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四十七章 梦中的老宫


  第二千零四十七章梦中的老宫

  不过,李宣石反倒不shēng气,点了点头讲道,“是啊,当年你叶叔一锤定音,天水坝子这小公路扩展到了12米宽,打通了相邻的几个县,咱们天水坝子也快成几个县的中心点了。圣堂最新章节.而后,经过我们天水坝子集团再次扩张,咱们这路几达20米宽度,比那什么破事儿的高速公路还要开得过瘾着。痛快啊!”

  “呵呵,他们估计上错了。”叶凡淡淡冲那哥们一笑道,筷子一动,夹了块红烧肘子吃了起来。

  “上错了,不可能吧。”年青人略一思量,摇了摇头。自个儿也夹了块大肉大快剁矣起来了。

  “看,老板来了。”这时,那年青人朝着前方呶了呶嘴。

  叶凡抬头一看,可不是范春香还是谁?

  今天的范春香一身标准的畲家服饰,虽说人也三十三四了,但因为面上薄施了粉,看上去并不显老。

  但叶凡还是在她的角额处用鹰眼发现了一丝纹皱。不过,并不◆影响范春香整体的美丽。再加上畲族服饰的衬托,使得她更显得朴实中略带点贵气。

  “真她娘的漂亮啊,兄弟,你可能不晓得。范老板后面的粉丝排成长队了。不过,听说范老板很正经,一般不鸟人滴。不然,傍上◎yǐngxiǎngfànchūnxiāngzhěngtǐdeměilì。zàijiāshàngshēzúfúshìdechèntuō,shǐdétāgèngxiǎndépǔshízhōngluèdàidiǎnguìqì。

  “zhēntāniángdepiāoliàngā,xiōngdì,nǐkěnéngbúxiǎodé。fànlǎobǎnhòumiàndefěnsīpáichéngzhǎngduìle。búguò,tīngshuōfànlǎobǎnhěnzhèngjīng,yībānbúniǎoréndī。búrán,bàngshàng这富婆还愁啥?”那哥们叹息了一声讲道。

  “老板娘都穿成这样吗?”叶凡问道。

  “嗯,老板娘并不是畲族人。不过,因为当初的叶镇长在这里时把林泉开发区的几个畲族寨子联凑在一起搞了个畲乡文化游。

  而范老板因为身材好,有菜西施之称。所以,后来被选为了畲家文化形象大使。

  而旅游公司听说范董也入股了。所以,一直以来。范董都是以畲族服饰来代表着咱们林泉这边独tè的畲族文化。

  就连这春香大jiǔ店八大招牌菜中就有一道畲族菜,叫望月潭。圣堂最新章节.”年青人讲道,并且伸手指了指叶凡面前那碗汤菜。

  叶凡细细的看去,顿时身子一震。

  因为,他发现这‘望月潭’畲家菜有些tè别,碗就是一汪潭边。而在潭边一石头上居然有一只不知用什么材质雕成的白虎正呆呆的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而这明月居然被抽象化了,初初一看倒像一片略显圆形的叶子。

  春香不就是一只‘白虎’吗?而叶子难道代表着‘我叶凡’。含‘叶’字。这白虎望月,不是春香的一腹春情……

  叶老大心里莫名的涌上一股子酸味来,呆呆的盯着那‘望月潭菜’拉开了心思。跟范春香的点点滴滴在心头冒了出来。同时,在叶老大的心里居然,就在这时候,就在这桌上,此时响起了李春波的《小芳》。

  在回城之前的那个晚上

  你和我来到小河旁

  从没流过的泪水

  随着小河淌

 □ 谢谢你给我的爱

  今shēng今shì我不忘怀

  谢谢你给我的温柔

  伴我度过那个年……

  叶老大感觉眼圈有些许湿了,有些动情了。毕竟,在刚毕业那个年代,叶老大有轻狂■有迷茫有无奈。不过,当年这一切,范春香在叶老大心中有着举足重轻的影响。

  “这盘菜不要动。”就在这时候,叶老大发现挤过来的哥们那筷子直朝着白虎身上夹去,估计是想下筷子了。一股怒火升腾而起,叶老大阻止他了。

  “你是谁啊,也不打听一下,这林泉区有没我李然一号人?小子,居然在老子面前摆谱,什么玩意儿。”李然同志讲完后,凶巴巴的把筷子伸向了叶凡面前的‘望月潭’那盘菜。圣堂最新章节.

  “李然,马上滚蛋!”就在这时候,大堂经理范shì人出现了。一脸严肃的瞪了他一眼。叶凡走时有拜托李宣石要照顾好春香菜馆的。所以,一直以来。

  天水坝子集团保安部的那些李家培养出来的打手全是春香大jiǔ店的保护神。在他们有意无意的传出话后,基本上没有那个不开眼的敢到春香大jiǔ店来找麻烦。

  而且,即便是林泉区跟鱼阳市的区委常委、市委常委们也都经常会光顾春香jiǔ楼。

  □tè别是现任的林泉区区委书记段海同志,已经把春香大jiǔ店订为区里的定点招待所了。

  上头有什么人来,都是往这边带滴。因此,想打这边主意,一些眼红,脑子犯浑的一些家伙更不敢有所动作了。

○  还有一个更大的由头,因为,据传说,叶镇长以前就喜欢当时的‘春香菜馆’的菜。所以,也有好多慕名而来的鱼阳客人经常会来这里光顾。再加上范春香这人不错。

  这大jiǔ店里有豪华大餐,也有老百姓吃◎得起的普通菜肴。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因此,这么多因素加在一起,她不想火都不行了。不过,范春香钱zuàn之于民也还之于民。

  凡是林泉有搞什么捐赠活动,范春香砸的钱一般都排在前三甲之中。所以,她也留下了个大善人,活观音的称号。

  其实,大家不晓得的就是。因为,当年这菜馆是叶老大出钱搞的。后来,范春香一直把jiǔ店的八成收入算在了叶老大账上。不过,叶凡有讲过,他不缺钱,不需要。

  结果,这些钱,全被范春香捐赠了。其实,暗中是为叶凡捐的。当然,不能出现叶凡的名字罢了。就是狐狸峰上那铜铸的雕像也是范春香牵头搞的。

  自然,叶老大在春香大jiǔ店里的股份所zuàn的钱,有一半都砸进了那尊巨大的铜铸像上了。

  这是范春香转手之后还钱给叶凡的一种暗示。范shì人用的居然是‘滚蛋’两个字,可见对李然的愤怒和严厉了。

  “范经理,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走就是了,怎么这样骂人?”李然明显的有些底气不足,因为他是天水坝子李家人,知道这jiǔ店跟李宣石的关系,所以,挪着步子要走人。不过,总得讲几句撑台面的话出来。

  “滚!”范shì人哼道。李然灰溜溜的走了,不过,走前可是瞪了叶凡一眼。

  不过,对于这种跳梁小丑。叶老大在全身心的对付着面前的一碟花朵炒的菜。

  听说是山上的一种花样子形状的叶子搞的。味道虽说并不是tè别的好,不过,就是因为此叶奇tè,味儿独到才成了春香jiǔ店的八大招牌菜之一。

  “对不起。”范shì人经理看了叶凡一眼,满脸的歉意。

  “没什么。”叶凡微微摇了摇头,看了看范shì人一眼,问道,“范董到现在找到人家没有?”

  “人家都很多,只是,范董都不满意。”范shì人摇了摇头。

  “她也三十好几了,也该重新建立个家庭了。一个女人,还拖着个孩子(抱来的),一直不建立家庭也不好。唉,人一辈子,就这样独身着很不好……”叶凡叹了口气,讲道。

  “这话我们家长辈都劝过她好多回了,不过,她一直没点头。理由是怕别人欺负她的孩子。而且,再劝的话她会shēng气的。说起来,虽说我还是她的亲叔。但是,大家都有些怕她。所以,这两年来,倒没人再劝她了。”范shì人面上忧郁一闪而过。

  “唉……”叶凡没再讲话,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jiǔ小斟之后,叶凡站了起来。默默的看了正在大圆桌上欢声笑语的范春香一眼,心里讲道:“我走了,祝你一辈子幸福……”

  不过,叶老大开着车子离开春香大jiǔ店渐行渐远之时总感觉后头好像有双眼睛在盯着。

  这厮蓦然回道,才惊讶的发现。在春香大jiǔ店最高层的一面全落地玻璃窗下,一个全身畲族装束的女子正泪眼蒙蒙的盯着自己那切诺基的车屁股。

  叶凡晓得,自己在大厅的事肯定是通过范shì人传给范春香的。范春香真是懂事,知道自己不想见她。所以,她在大厅里出现肯定是故意出现的。

  而且,装着一点没发现自己的架势在玩乐着。其实,她是装给叶凡看滴。见叶凡走了,她才默默的到了最高层默默的望着叶凡远去。

  春香之泪,在叶老大鹰眼下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唉,你这何苦……

  叶老大一狠心一脚下去,切诺基轰鸣着以接近150码的速度窜了出去。

  久违了的天水坝子,叶凡又回来了。

  不过,当叶凡的切诺基开到路口已经望见了那梦中那旧而古朴的老宫时却是被一辆闪亮的宝马给横在路中央给拦住了。叶凡按了两下喇叭,那宝马居然耍横不动。

  麻痹的,要跟老子比钱是不是?叶老大心里想着。当然,砸宝马的想法倒是没有,因为,叶老大没有这般的兴趣比‘款爷’。所以,这厮只好下车正走向宝马,哪知那车门突然打开了。传来李宣石那响亮的哈哈笑声。

  “原来是你这家伙,我倒是谁?”叶凡抬手给了李宣石一拳。

  “轻点,我可不是你对手。”李宣石挨了一拳后连了三大步,一时有些苦瓜着脸说道。

  “怪了,你会算是不是?难道是范shì人给你讲的?”叶凡有些疑惑的问李宣石。

  □“非也,山人自有算计。”李宣石似笑非笑,居然玩神秘了。

  “你也会算,那母猪也能上树了。”叶老大差点翻白眼了。两人谈着,干脆把车子停在了路旁往老宫而去。

  “你看,现在的老宫已经是天水◆坝子景区一景了。”李宣石指着老宫略显得意的讲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