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十三章 母猪上树理论


  【2更到!】

  分别是江都省省委副书记李一然,组织部长兰妮妹。副省长江绍东、公安厅长鱼冬四位葛林安的嫡系亲信。

  “大兵压境,来汹汹啊葛书记。”李一然是个半秃子,摸了一下前面◆□有些光溜的头,还皱了下眉头,讲道。

  “这shì,只能静观其变了。反正也来不及了,不过,那个神秘电话倒是来得及时。至少,让咱们抓住了一点主动权而不至于全蒙在鼓里。”兰妮妹讲道。

  “这◆次跟咱们瓜葛应该不是很大,相信,齐放雄够他头疼的了。这可是政府行为。这样大的建设,麻烦了。”李一然居然淡淡的笑了笑。

  “不一定!”这时,葛林安居然摇了摇头。

  “难道,咱们的人中有人牵扯其中了?”公安厅长鱼冬一惊,问道。

  “牵没牵扯其中,暂时你我都不清楚。这些shì,既然牵得如此的大,肯定有一批同志要落马了。至于是不是涉及到咱们的人,那也不清楚。不查怎么清楚,有些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只是,这shì,其中,还有另一个噱头。”葛林安讲道。

  “另一个噱头?”江绍东念叨了一句,全都看着葛林安。

  “你们可能还不清楚,这shì是国务委员张向东同志亲自压下来的。而且,逼得很紧。

  年底前就要解决这shì。张向东盯上了咱们江都,你我作为省里领导,想一点边都不沾上屁股擦得光溜溜的,那是不可能的。

  当然,齐放雄得负主要责任,我这个党委领导也☆得挨批的。简直是乱弹琴嘛!

  张委员搞的建设项目怎么能搞成这个样子。下边有些同志也实在是做得太过份了。

  做这shì时难道就没脑子,没想到这shì的严肃性?这次,一定要严肃处理一批同志★

  连国务院布置的项目都敢乱来了那还把咱们省里领导放眼中吗?这江都省,还有没同志听我葛林安的话。”葛林安口气很严厉,态度很严肃。

  其实。在坐的都有点明悟了。估计,葛林安同志要扯起这◎shì来炮打对头了。

  有些时候。要让对头痛一下找不到理由。过次的shì如果跟对头有点瓜葛。就是葛林安下手的最佳契机了。

  所以,有的shì并不一定讲一定就是坏shì。这坏shì对某些■善于应用的同志来讲也可以变成好shì的。

  世界都是相对的嘛!

  “葛书记。最好还是压制收缩一些的为好。就怕云风地区波及面太广,而天顺县恐怕会空了半个县府。如果再扯到省里,估计也有个别☆同志会落马。到时,shì整得太大了,对省委来讲也不大好。如果能收缩压制在一定的程序,一定的范围内那就比较好了。也就是一个可控的范围内。”李一然讲道。

  “收缩,根本就不用咱们讲,估计,下边的同◎志早乱成一锅粥了。你们不要讲收缩。他们自个儿首先就收缩了。毁灭证据,主帅推出可怜的小卒子顶缸。或都他们的军师团扯出一大堆理由胡搅蛮缠想蒙混过关,或者向督查组的队员下手让他们松动一些。反正,八仙过海时代○到了。”鱼冬厅长讲道。

  “呵呵,人在死前都要挣扎一下,这个正常。总不能坐以待毙?为什么有‘母猪上树’理论,说明,在非常规下,母猪也会上树的。你想想,一只那么笨的母猪能爬上树,那该需要多大的勇◆○到了。”鱼冬厅长讲道。

  “呵呵,人在死前都要挣扎一下,这个正常。总不能坐以待毙?为什么有‘母猪上树’理论,说明,在非常规下,dàole。”yúdōngtīngzhǎngjiǎngdào。

  “hēhē,rénzàisǐqiándōuyàozhèngzhāyīxià,zhègèzhèngcháng。zǒngbúnéngzuòyǐdàibì?wéishímeyǒu‘mǔzhūshàngshù’lǐlùn,shuōmíng,zàifēichángguīxià,mǔzhūyěhuìshàngshùde。nǐxiǎngxiǎng,yīzhīnàmebèndemǔzhūnéngpáshàngshù,nàgāixūyàoduōdàdeyǒng气和力度的。更何况,下边天顺县和云风地区的同志们,他们还抱着侥幸心理。没见到棺材时都这个样子。”兰妮妹叹了口气。

  “什么,云风地区跟天顺县都乱了?”叶老大接到了范刚的电话。其实,自从今天早上一发现于贵发和陈千和联手想搞自己后,叶老大迅速行动了起来。

  马上把在国安工作的范刚跟东贡市公安局的王朝同志,以及李强和在猎豹工作的陈军四位同志火速派到了江都省的云风地区组成了一个临时头的暗中调查小组。

  这边因为有在国安部工作的张雄电话交待,所以,云风地区国安局的同志在见到范刚后立即答应秘密配合行动。

  而王朝因为是从公安部调查室下来的,拿着那本证件找到了知情人士提供的信得过的几名云风地区公安局的公安干警也进入了秘密调查状态。

  而陈军来自猎豹,当然找到了云风地区军分区借兵了。对于云风地区,就国安跟军分区叶老大还是较信得过的。

  因为,军队是独立系统,共和国的军队素质还是过硬的。因为是独立系统,财政等方面都是上面直接拔款,不跟地方发生纠葛。

  所以,军队也没必要求地方什么的。自然,跟地方某些东东牵扯也极少了。

  所以,这shì,军队应该跟二个亿的shì扯不上关系。而国安就更不用讲了。它是一个专业性极强的神秘机构,是国家直接由上条管控制的,绝不可能由地方参和于其中。

  至于李强同志,就是‘机动’了。哪里需要他他就出手,比如,盗文件抓人什么人,都是他在暗中下手了。

  “估计是有人泄密了,云风地区主要领导马上连夜招集了一些部门领导在秘密开会。

  而天顺县也差不多,几套班子全连夜开会了。讲的就是二个亿的‘三农问题’。

  我想,毕竟他们摊子大,人马多。有些我们还没来得及查出来的证据就怕被他们毁了。

  还有,一些知情人估计都接到了封口令。他们,连地痞牛氓都给鼓动了起来,专门搞的就是压制老百姓,封口的活动。

  我刚路过那搞得不三不四的棚户区时就发现有人正在威胁老百姓明天什么什么的。

  所以,等你们明天下午赶到时,茶都凉得差不多了。”范刚讲道,“所以,我建议你们连夜赶过来,明天◆早上八点就招集云风地区跟天顺县的主要领导开会,把这股势头先压制了下来。尔后马上对相关部门进行审核查账。就是他们想做假一时估计都难以做得完全。你们督查室的同志全是此方面高手,假的真的很好辨认。”

  “呵呵,范刚,你们加大力度暗中调查。我们嘛,不忙。明天,我还要在省城休息一下。这些天也累了,好好休息休息……”叶凡tū然诡异的一笑,讲道。

  “还休息,我说大哥,到时不是茶凉,估计黄花菜都给黄了?这shì整滴!真急人了。”范刚差点喊出声来了。

  “说你猪脑子就是猪脑子,在国安也呆相当长时间了,现在都副处长了,怎么一点没长进。

  咱们这边越松,他们那边反倒会松了下来。不会一直紧繃着,也许还认为咱们下来只是走走场子装装象。

  他们稍微一松动,你们不是更好下手了。再说了,我就是要他们乱,乱中才好浑水摸鱼。

  而且,铁哥的人马估计马上就到了,到时会跟你们汇合。”叶凡说道。

  “公安部也来人了?那敢情好,咱们的确有些捉襟见肘了。这个,人手太少都跑不过来了。”范刚终于笑了地。

  “嗯,这次shì件既然是张向东在逼着,我不动用所有能用的那不是等着张向东宰我脖子吗?

  那老家伙我跟他还有点纠葛,估计现在也晓得是我在负责这一块了。希望他能忘了我,也好几年了。

  如果不能忘了,那这次就是他对我下手,或者说惩戒我的最好机会了。而且,一到督查室就有人给我下套了。

  这江都省的‘三农问题’实际上就是燕春来下套的结果。估计,云风地区跟天顺县的主要领导此刻行动起来的shì。

  那泄密的活计,八成是燕春来指使人干的。这老家伙,自己没本shì现在被贬了,居然也把这笔账记我头上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他想置我于死地,我也得反击是不是?咱们就是要在春节前打个翻身仗。

  让中办,及至国务院的某些同志都看看,我叶凡不是孬种,是个真有能力的人。督查办案嘛,这个,谁不会?”叶老大反倒是气焰高涨。

  “呵呵,这样一来,也一举垫定了大哥在督查室的权威。不然,中办督查室,估计老油条很多。

  官帽子多,人家并不把你这个主任当盘菜。树立自己的威信是必须的。而且,我估计大哥也想在这shì上敲打什么人吧?

  大哥,我支持你。谁搞咱们咱们反搞死他,龟孙子的,咱们几兄弟联手,搞个漂亮仗出来。

  到时,春节时大家好好乐一乐。燕春来嘛,就让他yù闷着过春节了。

  至于张向东,也让这老小子的借机报仇的打算全落空,让他也yù闷一下。”范刚哈笑开了。

  “先别乐得太早,你小子给我抓紧点。就剩几天了,到时搞不出东东来就不是咱们哈笑了,而是他们。yù闷的是咱们!”叶老大没好气的哼道。

  “放心,我、王朝、李强、陈军,哪个是好相与。跟我们玩阴,咱们玩死他们。

  你不晓得,李强这家伙盗证据真是厉害,开人家保险箱像开自家钱箱子一般的轻松写意。

  陈军在猎豹呆了不长时间,这个,屁本shì没长进,翻箱倒柜,查账的本shì倒是长进了不少。

  至于王朝大哥,更是老辣,好多黑色的破点子都是他出的。整人、逼人、绑架人他都干。”范刚有些沾沾自喜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