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十一章 齐家兄弟的尴尬


  “也没什么,我们只是想打听清楚他们想干什么?如果他们查的事真正的触及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咱们还要主动出击,协助他们把案子查下去。你给省委督查室的吴才信讲一句,叫他全力协助中办的领导下来调研查巡。给他们提供一切的方便,以查清事实为准。”葛林安讲道。

  不过,江绍东晓得,这个,只是葛书记的口头缠罢了。如果你真信了,那你还不如真去‘撞墙或跳楼’去了。这种把自己往死路上送的事,哪个领导肯真正去调查,那跟搬一堆滴滴味吞了不一样结果。

  “估计,吴才信此刻也正在向京城那们汇报吧。根本就不用咱们动嘴,齐省长会不盯着督查室的tóng志?

  如果真查出什么,估计,跟他沾边的机率还要大得多。省长是干具体实事的,葛书记您只是意识形态精神层面,人事安排方面指导嘛!人事安排如果yǒu大事发生,无非是些贪官污吏了。如果真要查处这些,何必动用中办督查室。

  他们的份量还太轻了,出动的就是中纪委了。”江绍东小拍马屁道。

  “呵呵,讲得好,小江tóng志,我看你这张嘴是越来越会讲话了。什么时候是不是去深造过?”葛林安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

  “哪里哪里,在葛书记面前敢言口才,那不是自抽嘴巴?相当年葛书记可是获得过新闻大奖的高人。”江绍东在谦虚之中又不忘拍上一记小马屁。

  其实,葛林安也的确获过此奖。只是,那个,材料全是秘书写的。而那所谓的大奖也不过是新华社江南分社搞的一次业余活动罢了。

  更何况。葛林安递上的材料获得的是‘优秀奖’。这年月,什么叫‘优秀奖’,其实就是‘安慰奖’。

  也就是见者yǒu份,什么叫见者yǒu份。意思是只要参加的tóng志,上头评出特等一等二等三等后,剩下的全‘优秀奖’了。

  不然,你不给别人‘优秀’一下,下次你再想举办这样的活动,没人参加了。

  因为。上头的什么一等二等都给你们主办方内定了。下边没关系的tóng志还参加个屁,白忙活罢了。

  更何况,这种活动。大多数主办方都是以赢利为目的得。你要参加行,所yǒutóng志都可以参加。

  不过,得先交上几百乃至上千块的评审费。整上几百份,那也yǒu几十万块。结果就发一张奖状,一毛钱搞定了。这种可是特级暴利,何乐而不为?

  而且,双方都满意。主办方捞到了金,而参加者捞到了荣誉。到时评职称或提拔时拿出去亮一亮。甭管yǒu没用,yǒu总比没yǒu的好。荣誉多总比荣誉少的好。

  华夏人嘛,从来不嫌多的。

  所以,这事,在江绍东嘴里就成了什么‘新闻大奖’。人哪。就是一张嘴。怎么样讲话,那效果可是大不相tóng了。

  葛林安一听,果然乐了。哈哈大笑着,还亲热的拍了拍江绍东肩膀。小江tóng志,自然心里更是爽快了。

  人嘛,都喜欢马屁!因为,听说马屁不臭滴!

  “不过,这事,yǒu没探出一点口风来?”齐放雄皱起了眉头,在电话里头问吴信才主任来。

  “嘴把得太牢了。连明tiān去什么地方都没yǒu漏出一点口风。不过。他们下来肯定yǒu事,而且是大事。这对咱们省,很不利啊齐省长。”吴信才话语里充满了担心。

  这事也难怪吴信才他们郁闷,叶老大在开例行会议时yǒu严令。这次下去的15个组员全绑在了一起。

  如果这次的事处理不下来,大jiā全得等着问责。领导问责叶凡。叶凡问责常务副主任于贵发,于贵发问责组员。就这样一层层推下去。就连发改委和扶贫办出来的钟勇跟崔红燕都没放过。

  反正全绑一块了。因为跟切身利益挂勾,所以,这次组员们的行动空前统一,在保密一块工作上做得差点塞过国jiā保密局了。

  而中办那边没漏出信息那是因为叶凡动作太快了,下午开会晚上就下来了。

  所以,即便是江都省省委书记葛林安tóng志这样的大能人也没来得及及时的探听出督查组的动向。

  “你继续密切关注着,估计明tiān就能晓得他们的走向了。”齐放雄搁下电话后在屋子里踱起步子来。

  足足半个小时后,齐放雄又拿起了电话,拔给了自己的亲弟弟,也就是南福省省委副书记齐振涛。齐放雄把这边的事都说唠了一遍下来。

  “哥,既然叶凡搞得如此的秘密。那这次的事,我也不好开口去问了。他这个组长总不能带头违反纪律是不是?”齐振涛心也提了起来,讲道。在这个节骨眼上,齐振涛当然不希望哥哥出什么事了。那将直接影响到自己的提拔问题。

  “振涛,你别太人慈了。该问时就要问,至少,问清楚后咱们也yǒu个准备。

  这个,主动权掌控在别人手中,对咱们是相当不利的。你这个时候是关键时候了。

  我自己都没什么事,不过,我是担心其它人的事会波及到我的头上。毕竟,我是一省之长。

  好多事都跟现在推行的问责制yǒu关系。如果下边真出了☆大事,我这个省长跑不掉的。

  到时,我自己倒没啥,反正也快到点了。就是咱们齐jiā的希望全在你身上了。

  如果因此事波及到你就麻烦了。我倒下了,你绝不能倒下。”齐放雄yǒu种悲怆气出来▲了。

  “哥,你自己没事怕什么?咱们老齐jiā并不缺钱。齐tiān跟着叶凡赚了一大笔钱,而且,全是国jiā开俱证明的合法的收入。咱们jiā也按时纳税。相信哥你绝不会倒在经济上的。”齐振涛讲道。●

  “这点不用你讲,就是齐tiān那边每年支援给我的二三十万也够我花了。你是不是想问哥的生活作风问题。

  放心。哥也绝不会倒在这个事上。只是,我刚才给你讲过了。yǒu些事,是下边发生的▲大事。

  一问责起来,很可能落我头上。你在活动的关键时刻。yǒu人拿这事来攻击咱们老齐jiā,必将对你产生一定的不良影响。

  这个节骨眼上,一丝一毫都不能马虎。往往一点小事都能让你沦入万劫不复之地。

  政治是光彩的,但是,政治也是严肃和残酷的。甚至,它的残酷比战场上真正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还要来得恐怕。

  一件小事能灭杀了你。一句话也许就能捋了你帽子。”齐放雄讲道。

  “那好吧,我问问,估计是没yǒu什么结果。虽说叶主任跟我们jiā齐tiān是好兄弟,但在原则问题上,这小子比谁都要‘臭’。

  你跟他接触不多,不晓得他的臭脾气。硬起来时比茅坑里的臭石头还要臭得多。

  他干过工作的多个地方的领导估计都yǒutóng感。他其实是一匹不好驾驭的烈马。

  用得好他是一员干才,用不好尽给你漏捅子。不过。要讲句实心话。他不是个无端捅篓子的人,基本上都是站在老百姓利益那一头捅的篓子。

  他不缺钱,年青yǒu能力,估计也不缺女人。而且国术一块也是高手。你看看,如果是换作咱们这种人像他那种脾气,估计连个县长都爬不到。

  你看看他,现在人jiā是豁豁yǒu名的中办督查室主任,唐主席办公室副主任。

  这两个光环套他这年轻人身上。那只能用‘tiān才’才能形容他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虽然脾气不怎么好,但因为是站在为人民服务的基石上的。

  所以。还是yǒu领导赏识他的。更重要的原因应该是他太yǒu能力,领导即便是对他恼火,想抛都抛不了。”齐振涛啰嗦了一大堆,对叶凡是毁誉参半。

  “总得试试吧,虽说他的级别没咱们高,但这事还真拽在了他的手上。”齐放雄叹了口气。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齐振涛才鼓足了勇气,打通了叶凡电话。问道:“叶主任。能否问你一个问题?”

  “可以啊齐叔。”叶凡心里一动,也◆猜了个大概。想不到齐振涛如此的正经,以前可是小子小子叫着的。现在改叫叶主任了。这个,一个称谓的变化,可是yǒu大‘**’的。

  “算啦。我也不想遮丑了。你们到江都省干什么?当然,只要提示一点就★行了。不方便讲的不要讲。如要连提示都不行,那都不要讲。组织上是yǒu纪律的。”齐振涛很尴尬的讲道。

  “齐叔,我是这次下来的总负责人。不光我们一个部门的tóng志,还yǒu国jiā发改委以及国务院扶贫工作领导小组的tóng志。

  所以,事我不能讲。不过,请齐叔放心。我知道齐tiān的大伯在哪里任省长。

  以前我在麻川县时他的秘书还照顾过我。yǒu些事,能照顾的我会妥善一些的。

  至于提示这个,就不必了。因为,是我下的封口令,我不能带头违反。这是人之为信之本。”叶凡直接的讲道。

  “是这样啊,那好,我不问了。”齐振涛也很干脆,其实,他已经从叶凡的一小段话里◆琢磨出东西来了。这个,当然也是叶老大故意漏的。比如,发改委以及国务院扶贫办。

  “大哥,这次督查室下来的组员里头yǒu国jiā发改委和国务院扶贫办的tóng志。”齐振涛赶紧挂了电话。

 ◇ “那他们下来的事肯定跟扶贫开发yǒu关系了。”齐放雄讲道,大脑里头马上兜转了起来。

  “嗯,我想也是。你想想,发改委什么时候给你们江都省扶过贫?而且,这事肯定非常的大。不然,不可能捅到中央了。”齐振涛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