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一十六章 抓住了下药的


  第二千零yī十六章 抓住了下药的

  “是啊,这两天我也yī直在想这个问题。《 .左难右难,真是麻烦啊。”叶凡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齐振涛对自己有多次相助之恩,而齐天又是自己的好兄弟。在这个节骨眼上,又不是齐振涛自己犯错,而是被牵连了。那是很冤的事,而且,叶老大绝不想看到此事发生。

  “我知道你也难,本来,我叫振涛给你打个电话。估计直到现在,他都没打吧?”齐放雄说道。

  “嗯。”叶凡点了点头,心里倒是暗暗感激。

  “这事,我好像也猜测到了yī点。肯定是有人在为难你了,是不是张委员?”齐放雄讲道。

  “没办法,这事被他们拖得太久了。张委员拍桌子了,年底前不解决,要问责中办督查室的有关同志,我是主要负责人,肯定也要担负领导责任的。”叶凡说道。

  “还真是难解了,这事拖下去对你不利。不拖下去振涛的事肯定得黄了。唉……”齐放雄也没有了主意,呆呆的呷了口茶盯着茶几在发呆了。

  “放心,我绝不会让齐叔的事‘黄了’的。”叶凡摆了摆手,决断性讲道。

  “那你……”齐放雄看了叶凡yī眼,讲不出口了。

  “我有什么,最多被人讲几句。可跟齐叔这辈子唯yī的yī次机会相比,我的事是小事。

  再说,如果齐叔失去了这次机会,那下次,凤系人马绝对不会再出手了。

  而且,齐叔,从此将被他们边缘化,甚至,抛弃。yī个失去了价值,不能把握机会的同志,别人是不会把你当盘菜的。

  老齐家也不能失去这个机会,所以,齐省长,你放心。不guò,你也不必太guò于什么。圣堂最新章节.我想,我还年青,有的是机会。”叶凡讲道。

  “唉……”齐放雄叹了口气,看了叶凡yī眼,良久,才讲道,“我们齐家,欠你的。”

  “齐天跟我是兄弟。”叶凡说道。

  齐放雄走了后,叶凡也yī直琢磨开了。

  第二天早上,调查组的同志们身体好了些又开始启程了。

  不guò,刚走到半路,突然接到鱼冬厅长的电话汇报。说是发现了最新情况,已经逮住了下药的人。

  叶老大yī听,差点吞了舌头。因为,这药本来就是叶老大自已投放的,怎么可能江都省公安厅的刑警倒抓住了人。

  此人,估计,八成是个替罪羊。叶老大感觉好笑,想不到鱼厅长为了平息督查组之怒,居然想出这么yī招移花接木的老招子来,真是可笑。

  奇巧的是鱼厅长态度坚决,说是已经把人犯押着送往督查组而来了。叶凡倒也想看看这个可怜的替罪羊。所以,车子yī到云风地区,而鱼厅长亲自押着的人犯也到了。

  “带我房间来。”叶凡哼道。

  不久,鱼厅长带着几个威风的刑警押着yī个长得像瘦猴样子,满面青肿,估计是挨了不少打的家伙进来了。此人尖下巴,嘴巴却不小。脸部五官有些失调了。

  “鱼厅长,你先讲讲他的情况。”叶凡招呼鱼厅长坐下后,指着那个倒霉的家伙讲道。

  “此人叫郑天,江都省东河市江宾xiàn人。不guò,很奇怪的就是。后来我们yī查,江宾xiàn并没有这个人。”鱼冬看了叶凡yī眼,讲道。

  “那此人的身份证是假的?”叶凡随口说道。

  “我就是感到怪了,他的身份证并不假,货真价实。不guò,我指示江宾xiàn公安局实地调查guò。《 .该xiàn,并没有这个人。”鱼冬面现疑惑神情。★

  “那还真是怪了,难道是买通公安局假造了yī张身份证。身份证是真的,但,其实,此人并不是江宾xiàn人?”叶凡说道。

  “嗯!”鱼厅长看了叶凡yī眼,说道,“因为时间紧,所以,下边还☆在继续调查此人的真正身份。”

  “直接问他不就解决了?”叶老大看了郑天yī眼,哼了yī声,自然是故意问的。

  因为,从此人脸上的紫青色看,肯定遭了鱼厅长手下那些精干刑侦人员的重手了。不guò,估计是没有查出什么来。

  “这个,此人嘴特别的严实。从抓捕他直到现在,除了从此人袋子里搜出yī张身份证明以外,咱们什么都没发现。而且,问他他就装哑巴,但我们晓得他不是哑巴。”鱼冬脸色有些‘菜’。

  这个,问不出东东来,他面子上挂不住了。要是给叶老大汇报上去,那岂不是给领导落下yī个江都省公安厅长鱼冬同志无能的表现。堂堂公安厅长,居然拿不下yī个放药的小贼。

  “好了,说说你们怎么抓住他的。”叶凡说道,对于这yī点,叶老大着实好奇。

  这药明明是自己放的,这位郑天同志,肯定是个西贝货,yī个倒霉的替罪羊而已。所以,叶老大倒要看看鱼冬同志怎么样自圆其说。

  “本来,江原宾馆多处地方是装有探头的。不guò,此人是此道中高手。居然破坏了中央控制室,探头全失灵了。当然,此人很厉害。弄坏后是不着痕迹,害得江原宾馆的人还以为是线路出了毛病,yī直在查找。这个,估计也是他为了下药作准备的。不guò,他千算万算,yī处地方没算着。”鱼冬厅长脸上露出yī小撮得意来。

  “难道还有探头没失灵?”叶老大面现yī丝讶然着问道,鱼冬等人眼里很正常。

  不guò,叶老大心里直冒汗。因为,当初让中央控制室失灵的勾当正是叶老大自己干的。并不是郑天这个西贝货。

  “厨房里还有yī个探头很隐秘,这个探头直接跟我们江原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相连的。”鱼冬略□显得意,笑道。

  “跟公安局相连,又不是国家机密,倒是你们想得周到了。是不是江原市四星级以上的宾馆你们都装得有yī些探头?以便于随时监控着地。”叶老大问道。

  “不是这个原因,其它宾馆●的探头并没有跟咱们相连。这个,连也连不guò来,咱们自己都忙不guò来了哪还有闲情管这些。”鱼冬说道。

  “嗯,那着实也太多了些,公安局又不是保安公司。不guò,那肯定有特别原因了。”叶凡问道。

  “嗯!”鱼冬点了点头,看了叶凡yī眼,才讲道,“当时在江原宾馆厨房装有探头的确是因为另yī件事才倒致的。

  前年江原宾馆也发生了yī件奇案。宾馆请的yī个叫柳玉青的出纳在宾馆无缘无故的失踪了。

  接到报案后我们省厅也派出了精干刑侦人员guò来查guò。只是,当时至少有5个人证明上午9点钟柳玉青有进guò江原宾馆的厨房。

  而柳玉青的失踪时间我们也推算guò,正◆是9点多。所以,厨房就很可疑了。

  不guò,都三年guò去了。说句很尴尬的话,我们直到现在也没找到柳玉青。

  当时的社会反响很大,闹得哄哄烈烈的,公安厅压力也很大。yī直以来我们都在★○关注着这个案子。不敢放下,大家都很恼火。”

  “所以,为了侦破这个案子,你们特地厨房装了yī个隐秘度很高的探头跟你们公安机关相联系。柳玉青没查到,倒是意外的看到了此人下药的guò程是不是?”叶◇guānzhùzhezhègèànzǐ。búgǎnfàngxià,dàjiādōuhěnnǎohuǒ。”

  “suǒyǐ,wéilezhēnpòzhègèànzǐ,nǐmentèdìchúfángzhuāngleyīgèyǐnmìdùhěngāodetàntóugēnnǐmengōngānjīguānxiàngliánxì。liǔyùqīngméichádào,dǎoshìyìwàidekàndàolecǐrénxiàyàodeguòchéngshìbúshì?”yè◆凡说着,心里直想发笑。

  “嗯,此人是个高手。下药的速度很快,他用的yī种能让人短暂昏迷的药。”鱼冬讲到这里。

  后面yī位刑警同志补充道,“我们有验guò,应该是乙醇。乙醇这种东西溶◎于水后就是酒精,它具有挥发麻醉性,在血液里浓度高时会引起中枢神经中毒,从而昏迷。它首先引起兴奋,随后抑制。”

  “不guò,此人也很嚣张。在干guò这事后居然没有离开江原市,而且,还很招摇。居然还去**,我们在仔细辩认guò此人的特征后马上展开全市拉网式的追捕,运气也是特别的好。在yī个发廊我们亮出此人的相片后那发廊老板娘吓坏了。为了立功,马上带我们上去抓人。”鱼冬说道。

  “此人身手十分了得,我们从省队挑选的10多个好手居然被他撂倒了10个。差点还被他逃走了,后来我们放了麻醉烟雾弹才把他制服的。”后面yī个脸圆的同志有些佩服着讲道,估计是省厅的刑侦队长。这个,佩服这个东西是不分好人坏人的,关键看你有没本事。

  “原来如此。”叶凡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问道,“既然此人连身份都搞不清楚,那就得抓住厨房里的每yī丝痕迹了。你们还有发现其它情况没有?还有,他是几点进去下药的?”

  因为,当时叶老大也进guò厨房。只是速度很快,根本就没有用麻醉之类的东西去迷昏厨师。而是直接趁厨师转身之际yī晃就到了锅前yī搅之下就搞定了。

  因为是早餐,宾馆里并没有搞些复杂的菜。所以,厨房里就yī个戴着高帽的厨师和两个打下手的徒弟在忙活。而徒弟刚好到外边去了叶老大才下手的。

  “宾馆yī般是7点开始提gòng早餐,所以,厨师5.30分开始搞早餐。此人6点进的厨房。

  yī分钟就下药完毕了。说起来倒真有yī个意外情况,6.20分时镜头前有yī个身影晃guò。

  因为太快了也没拍清楚。好像是有个什么黑乎乎的yī晃就guò了。我们还以为是不是跟柳玉青的案子有关系。

  当时大家还兴奋了yī阵子。不guò,不管怎么弄都弄不出那人黑影的轮廓来。

  只是yī个影子,也有的干警分析是不是什么东西扔guò去晃了yī下,或者是镜头出了什么毛病。抑或是此人的同伙guò来查验或配合什么。”鱼冬讲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