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二十三章 政治豪赌


  第二千零二十三章 政治豪赌

  不久,那沙哑声音讲道:“嗯,是失踪了。(《7*这一条线全被他们破了,唉,咱们苦心经营,小心办事好不容易弄chū的一条线,居然连线都给人家端了。铁占雄好手段,是个强悍对手。不过,这事该怎么处理?”

  那沙哑声音居然有些佩服口吻。

  “他们是在逼我,既然知道我在阻拦调查组,那肯定是要置叶凡于死地了。

  而咱们借的刀就是张向东,他们不把材料递上去,无非是想逼我chū手做通张向东的思想,尔后放叶凡一马。

  不过,估计他们也琢磨到了这个,即便是他们把材料递上去,到时,只要我不承认,他们谁都甭想把事弄我头上。我燕春来会那么蠢蛋吗?”燕春来冷冷哼道。

  “总归是不好,如果事摆到台面上。这事是你的表弟干的,即便是这事真跟你没关系,但其它同志会怎么样想?而且,你在南福省又对叶凡下过手,这个,很让中央的其他同志猜忌啊!”那声音讲道。

  “叶凡一伙算准了这一点他们才敢扎飞镖的。唉……”燕春来感觉嘴有些发苦,一口把茶全饮了进去。

  “我看这事不如咱们暂时放过他,张委员跟你关系也不错,你就去说说情。

 ○ 别以也许还会以为叶凡曾经是你的手下才如此的。等缓过神来,到时咱们督促江都省把下药的案子提前给了结了。

  就这点小事,有咱们暗中打通关节。相信黄藤跟张宏亮以及王国章,还有你表弟,问题都不是很大◇

  只不过下过药罢了,又没死人伤人。构不成大罪,最多进去呆上几个月就能chū来。

  而且,他们都是没有公职在身的人,坐牢就坐牢。圣堂最新章节.等他们一chū来,他们就没有了利用价值。

  叶凡那边也伤着废了,咱们再想办法chū手,相信,如果在张向东面前再挑一些事儿就有得好瞧了。

  要知道,张向东当初为侄儿做媒想迎娶梅家的梅亦秋小姐居然被叶凡破坏了。

  这次张◇向东死咬住叶凡不放,而且下了重手。我想,他针对的目标无非就二个。

  一个就是报叶凡当年坏了他侄儿好事的一chū。另一chū目标应该是直指齐放雄。

  只要齐放雄被波及必将影响到齐振涛。听◎说张委员那一系最近也推chū了竞争者跟凤系支持的齐振涛在暗争着。

  不过,这样一来。你能否说动张委员,这个,可是有相当难度了。毕竟,跟他们那个集团利益相比,谁重谁轻张向东就怕他分得很清楚啊!”□沙哑声音讲道。

  “嗯,如果没遇上齐振涛的事我要做通张向东思想,那肯定能办到。现在外带着‘大凤系’的齐振涛跟‘小凤系’的林一新在竞争省长位置。张东向属于‘小凤系’的核心人wù之一,他总要顾及到◎集团的利益。还真是有些麻烦。”燕春来说着,在房间里转起圈子来。

  所谓的‘大凤系’其实指的是以前二任国家副主席凤老凤天遥为代表的京城凤系集团。而以前任中纪委书记凤宝山为首的派系集团称为‘小凤系’。

  这当然是权力圈内人士为了区别两个‘凤’字都有份量的人wù而叫chū来的。张向东一直跟着的就是凤宝山。

  凤天遥的影响力比凤宝山要提前一些。而且份量也稍重一些,所以称为‘大凤系’●了。而凤宝山只能屈居‘小凤’了。

  想不到这次关于南福省省长之争,居然chū现了‘大凤’跟‘小凤’相斗的两凤格局。《 .

  当然,参与南福省省长一职竞争的并不光是大小两个凤系,其它国内○政见集团都有参与。像费系,乔系都有意向。不过,其中,这两个派系竞争得较厉害。

  “不说服也得说服,不然,这事,对你的影响太坏了。到你这种层面,不需要证据,光是人们的意测就够了。”沙哑声音讲道。

  “唉……”燕春来叹了口气,搁了电话。

  一天过去了,自从飞镖送材料过后。好像京城的燕春来那边并没有什么动静。

  叶老大左思右想之后心里也没底,于是,拿起电话打给了铁占雄,讲道:“铁哥,怎么燕春来一点动静都没有。莫不是这老家伙打算跟我硬扛到底,鱼死网破。”

  “不会,像他这种层次的官员,最再乎的就是名声了。虽说你没有直接拿到燕春来幕后策划的证据。

  但光是他表弟一项就够人们猜忌的了。而最近燕春来也不知怎么回事倒了大霉,这霉运当头时还敢有此动作,自然令人瑕想无边了。这个节骨眼上,除非燕春来决定不要大好前程,一辈子的官路就止步于教育部副部长一职。

 ◆ 不然,只要有他野心还想往上爬,就得顾及名声影响。更何kuàng,既然有人chū手贬谪了他,在燕云这个大当家面前还有人chū手,这chū手之人,肯定级别比燕云还要高。

  这样的高人,达到这种层○◆ 不然,只要有他野心还想往上爬,就得顾及名声影响。更何kuàng,既然有人chū手贬谪了他,在燕云这个大当家面前还有人chū手,这ch búrán,zhīyàoyǒutāyěxīnháixiǎngwǎngshàngpá,jiùdégùjímíngshēngyǐngxiǎng。gènghékuàng,jìrányǒurénchūshǒubiǎnzhéletā,zàiyànyúnzhègèdàdāngjiāmiànqiánháiyǒurénchūshǒu,zhèchūshǒuzhīrén,kěndìngjíbiébǐyànyúnháiyàogāo。

  zhèyàngdegāorén,dádàozhèzhǒngcéng面高人,绝对是咱们国内政坛上的巨腕。我估计,应该是九常之一某位chū手了。

  或者说是某些比燕系还要强大的政治派别chū手了。如果真能抓住燕春来的把柄,人家也不介意再补上一脚让他永世不得超身。”铁占雄分析道。

  “也是,燕春来是燕云的亲弟弟。燕春来倒霉了,燕云面上绝对无光,而且也将失去一大助力。即便是站在燕云的离场上,也绝不愿意见到弟弟再倒霉。所对,这事,只要燕春来冒chū一点意思☆来,估计,燕云首先就要顾及燕家的名声而制止这件事的发生了。”叶凡讲道。

  “讲得太对了,燕家二燕不可能失之一燕的。就像你岳父掌舵的乔家二乔,随便失去一乔对乔家来讲都是一大损失。

  你看○到没,乔横山自从退chū军委一席之地后,乔家在上层的话语权可是大打折扣了。

  虽说这种不能摆在台面上来讲,但隐晦的影响不是我们用眼能看到的。凭着以前乔横山军委委员这头衔,乔家在军界那可是大腕级人wù。

  再加上乔远山这个执中组部牛耳的大人wù。两兄弟一个军界一个政界,两相配合,很令国内其它的政治派别相当头痛的。

  因为,人家军界有人,政界也有人。两面都可以操作是不是?当然,后来国家上层也考虑到了这一点的弊端。

  所以,及时调整了方向。一个家族,不会让你同时chū现两个在政界跟军界都有着决定性实力的人wù的。而燕春来没动静也可以这样解释。

  这事,毕竟是上★不得台面的事。即便是燕春来正在做通张向东的工作,那也得给人家时间。

  再说,退一万步讲,就是做通了,那也不能表现chū来,你叫他们怎么样表现。

  总不可能是张向东委员chū面对中办督查☆室的人讲,你们别查了,年底了,可以回来休息了。

  所以,他们那边没动静,并不等于真没动静。我的估计是燕春来的燕家应该已经活动起来了。”铁占雄讲道。

  “我也琢磨到了这一点,所以,心里才安定了一些。不过,不管燕春来怎么着?我已经决定,至少,在齐叔的事定局之前我不会把江都省‘三农’问题翻chū来的。齐叔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他输不起。而我,还有机会。再说了,还不是有我那岳父。难道张向东一点☆忌惮都没有,我想,那是不可能的。”叶凡讲道。

  “唉,你这个叫我怎么说你。我知道你的秉性,为了兄弟,你叶凡可以拚命。

  你是绝不愿意看到齐振涛受到其哥哥齐放雄的影响的。所以,你选择了认●了这件倒霉事。

  不过,我还是认为这事,你还是以自身为重。虽说你还年轻,你还有乔家。

  但有的事,年轻虽说是本钱,但如果一旦被上层盯上,你被‘污染’了。

  那你想翻身,这辈子很□难。即便是乔家大院,有些事也不可能事事摆平的。

  毕竟,中央并不一个乔家大院。还有费家庄、镇家、唐家、丁家等以九常为核心,这些处于共和国权力圈最顶层的派系。

  哪一家拿chū来都比乔家☆更‘丰满’。他们才是真正的共和国巨无霸。乔家跟他们相比,还是较弱。”铁占雄劝道。

  “铁哥,你别劝我了。你说我叶凡是个可以为兄弟拚命的人。其实,齐天何尝不是个能为我卖命的兄弟。所以,我绝不会做chū对不起齐叔的事。我也左右衡量过,这事对齐叔的伤害绝对比我的大。”叶凡态度坚决的讲道。

  “唉,真羡慕你们兄弟啊。好了,我不劝你了。兄弟只能一世,不可能万世。一世能称兄弟,也不白活人生一世,这事,你自已拿主意吧。”铁占雄叹了口气。

  “铁哥,你别羡慕我了。咱们俩不是兄弟吗?你为什么会到中央党校当一教官,那还不是因为我的事牵连着了。而且,多次明晓得会得罪大人wù,可是你还是chū☆手了。”叶凡说道。

  “讲得好!咱们都是兄弟。”铁占雄突然也来了豪兴。

  “其实,我也不是没考虑过这许多。我是在赌燕春来肯定不敢冒着政治生命结束的危险跟我在这件事上再硬扛下去。我赌燕春□来肯定会去做通张向东的工作暂时压下这事来。估计,即便是有后手,也要等到黄藤的事了结后再另作他图了。”叶凡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