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四十四章 积点口德


  “娘们,还有两下子。大家一起上!秦叔宝公子扇子一挥,十几个家伙全猥琐的笑道:“好,大家一起‘上,”

  这个‘上,字可是大有学问的,乔圆圆都忍不住想扑上去狂K色狼了。不过,被叶老大硬生●生的制止了。

  噼噼啪啪叭啦一些杂乱的声响传来。

  不久,地下全倒下了一片‘汉子”

  叔宝公子那下**被苏留芳狠狠的踩了一脚,以后能否入人道都难讲了。这货很惨的mōzhe自己那★棍子处痛得大叫了起来。那把潇洒扇子早给扯烂了掉到了一边去。

  至于说苏小姐,还是淡定的站在那里口眼神是轻瞄淡写的看了看地下的‘好汉”

  “该请公安局的同志出马了。”叶凡一声干笑。

  “刘书记,这大年初一的都不得消停啊?”叶凡口气中略显不满的讲道。自然是直接挂给了古川县一号人物刘一伟同志了。

  “叶主任,发生什么事了,您说!我一定严肃处理。”刘一伟首先就表了态。

  叶凡也就把事简单的说了一遍下来,当然是以旁观者角色讲的。

  “我马上安排县公安局长韦言志带人过来。”刘一伟说道。

  不到旧分钟,这大过年的。古川县出jǐng还真是快速,叶凡见到七八个干jǐng张大嘴巴喘zhe粗气,以百米飞跑的速度上来了。

  跑在最前头的一乍居然是个胖子,叶凡不认识此人。因为,古川县公安局局长韦言志并不胖,反倒很瘦,叶凡以前见过。

  此人一毕业就在古川下边派出所工作,一直爬到了现在的局长位置。也算是老古川派了,跑在第二位的居然是刘一伟的秘书陈晓。

  见叶凡跟乔圆圆走了出来,陈晓老远就打招呼道:“叶主任,刘书记现正在墨香,所以,交待我跟张峰新书记先过来。”

  原来那跑在前头的胖子居然是古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峰新,估计这跑路方面还是有讲究的。

  按理讲他一个老家伙了不可能跑得如此之快的,哪能跑过身后的年轻干jǐng。而人家愣是跑在了他身后。

  领导在前兵在后嘛!只有这样,才能体现领导的能力,在叶凡这个上级面前表现一下。

  “叶主任,我们来晚了。”张书记一脸惭愧的伸出了双手跟叶凡紧紧的握住了。当然,叶老大仅伸出了一只手。

  “不晚,你们行动很迅速的。这大过年的还麻烦你们,不好意思了。”叶凡话讲得很温和。

  几个干jǐng一伙还是相当受用的,虽说不晓得这位‘叶主任,是什么牌头的。但是,既然连县委书记刘一伟的秘书和政法委书记张峰新都成了长跑健将。那此人肯定不简单滴。

  “哪里的话,保一方平安是我们公安局应该干的事。这是我们的责任,哪有麻烦可讲。”这时,张峰新身后站出一高鼻梁,长相英武,相当帅气的一级jǐng督来。

  此人嘴里略显恭敬的说zhe话上前朝zhe叶凡就来了个标准jǐng察礼,嘴里讲道:“叶主任好!我是墨香市公安局的范东。”

  “范东!”叶凡嘴里念叨了一句看了看范东同志,回想了想,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以前跟于建臣混,墨香市公安局的好多干jǐng叶老大都认识。不过,都将近旧年过去了,物是人非了。

  “叶主任,他是市公安局刑jǐng队队长范东同志。最近因为一桩案子连年都来不及过了一直在古川县守zhe。”张峰新上前解释zhe说道。

  “呵呵,以前于建臣局长你估计是不认得了。”叶凡笑道,随口问了问。

  “叶主任也认识于局?”想不到范东一脸惊讶的看zhe叶凡。

  “你晓得他?”叶凡不答反问道。

  “我哥是范宏刚,叶主任可能没听说过,他在国家秘密部门工作。”范东讲道。

  “范宏刚,呵呵,市*◎**长是不是?”叶凡淡淡一笑,想不到扯来扯去的居然扯出他来了。

  想当年,范宏刚这个***长位置还是叶凡通过铁占雄搞定的。现在也不知他去什么地方了,是否有高升了。

  “是滴是滴,看来,◎叶主任晓得他了。”范东脸上略显得意。

  “当然晓得了。”叶凡随口讲道。

  “你们敢抓我,知道我们是谁吗?”这时,几人听到程小东同志一声吼,转头看去。

  发现这家伙正挣扎zhe不让干jǐng们戴手铸。这家粉实在是嚣张,居然一脚飞去想踢干jǐng。

  不过,那干jǐng更狠。随势一脚踩了下去,把程小东狠狠的踩在了地下。那脸都被干jǐng给踩得差diǎn按压进了泥土里。因为墓地周围都是草地,泥地倒是很松软的。

  而乔圆圆正站在师傅苏留芳身边小声的谈zhe。

  “我管你是谁,全抓了再说口”范东一声令下,干jǐng们动起手来更狠。

  “你们等zhe☆,请神容易送神难。”这时,叔宝公子倒是淡定得很,扫了大家一眼,淡淡的哼了一声。

  “你也算是神,神个屁!”叔宝公子被一个干jǐng推了一把,这家伙差diǎn摔倒了。

  “你叫什么名字?☆◇秦叔宝冷冷的瞪了那干jǐng一眼,那干jǐng倒真给吓了一跳,一时喃喃zhe有些犹豫。这些千jǐng可都不是笨蛋,能如此淡定面对干jǐng的人,肯定有一定家世的。不然,首先就心虚了。

  “我叫■范东,墨香市刑侦队队长。要找的话找我就是了。”这时,范东倒也光棍,上前一步发话了,手一挥说道,“把这些公然调戏fù女的恶棍们全抓起来,马上做笔录,一定要严肃处理口”

  “走zhe瞧!”叔宝公子斜了范东一眼,冷哼一声,倒是不用干jǐng们推,自个儿先跨步往山下走去。

  都走了后,叶凡一脸不好意思上前冲苏留芳讲道:“不好意思,师母,让您麻烦了。”

  “没事,一些小混子,怕什么?”苏留芳很淡定,好像本没有发生这事似的。

  “师母,我看这里住zhe也不大好口不如搬我家去,或者是回到费家庄也行。毕竟,一个人,没人照顾zhe总是不方便是不是?”叶凡建议道。

  “几个小混子就把你吓zhe啦,不用担心,我很安全。而且,我这个喜欢安静,习惯了也无所谓了。”苏留芳摇了摇头,脸色有些忧郁的看了看那无碑的坟墓,叹了口气,说道,“也不知你师傅去什么地方了,都几年了也不回来。难道,他……应该不会口”

  “不会的,师傅生龙活虎的,肯定没事。估计是想出去尽情的玩玩,我相信他会回家的。”叶凡赶紧劝道,因为,苏留芳又伤心了。那眼圈儿也有些湿红了。

  下边,自然是乔圆圆陪zhe师傅聊天散步。晚饭是由苏留芳跟乔圆圆搞的。

  还真别说,苏留芳这位苏家大小姐搞的菜还真有特色,充满了满清特色。大户人家出来的贤惠姑娘,那手艺还真不是盖的。

  “圆圆,看你师仕★搞的菜多有特色口”叶凡瞄了满桌的菜一眼,叹了口气。

  “你的意思是我弄的不行啰?”乔圆圆似笑非笑,盯zhe叶老大。

  “咳咳!咱们家圆圆弄的也还算是凑和。”叶老大表情怪异的笑道。
  “叶凡,你错了。这次弄的菜全是圆圆弄的,我只是在厨房帮她打了一下下手。”这时,端菜出来的苏留芳笑道。

  “这个……,不会吧……”叶老大有些不信了,又看了看桌上那精致菜肴。

  “圆圆很下功夫的,这菜她全学会了,你是有口福之人。”苏留芳笑了一声,转尔皱了下眉头,讲道,“要是方成能有你这口福就好了,可惜,每天我煮好了菜都没人来吃。”

  离开的时候,叶凡暮然转身,见苏留芳的身影有些萧瑟,心里不由得有些发酸。

  “师傅好孤单……”乔圆圆声音有些颤栗zhe小声嘀咕了一句。

  “师傅,你在哪里”…”叶老大不由得在嘴里嘀咕了一句。

  第二天早上,按墨香市当地风俗,大年初二是鬼节。也就是鬼过年嘛,到时各家过世的鬼hún亲人们都要回家过鬼年。这一天,到处一片安静。

  初一那种到处鞭炮声响在今天全停止了。哪个小孩子敢放炮,肯定会招来家里人一顿板子的地。因为,你炮一响,把家里回来过节的鬼亲戚全吓跑了。

  因为是鬼节,所以,也不适合互相串门的。一般初二这一天大家都往山上溜达去了,或者聚在街上打打耿搞些牌九或者去麻将场搓麻去。辛苦了一年了,大家也该放松一下了。

  不过,因为叶凡准备初五六去藏西武家一趟。想把齐天的事给解决了,所对,也顾不及这么多了。

  初二一大早叶凡开车直奔lín泉镇而去。因为,叶凡要去瞧瞧干娘叶金莲。相信即◎便是在鬼节日子里,干娘也不会嫌弃自己回来的。

  车到lín泉镇,不,应该叫lín泉区了。因为,lín泉镇已经规划为墨香市直管的一个行政区。跟墨香本市红安区天安区一样的级别,也就是县级行政区。听☆说其领导还高半个规格。

  叶凡直接把车子开到了狐狸岭头,因为,狐狸岭相对lín泉区来讲地势在市区还是较高的。

  以前的狐狸岭只是lín泉镇一座荒废的山头。叶凡记得当初的山头上有一座小宝塔,实际上就十米高左右的一座破石塔。而古塔的周遭全是芳草地。

  而站在狐狸岭上能看清当时的lín泉镇全貌。叶凡那个时候也经常跑步到这山头上观赏zhelín泉镇的全貌。

  不过,彼一时此一时了。

  此刻的狐狸岭由山脚下的公路上直接修了一条长达几百阶的石阶直达山顶上。周遭全是树木花朵,而在山脚下还有一个能停上十几辆车子的小停车场。是用石板铺的,显得相当的整洁,停车场上停zhe二辆大巴,还有三辆奥迪。

  “搞什么,一个破岭,难道成景区了?”叶老大看了看山头上,有些疑huò的自语了一句。

  “小伙子,积diǎn口德。”这时,旁边一个正溜鸟的老大爷提zhe个鸟笼,有些不满的朝zhe叶凡哼了一声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diǎ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口)(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