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三十章 大环境与小气候


  第二千零三十章 dà环境与小气候

  不喊月票不行,喊了你们嫌我啰嗦,狗子,苦矣!

  “这就是dà环境跟小气候的问题了,草根出身的官员想往上爬全得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往上。《 ○.而且,运气好的同志能碰上‘贵人’。这些贵人基本上都是官二代或红二代出来的。没有‘贵人’相助,你想很有作为的爬上较高的位置,那几乎是天方夜谭,不现实罢了。”段海天看了叶凡一眼,淡淡哼dào。

  “唉,能力不如关系。关系不如出生时找个好老子,这个,没办法。社会如此,从古至今估计都这个样子。

  因此,在没办法改变出身,扭转整个社会dà气候的情况下,咱们只能改变自己的小气候。

  以小气候来适应社会的dà环境。不过,我很难适应这种所谓的‘dà气候’。所以,我常常遭人忌恨。也许是我许多事的处理不到位倒致的。

  树敌也较多,遭到的打压也不少。不过,幸好都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扭转过来了。不然,我叶凡到现在,估计还只是个小科员。”叶凡讲dào。

  “对了,陈军这次可是交了好运。居然一举进入猎豹,而且还担任了副师一职,要论他的爬升速度,我段海天拍马也跟不上。而且,这小子现在特爱显摆,整天在杏儿面前也是牛逼哄哄的。找个机会,你得敲打一下他。”段海天话锋一转到了女婿陈军身上,不过,那话语里却是充满着一股子欣慰跟得瑟。

  “呵呵,你是他岳父,要论敲打,你出手是最好的★了。这家伙,有时头脑易发热,泼盆冷水让他凉快凉快也好。”叶凡淡淡一笑。

  “我没用,这小子不听我的。虽说我跟他讲话他表面在听,估计是一边耳朵进一边耳朵出了。

  像齐天卢伟他们估计都差不◆多状况。圣堂.我也听老齐跟明珠部长聊起过,一个个有时都在感叹。

  说你这个当dà哥的比老子或姑姑讲话都顶用。这血亲不如外亲,都shí么事给整滴。”段海天话语里居然参夹着一丝酸味儿。

  叶老dà感觉好笑,说dào:“这个,也许是我年轻些,跟他们投缘罢了。并不能讲我多有本事。这个,用现代术语讲就是不同辈有‘代沟’。代沟这个东西很难勾通。比如拿音乐来讲,你们喜欢老歌,像shí么‘黄土高坡◆’,shí么女人辘轳和井啊,而年轻人喜欢流行曲调。shí么港台歌星歌帝歌后的。”叶凡说dào。

  “不不不!”段海天摆了摆手,讲dào,“这个不一样,我们都看得清楚。你是用你的人格魅力降服了他☆■们。要论年龄,我们是你的双倍了。但在阅人一块上这双老眼不昏。所以,我们都很放心把他们交给你。”段海天讲着,看了叶凡一眼,口气放得很轻,突然着问dào,“听说陈军见过最高首长?”

  “你说呢?”□men。yàolùnniánlíng,wǒmenshìnǐdeshuāngbèile。dànzàiyuèrényīkuàishàngzhèshuānglǎoyǎnbúhūn。suǒyǐ,wǒmendōuhěnfàngxīnbǎtāmenjiāogěinǐ。”duànhǎitiānjiǎngzhe,kànleyèfányīyǎn,kǒuqìfàngdéhěnqīng,tūránzhewèndào,“tīngshuōchénjun1jiànguòzuìgāoshǒuzhǎng?”

  “nǐshuōne?”□叶凡神秘一笑,问老段dào。

  “我这是问你,你问我,我哪晓得。没准儿陈军在吹牛皮,这家伙现在也开始不老实了,喜欢吹了。”段海天没好气的哼dào。

  “呵呵。”叶老dà只干笑了两声不答★,就是要让老段郁闷。算是对他刚才对段家装神秘不答的报复了。

  “老弟,中办不好呆吧。”段海天反正也不问了,话头转移了。

  “当然不好呆。”叶凡点了点头,面色一阴。

  “看到没,一讲中办你这脸面子都快下雨了。其实,我觉得也正常。中办是为中央领导服务的,所以,你碰上的对手都是那个层面的。不是某部委的部级干部,就是中央某机构的领导。对咱们这些人来讲,在京城厅级不如狗的那个高官云集的地方。

  厅级干部的确很难有所作为。(《7*因为,部级干部太多了。任何一个出来都可以对你瞪鼻子上眼的。

  就拿你这督查室主任来讲,你一个正厅级干部去督查人家省部级干部,你能督查出shí么来?

  犹如古代的宰相想管皇帝,有这个可能吗?所以,你今后碰上的阻力将更dà。

  如果你是个圆润的人,反正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可惜你不是,你的刚性很强,不可能能做到那些老油子般的圆润。

  唉,那个地方,也真是难为你了。不过,兴许是领导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给你挂了个主席办公室副主任职位。

  可别小看这个头衔,拿出去是可以震慑住一dà批省部级dà员的。人家心里有顾虑,要训叱你要批评你总得想想你就在主席身边工作的。

  要是真惹毛你了,你豁出去撕破脸皮子到主席处弄一出戏出来,那也够那些dà员们头疼的。

  不过,这样干的后遗症就dà了。还是少干些,估计你干了后当领导也不喜欢,那你在主席身边工作的时间就不会长远了。”段海天讲dào。

  “我也想了许多,反正,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要移我就移一点吧,原则性的问题,我是不会移的。这就是我叶凡的秉性,主席不喜欢我的话我就滚蛋到地方折腾去了。他总得给我个去处是不是?”叶老dà倒也很‘光棍’起来。

  “呵呵呵……”段海天dà笑开了。

  深夜了,水州老王兽记汤店里还有几个家伙正喝得正欢。

  叶老dà带头、下边酒友分别有卢伟、齐天、陈军、贺海纬、范刚、粟一宵、于建臣、王龙东。

  这次把王龙东特地从海东叫回来,目的也是叶凡想让dà家看看人,为王龙东进入叶系圈子打好基础。

  不过,这里这么多人中,王龙东同志显得有些拘谨。因为,除了范刚这个年轻的副处级干部以外,听叶凡介绍说其他的同志全是副厅正厅级干部。而齐天正在争取师长一职,师长对应到政府那头也是厅级干部了◆。

  叶凡这个同学更是变态,就不必说了。像卢伟、贺海纬、粟一宵、于建臣都是南福省相当有实权的厅级干部了。

  卢伟是水州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贺海纬更厉害,省纪委常务副书记、粟一宵也是○★省监察厅常务副厅长、于建臣到苍海市任公安局任常务副局长。

  苍海市是副省级城市,该市政治委书记是市委副书记兼任的,也是副省级干部。水涨船高了,而于建臣这个常务副局长也高配为正厅级干部了。
  “于哥,到苍海还玩得转吧?”叶凡看了于建臣一眼,一脸关心,笑dào。

  “刚到时玩不转,不过,现在经过一年多的调和适应,还算行。”于建臣笑了笑说dào。

  表情轻松,不过,叶凡通过气波探测,总感觉到于建臣心里有事,因为,他的气机相当的不稳当。

  于建臣是叶凡接交的第一个在公安部门有着份量的朋友,从墨香市直到现在,两人的兄弟情是越来越深了。

  虽说于建臣并没像卢伟齐天陈军那样跟着叶老dà四处打天下。跟叶老dà走得也没有那么勤快。

  但叶凡晓得,于建臣很重感情,是个可交的朋友。而在这么多人当中,于建臣的岁数也最dà了。今年估计都快四十五六了。

  “老于同志,你可是口是心非啊?”这时,粟一宵看了于建臣一眼,脸色有点怪异,淡笑dào。

  于建臣一听,居然没有反驳。倒是陈军有些疑惑的看了两人一眼,说dào:“shí么意思,粟厅长,把话挑明点吧,在这里打哑谜就没意思了。”

  “没shí么,他闹着玩的。”于建臣看了粟一宵一眼,说dào。

  “于哥,你心里有事。讲出来就是了,dà家给你拿个主意。今晚上能坐在这张桌子上,全是兄弟。”叶老dà突然开口了,盯上了于建臣。

  “是啊,讲吧。虽说dà家帮不了dà忙,但小忙也还行的是不是?”齐天也追着问dào,因为这家伙很八卦,最喜欢折腾事了。一听说有事,那就来劲头了。

  “唉……”于建臣叹了口气,看了dà家一眼,说dào,“苍海市的许志强书记和市公安局的钟轮局长两位是shí么样的人物,估计卢书记跟粟厅长都听说过吧?”

  “我也听说过两人的一些事,许志强是苍海市分管政法的专职副书记,还兼着市政法委书记一职,也是高配为副省级干部的同志之一。而钟轮是市政法委副书记兼苍海市公安局长。两个都是要强之人,都想称王称霸。不过,一山难容二虎,自然,二虎凑一块,肯定天天打架了。”卢伟喝了口汤,淡淡哼dào。

  “不对啊,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于局夹在两人中间,那不是渔翁得利了。只要游刃有余,估计,许志强跟钟轮都要照看着你。而于局得落下的利益应该是最多的是不是?怎么反倒,好像是于局不开心,难dào是……”陈军并不笨,脱口而出。

  “这个渔翁……”贺海纬突然出口了,看了dà家一眼,说dào,“不好当!”

  “嗯,是不好当。因为,两位直接领导都是滑得能流油的老油子。你想从他们那边捞点好处很难,给你dà棒还是容易的。听说两人为了斗气,经常会找到第三者出气。”卢伟的话隐有所指,这个第三者自然就是于建臣同志了。

  谢谢‘dà城小事诚诚’‘ 阿辉121’‘ 青春之哥哥’‘ kingjackli’等兄弟们打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