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十二章 今夜多人难眠


  1更到,连爆4更,我要看到官术军团的月票力量?呐喊!

  “我马上查查。”齐放雄说着就要搁电话,不过,被齐振涛叫住le,说道,“大哥,这事,你最好是问得隐晦一些。而且,不要有太大的动作▲。不然,督查室的那些人也不是笨蛋,肯定会晓得这事漏le。到时,叶凡也不好交待。我想,你只要做到心中有数就是le。”

  “我明白,放心,不会牵扯出他的。”齐放雄搁下电话后马上叫秘书去查le有关东☆西。

  “查过le,应该是云风dì区天顺县的事le。因为,虽说国务院扶贫办也有在我们省其它dì方扶贫过,但是跟发改委一起的应该就这一次……”齐放雄把事讲le一遍下来。

  “那这事,是不是很麻烦le?”齐振涛问着,也有些担心le起来。

  “肯定麻烦,虽说我并没有牵扯其中。但是,作为江都省省长,领导责任,监督责任是跑不le啦。这事如果查下来,估计下边将有一大批官员落马。而且,由下至少,从天顺县云风dì区再到省里都将受到波及。”齐放雄叹le口气,苦涩着le。

  “难道还有隐情?”齐振涛问道。

  “唉,这事,听说还牵扯着省委某些同志。所以,当初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le。

  更何况,当初zhāng向东委员下来时搞的这个扶贫开发解决‘三农’的问题有些dì方也有些欠妥当。比如,当时开发的承担的比例方面就有问题。

  共计2个多亿,发改委跟国务院扶贫☆办各出一成。江都省政fu出二成,云风dì区出二成。而国家级贫困县天顺县却是要出四成。这四成可是接近一个亿le。

  而且规定,两年内必须把该项目发展起来。两年内要发展起来,那建设周期就占le一年□时间le。那岂不是讲天顺县必须在一年内筹到一个亿。

  江都省比你们南福省的经济状况要差得多,在全国是排在20名以外的。江都省的贫困县那还真叫贫困。

  二年前天顺县的全县财政总收入不过三千万左右。一个七八十万人口的大县。就这点钱,省dì市上级每年都要贴上一大笔。

  天顺县根本就是咱们江都省的一个大包袱。这样的状况下,按理讲你zhāng向东应该把天顺县应该出的四成改成一成,两年○二千万左右差不多。人家七拼八凑的还能弄出来。

  一个亿叫人家天顺县的父母官哭也哭不出来。当时在研究这个问题时天顺县领导是敢怒不敢言,只好向省里申诉le此事。

  我们当时也向下来的领导谈◆èrqiānwànzuǒyòuchàbúduō。rénjiāqīpīnbācòudeháinéngnòngchūlái。

  yīgèyìjiàorénjiātiānshùnxiàndefùmǔguānkūyěkūbúchūlái。dāngshízàiyánjiūzhègèwèntíshítiānshùnxiànlǐngdǎoshìgǎnnùbúgǎnyán,zhīhǎoxiàngshěnglǐshēnsùlecǐshì。

  wǒmendāngshíyěxiàngxiàláidelǐngdǎotán过这事。不过,因为当时zhāng向东zhèng在兴头上,态度又非常的强硬,再加上时间仓促。

  他根本上就是下来搞面子工程的,哪里是真zhèng的为民办实事想解决‘三农问题’,或者说他操之过急le。反倒给天顺县背上le一个大包袱。

  后来申诉无果之后,zhāng向东同志当场就拍板le这事。当然,估计申诉的事都没到zhāng委员那桌上。应该是陪同他下来的同志不敢把这个递上去扫lezhāng委员的‘兴’。

  你想想,下边dì县的领导哪敢跟威名赫赫的zhāng委员再硬扛一下。所以,这哑巴亏就吞le。

  只是,估计是也着实为难下边le。天顺县实在是筹不到这么多钱。自然,开发工程或项目就搞得有些不三不四le。

  这个,越急越乱。最后。成le一半落子工程。而且,因为当时发改委跟扶贫办总计下拔le五千万,而省里考虑到天顺县的实际,本来应该承担五千万的,后来我再加le一千万,下拔le六千万。

  而这笔钱到云风dì区也有些乱le。云风dì区也是一穷dì区。见le这么大笔钱当然眼红le。

  有些官员也不晓得其中的厉害,自然,按老规矩也提留le一部分le。本来资金就不足,再给提留le一部分下来,就更捉襟见肘le。

  搞得下边的同志更是怨声载道。越怨越乱。最后就搞成le这种局面。”齐放雄叹le口气。

  “云风dì区不是也承担le五千万,难道dì区没出钱?”齐振涛有些讶然的问道dì。

  “出当然出le,先出le一千万,剩下的四千万一直在拖着。一拖就是两年,到现在估计都没拔下去。

  因为,dì区有些同志眼红,还盯着天顺县的钱。认为那笔钱足够le,反zhèng搞个差不多的开发建设出来就是le。

  咱们体制内有些官员,屁本事没有一个,不过,欺上瞒下的本事倒是学到家le。

  他们认为这建设项目反zhèng是省县出大头,发改委跟扶贫办只不过出le一点皮毛,自我认为,这个,只是上头装装样子,绝对没事dì。这贪欲就造成le思想上的麻痹,思想上一麻痹胆le自然胆子就大起来,下手也狠le起来。

  结果,上行下效,天顺县一些跟这项目有关的官员也中饱私囊,能捞一点算一点。

  这样,你伸手他伸手,结果,实际上到位的资金,我估计还不到一半le。

  就这三四千万哪能搞出二个多亿的建设来。自然,以次充好,下边私自改le方案,就搞得不三不四le。

  我想,这事既然有人捅到le中央,此人,肯定是一能人。想纸包住火那是不可能le。

  估计,叶凡带人一到云风dì区,应该有人暗中捅事le。”齐放雄讲到这里停顿le一下才讲道,“而且,这事越弄越诡异le。”

  “诡异zhèng常,摊子扶不上,只好让它烂le。也许,并不是你的下属们不晓得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关键是一个侥幸心理在作怪。认为上头不会关注着这点小事,结果一伸手就收不回来le。

  这个就是‘贼船理论’le。一辈子你上le一次贼船想下船都难le。而且,上le贼船尝到甜头后某些同志也不愿意下船le。

  这个,人抵抗诱惑力的坚忍度不一样。而有的同志应该是被人拉下水或逼下水的。”齐振涛讲道。

  “振涛,我讲的诡异并不是指这个。”齐放雄否le齐振涛所讲的。

  “那是什么?难道还有更诡异的事?”齐振涛问道。

  “刚才你跟我讲le发改委跟扶贫办后我zhèng安排人去调查这方面的事时却是收到一诡异电话。

  电话里那人我不清楚是谁,那声音有些沙哑,估计是故意装成这个样子的。

  不过,他居然告诉le我叶凡一行人的组成人员,以及他们下来干什么的都讲得很具体。

  这个,肯定是知晓内部消息的人故意的捅给我的。振涛,你想想,此人告诉我这样重大的消息,其目的是为le什么?”齐放雄讲道。

  “我们推理一下,此人把如此重大的消息告诉le你。肯定是想让你事先知道具体情况后,然后安排下边跟此事有关系的干部赶紧去擦屁股捂盖子le。

  这个,无形中绝对增加le叶凡一行人下来的调查处理难度。年关将近,叶凡一上任的当天晚上就下来处理这事。

  从这看来,肯定上头催得很紧。我想,是不是有人捅到zhāng向东委员那里le。

  zhāng向东认为下边人没给他办好事,面子工程没搞起来,所以,发怒le,直逼着督查室的人马年关将近也要下来调查。

  估计还要惩罚负责的同志,而叶凡没办法,只好下来。他晓得你跟我的关系还要下来,说明他是被逼无奈le。

  如果不下来,估计,头上的帽子都有些问题le。能给他带来如此压力的,肯定是zhāng向东此等人物le。

  而有人把这事捅给le你,那肯定是希望叶凡下来后扑le一场空,这事越理越乱,一时查不出来。到lezhāng向东给的期限后,那叶凡就麻烦le。”齐振涛分析道。

  “此人估计是叶凡的对头,我想,不光是我这边有人捅过来。我估计,葛书记那边,甚至云风dì区,天顺县的相关领导那边都有人捅过去le。不信的话我马上le解一下他们的动态就可以一目le然le。”齐放雄说道,马上又安排秘书私下le解le一下。

  不一会儿来le电话,讲道:“下边果然有动作le,听说云风dì区和天顺县的有关同志已经乱作一团le。连夜招集主要相关责任人开会,制定攻守同盟,搞‘擦屁股’行动,捂盖子理论。”

  “那叶凡调查的难度可是空前的高le,这事还真是麻烦le。凭叶凡跟咱们家的关系,我◇得提醒他一下。但是,从大哥的状况来看,这事还得拖一拖为好。最好是不lele之最好。只是,这样一来,叶凡估计就收不le场le。”齐振涛已经处于两难境dì。

  “绝对不能提醒!”齐放雄赶紧说道,声○音很粗很严肃,停顿le一下才又讲道,“振涛,你应该明白个中厉害。

  这事拖得越久,对你我都是好事。特别是对你,我反zhèng也就剩下二年时间le,这事真查出来,最多是叫我背个处分,提前退居二线le。而对你就不一样le,你现在zhèng是‘活动’的节骨眼上,如果我出le如此的事,你的事,肯定‘黄le’。

  所以,即便不是为le你自己,就是为le咱们老齐家你也不能跟着我倒下le。”

  “唉……这样……”齐振涛苦涩的叹le口气,抓le抓头发,一时瘫坐在转椅上连站都不想站le。

  同时,江都省省委书记葛林安也没睡。zhèng招集le四位同志在聊天。

  感谢‘kingjackli ’‘ 青春之哥哥 ’等同志打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