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三十九章 太重感情不行


  第二千零三十九章 太重感情不行

  【2更到!】

  “我méi玩小聪明。《 .”叶凡恢复了平静,摇了摇头。

  “méi玩,你的软肋就是太重感情,明白了méi有?”乔远山●冷冷哼道。

  “嗯,这一点我认同。我的确是个重感情的人,爸想讲的就是江都跟齐家的事吧?”叶凡此刻也总算是闹明白了。

  “你想想,如果你只顾着齐家而忘了自己。幸好这次你还méi事,如果真有事,张向东早举起了大刀。

  你能经得起几刀,你自己说说。也许,一刀就能让你前面几年的努力全泡汤了。

  叶凡,做什么事,都一定要三思而慎行。思才是行的前奏曲,不思而行,那是蠢蛋行为。

  思了而行那是明智的选择。孔老夫子不是讲过,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相信不用我解释,你这个大学的高材生应该懂它的意思。

  古人尚且明白这个道理,而特别是在关乎人生大事时,你不能感情■用事。感情用事那是你冲动而不思的结果。

  在体制中,你看到好像很多事都很冷血。比如,拿你跟费家的关系来讲吧,你们好像还行。

  可是费满天干了什么?你为他打拚,最后,在燕春来举起屠刀时他☆■沉默了。

  而我们乔家也保持了沉默,你当时肯定在心里骂过我一千片,认为我乔远山méi有亲戚情,乔家全冷血。

  其实,你站在我的角度,用均衡思维去想一想。如果是因为你的事而要影响到乔家一★大家族,我肯定选择沉默。

  你明白我讲的意思méi有?”乔远山很坦白的跟叶凡讲起了心里话。(《 .)

  “这是大局跟小局的区别罢了,你是讲我在处理江都的事shàngméi有站在一个正常●的观点之shàng,太重齐家的感情而忽略了自身的利益?”叶凡说道。

  “你说是不是?”乔远山淡淡说道。

  “我也晓得这样不对,既然齐家都宁愿冒着我被张向东打入冷宫的危险而做了些什么。但■■我不能如他们一样的对待齐家。因为,我叶凡跟他们不一样,我重兄弟情。比如报国来讲,他一直对我有意见。你看,我什么时候放在心里过。因为,他是圆圆的哥。不管报国怎么样待我,我绝不会往他身shàng招呼的。”★叶凡讲道。

  “算啦,不谈这个了,我知道也做通不了你的工作。不过,希望今后遇shàng这种事时,关乎到你的前程的大事时一定要慎重处理。”乔远山摆了摆手,看了叶凡一眼。

  他讲道,“中办的工作锻炼对你来讲很重要,你更要注意一言一行。

  不过,讲到报国,说句实话。他的心胸不如你,我一直也在批评提醒他。他,太眼热你的成就了。其实,人的一辈子既要有勇争激流的雄心,但也需要一颗平常心才行。

  事事都与人比,最后受罪的往往是自己。比如官场体制中,主席就一个。如果每位同志都因为当不了主席而郁闷的话,那不得郁闷死了。

  所以,知足常乐有时也应该有这方面心思才行。但知足并不是满足于现状。人生时时都在奋斗,这样的人生才是大人生。

  不过,你的缺点就是太感情用事。也许,这是你的秉性。不过,不管怎么样,报国是你的大舅哥。

  他现在南岭地区过得并不怎么如意。而在南福省省委那一头,他关系搞得更是很僵。有些事,不能事事我们shàng面来出手。

  会给人落下一个靠着父辈荫及才能活下去的不良印象。(《7*可以说,体制中的领导,méi有一个喜欢如此庸才之人。”乔远山抛出了主题。

  “爸的意思是想叫我去疏通一下?不过,齐叔现在离开南福到晋岭省了。而以前的铁托又到粤东了。

  在南福省委那边,刚才你也讲了,费满天对我是不冷不热,见我倒霉也是保持沉默。

  而新来的省长我不认识。我已经méi有了很亲近的人。而我离开南福也有一段时间了,我在那个地方的人脉跟关系都在走下坡路。甚至可以说已丢失得差不多了。”叶凡自然在推了,实在是不想再帮乔报国了。因为,这家伙太不识相,叶老大心里不爽!

  “段海天呢?”乔远山淡淡哼道。

  “他……”叶凡应了一声,头有些大。知道这个早在人家老乔同志的算计之中的。

  “报国的下一步就是到某市或地区任书记,他在南岭担任专员一职只是打基础。

  不可能永远呆在那里的,而南福省下属的地区及市的一把手南福省省委组织部就可以敲定这事而不用经过中组部。

  当然,涉及地市一把手也得在□中组部报备的。所以,中组织不能直接干涉下边地市一把手的任命。

  而我也不想强行插手,因为,报国是我的儿子。如果他是个外人,在需要时我倒是可以出手。亲者要注意避嫌。”乔远山讲道。

  “卢◇明珠跟段海天一个是具体的人事调整执行者,一个是分管人事的省委主管领导。两人配合在一起,当然,对于某个方面的人事调整肯定有一定的话语权。不过,他们俩个并不是同一条心的。所以,联手的可性不大。不然,我倒是可以试试再跟明珠部长聊聊报国的事。”叶凡讲道。

  “他们俩是不可能同条心,但是,你这个中间人至关重要。你跟卢伟,齐天不是三兄弟吗?而段海天的女婿陈军是你的铁竿跟班。所以嘛,为了报国的事,你完全可以调和段海天跟卢明珠。至少,在同一件事情shàng他们可以形成合力。而这促使他们联合的诱因就是你了。”乔远山进一步逼了过来。

  “那不一样,我跟卢伟陈军的关系那是我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就像某人跟报国关系再好,你也未必会放在眼中。这个,一码归一码,不一样。”叶凡坚持着不肯帮乔报国。

  “是么?”乔报国貌似在自问,看了叶凡一眼,说道,“段海天怎么回事?”

  “不知岳父想问我什么?段海天怎么回事我哪晓得?”叶老大想装傻蒙混过去。

  “哼,把我当三岁小孩了是不是?”乔远山突然冷冷的哼了一声。

  “我真不明白岳父这话什么意思?”叶凡装得一脸讶然。

  “中▲组部是我在执掌,涉及一省第三号位置的人事调整。shàng头,是不可能直接下指示的。而且,有些事,只要从某些言语中就可以琢磨出什么来。你说说,段海天是谁拉他shàng去的?”乔远山问道。

  “这◆个,我不清楚,段书记méi讲,这个,我也不好去问得。这是人家的秘密。”叶老大还在装,显得一脸淡定样子。

  “呵呵,有人闲聊时对我讲过一句话。他说啊,你们乔家的女婿有出息了。在南福,还有同志跟他○关系不错嘛。你这女婿,不简单嘛!”乔远山居然笑了笑喷话了。

  叶凡顿时一愣,瞬间一想,终于明白了。这个‘有人’就很值得推敲了。

  当初自己拿段海天的事可是跟a组总头儿龚开河同志作的交易☆。应该不会是龚开河出来讲这话的。

  难道是唐主席,好像也不可能。作为主席,不可能讲这种话的。不过,应该是‘有心人’传的这话什么意思了?

  “你明白méi有……”乔远山淡淡说道,看了叶凡一眼,“所以,这次报国的事你牵一下线,就是一报还一报吧,也得给还了。”

  乔远山这句话出来,叶凡是彻底明白了。敢情是shàng头有人跟岳父闲聊时有提到自己推荐段海天的事。那shàng头人自然聪明,这边给足了自己人情,貌似段海天是自己给搞shàng去的。

  实则不然,而shàng头又换了个说话让乔远山晓得。也让乔远山明白,是我给你女婿面子的。

  而这份面子,还是有一部分是看在你乔家头shàng的。这样一来,段海天不得又欠了乔远山一个天大人情。乔远山如此的讲话,就是要求段海天还乔家一个人情。

  “我明白了,我会叫他还的。”叶凡生气了,冷冷的哼道。他看了乔远山一眼,哼道,“你想讲的就是省委副书记换个地委书记,我们划算!不过,仅此一次!爸,我要赶飞机,就先走了。”

  望着叶凡的背影下楼,乔远山淡淡哼道:“pí气还不小?shàng头那潭水,你也敢去搅?几斤几量,先称称再去试水,不然,会淹死的。”

  不过,乔远山méi想到,叶老大有灵敏的蝠耳通,即便是乔远山很细微的自语,也给叶老大听清楚了,他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冷哼道:“我会游泳!中园海的水,能深过太平洋吗?太平洋,老子坐神龙m2号也下潜到过接近三千米的深度,中园海的事‘水’,不会超过百米吧。”

  半夜回到了水州楚天阁.叶府。一问才知道妹妹叶紫衣早就回古川了过年了。此刻的叶府里头就陈啸天一家人在,倒也méi有落得个空院子的惨状。

  第二天早shàng,叶凡自已开车往古川而去。

  在初一的中午前终于赶回到了古川,不过,一路有美女乔大小姐相陪,叶老大倒也自得其乐。偶尔还会停下车来溜溜。

  在路过墨香时叶凡本想去看看自己的纸厂,不过,想想乔圆圆在身旁多有不便,也就méi去了。

  狗哥感谢‘大城小事诚诚 ’‘ 四火 ’‘ 流浪者& ’‘ 长江之间 ’打赏,谢谢你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