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三十一章 有事捅给我


  第二千零三十一章 有事捅给我

  “是啊,两人都是有一定背景的人。圣堂最新章节.钟轮当了几年局长了,本来以为在前年的调整中能坐上政法委书记宝座外带兼着这个市公安局长一职。

  想不到,扑腾来扑腾去的,倒是让外省调来的许志强横插一扛子夺走了政法委书记之位。

  钟轮不但级别上不去,而且,在苍海也丢尽了脸。自然,钟轮认为一个外来户好解决。

  所以,许志强一到苍海,钟轮就展开了大面积的攻击。想一举让‘许’丢尽面子滚蛋走。

  不过,钟轮没想到的就是这其中还有瓜葛。许志强的hòu台相当扎手,居然搬出了南福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昌海这个南福省政法委中最大的头头来问责钟轮。”贺海纬一脸严肃的讲道。

  贺海纬以前没到省纪委时人还是较开朗的。现在到省纪委了,也许是工作需要,所以,那脸,十天中有九天都是板着的,像有点黑面包公的架势。估计,只有这样,下去才能镇住那些贪官吧。

  “嗯,前年12月,我也是刚到苍海市不久。很倒霉的就是碰上事了。苍海市不是发生了两起dì下烟花厂爆炸事件,炸死了四个人。

  到时钟轮想掩盖过去,不过,估计是许志强下的◇手。不久,上头就查了下来,而且,省委督察室的同志都来过了。

  一查,原来是虚报不实数字。自然,钟轮跟我都被打了屁股。而当时许志强正好去学习了,tā倒是懂得利用机会开脱责任。

  也许是许□志强跟李昌海搭成了什么交易?李昌海亲自到了苍海,钟轮的桌子都差点被tā拍塌了。

  钟轮晓得,这个,是许志强在暗中整tā。不过,许志强当时脸上一转身就挂着阴笑。

  因为,许志强也晓得。《 .自己刚到苍海市时钟轮耍了许多手段。这个,只是反击开始罢了。

  而我就倒霉了,tā们俩每争斗一次,不管谁胜谁败。总有一个要倒霉。

  而我就是那个倒霉蛋的陪葬品。妈的,这都什么事。我们俩个要斗就斗嘛,干脆要看扯上我老于。

  老子又不是以前的陪葬丫头,什么破事儿。”于建臣越讲越火大,那碗差点被tā敲炸了。

  “许志强jì然有一定背景,tā又是钟轮的顶头上司,李昌海都给tā拉出来施压了。怎么,都一年多了还制服不了一个正厅级的公安局长。那许志强的御人能力可是值得推敲了。”叶凡淡淡在一旁哼了一句。

  “是啊,如果chén埃落定。比如是许志强压住了钟轮,或者是钟轮赶跑了许志强。随便那一方大胜,估计于局的日子还会好过些。不过,叶哥讲得有理,许志强有着这么多优势,怎么可能压不住钟轮?”陈军也是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希望于建臣这个临时头的老师给解惑一下。

  “你们不在苍海,当然不明白这内中一些事了。钟轮是土生土长的南福人,而tā的家离苍海市就不远。

  以前没有划归苍海管,现在重新规划hòu也属于苍海市管了。而且,钟轮的父亲钟明九是曾经的苍海市常务副市长。

  虽说不是市长书记这种一二把手份量级别的,但也为钟轮在苍海本市打天下打下了一定的厚实基础。

  钟轮是属于强硬的本dì派,而在省里,钟明九也有一定的人在支持tā。钟明九现在退休了,而tā在退休前就为儿子铺好路了。

  所以,在省委,也有领导支持着钟轮。不然,钟轮估计早被许志强一脚踢出苍海市了。

  而我就难受了,你们也晓得,我一无背景而又是个副手。人家俩人不拿你开刀问谁开刀?这年月,麻痹的,全是欺软怕强之辈。(《7*”于建臣干脆也挑明了讲了,反正这脸都丢了,也是丢给在坐的兄弟们看的。没准儿还能牵来支持的。

  “于哥,jì然钟轮跟许志强经常搞事要折腾。那你◎就各找一件能让tā们都头大的事出来。到时安排一下,捅到上头来,我就有办法了。”叶凡冷冷哼道。

  “没错啊,到时,你这个中办督查室主任可以下来督办了。找几个由头,左边甩许志强这个书记一巴掌。右边○又煽钟轮这个局长一耳刮子。看tā们俩还敢嚣张个屁!治不了tā俩个家伙了。”齐天差点乐不可支了,笑得很大声。

  “最hòu,故意的露上那么一点。两人一打听,才晓得于局跟你的关系。到时,没准儿两人都去求于局了。今hòu,tā们晓得了于局有这层关系,还敢往于局身上招呼吗?至少,有好处时还会想到于局的。”卢伟也点了点头认为此法可行。

  “甩tā们巴掌,不容易。许志强也是副省级干部。而且,人家有hòu台。你要甩tā巴掌,肯定得找出充分理由才行。

  不然,反倒搞得让tā晓得了这事跟于局有牵连的话,那叶凡一走,于局的日子更不好过了。

  到时,两个家伙变本加厉,于局还有好日子过吗?这年月,县官不如现管。

  毕竟,tā俩个是于局的顶头领导,要么一整到底,让tā们头痛。产生忌惮,以hòu再不敢有所动作。

  要么就不要干,免得到时更糟糕。”贺海纬有自己的看法,表情比较凝重,讲话比较严肃。

  “还有一点要注意,于局,你找的事件绝对要跟你没关系的才行。不然,即便是叶哥下来打屁股。那你不是照样要挨打,有些事,人家盯得紧,叶哥不打你屁股都不行了。真这样子,那可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卢伟讲道。

  “要除掉这个条件,那这事就难找了。像发生在许志强或钟轮身上的事,一般要扯都得扯上我。因为,我是苍海市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局长和分管政法的领导都挨了板子,我怎么可能置身事外?如果不是公安局的事,那还怎么整许跟钟?tā们俩的私事也轮不到中办督查室来管了。”于建臣也紧皱起了眉头,这个,倒真难为tā了。

  “于哥,你慢慢找。如果实在找不到,就抓重放☆轻。比如,主要板子打在许志强和钟轮身上的事件就较好了。

  你只是轻微的受了点牵连。到时**作一下就没事了。以hòu我下来,主要目标是敲打这两个人,而不是真要把tā们俩个扳倒,那岂不是便宜了别人○

  于哥你到苍海市才一年多不时间,局长位置再怎么说也难轮到你是不是?

  如果能轮到你了,我就是下阴手砸也得把钟轮给砸下去了。”叶凡的口气很冷,于建臣有些感动了,举起杯子讲道,“谢谢各位兄弟了,建臣自干三杯相谢。”

  “自干就没必要了,大家都是兄弟,一起同干三杯怎么样?”叶凡巡了大家一眼,提议道。

  “好哇好哇!”齐天首先响应,王龙东也有些兴奋着。

  哐哐哐◎……

  同干下三大杯红酒hòu,大家的脸都涨得有些红了。

  “叶哥,你这位老同学龙东同志听说在青牛市任市委书记。多长时间了?”齐天问道。

  “不到一年时间。”王龙东倒是说道。 ★
  “唉,时间太短了。不然,叫叶哥想点辄把你弄回省城。咱们喝酒时也多个伴。”齐天有些遗憾,摇了摇头。

  “没事,龙东在青牛呆得还不错。作为青牛市来讲,也是个锻练人的好dì方。龙东好好的锻练上几年,有机会时就要往上看了。至少,也得弄个副厅级的副市长担任一下。级别先上去,至于具体的,今hòu再说了。”叶凡说道。

  “谢谢。”王龙东讲着,看了叶凡一眼,说道,“还是叶主任想得周到,青牛市虽说只是一县级市,但在海东的影响力却是很大。如果能把青牛的工作干好,今hòu也就有了提拔的基础。到时我自然会找上叶主任的。不然,工作干不好,我也没脸来找叶主任了。”

  “王书记,你是个实在人,很好!”贺海纬居然板着个脸夸奖了王龙东一句。

  下边,大家又聊扯了些局外话题,见时间也差不多了也就散场了。

  王龙东一晚上很少发言,基本上是一听众。不过,听叶老大等人谈起找事整堂堂◎的苍海市政法委书记的事时也是激动不已。

  想不到叶系的圈子如此厚实。虽说在坐的级别都不是很高,但大家都还年青,都还有很高的潜力提升空间。

  经过这一晚上,更坚定了王龙东同志跟着叶凡一起◇打拚的立场。

  “龙东,怎么样,我的几个兄弟都不错吧?”因为吃太饱了,叶老大提议走走。于是,王龙东就下车跟tā一起逛街了。

  在寒冷的冬夜里,显得有些怪异。如果说是一男一女人家自愿挨冻还有点道理。两个爷们逛街,而街上除了偶尔驶过的的士之外很少看见车了。自然显得有些奇怪了。

  “太不错了,当今这个社会,利字当头一把刀,狗肉朋友的很多。有福可以同享,真正遇上难时就不见了人影。

  人性本私,这个也无可厚非。不过,今晚上让我大开眼界了,想不到现在这个时代了,居然还存有这样浓浓的没有血缘的兄弟情。

  我看得出,大家都是真心想帮助于局长。而大家讲话也很放得开,因为,大家互相不设防,只有真正的兄弟才能做到这一点。

  这是一个团结,很有凝聚力的拥有核心的活力圈子。老同学,能不能介绍我也加入。”王龙东干脆顺竿子就提出了这个要求来。

  “呵呵。”叶凡诡异的笑了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