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三十五章 会不会肉包子打狗


  第二qiān零三十五章 会不会肉包子打狗

  【2更到!】

  “没有,狼局不要。《 .我也没想能,狼局突然间好像变le个人似的。看来,姓叶的家伙又踩狗屎le。居然能从狼破天处借◎○到钱,真是太阳打西边出le。”男子有些愤然,哼道。

  “知道le。”陈主任搁下le电话,想le想马上把财务处的同志招le过来。

  不到半个小时,风一秀主任居然又接到le中办财务室的同志☆电话。说是陈主任考虑到中办督查室同志的实际困难。

  临时头挤出,挪le一笔款子过来,而且,原本是该拔给督查室30万的。现在又追加le5万块,已经打入le督查室账头上。叫同志men马上去置办年货◎,该报销什么自己去办理。

  “叶主任,账处室来电话,说是拔le35万过来le。那狼局长那笔钱要不要还给他men。反正留着也是多余的le。而且,他men那边的事可是要紧事,咱men不能担搁le他◇men。”风一秀请示叶凡道。

  “35万,如果按秘书局发放,加上本该报销的发票够不够用?”叶凡皱le下眉头,问道。

  “不够,估计还有着25万的资金缺口。”风一秀马上答道。

  “那就暂时不用还le,既然借le就借le。反正咱men钱不够报销,就借一阵子le。”叶老大摆le摆手讲道。

  “什么,还没还掉?”陈震东从转椅子上弹le起来,差点要抓狂le。心里直叹倒霉,本来◎陈qiān和指示自己时自己就有些犹豫。

  就怕因此事会搞出额外的事来。不过,陈部长有求自己,自己也不能置之不理而得罪le陈qiān和这位有着相当份量的副部长。

  而且,陈震东晓得陈qi◇ān和跟燕春来关系很不错的,很得燕系的燕云这个掌舵人欣赏。(《7*

  这种人,自然不能得罪le。虽说他并没有分管着自己,但也绝不能得罪。再加上陈震东主任见叶凡是刚从下边调上来的,人又年轻,也就●麻着胆子想摆叶凡一刀le。

  想不到这家伙还不是一般的阴狠。居然转手从狼破天那边去借钱。要知道,狼破天讲那笔钱可是负责领导安全的费用,要是借给le叶凡。到时领导安全出le什么状况,肯定有人会调○●查的。到时,一调查到叶凡身上,不就搁到le自己头上。

  而账务室明明有钱而压着不给督查室。那最后,这顿板子狠狠拍向le肯定是自己这个账务室的头头le。

  那可就不是拍板子的问题le。领◇●查的。到时,一调查到叶凡身上,不就搁到le自己头上。

  而账务室明明有钱而压着不给督查室。那最后,这顿板子狠狠拍向le肯定是自cháde。dàoshí,yīdiàochádàoyèfánshēnshàng,bújiùgēdàolezìjǐtóushàng。

  érzhàngwùshìmíngmíngyǒuqiánéryāzhebúgěidūcháshì。nàzuìhòu,zhèdùnbǎnzǐhěnhěnpāixiànglekěndìngshìzìjǐzhègèzhàngwùshìdetóutóule。

  nàkějiùbúshìpāibǎnzǐdewèntíle。lǐng★导方面真出什么大事,掉脑袋都有可能。

  陈震东同志现在是怕le,连额角的汗珠子都给冒出来le。为le平息叶凡之怒,特地还追回le5万块。

  想不到这家伙真是‘贪’啊,五万块还嫌不够,这★简直就是敲诈。

  “嗯,叶主任讲还有着25万的款子缺口。暂时就不还le。”那声音又讲道。

  “想敲诈我!”陈震东冷冷哼道。

  “难道这事叶凡琢磨透le?”那声音有些不信样子,问■道。

  “这事好琢磨,中办账务室不可能缺钱,特别是到年底le。估计叶凡也晓得le是我故意压着的。这小子比我还阴,居然反摆le我一刀。麻痹的,这小子简单是匹狼。”陈震东忍不住骂道。

  他○是匹狼,你还不是条狗……那声音在心里想着罢le。

  事情真是有着戏剧性变化,督查室的工作人员全在等着发年货,有的同志正报销发票时风一秀又传来le喜讯,说进账长室那边经过测算,发现还能挤出一笔钱来,居然又下拔le30万给督查室作为活动用度。圣堂最新章节.

  叶凡,自然是打le电话给陈震东表示感谢。

  刚搁下电话,风一秀又问道:“叶主任,狼局的钱要不要马上还给他men。这个,现在还掉也省事。不然,到来年的报表又得转挪这笔钱,很麻烦。”

  其实,在会议桌前坐着的一些同志已经琢磨出一些味儿来le。估计是叶主任正跟陈主任掰手腕。

  而陈主任连续两次转钱加码过来,明摆着是怕事le。有向叶主任低头的架势。

  “麻烦什么,就这65万年前一过,咱men账务室的账头上又空空的le。开年后又不好向那边要钱,这开年就借钱,对别人来讲不吉利,就是咱men自己也不吉利是不是?

  大过年的,大家都想讨个彩头,还问人家借钱,不妥!咱men都要开展工作,没钱怎么开展?

  狼局那笔钱还是先留着吧,用于开年过后的活动用度le。”叶凡淡淡哼le一声,风一秀一看,知道是陈主任惹着叶老大le。

  叶老大要狠狠的敲打陈主任一回le。自然,好多同志都是在心里默默为陈震东主任致哀le。也不知这老家伙到时怎么样收场le。

  转尔,叶凡又问道:“风主任,你说,开年过后到第一笔款子拔过来这段空白时间,需要多少款子才能够用?”

  “按往年清算过,估计没有50几万是拿不下来的。年一过,所有的工作同时开始运转,这个时候,所需要的钱款也特别的多。因为,万事开头难。等年过后几个月打下le底子,也就会缓解一些le。”风一秀好像也明白le叶主任的意思。

  无非是借这个机会敲陈主任一把le。其实,开年后的工作展开根本就不需这么多钱。风一秀这是在相助叶老大干那敲诈的勾当。

  “什么?50万,风一秀也敢讲出来?”陈震东终于气得一边接电话一边把桌上的茶杯给扫到le地板上。

  “估计风一秀也看出点瞄头来le跟着姓叶的在起哄,摆明le要敲诈。”那声音讲道。

  “你说他会不会是这最后一次?给他弄le两次le。”陈震东有些沮丧,说道。

  “讲不准,那家伙的心思,谁猜得透。也许再弄50万给他也是肉包子打狗le那怎么办?”那声音讲道。

  “我知道le。”陈震东挂le电话,面色阴沉得好像马上得下雨le。

  想le想,一咬牙,打给le陈qiān和,把事说le一遍下来。

  “陈主任,你先前就不该迁就着他。你要当作不晓得这事,款子没拔照样子不要拔。

  我估计,向狼破天借钱根本就是那小子玩的一着借虎吓羊之策。如果你不跳进去,正常工作,难道那家伙还真敢把警卫局的钱一直给压着不还。

  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滴。再说,从狼破天的态度看,他也是不一定想借钱给叶凡的。

  所以,才抬出这是那些保镖men保护领导安全的花销。其实,狼破天的中央警卫局什么时候缺过钱。

  人家富得流油,不就一百●万,人家根本就没放在眼中。你不是不清楚,每年光是你men财务室都要拔给他men上qiān万。

  其实,这些方面是摆给中办各厅室看的。如果拔太多,下边厅室有意见。

  警卫团另有款子收的。◇”陈qiān和毕竟老道,一语道破机关。不过,先前的大道理陈震东也懂。

  “另有款子,难道不经过我men中办财务室直接给他men?这个,好像有些不符合道理。

  我men财务室是面对整个中办所有厅室的。是中办财务一块的汇总厅室。

  级别可是正厅级别的,而且,是由常务副主任邱华同志直接管理的。怎么可能还有钱不通过我men的渠道而下拔给中办所属的警卫局?这个,不是违规le吗?”这一点,陈主任倒真有些讶然le。要是早晓得,也不一致于被叶凡逼成现在这个样子,倒成le别人的笑料。

  你懂个屁,这里头水深着……陈qiān和在心里鄙视le陈震东一声,嘴里却是讲道:“陈主任,你不明白的地方都是国家机密。中央警卫团是个什么样的部门你猜猜就能猜到le。

  有些东西不能讲我不讲le,有一点你要清楚,外头给狼破天那个部门的钱,是你men财务室给他men的好几倍。

  所以,他men根本就不缺钱花,你根本就不必担心什么。”

  “那他怎么那样说?”陈震东还是有些疑惑,而且,也着实想搞清狼破天来钱的渠道。

  “是不想借给叶凡罢le,不是跟你讲过le。这样一讲▲,叶凡应该知难而退差不多。想不到这小子也是吃le熊心豹子胆le,狼破天这样推脱le,他居然还厚着脸皮问人家借钱。胆子真不小啊!”陈qiān和居然叹le口气。

  “他是算准le我会担心才如此的,□这小子,不是一般的奸猾,我算是领教过这种不知天高地厚,不知中办水有多深的小愣头青le。”陈震东忍不住哼声道。

  “对嘛,晓得他是愣头青le你还担心什么?所以,那50万你是绝对不能给他le。再给你就更助长le那家伙的嚣张气焰。而你陈震东,以后还怎么抬头做人?”陈qiān和怂恿着陈震东顽抗到底。

  你的,你老家伙一点屁事没有当然如此讲le。换你头上试试……陈震东心里暗骂le一句。

  这货说道:“陈部长,能不能请你出面给敲打一下。那家伙也太猖狂le。

  听说我刚给的65万他全拿去发年货le,而且扬言还不够发。督查室才多少人马,六十来号人马。

  六十几万还不够发,那岂不是讲每位同志都能分到一万块的年货。这个,可是严重违规的。您是他的直接领导,如果下边出le事,陈部长,你可得斟酌一下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