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三十七章 乔报国眼红了


  第二千零三十七章 乔报国眼红了

  【4更到!】

  听说年过后小刘同志就离开了陈千和的地方被塞到什么偏僻地方当副县长去了。(《7*而陈千和又换了秘书了。

  小刘副县长自○然郁闷着,本来shì再想跟着陈千和一年,先把级别提到正处然后再下去,至少弄个县委书记当当还shì没问题的。

  想不到也不知哪里出了毛病,怎么滴一下子就被陈副部长给发配到了这个地方当一个副县长。

  当然,小刘shì遭了池鱼之殃,shì叶老大跟陈副部长掰手腕的牺牲品罢了。

  不久,风一秀回来了。

  “既然邱主任下拔了50万,咱们年底也还有节余的钱。狼局的100万打回去还给他们算啦。”叶凡说道,狼破天的钱可shì有些烫手,早点扔掉为好。不然,一直拽着可shì会烫伤手的。刚才只shì借用一下敲打一下陈震东。

  “wǒ马上安排财务室的同志去办理。”风一秀打了个电话给财务室。不久,那边来电话了,风一秀接了过后嗯啊了一阵子后一脸讶然的冲叶凡讲道:“叶主任,wǒ们只还了50万。”

  “只还了50万,不shì借的100万吗?shì不shì狼局见咱们经济紧张,特地捐赠50万给咱们督查室过年?”叶凡真有些讶然了,问道。心里也觉得即便shì狼破天跟自己关系再铁,也不可能如此干的。

  那样做可shì会落人口失的。因为,狼破天先前有讲明这笔钱shì保护中央领dǎo安全的活动经费的,并不shì其tā方面的开支,那个,项目不一样,意义可shì大不一样的。

  更何况,狼破天晓得自己有的shì钱。不要讲几十万,就shì一个亿也拿得出来。何必去内卫团虎口夺●食?

  “不shì,wǒ问过他们那边了。圣堂.说shì不久前,财务室的陈震东主任有指示直接下拔了50万给警卫局。说shì听说督查室那边钱紧张向警卫局借了钱,而现在厅里财务室那边挤了一些出来,所★●食?

  “不shì,wǒ问过他们那边了。圣堂.说shì不久前,财务室的陈震东主任有指示直接下shí?

  “búshì,wǒwènguòtāmennàbiānle。shèngtáng.shuōshìbújiǔqián,cáiwùshìdechénzhèndōngzhǔrènyǒuzhǐshìzhíjiēxiàbále50wàngěijǐngwèijú。shuōshìtīngshuōdūcháshìnàbiānqiánjǐnzhāngxiàngjǐngwèijújièleqián,érxiànzàitīnglǐcáiwùshìnàbiānjǐleyīxiēchūlái,suǒ以,先替督查室给还了50万。”风一秀讲道,叶老大一听,差点暗点笑出声来。

  知道自己联手风一秀搞的敲zhà50万活动成功了。陈震东想来想去,估计还shì觉得不妥当,最后,又白送了50万。

  当然,为了遮丑,这老家伙摆了个名头说shì先替督查室还账了。这个,当然也shì陈震东在向自己发出最后的信号。也就shì讲,他最后给50万。剩下的50万要督查室给还了。

  “那wǒ得感谢一下陈主任了,真shì得感谢啊。多好的陈主任,为咱们督查室想得真周到。”叶老大自语了一句,笑呵呵的打了电话给陈震东,表示感谢。

  当然,陈震东那边正在咯血了。

  “感谢个屁!你丫的根本就shì个zhà骗份子。混蛋一个!”一搁下电话,陈震东shì怒不可息,冲进卫生间大大的吼了几声。

  老家伙甩了几条毛巾,马上又冲了个凉水澡才感觉好了一些。奇怪的shì平时陈主任都很怕冷,想不到在零下10度左右的情况下自己今天居然敢冲凉水澡。

  就shì陈主任自个儿也被自个儿的疯狂举动给吓了一大跳。从卫生间出来,这货还心有余悸的看了看那冷冰冰的喷头。

  下午四点,叶老大才忙完了一切。走出中办,这厮不由得长吐了口气,一身总算shì轻松了下来。

  晚上要到乔家大院吃饭,本打算shì回老家古川县吃年夜饭的。不过,看来shì赶不上了。不过,叶凡订了晚班飞机,吃完饭后带着乔圆圆回家过年。

  五点,叶凡从红叶堡出来,直奔乔家大院而去。

  晚上的天气很好,倒shì没有下雪。不过,院墙周围还披着昨天还没有完全融化的雪。(《 .)

  门口站岗的两个武警一见叶凡都笑着‘叶主任’的打着招呼了。

  “每人一包,过大年。”叶凡笑着,从皮包里掏出两包特供香烟扔给了两个看门的武警。

  “谢谢叶主任。”武警也shì笑呵呵的讲道。因为,叶主任从来大方,两个武警也打心眼里佩服他。

  “有没其tā人来?”反正也混熟了,叶凡随口问道。当然shì想打听一下晚上乔家大院都有什么人回来吃年夜饭了。

  别看一个看门的,混熟了能从他那里得到很多重要信息的。比如,晚上shì否有贵客,乔家人都有什么回家,还有什么陌生客人等等。

  “除了乔委员跟乔部长以外,他们的妹妹乔雅丽女士回来了,还有她的一家人。其tā的人没有。”一个武警说道。

 ◎ “嗯……”叶凡点了点头进了乔家大院。

  发现大厅的太师椅上都坐着人,乔远山跟乔横山分左右坐在中央的主人椅两侧。主人椅上坐着的shì乔家老爷子乔军峰以及他的老婆蔡如秀。

  乔军峰很少出☆现,只在逢年过节时才会出现在大厅。平时都shì溜溜鸟什么的。而且,乔老爷子一辈子也只不过到县长位置上退下来了,级别并不高。

  而他的老婆蔡如秀shì一名普通教师,即便乔军峰当了县长,他也没让老婆改行了。蔡如秀就shì教了一辈子的书。两老口恩爱了一辈子,而且,一辈子也甘于平淡。

  左侧第二张太师椅上坐着二乔的妹妹乔雅丽和他的老公曾水兴。曾水兴在国企业任副总,参照政府级别也shì副厅级干部。

  在这里,叶凡倒shì发现了一个意外的人。此人就shì二乔的隔代堂弟乔空成,当时跟叶凡也在中央党校学习过。

  而叶凡任副班长,乔空成任中央党校提高班组织委员,此人现在浦海市任副市长。浦海市shì直辖市,副市长也shì副省级干部。

  再下去就shì乔家的一帮小辈了,像领军人物乔世豪和乔报国。还有乔青阳,乔圆圆,以及乔世豪的妹妹乔娟。

  当然,能有资格坐这里的都shì乔家有着相当份量的人物。而且,shì最亲的亲戚。

  见叶凡进来,倒shì乔空成首先一脸热情的笑着上前来打着招呼道:“叶主任来了。”

  乔空成并不shì这一系的乔家直系,所以,跟叶凡相比,他跟二乔的关系又远了一些。

  所以,在乔家,尽管他已经shì副部级干部了。shì除了二乔外级别最高的乔家人了。

  但shì,在乔家,乔空成做人却shì很低调。他心里清楚,没有二乔,他乔空成什么也不shì。

  “呵呵,咱们shì老同学。”叶凡也笑眯眯的伸手跟乔空成握了握了。当初在中央党校提高班时乔空成不晓得叶凡跟乔家的关系。所以,对叶凡的态度shì不冷不热。

 ○ 后来即便shì晓得了,但shì,那个时候叶凡不过shì粤东一个副厅级干部。

  所以,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现在可shì大不一样了,人家叶凡坐上的位置shì令许多干部都眼红的地方。乔空成自然放低了☆身姿。

  两人闲聊了几句,叶凡上前向老爷子跟二乔打了声招呼。尔后就想坐在后头去,不过,乔世豪却shì拍着他身旁前面的一把椅子笑道:“叶凡,过来过来!”

  在乔家,叶凡跟圆圆的堂哥乔世豪最谈得来了。而乔圆圆的亲哥哥乔报国跟叶凡倒不怎么样?两人以前还掰过手腕,后来虽说解开了。

  但shì,现在两人也在暗中较劲头。乔报国现在南福省南岭地区任专员,也shì个穷得掉渣的地方。

  跟叶凡的现在中办的位置相比,那可shì有着天壤云泥之别。所以,乔报国的心思很复杂,跟老婆苏香岭坐在一起只shì看了叶凡一眼,连个笑脸都没有。

  而且,见乔世豪挪了一下屁股往下坐了一把椅子,把自己的椅子让给了叶凡。

  乔报国还皱了下眉头。这个虽说只shì个小动作,却shì有着不同寻常的‘味道’。

  敢情shì乔世豪把叶凡推举到了比自己还要重要的位置上,虽说在家里坐较随便。

  但shì,老一辈跟小一辈都晓得。其实,在家里的位置也有个级别高低辈份高低之分的。叶凡再次初初一扫,发现还真shì按辈份跟级别坐的椅子。

  “世豪,你上面坐得好好的坐下来干嘛,wǒ这包都没地儿搁了。”乔报国看了乔世豪一眼,忍不住出嘴了。

  因为,他原本shì坐在乔世豪下边的。而且两人中间还空了一把椅子。椅子上放着乔报国的一个小皮包。

  而乔世豪要坐下来把自己的椅子让给叶凡,所以,顺手就把乔报国的小皮包搁到了乔报国膝盖上。

  “报国,wǒ给你挂上。”乔报国的老婆苏香玲赶紧站起来讲着就要伸手去拿皮包。

  “你多什么事?”乔报国脸一沉,没有递皮包的意思。

  叶凡一看,明白了。敢情shì乔报国看到堂哥乔世豪如此的推崇自己,还主动让椅子。这厮心里嘛,发酸了眼红了。

  也难怪,现在叶凡shì堂堂的中办督查室主任,主席办室副主任。而乔报国还在南福省南岭那旮旯地区混着一个专员。连个地委书记都没混上,当然心里不舒服了。

  “呵呵,wǒ给你挂去。”乔世豪一看,也琢磨出一点味道来了。笑着伸过手去。

  “一个小皮包,wǒ怎么敢麻烦你堂堂的乔大师长。”乔报国以挖苦的口气讲了一句,尔后把皮包递给了老婆苏香玲,示意她先搁房间里去。

  叶凡装着没看见乔报国的小动作,一屁股就坐在了乔世豪让出来的椅子上,而且,翘上了二郎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