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二十二章 公安部插手


  第二千零二十二章 公安部插手

  ------------

  第二千零二十二章 公安部插手

  “还不止这些问题,就那二层楼房也只是gè半落子的空壳。窗户没有装上qù,里◆面连内墙的初刷都没上qù。

  建了两年就建成这样子,那gè,谁信是老天造成的。我们要查他们的资金问题,他们就开始支支唔唔了。

  什么包头出远门了,因为工程没完,跟包头的结算还没开始。一◇时无法进行计算,要等包头回来先测算一下才能计算出来,反正就是在推。”跟钟勇同一组的一位督查室的年青同志讲道。

  “给他们讲明,昨天中午之前拿不出来就要处理了。真是睁眼说瞎话了。简直把我们督查室的同志当傻瓜了是不是?”叶老大冷冷哼道,下了命令。

  钟勇也讲沼气池的事要等明天调查了。

  而问于贵发,老家伙一脸气愤的说道:“这些家伙太不象话了,居然说是账本被火烧了。

  什么电线短路等原因造成的。现在要重新补账,还要重新验证,包括开支等,至少得几gè月时间才能补回来。

  还搞得煞有架势样子把我们带到放账本的财务室。那gè,自然早被他们点了一把火烧成那样子了。”

  “同志们,困难重重啊!你们看到没有,他们设置的困难是层出不穷。我这边更厉害了,居然连孤寡老人,五保户的钱搞民政的同志都敢吞进qù。

  还有村道的改造方面,那能叫经过改造了的吗?原本设计是五米村道,用碎石子铺平整。

  而咱们见到的就是咱们坐的越野车都无法开到村子的破路。最大的坑临时头用泥巴填了一下,村道里石头gè头大的比我人还要粗。

  这哪里是铺路,根本就是搬石头挡路。我们测算过,10米长的道路里头石头还不到100粒。

  稀稀拉拉的散布着些碎石头,gè头都较大,根本就没经过处理。在上面行车,那是相当的不安全,搞不好就翻车了。”叶凡讲道。

  “估计那建道路的钱全给包头吞了,而包头又给了回扣给政fǔ分管发包的负责人。

  由下至上形成一gè送钱的网络。本来一公里8万块的铺路费估计实际上就用了1万来块。

  八成被他们合伙吞并了。也许还有一gè疑点,那就是在发包里政fǔ就只给了包头一公里4万块而克扣下了一半。

  而在这仅剩下的4万块钱里包头还要送礼包红包。而包头还要自己赚钱,自然,这路就铺成这gè样子了。

  我怀疑是不是随便搞些石子挖一下填进qù稍微的敲压一下就成了铺路。简直是荒唐。”督查室三组组长杜长德跟叶老大同组的,也是一脸严肃的讲道。

  “好,咱们明天继续。”叶凡说道。

  “叶主任,按这种速度,就剩下几天了,怎么可能把这事完全处理掉?”三组组长杜长德有些心急了。

  “是啊,就是摸底也摸不全的。毕竟,摊子太大了。就咱们这十几gè人怎么可能完全查清楚还要处理下来。

  比如,还有农民思想上所讲的‘换脑’,其实就是转变思想的调查。这方面就是属于意识形态的调查了。

  这种调查最难搞了。如果他们早准备好了,说是某年某月某日有下来讲课搞研究,只要农民承认,他们再提供一些假材料,咱们就查不出来了。

  如果有多余些的时间咱们慢慢来,总会各gè击破。”一gè老督查专员讲道。

  “叶主任,关于这事,是不是以督查调研组集体决定形式往上反yīng一下。

  明天一过就剩下三天了。实际上就剩下两天了,咱们总得回京向上面huì报一下这次下来督查的情况。

  总不能大年初一再向领导huì报。三天时间,不可能能弄出什么结果的。

  咱们不向上申诉都不行◎了,至少,时间得推迟到明年上半年差不多。”就连于贵发这老家伙都急了起来。

  因为他是常务副组长。叶凡挨八十大板,估计落他于贵发身上也得挨上五十大板。牵扯到自身利益,于贵发自然发急了。

 ▲ “行,有没不同意见的。”叶凡正好收网,放眼巡了全体队员一眼问道。

  见大家都举手表示要向上面申诉,于是叶老大一挥手,拍板了这事。决定明天晚上向上头申诉。因为,到明天晚上,估计燕春来那边也有反yīng了。

  深夜。

  燕春来还坐在家里书房的真皮转椅子上转来转qù的,督查组下qù后也牵动着他的神经。

  据中办副主任陈千和最近得到的消息,听说下药的黄藤已经被抓了,燕春来自然是睡不着了。当然,黄藤此人就是陈千和也不晓得的。

  想了想,燕春来拿起了电话打了出qù,说道:“黄藤关什么地方?”

  里头一gè男子有些沙哑的声音讲道:“现在江都省省厅的看守所里关着。

  不过,据最新刚得到的消息。看守所里有公安部派下qù的同志在一起看着的。

  因为,前几天调查组被下药后。叶凡这gè主任考虑到调查组所有成员的人身安全问题。

  所以,直接向公安部借了些人马下qù。不算是正式借用,是凭他跟铁占雄的关系借的。”

  “一gè茅坑里的一双臭石头罢了。”燕春来知晓铁占雄跟叶凡的关系,冷哼了一声后讲道,“估计,调查组下qù叶凡本就想请公安部的同志协助一起调查。

  有公安在一起调查起来就更有力度一些。这年月,虽说早就不是枪竿子出政权的时代了。

  但是,枪绝对大过拳头的。公安部那些家伙下qù,无非就是充当叶凡的打手罢了。

  而这下子正好了,黄藤被他们抓了,他们就来劲头了。对了,黄藤可靠吗?”

  “绝对可靠,此人在圈内人称‘飞天鼠’。不光是讲他会办事,身手矫健。

  更有一点就是他是gè硬汉子,那嘴比什么都严实。相信即便是黄藤落网了,最多就是落gè下药的罪名。

  这种罪名咱们只要隐晦出手相帮一下,吃上几gè月牢饭就可以出来了。

  相信黄藤不会傻鸟到自动招供的地步。而且,公安部的人又怎么样?只要黄藤装哑巴坚持下qù。

  年底马上就到,等张向东一挥刀,叶凡肯定倒霉。到那gè时候,他也没心情qù管黄藤的事了。

  而抓黄藤的主要单位却是江都省公安厅。等督查组一走,江都省还不容易走通关系吗?”中年男子声音有些张扬。

  “有些东西你也不要太过于自信,为什么有阴沟里翻船这句话。这就是对那些过于自信的人的警告。

  叶凡这gè人虽说简单,但是,铁占雄以前担任过水州猎豹的团长。听说猎豹是只神秘部队,全是些高手。

  铁占雄作为团长,那身手肯定不低。算起来他们也算是武林江湖那边的人马了。

  黄藤身手了得,但人家也不差。猎豹在对付硬把子一头肯定有心得的。

  不对了,你得马上查一下跟黄藤联系的人现在是否还安全。不然,这事就有些大了。”燕春来有些担心了起来。

  “我马上查查。”那人说着挂了电话。

  燕春来qù了趟厕所,总觉得心里有事,一时也睡不着。又泡了杯浓茶喝了起来地。

  就在这时候,突然传来‘嘣’地一声扎耳声音。燕春来遁声看qù,顿时吓得‘啊’地一声小叫了出来。

  “老头子,深更半夜的在书房鬼叫什么?还不休息,真是吵人。”燕春来老婆沈念英一边轻敲着门一边问道。

  “念英,你先睡吧,我正处理一些文件。吵着你了。”燕春来瞬间恢复了平静,把老婆支使走了后。

  拿眼定定的瞧着办公桌上那边带有红布的飞镖。这飞镖手指头粗大,人身泛显着黑光,冷冰冰的扎在了桌上。

  不过,居然还外带着一gè小文件袋子。燕春来也不晓得那小文件袋子里装着什么。

  经常在电视中听到什么毒气文件袋子,或者什么能让人感染的包裹等。

  不过,燕春来想了想觉得袋子里yīng该没有这些。因为,扎飞镖的人如果要自己老命,人家一镖就可以扎死自己了。何必还搞出文件袋子里装细菌毒品等东东。

  所以,燕春来找来了老婆洗衣服的手套戴上后小心的拔出了飞镖。尔后打开了文件袋子。

  不过,一边翻着,燕春来同志那脸色是越来越难看。看完后这老小子把文件狠狠地砸在了桌上,骂道:“威胁,这是威胁!”

  正在骂着时电话又响了,传来先前那人沙哑的声音说道:“情况不好,跟黄藤联系的张宏亮失踪了,连带着跟张宏亮联系的王国章也不见了。”

  “哼,你不是讲黄藤有用吗?有用gè屁!人家早把材料用飞刀扎我桌上了。这是谁干的,你给老子讲讲?”燕春来生气了,差点又大嚷了起来。

  “江都省公安厅的干警有这能耐也没这胆量在你的办公桌上扎飞镖。这事,肯定是铁占雄一伙支使人干的。我想,除了铁占雄,没人有这胆量了。不过,他们不把材料递上qù,这样子干是为了什么?而且,既然飞镖都扎你桌上了,那他们肯定掌握了一定的证据,吃定了咱们才敢如此的干。”那人冷冷哼道。

  “我估计,我表弟也失踪了,不信你查查。”燕春来哼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