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三十八章 乔远山的字换了


  第二千零三十八章 乔远山的字换了

  【狗哥疯了,今天再次连播4更,狗哥要月票!嘿嘿!】

  “世豪,猎豹那边特训完了。(《7*你们红剑师团是不是整装完备了?”叶凡随口笑问道。

  “整装倒是整装了,只是人员配备很难一下子齐全。而且,有些高端人才难找啊。”乔世豪叹了口气。

  “有大伯在,什me问题不好解决。”叶凡问道。

  “他,有些事也不好下手。比如,咱们去挖人,人家也有意见。更何况,你我都清楚。人事方面,各方都纠结着。有时并不是人才紧缺,而是人家面子问题挡着不放罢了。”乔世豪讲道,看了叶凡一眼,问道,“江都的事查得怎me样了?”

  “查了个大概,具体的得等明年了。”叶凡说道。

  “也是,几个亿的大建设,哪有那me容易查的。”乔世豪点了点头。转尔小shēng问道,“你没挨批?”

  “没有。”叶凡摇了摇头。

  “倒是怪了。”乔世豪有些莫名样子。看了叶凡一眼,讲道,“你是怎me搞dìng那位姓张的同志的?”

  “搞dìng,搞个屁,人家是国务委员,总理助理,我小小的一个督查室主任能搞dìng他。要是圆圆的爸爸出手估计还行,我,是绝不可能的地。”叶凡当然不会漏出某些阴暗的事滴。

  “别跟我演戏了,这事,二叔没出手。那这事就是你自己搞dìng的,要不然,姓张的那me好说话,绝不可能。”乔世豪根本就不信,拿眼盯着叶凡。

  “我真没办法搞dìng这事,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你说说,叫你搞dìng能搞dìng吗?”叶凡反问道。

  “你我当然不行,不过,枫叶湾的费家肯dìng有这能量。在费家这颗大树面前,张委员也得放低身姿。”乔世豪淡淡哼道。《 .

  “绝没这回来,费家,我好久没去过了。”叶凡十分肯dìng的摇了摇头。乔世豪晓得他讲的是真话,这货脸上更疑惑不解了。

  不久●,这货漏出一句话来差点让叶老大被噎住了。乔世豪凑叶凡耳旁小shēng嘀咕道:“是不是凤家那丫头忍不住出手了,这事,千万别给圆圆晓得,不然,有得你这家伙受的了。”

  “你……全胡扯蛋,我跟她好几□年没见过面了。现在长什me样都记不起来了。”叶凡一幅瞠目结舌样子看了乔世豪一眼。

  “是me?”乔世豪根本就不信,不过,叶老大也有些发虚。凤倾娍那绝世的风姿又闪显在了眼前,这货在心里叹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

  “叶凡,这是配制好的参茶,你多喝点。”这时,乔圆圆双手小心的棒着一个不透明像瓦罐样的杯子过来了。

  望着那热腾腾喷着一股子浓郁参香味的茶,叶凡心里有些感动,正☆yǔxióngzhǎng,búkějiāndéā!”

  “yèfán,zhèshìpèizhìhǎodecānchá,nǐduōhēdiǎn。”zhèshí,qiáoyuányuánshuāngshǒuxiǎoxīndebàngzheyīgèbútòumíngxiàngwǎguànyàngdebēizǐguòláile。

  wàngzhenàrèténgténgpēnzheyīgǔzǐnóngyùcānxiāngwèidechá,yèfánxīnlǐyǒuxiēgǎndòng,zhèng想伸手接过时眼前却是出现了另一只手。一把拿过了茶杯,哼道:“哥口渴了,先借给我喝一口。”

  自然,此人是乔报国了。

  “哥,你怎me随便抢人家的茶喝?”乔圆圆有些恼了,瞪了乔报价国一眼。

  “哼,哥喝你一杯茶你这me有意见是不是?还亲妹子,这me抠门?”乔报国那脸一圬,哼道。

  “报国,这茶是人家泡给叶凡的。”这时,苏香玲看不过去了,在旁讲了一句。

  “是吗?”乔报国装着讶然样子问了句,看了叶凡一眼,说道,“呵呵,还给你。”讲着就递了过去,叶凡正伸手,嘭地一shēng,茶杯居然摔在了地下,因为厚实,居然没有摔碎茶杯。那根拇指粗的长白山老山参王带着胡须倒是从茶杯里嘣了出来躺在了地板上。

  “哥,你干什me?”乔圆圆差点喊出shēng来。

  “不好意思,他没拿稳。”乔报国倒打了一耙,指着叶凡说道,而这时,乔家所有人眼光全盯了过来。(《7*

  “报国,你干什me?”乔世豪也有些火了,乔报国二次找茬了。

  “怪了,叶凡没拿稳当,你们问我干什me?”乔报国一脸正经,讲道,好像真有这码子事似的。

  “好了,没拿稳就没拿☆稳,收拾一下就是了。”乔横山笑了笑来和稀泥了,看了地下一眼,不由得讲了句,“嗯,可惜了一株50年的好山参。”

  “50年,圆圆,你哪弄来的?”乔远山眉头一皱,问道。

  “大伯给我的。”★☆乔圆圆看了乔横山一眼,随口说道。

  乔远山一听,转头看着大哥乔横山。

  “呵呵,哪里是我送的,根本就是你家这个宝贝女儿硬抢的。前几天dào我书房转悠了一圈了,居然给他发现了这年份好的长◆白山老山参王。

  这是我一个在长白山居住的老战友送的。听说为了挖dào它,老战友还被磕掉了一颗牙齿。

  因为那地方很高,长在悬崖上地。人要绑上绳子才能上去的。挖参,很不好操作。这下子倒好,全废了,喂地板了,可惜!”乔横山摇了摇头,有些遗憾。

  “看dào没,50年的,还磕掉了牙齿,人家多不容易。叶凡,你以后也要小心点,连一个茶杯都拿捏不住,太毛手毛脚了。

  如今你工★作的地方不一样了,要是在主席办公室泡茶也这个样子,那可就不好了。

  圆圆,你要劝劝他要多稳dìng心才是。”乔报国一幅兄长教训小弟的口吻,听得一旁的乔世豪皱了下眉头,心里暗叫shēng‘估计要☆糟’。乔世豪正想和稀泥,不过,叶老大却是出手了。

  他蹲下捡起地下的老山参,看了看,说道:“50年份的,看,参须都这me长了,还带着红色,像鲤鱼胡子。这老山参,可是宝贝,不能浪费了。那就让它发挥点余热吧。”

  一讲完话,叶凡走dào乔报国跟前。

  叭地一shēng震响传来,大家看见叶凡一巴掌拿着那老山参拍在了乔报国前面一张茶几上。

  等叶凡收回手后,‘啊……呀……’顿时,几个乔家人没忍住,失shēng叫出shēng来了。

  因为,拇指粗,已经被乔圆圆炖得很软的老山参带着胡须一起被叶凡一巴掌拍进了茶几里头,好像镶嵌在茶几里头的一件诡异的参雕工艺品。

  而且,那老山参一点损伤都没有,连胡须都散开镶嵌在了茶几里头。要知道,乔家大院里的茶几可是硬红木古董货色,要让这me软的人参镶嵌进硬红木里头,这是个什me概念,平时就是用铁钉也很难敲进去的。

  “送给你了乔报国专员,今后,你见dào这人参,就像见dào了我叶凡。人参(生)人参(生),希望你走好自己的路,每一步都要拿捏得稳当。不然,小心碎了。而这人生(参),在我手中,怎me玩也不会碎的。”叶凡是一语双关,用人参比拟人生。倒是教训了乔报国一把。

  “不劳你牵挂,你还是多关心下自己。我乔报国的人生(参),会越走越大越铺越宽的。”乔报国反击了叶凡,用的也是人参(生)。

  “好了,人生要靠自己走。拿捏人生要走大道,大道才是人生,算啦,不说了,吃饭吧。”这时,一直没开口的乔老爷子乔军峰睁开他有些老昏的眼,居然淡淡的开口了。

  不过,厅里所有人都在**着乔老爷子的这句话。好像在警告乔报国,人生要走‘大道’,而不是搞些小动作摔个茶杯就能了事。

  好像也是在提醒叶凡,光是武力也解决不了人生的。这只是手段中的一种小用法罢了。而现代人的人生要用脑子而不是拳头。那是粗野的行为。

  饭桌上大家饭吃得很规矩,只是偶尔会听dào乔家二乔聊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其他小辈们都没再讲话。

  吃完饭后乔远山一边用毛巾抹嘴,直接在桌上冲叶凡讲道:“dào我书房来一下,你马上得赶飞机,咱们现在就上去。”

  进了书房,乔圆圆泡好茶后就退了出去。

  望了望乔远山背椅后墙壁,叶凡惊讶的发现。乔远山背景所挂的字居然换成了“严肃”两个字。

  ‘严肃’,这代表什me意思?

  叶老大在心里琢磨开了,见叶凡双眼盯着墙壁愣,乔远山居然没吭shēng,估计是想给叶凡一dìng的缓冲时间。

  足足二分钟过后,乔远山了喝口茶问道:“看懂了没有?”

  “不懂?”叶凡老实的摇了摇头。

  “呵呵,正常!”乔远山微微点了点头。

  正常,啥意思?难道我看不懂就正常了,老乔同志还真会故弄玄虚啊……叶老大在心腹诽了老乔同志一句。

  “江都的事严肃吗?”乔远山貌似很随意,突然开口问道。

  “严肃!”叶凡点头讲道。

  “既然很严肃,你自己严肃过吗?”乔远山那眼光有些灼灼的盯着叶凡,令得这家伙心里有些发毛了。好□像,老乔同志的眼光能洞穿自己的心思一般。

  “我一直很严肃,不过,有些事,身不由已。”叶凡想dào了齐家的事,随口答道。

  “乱弹琴!”乔远山突然一摆手,差点把手中夹着的香烟给抛了出去◎

  看来,老乔同志力度用得很大。这说明,他心里有些失控了。摆dào叶凡身上,那就是他对叶凡处理江都的事很不满意了。

  叶凡没吭shēng,等着老乔同志解释一下。

  “不要再玩◆小聪明了,这世上,并不光是你叶凡一个人很聪明。在咱们华夏,在体制中,比你聪明的人大有人在。

  比经验,你不如那些老人,比能力,你也只能算是中上之选,还达不dào优秀。

  比斗智,你更逊●了一些,比脾气,这一点你倒是可以大shēng的冲人家喊道,我就是这牛脾气!你们来吧,我不怕。”乔远山一段话下来,差点搞蒙了叶老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