常务副主任管辖的。

  但实际上,wǒ最清楚了。狼破天,只有九常才能支使得动。就是中办主任田江同志找他干事还得以商量着的口吻。

  虽说他只是一个保镖头头。但是,这种人绝不能缺了。在领导身边呆久了,领导总会给他一点面子是不是?

  这种人,咱们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陈千和也是很无奈的讲道。

  “算啦算啦,狼破天咱们拿他没办法。不过,有机会总得敲打一下。你wǒ没能力敲打他,wǒ哥讲他两句不是行的。”燕春来恢复了平静,看了陈千和一眼,讲道,“江都三农的事你要叮嘱好于贵发,一定要把这个烂摊子扯叶凡头上。最好是要弄得让叶凡亲zì去处理。这样一来,咱们就有戏唱了。”

  “这事,好安排。下午就有好戏看了。”陈千和笑了笑。

  “听说那小子在中组部打人了,胆子不小啊?”这时,燕春来脸上的紧皱松开了,笑道。

  “是啊,跟蔡副部长的跟班硬扛了一回。不过,后来宁◆志和突然出现给摆平了。”陈千和讲道。

  “还不是宁志和抬出主席办公室这几个字让老蔡熄了火,不过,徐言虽说表现是屈服了。但是,wǒ晓得那小子的脾气。绝不会善罢干休的。这个时候,那小子肯定正在徐老□那边添油加醋了。”燕春来嘴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徐老,你是讲从他那边也能勾出一些事来?”陈千和微微一愣,立即展开了笑容。

  “人虽说老了,但人尽其用物尽其才嘛!老人都是宝,是咱们国家宝贵的财富,咱们嘛,要让他发挥余热才是。”燕春来同志居然打起了官腔,逗得陈副部长哈哈笑着讲道,“对对对!发挥余热,这余热发挥得好啊!”

  下午,叶凡准时到了中办督查室。

  督查室也是一个很大的厅室,下设有办公室、党办人事处、综合处、调研室、督查一处、督查二处、三处、四处、五处、六处、七处、八处。叶凡初初的了解过,拥有人马上百号。

  而这八个处室对应的督查对象分别是华东、华南、华中、华北、西南、东北、西北和港奥台地区。

  当然,后面的港奥台只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香港跟奥门都是特种行政区,哪能由中办下去督查。当然,有些特别的事,双方可以商量关解决。

  而督查室几个副主任分管着这些处室。

  至于说八大处的主任不一定是处级的,也有副厅级同志。就是一些督查专员都还有正厅级的。

  督查室下设的办公室主任叫风一秀,是个女的。大概三十几岁,剪着短发,圆圆的苹果脸蛋上略微擦了点薄粉。此女长相中等,不过,那对略显下垂的胸峰子还是彼为壮观的,而且,人显得很干练。

  叶凡刚到zì己督查室那层楼的楼梯口,风一秀早就站在过道口候着了。一见到叶凡,她挂着浅浅的微笑,微微躬了下身子。因为穿着毛衣,所以,乳沟是看不到了,只能见到一丝轮廓。

  “叶主任好。”风一秀那声音还是较好听的,并不沙哑。听说风一秀出身苏州,也带着苏州美女的腔调子。■

  “你好。”叶凡很客气的讲道。当然知道她就是风一秀,因为,督查室的资料叶老大翻过了。

  “早上接到于副主任通知,所以,督查室班子成员全都到齐了。包括各大处室主任。”风一秀笑道,这女人◇■

  “你好。”叶凡很客气的讲道。当然知道她就是风一秀,因为,督查室的资料叶老大翻过了。


  “nǐhǎo。”yèfánhěnkèqìdejiǎngdào。dāngránzhīdàotājiùshìfēngyīxiù,yīnwéi,dūcháshìdezīliàoyèlǎodàfānguòle。

  “zǎoshàngjiēdàoyúfùzhǔrèntōngzhī,suǒyǐ,dūcháshìbānzǐchéngyuánquándōudàoqíle。bāokuògèdàchùshìzhǔrèn。”fēngyīxiùxiàodào,zhènǚrén,那笑还是挺温顺的。

  笑不露齿,而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微笑。叶老大暗暗嘀咕,这笑怎么能保持这么长久,肯定是在家练习过的。

  “他们现在哪里?”叶凡问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