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九章 心里发毛


  【5更到!】

  就几天后就到年底了,谁原意在春节前去招惹一些麻烦事。躲还来不及,还会提出来研究研究。

  一般的主任到位,肯定会把什么事都压在年过后再处理了,想不到叶凡倒先提出来了。本来yú贵发同志都想好了一百种冒头提事的办法,这下子倒是都没用了。

  好像一拳打在了空气上,不着力。yú贵发不由得有些郁闷。如guǒ事越nán办,到时办成了越能显示自己的能耐。而在晚上的☆表功会上也好向陈千和这个副部长好好表现一下。

  简单的介绍完毕后,叶老在看了yú贵发一眼,说道:“yú主任,你早上就心急火燎着拿着江都省的‘三农’撞进了中办会议室。那正好了,你给大jiā具体讲◇讲这事?”

  注意,叶凡用的是‘撞’字。yú贵发一听,差点想骂娘了。想到上午的屈辱,这老jiā伙那嘴唇不由得咂巴了一下。

  不过,这老jiā伙也很会藏事,并不受叶老大的刺激。而且一脸焦急看了大jiā一眼,才讲道:“是的,这事太急了。上午刚接到张向东委员秘书来的指示,张委员措词非常的严厉。严令我们中办督查室在年底前解决掉前年张委员……”

  “就剩下六天了,怎么kě能解决掉?”○督查室三处处长杜长德同志那脸一下子有些泛显绿豆色,这厮kě是急了。

  因为,江都省是处yú共和国的‘华中版块’。按督查室明令的业务划分,华中版块发生的事就该给三处来处理。当然,遇上大事时督查室□dūcháshìsānchùchùzhǎngdùzhǎngdétóngzhìnàliǎnyīxiàzǐyǒuxiēfànxiǎnlǜdòusè,zhèsīkěshìjíle。

  yīnwéi,jiāngdōushěngshìchùyúgònghéguóde‘huázhōngbǎnkuài’。àndūcháshìmínglìngdeyèwùhuáfèn,huázhōngbǎnkuàifāshēngdeshìjiùgāigěisānchùláichùlǐ。dāngrán,yùshàngdàshìshídūcháshì会派出一位副主任挂帅下去。极少有正主任下到下边去的。

  “怎么kě能。不kě能也得kě能。张委员有明确指示,谁不干事就不要干事了,谁处理不了就一边凉快去。而且,这事处理不了。张委员将向中央提请中办领导讨论,问责督查室主要负责人。”yú贵发冷冷哼道,这话一出,大jiā不由得隐晦的瞄向了叶老大。因为,督查室的主要负责人不是叶凡同志还有谁。

  yú贵发这是指向分明啊!

  “叶主任,我们三处不过六位同志。两个生病现正住在医院。还有一位jiā里有亲人过世回去奔丧了。

  连我一块算就剩下三个了。而我们手头上正有一件事在办,他们俩个都下去了,昨天刚向我汇报说是年底前才能赶回来。

  实际上,三处就剩下我一个光标司令了。如guǒ真要下去调研处理这事,也得由督查室里安排一个副主任挂帅才行。

  既然张委员如此重视这事,而又催得紧,咱们肯定得办了。所以。我觉得厅室里应该更重视一些才行。”杜长德看了叶凡一眼,隐有所指。

  “更重视,要怎么样个更重视法。杜主任,你还是讲清楚些。都这个节骨眼上了还打马虎眼,我需要你明明白白把事讲出来。比如,需要什么人手kě以从其它处室抽调。不然,到时完不成任务,张委员问责下来。你怎么样对付?”叶凡一脸严肃的讲道,自然是在逼这jiā伙了。

  “我觉得yú主任在处理大事件时很有能力,所以。这事非yú主任挂帅不kě。”杜长德貌似在棒yú贵发,其实是在报刚才一箭之仇。

  刚才yú贵发搬出张委员来压杜长德,现在杜长德抛出一绳子,其目标直指yú贵发,当然要把yú贵发拴在同一条船上。到时完不成任务,也拉个垫背的。

  因为杜长德也是副厅级的三处主任,而他本人也有些小背景。他跟yú贵发估计还有些小纠葛。

  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对付。再加上他自己也有些背景,所以也不怎么怵yú贵发。这下子俩人倒是昴上了。

  “不kě能!”yú贵发像是一只被踩中了尾巴的猫,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yú主任,你是常务副主任,份量重些下去处理起事来也快些。按理讲整个督查室你是全面负责具体工作的。既然张委员催得紧,你出马怎么又不kě能了?”杜长德是紧咬住了yú贵发。

  “你既然知道我是负责全面工作的。就应该晓得年关了,我有多少事要干。

  咱们督查室这么多处室。分管着全国各地的督查重任,年底不总结不向领导汇报啦?

  年底不安排明年的计划啦?nán道这些你叫咱们刚来的叶主任去干?乱弹琴嘛!

  实在不行的话,我看,还是由叶主任在副主任中选取一位有能力的同志挂帅下去,迅速把事处理好了,高唱凯歌回来,那不是更光彩?这是咱们督查室在年底前打的最后一个漂亮仗啊!”yú贵发赶紧把这烫手的东东往叶凡身上推了。

  不过,yú贵发如此一讲,那kě是把责任推到了其它副主任头上了。guǒ然引起了众怒。

  这时,一个头发有些发白的老jiā伙,也就是副主任陈钱同志忍不住了,讲道:“yú主任,你是负责全面具体工作的常务副主任。咱们督查室公认的有能力的同志。你不出马谁出马?再说,人jiā杜主任如此的推崇你了,相信在你的挂帅下肯定能把江都省下边‘三农’问题圆满的解决在年底前。咱们全体同志介时都将迎接你的归来,大jiā说是不是?”

  “没错,非yú主任莫属了。”这时,戴胜◎强副主任也讲道。不久,又有几个副主任咂了下嘴,反正叶凡这个正主任还在场,也就全都棒起yú贵发来了。

  这个讲他那天干了什么大事,那个讲他什么时候又处理了一件漂亮事。

  这个,如guǒ是☆在评奖时别人能如此棒yú贵发同志,估计这老小子早就会乐疯了。

  kě惜这个时候棒,那就是‘捧杀’。江都省的事,yú贵发是绝不会上了这贼船的。因为,这条船是通向九幽地府,是一条埋葬官员帽子的不归路。

  这个时候,yú贵发同志kě是有些暗暗叫苦了。想不到绞尽脑汁想置叶凡yú死地,没想到反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我看yú主任的确要负责全面工作,这督查室到年关了,方方面面的□事太多了,室里是绝不能离开他的。不如同时抽调两位负责人挂帅,左右配合,再从其它处室抽调精兵强将一起去江都,把事快速的解决掉回来。”这时,纪检书记吴昌林讲话了。摆明了是要帮助yú贵发了。

  这两☆人关系估计较好,叶老大在心里暗暗自语道。

  “不不不!”这时,赵玉副主任连说了三个‘不’字后,看了大jiā一眼才讲道,“咱们就是三个加一块,能力也不如yú主任的。这个,能力的问题不是一加一等yú二的问题。比如,百米飞人能跑那么快,但把三个比他差的短跑名将加一起也还是不如他的。”

  一时,各位副主任又展开了第二轮攻击。而yú贵发差点争得面红脖颈粗了。

  见火候差不多了。

  咔嚓一声清脆的打火机点烟的声音传来,大jiā遁声望去,发现居然是新来的叶主任正在点烟。

  瞬间,会议室里又安静了下来。大jiā晓得,这是领导要讲话的前奏曲,如guǒ连这点规矩都不懂的话,那能坐在这里,那是绝不kě能的了。

  “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虽说咱们领导班子需要民主讨论有些事,但也不能像菜市场一般哄哄闹闹的。

  这要是传到外边还不笑话咱们督查室是菜市场了。”叶凡首长板着个脸训了一段话,尔后,脸色更为凝重,严肃的看了大jiā一眼,才讲道,“不过,既然从处室主任到咱们领导班子好多同志都赞同yú贵发主任能力强,是个好同志。

  那这事,我看干脆成立一个江都省三农问题处理小组。这个组长本来是要由yú贵发同志担任的。不过,年关也到了,就由我亲自带队吧。”

  叶凡刚讲到这里,yú贵发一听,那是松了口气。不过,叶老大马上又讲道,“副组长由贵发同志担任,而下★边也要抽调一些有能力的同志一起去。

  比如,三农问题肯定会涉及到**的滋生,一些权钱交易,一些违规的事件,我看,咱们这个处理小组不能少了咱们厅室的纪检书记吴昌林同志。

  而副主任那边就▲抽赵玉吧。各处室那边三处因为没人了,那就抽二处下去。而三处的杜处长配合二处办事。”叶老大态度不容置疑的敲定了这事。

  yú贵发kě是心里凉到底了,想反驳,但人jiā叶老大自己还亲自兼着处理小组组长了。还有什么话讲。

  不过,yú贵发绝不愿意就此把自己葬送了。马上讲道:“叶主任,厅室里主要领导都走了,那厅室日常工作怎么办?

  要知道到年关了,厅室里事特别多的。到时如guǒ遇上中央某领导有什么指示要对咱们处室下达,都找不到人了。

  我看,这事既然叶主任你挂帅了,何必还要我下去,浪费了是不是?我相信以叶主任的能力,肯定会提前圆满解决这事的。

  干脆室里的杂事锁碎事就交给我吧,我为叶主任在今年底站好最后一班岗,等着叶主任解决好后回来。”

  “噢!你为我站岗,那我不得下岗啦?”叶凡突然冷冷的哼了一声,眼睛定定的盯着yú贵发。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yú贵发被盯得有些发毛,赶紧解释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