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二十五章 齐家闹腾开了


  第èr千零èr十五章 齐家闹腾开了

  【2更到!】

  不过,纳兰若峰百思也不得其解。(《 .)老段又是凭什么爬到自己头上的?好像也没听说他找到什么京城里的大靠山,怎么滴,是真实的爬自己头上了。

  而齐振涛自然在欢喜之中还有着忧虑,他调任到晋岭省任省长。欢喜的是自己终于坐上了省长宝座。

  虽说晋岭省跟南福省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但好歹级别上去了,职权上去了。更好的是也总算是没有辜负凤系一脉以及齐家的心愿。

  老齐同志在笑的同时也有些苦涩,因为,他想到了叶凡的处境。明天就是年底了,叶凡的人马估计也该打道huí府了,他huí到中办该将如何向正虎视眈眈着的张向东这位国务委员、总理助理交待。

  所以,晚上的庆功宴就摆在齐振涛家里。除了亲家梅家的梅盼儿,还有梅亦秋、梅天杰以及风清录,齐放雄等最亲的人赶过来凑了一桌,其它的同志齐振涛一个都没请。

  齐天也是坐在桌上尽跟桌上的酒对付开了,好像这酒跟他有仇似的。坐一旁的老婆梅亦秋劝了几次都被他吼huí去了。

  dǎo是令得梅亦秋有些觉得反常。因为,齐天从来都较听话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在家里,梅亦秋才是老大,齐天只能屈居老èr了。

  不过,今天的齐天好像吃了枪子儿似的。居然敢朝着梅亦秋大吼。

  因为齐振涛在坐,梅亦秋也不好直接不给老公面子,只好忍了。dǎo是梅盼儿有些不满的朝着齐天哼道:“亦秋也是为你好。酒过量伤身的,你吼什么?今天是亲家的高升宴,你这样子对着亦秋吼叫是为了什么?莫名其妙!”

  “算啦,让他吼几下吧。”想不到齐振涛居然直接帮起儿子来了,他摆了摆手,略显歉意的朝着梅盼儿讲了这话。圣堂.

  梅家人一听,dǎo没生气。他们晓得,齐振涛个中肯定有原因的,绝不会无地放矢。

  “爸,齐天是不是遇上什么难事了。我是他老婆,他怎么不肯跟我讲,这光吼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是不是?有难事提出来,大家共同解决了。”梅亦秋小声的问道。她是关心齐天,放不下心来。

  “是不是姐夫的事还没着落,所以郁闷。要不这样,姐夫,咱们俩连干三杯怎么样?”梅天杰摸了摸头,dǎo想跟姐夫齐天来个同醉。听说醉了的同志心里不会那般郁闷滴。不然,为什么叫借酒消愁是不是?不过,也听说借酒消愁愁更愁。

  “唉,这事,有姓钱的在拦着,也着实不好办。我哥◎也一直在想办法,只是钱风云太难说服了。而且,暂时也找不到能跟他直接对话的人。”梅盼儿也叹了口气,皱起了眉头。她还以为齐天是为自己的事没有着落而烦心了。

  “他的事慢慢来,不急。这事跟那个没关系◆。你们别乱猜,他是有其它事堵得慌。”齐振涛也叹了口中气。

  “天杰,咱们一起喝,不醉不归。”齐天大吼了一声,举起酒杯不等天杰有些反应,自个儿来咕噜着干进去了三杯。

  “你少喝点,前次受☆伤了身体还没全部恢复。”梅亦秋又劝道,伸手想去抢齐天手中的酒杯。因为,这家伙已经喝了不少了。脸都涨得通红一片。

  “男人的事你管什么,给我坐一边去,少来烦人。”齐天真是装老大了,冲着老婆梅亦秋●就去了。

  “齐天,你这是讲什么话,给我小声点。”这时,风清录那脸一板,教训起齐天这个小辈来了。风清录是齐天母亲的堂哥,齐天当然不敢反嘴了。

  梅盼儿也皱紧了眉头,不过没吭声。梅天杰有○些尴尬,拿着个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7*因为,姐夫叫喝,姐姐不让,你叫梅天杰听谁的。

  “齐天,那就听亦秋的,不要喝了。”齐振涛也发了话了。

  “你们都痛快了是不是?爸高升了,☆xiēgāngà,názhegèjiǔbēi,hēyěbúshìbúhēyěbúshì。(《7*yīnwéi,jiěfūjiàohē,jiějiěbúràng,nǐjiàoméitiānjiétīngshuíde。

  “qítiān,nàjiùtīngyìqiūde,búyàohēle。”qízhèntāoyěfālehuàle。

  “nǐmendōutòngkuàileshìbúshì?bàgāoshēngle,当省长了。清录大伯也高升了,到财政部任副部长了。大伯也没事了,屁股还坐得稳当。我大哥呢?我大哥怎么办?怎么过这个年?老齐家对得起他吗?我齐天,吭死了大哥,我齐天不是人!”齐天居然暴怒了,居然冲着老头子发大火了。一边吼着,一边拚命的敲打着自己的脑袋,像是发疯了似的。

  “齐天,不是跟你讲过,这事慢慢来。总是有机会的,你急什么?”齐振涛也气得吼了起来。

  “不急,不急个屁!大哥马上就要dǎo霉了,才到中办就dǎo霉了,他是为了替咱们齐家背的黑锅。”齐天不管不顾了,反正在坐的都是自家亲戚,也不怕传出去了。

  直到现在,梅盼儿等人才明白过来。估计是叶凡的事跟齐家的事扯在了一起。好像叶凡为齐家背了什么黑锅的意思了。

  一时,梅家三人也不吭声了。心情有些复杂,特别是梅盼儿,顿时感觉心里一阵子扎痛,忍没忍住,看了齐天一眼,问道:“叶主任会受到什么惩罚?”

  “唉……”这时,齐放雄叹了口气,看了大家一眼,说道,“江都省天顺县那边出了问题,是张向东委员搞的三农惠民工程。下边的同志全搞乱了。叶凡到中办是被张向东逼着到江都的。年底前处理不好,张向东要问责叶凡。而其中,我这个省长当然得负领导责任。为了不让振涛受到影响,叶凡把这事担下去了。”

  “嗯,他刚到中办就遇上这事。是个大麻烦了。”风清录脸色也不好看,因为,他那财政部副部长一职还是乔家给弄上去的。
◇   而这其中,叶凡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吃水不忘挖井人,风清录自然也有些难受。

  “张向东,妈的,就是那老小子。我记起来了,当初我跟叶哥去梅家提亲时,好像张向东也带着他侄儿到了梅家。好像也是想为★侄儿提亲的。最后这事被大哥给搅黄了。自然,这老小子记恨在心了。想不到秋后算账这么快。现在大哥就落他手上了。***,老子恨不得拔枪毙了这老家伙。”齐天愤愤然骂道。

  “我们俩的大媒人是叶哥,这事,张向东肯定记挂着了,唉……”梅亦秋也叹了口气。

  一时,现场又沉默开了。因为,张向东的威力太大了,就是在坐的所有同志都有种无力感。

  “算啦,咱们喝吧。今天是振涛的好日子,咱们先不谈☆别的。尽情的喝个痛快。齐天不是要喝酒吗,我陪你喝了。”齐放雄居然开口了,首先举起了杯子,大家跟着共饮了一杯。

  放下杯子后齐放雄讲道:“大家放心,年过后,振涛的事也稳了。我会自请处罚的。反正我▲biéde。jìnqíngdehēgètòngkuài。qítiānbúshìyàohējiǔma,wǒpéinǐhēle。”qífàngxióngjūránkāikǒule,shǒuxiānjǔqǐlebēizǐ,dàjiāgēnzhegòngyǐnleyībēi。

  fàngxiàbēizǐhòuqífàngxióngjiǎngdào:“dàjiāfàngxīn,niánguòhòu,zhèntāodeshìyěwěnle。wǒhuìzìqǐngchùfáde。fǎnzhèngwǒ也老了,提前退了吧。振涛,你好好的接着干。”

  齐放雄的话语里充满了悲怆和无奈。

  “呵呵呵,这里有酒喝,就是好啊!”这时,院门外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是大哥!大哥来了!”齐天这家伙大叫着冲了出去,那速度可是快啊,梅亦秋只感觉眼前一花就不jiàn了人。

  心说齐天什么时候功力这么高了。而齐天当然是不管不顾,一jiàn到叶凡就来了个热情拥抱。

  “你俩○个啊,要是一男一女的话,肯定是一对了。”站叶凡身边铁托也是呵呵笑道,铁托也是听到消息后马上从粤东那边赶huí来的。

  刚好叶凡也huí到水州,也就一起来了。叶凡当然也是听到消息后特地转道赶过来■的。

  “小子,别太亲昵了,老子又不是玻璃?”叶老大没好气的推开了齐天,发现这家伙居然眼圈都红了。

  “哈哈,你小子还哭,真没出昔!”叶老大笑开了,不久齐振涛跟齐放雄等人全出来迎接了。

  “走走走,进屋,咱们喝个痛快。”齐振涛笑道。

  大家又进了屋里,叶凡就坐在了两齐的中间。

  “叶凡,你怎么huí水州了,那边呢?”齐振涛忍不住还是问了这事。

  “没事,他们先huí京了,我是转道huí来的,明天早上再huí去。反正都过年了,也该轻松一下。”叶老大脸上一脸的轻松,不过,所有的同志都认为这货是装出来的。

  “你这事,唉……”齐放雄欲言又止,讲了一半。

  “没什么事啊!放心,你们放一百èr十个心,我绝对没事。大家等着明天揭晓就是了。”叶老大自信得很。

  “唉……”齐振涛叹了口气正想讲些什么,不过,被叶凡给摆手阻上了,说道,“别讲了齐叔,咱们今天是专门来给你庆贺的,不要谈其它的。喝酒怎么样?铁书记,你说呢?”

  “对对对,喝酒,不谈其它的。”铁托也是笑道。

  在桌上闲聊了许多有趣的事。

  八点钟,叶凡也喝高了。

  梅盼儿说是有车,叫叶凡一起去等下顺路送他huí去。叶老大也就屁颠着上车了。

  “梅总,先到你家喝杯茶解解酒吧。”叶老大厚着脸皮讲道。梅盼儿脸一红,当然,这冤家最近要dǎo霉了,梅盼儿心里也不忍,也不能拒绝。车子也就直奔梅盼儿的别墅而去了。

  格盼儿又掏出电话来交待了一些什么,只有叶老大晓得,她这是把别墅的阿姨支使走好方便自己。顿时,这厮那心又火热了起来。

  两人互相扶着进到了梅家别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