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二十四章 尘挨落定,很意外


  第二千零二十四章 尘挨luò定,很意外

  【1更到,刚从苏杭回来,累得半死了。(《7*本想说到西湖能不能碰上苏杭美女也让狗哥抱yī位娇娘回家,结果,遗憾。杭州的导游讲,美女都出外了,剩下的全是‘奶美’。

  啥意思,就是带孩子的。yī到胡雪岩的故居yī看,听说人家有十三房美娇娘,眼红得狗哥真想把九姨太居处用红木做的门板拆掉yī片走,那狗哥就发啦。

  不过,yī想到从此将在杭州的监狱写书了,狗哥最终用极大的毅力忍住了没动用。

  唉,我的红木门板,唉!回来马上打开电脑yī看月票,完蛋了,都快被人挤出前50了。

  狗哥哭啊!

  可是三天没码字了○,全是用的存稿啊。所以,为了月票,咱今天不要zhè身肉了,什么美女西子的,咱都不要了,4更连播。

  官术兵团的兄弟们,别被美女晃花了眼,听说月票是进攻美女最佳武器。砸月票者,都有可能抱得‘西子☆’归滴!】

  “好yī个豪赌,没错,用自己yī辈子的政治前途作为赌资,那还真称得上是豪赌了。叶老大,我感觉你已经日渐成熟。已经初具大气魄人物的雏形气概。你已经在逐渐的走向政治大腕的旅途中。”铁占雄不由得夸到。

  “铁哥别取笑兄弟了,我zhè点小气候nǎ敢称大气魄。zhè种形容用你身上还差不多。我嘛,还嫩着,还需要不断磨砺。”叶凡谦虚的讲道。

  “看看,又太谦虚得过了是不是?你没发现,你的人格魅力在影响着许多人。你为什么有zhè么多生死的过命兄弟,那就是因为你的人格魅力造成的。zhè世上,没有付出你不可能得到。因为你付出了,所以,你应该得到了。”铁占雄说道。

  搁下电话后不久居然又接到了齐天zhè小子的电话,说道:“大哥,zhè事,让你为难了。”

  “你也晓得了,是不是齐叔告诉你的?”叶凡说道。

  “不是,我老头子才不会告诉我zhè种事。《 .我是在他跟大伯通电话时听到的。”齐天讲道。

  “你小子胆子不小啊,敢偷听齐大炮的电话,就不怕找抽。”叶凡取笑道。

  “我也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偶尔下听到的。”齐天讲着,想了想说道,“大哥,zhè事,我看你还是按自己的意愿去办吧。

  别被我父亲和大伯所累。大伯反正不长时间了,即便是提前退了那又如何?

  而我父亲更没什么了。zhè次不会上他还是南福省管党群的省委副书记。只是没扶正罢了。

  而对你就不同了,你刚到中办,现在离足未稳。估计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希望你能dǎo霉了。

  中办是个什么地方,那是牵动着许多人神经的地方。在中办干砸了事想东山再起,那是绝不可能了。只要给某yī个大腕惦记住今后就没什么戏唱了。

  所以,我希望你不要管我大伯跟父亲了。以自己的事为重。”

  “你小子讲什么话,你不懂。齐叔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候。zhè次好不容易凤系人马倾全系之力在帮衬着他。

  如果齐叔自己放弃了,那经后就不可能再得凤系人马的相助的。他将被边缘化。

  也许,他会成为凤系的yī枚弃子。国内派系之间暗斗正常,zhè个也是促进社会进步的yī种力量。

  但人家全力发动,而你自己反dǎo搞砸了,齐叔zhè辈子就完了,你懂吗?”叶凡说道,口气很重。

  “nǎ你呢,你更危险。”齐天反嘴道。

  “我有啥,年青着。最多背个处分或者滚蛋出京城。即便是回到南福省,总得给我yī个享受正厅级待遇吧。等到缓过神来,东山再起也不是没可能的。更何况,乔家大院也不可能坐视不管的。”叶凡讲道。

  “大哥,不能zhè样子。乔家大院也不是万能,从几次事件,我齐天眼睛不瞎。

  乔家大院并不怎么肯出手帮你。《 .不然,你也不可能去东贡那旮旯地方了。

  乔远山堂堂的政治局委员,执掌中组部。居然眼睁睁看着女婿d■ǎo霉而不出手相助。

  简直是冷血无情。看来,女婿虽说被人称为‘半子’,但你跟乔小姐的哥哥乔报国乔青阳相比,还是‘生份’得多。

  我敢打赌,如果是乔报国遭到如此的不公平待遇,你那便宜岳◆父肯定马上出手反击燕春来。

  而换作你就不yī样了,乔家zhè顾虑那顾虑的。听说就是zhè次你能回中办工作乔远山也没有出手过。我实在是怀疑,乔家能帮助你什么?”齐天说道。

  “好了,你小子别胡扯蛋了。乔远山不出手,那是他有自己的打算。他们zhè个层面的人心里琢磨什么事,nǎ是你我能猜出来的。zhè事就zhè么定了。你好好相助齐叔争取吧。兄弟只有yī世没有万世,咱们要做yī世的兄弟!”叶凡挂了电话,其实,心里并不怎么痛快。

  zhè货应该是被齐天戳中了心思。乔家大院的冷眼旁观,费满天的默许等,都让叶凡彻底的感受到了世态炎凉,人性冷暖。

  “兄弟……”齐天声音有些哽咽着了,刚搁下电话就听见yī声悠长的叹息。

  “爸,你听了好久了吧。”齐天往门外望去,冲齐振涛讲道。

  “呃……”齐振涛应该了yī声,看了齐天yī眼,说道,“齐天,你记住,兄弟可以yī世的。”

  “我明白!”齐天慎重的点了点头,看了老头子yī眼,犹豫片刻后还是yī咬牙,讲道,“爸,你跟大伯就不要再去麻烦叶哥了。他最近的麻烦事够多了,以前被燕春来弄到东贡市,爸你也在南福省,当时也没把zhè事翻过来。现在人家刚刚从东贡那地方好不容易回到中办,又整出zhè事来。咱们齐家,不能太对不起他。兄弟可以yī世,但不能事事都扯着兄弟后腿,那还叫兄弟吗?”

  “唉……”齐振涛又叹了口气,表情有些‘菜色’,看了齐天yī眼,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讲道,“zhè麻烦我非得麻烦他了,我齐振涛并不是个官迷,也不yī定要争取zhè个省长位置。

  只是,齐家不能少了yī个省长位置。凤系已经决定,我也不可能中途退出。

  凤系我可以不管,但齐家并不单单你我,还有你大伯,还有许多齐家的人。他们全都盯着我。我齐振涛已经不光属于自己了。齐天,到你能明白的时候就会明白了,什么叫身不由已。

  其实,乔家大院也yī样。你跟叶凡都可能认为乔家大院很冷血。其实不然,从yī个家族或派系来讲,首先要选择的并不是私人感情,而是大局为重。

  当然,关系之间也有轻重之分。叶凡跟乔报国比,当然乔家大院会重点倾向乔报国了。

  毕竟,不管做什么,资源都是有限而不是无限可以利用的。关系其实也是yī种资源。

  比如你zhè次帮了别人,别人yī般来讲会还你人情yī次。你总不可能扯着zhè次的人情要人家还你yī世的人情,那是绝不可能的。

  人情也是对等,说白了,你说zhè种抽象的东西可以论斤算量的也行。

  如果他们倾在叶凡身上,那对于乔家子弟来讲是不公平●的。而且,叶凡也还没有上升到能让乔家yī系看到可以出手倾注的地步。

  换作你我任何yī个人都差不多,zhè叫血亲,是老天决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至于说乔家大院不出手,那是他们有自☆●的。而且,叶凡也还没有上升到能让乔家yī系看到可以出手倾注的地步。

  换作你我任何yī个人都差不多,zhè叫血亲,是老天决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de。érqiě,yèfányěháiméiyǒushàngshēngdàonéngràngqiáojiāyīxìkàndàokěyǐchūshǒuqīngzhùdedìbù。

  huànzuònǐwǒrènhéyīgèréndōuchàbúduō,zhèjiàoxuèqīn,shìlǎotiānjuédìngbúyǐréndeyìzhìwéizhuǎnyíde。

  zhìyúshuōqiáojiādàyuànbúchūshǒu,nàshìtāmenyǒuzì己的考虑。人啊,主要靠自己。别太指望着别人,别人最多能锦上添花。”

  “那大哥就应该替我们齐家扛罪是不是?”齐天声音粗了许多。

  “zhè次的事只得委屈他了地。不过,我齐振涛现在就可以告诉你。齐家欠叶凡的情我齐振涛会还的。

  yī旦zhè事敲定下来,我齐振涛就是跟省委书记拍桌子也得把叶凡推上市委书记位置。

  他代了两任地级市市委书记yī职,还没有正式走马上任过。所以,我想,市委书记就是他的梦想。为官者,不历任地级市委书记yī职,那是很大的yī个缺憾。

  对于其人经后的发展,提拔都起着yī个相当重要的作用。你连市委书记都无能坐上,上层会考虑让你坐上省委书记yī职吗?那是对yī省人民的极不负责任的。

  所以,真有我齐振涛坐上省长位置的yī天,难道还不能推yī个叶凡上马?挨了处分又如何,zhè处分既然是人给他安上的,nǎ咱们也可以分解开去。

  而且,我相信叶凡也有自己的打算。他并不笨,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张向东往他身上动刀子的。

  张向东又如何?他就万能啦?我们照样子可以反击的。齐天,相信我。

  叶凡,他不是个薄命官场的★相。虽说zhè些年来兜兜转转的几起几伏,他不都站起来了。

  官场搏击,有沉有浮才是人生的yī大亮点。太顺利没味道,太起伏会伤了人心。

  老yī代革命家们在共和国建立之后好多因为yī些政●治原因还下过牛棚改造过,他们不都后来站起来了。

  zhè些能挺到最后的,都是时代的弄潮儿。”齐振涛讲到后面,军人风格咋显。恢复了豪兴满怀。

  明天就是大年夜了。

  南福省省长yī职终于尘埃luò定了。意外的居然不是齐振涛,而是从中宣部下来的副部长陈月青女士担任省长yī职。

  人事宣布后,段海天同志dǎo是差点乐得晕dǎo了。因为,居然是他接替了齐振涛的位置。

  昂首坐上南福省第三号人物宝座,担任省委分管党群工作的专职副书记。从此后,老段又上了yī个新台阶,成为了南福省真正的核心阶层。

  当然,跟老段的乐颤相比。他的老对头纳兰若峰同志就有些郁闷了。他还是担任着分管经济的副书记yī职。

  在南福省委里头党内排名刚好在段海天之下屈居于第四号人物。其实就是没有变动了,当然,纳兰若峰也想争取省长yī职。

  只是后来知道没戏就放弃了,转尔yī直盯上了齐振涛那个位置。只是天不从人愿,反dǎo让自己的老对头段海天上去了。

  zhè下子,纳兰若峰被狠狠的踩了yī脚。听说zhè家伙回家后也连摔碎了十几个碗碟子腮帮子都在抽筋了,后来老婆帮他按摩了yī阵子才恢复过来的。不然,纳兰书记真得进医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