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五十二章 叶主任是何许人


  第二千零五十二章叶主任是何许人

  【3更到!】

  “破坏军婚,叶豪跟琴芳领了结婚证啦?他们订婚啦?笑话!年轻人,不要在zhè里危言耸听,我赵向力不是吓大的。圣堂.要讲破坏,正好是你们。zhè事,我会向你们一师的领导反映的,太不象话了。走吧,走吧。”赵向力口气严厉,以帽子压人了。

  “估计zhè桩婚事是赵向力的干扰最大了吧,此人为了讨好姜副省zhǎng,居rán连侄女的幸福都不顾了。zhè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叶老大淡淡的小哼了一声。

  “没事,等下咱们进去就砸了他zhè厚锅底脸皮子。”范刚倒是一脸的兴奋,因为,zhè货感觉今天有看头了。

  “别乱来,有话好好商量是不是?毕竟,赵向力是琴芳的亲叔,闹僵了总归不大好是不是叶主任?亲戚嘛,以后总要走的。”谢国忠可不想把事闹腾得太僵了,赶紧在一旁吹小风道。

  “别的不说了,琴芳,你说,你爱叶豪吗?”zhè时,姜rán逼了过去。

  “琴芳,你要想好了。叶家的亲事我赵迈达是绝不会答应的。如guǒ你真要闹腾,那我赵迈达就等于没zhè个女儿。”赵迈达也逼了过去。他晓得,自己zhè个女儿很孝顺,绝对不会跟家里人断绝关系的。zhè就是赵琴芳的软肋。

  “我……我……”赵琴芳喃喃着就是讲不出话来,她双眼含泪。一会儿看看叶豪,一会儿看看父母……

  “好了,沉默表示拒绝,也◎就是琴芳心里根本就没有叶豪了。好了好了,走吧叶豪,别在zhè里再添乱了。”zhè时,赵向力居rán找出个zhè种劳啥子的歪理解释来。

  “沉默表示拒绝,老子头一遭听说zhè事了。”范刚冷冷哼道◎

  “呵呵,嘴在他脸上,他怎么讲就是怎么着了。《》.zhè就叫强权理论,权威嘛,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滴。他们讲一加一等于三照样子有人捧场,你说一加一等于二人家讲你zhè是歪理。”叶凡淡淡的说道。

  “琴芳,你说一声,你爱不爱我叶豪?”叶豪生气了,冲着赵琴芳喊道。

  “我……我……叶豪哥,我……zhè个……”赵琴芳喃喃着就要讲出来时,就听到钱一雄突rán嘴里满是讥讽味儿说道,“姓叶的,你zhè破酒拿走,zhè种假货也拿得出来。看到没,窖藏茅台,zhè是国宾用酒,一般的国宾还喝不到,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就是偶尔能遇上别人送的拿来买,那价格,也不是你一个穷兵蛋子能买得起的。”

  “拿走,又送假酒,zhè破货老子喝了头痛!”啪地一声刺耳声传来,赵迈达见女儿被叶豪逼得有松动了,那是马上接着钱一雄的话题,随手就把叶豪送的茅台跟茶叶给扔zhè过去。

  自rán,叶豪没接,那茅台砸在地下碎成了花儿,一股浓郁的酒香飘了过来。

  叶凡眼眉一竖,几步就跨了过去站在了大厅门口。脸上却是挂着诡异的微笑,问道:“叶豪,是谁把我送给干娘的茅台给砸了。”

  “我砸的,年青人,怎么样了。zhè种假酒你也敢拿来送人,真是祸害了。”发现是个浓眉大眼家伙在发话,见他边上还站着一中年妇人,估计此货就是赵迈达了。

  “老谢,你也来了。”zhè时,谢国忠刚进来,○姜副省zhǎng倒是先点头打起了招呼。

  “姜省zhǎng,你好。”谢国忠也赶紧打了声招呼。

  “谢书记,请坐。”赵向力赶去挪椅子。

  “叶主任,你先坐吧。”谢国忠没坐,转头冲■jiāngfùshěngzhǎngdǎoshìxiāndiǎntóudǎqǐlezhāohū。

  “jiāngshěngzhǎng,nǐhǎo。”xièguózhōngyěgǎnjǐndǎleshēngzhāohū。

  “xièshūjì,qǐngzuò。”zhàoxiànglìgǎnqùnuóyǐzǐ。

  “yèzhǔrèn,nǐxiānzuòba。”xièguózhōngméizuò,zhuǎntóuchōng叶凡讲道。厅里人一听,顿时脸色一僵。

  全都盯向了叶凡zhè个年轻人,因为,连谢国忠zhè个墨香市第一号人物都叫着‘叶主任’,那zhè位叶主任肯定不会是市里的。圣堂最新章节.

  不是市◇里的至少得是省里的。省里能称得上号的叶主任又有几个。比如,什么办公室主任就不要讲了。发改委主任好像也不姓叶,厅里人大脑在快速运转了起来搜找着有关信息。

  特别是姜副省zhǎng更细心一些。他发■现谢国忠貌似对叶凡还略显敬样子。zhè就太令人有些吃惊了。就是省委发改委主任也不能令谢国忠如此吧。

  更何况,姜副省zhǎng晓得叶凡不可是省里某位主任了。除非是办公室主任,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那好,我先坐了。”叶凡居rán没有矫情,一屁股坐了下来。范刚可是勤快了。赶紧上前从皮包里掏出了一盒雪茄给叶凡点上了一支。

  “谢书记要不要来一支?”叶凡吐了个烟圈,问谢国忠道。zhè个,既rán赵家和钱家要显摆,那叶老大代表着叶家,当rán更得耍大牌了。要显摆的话就得比赵钱两家更‘显摆’才行。所以,叶凡才会显得如此的大条。就是做给他们看滴。

  “不要了,谢谢,我烟量少。”谢国忠其实有些想抽,他也识货,知道zhè是高档货色,估计市面上没得卖的那种。不过,他见叶凡没鸟姜ránzhè个副省zhǎng,领导都没有烟抽了,谢国忠自rán不敢抽了。

  “你是谁?zhè是赵家,年青人,怎么zhè么大条,滚开。不晓得姜省zhǎng在zhè里吗?”zhè时,钱一雄旁边一个年青人又开始耍大牌了。自rán,他是想压过叶老大的势头。此人叫陈勇,在省城也是太子爷之流。

  叭地一声清脆的耳光声传来,大家发现,人影一晃。钱一雄旁边陈勇脸上着实的挨了一耳刮子。

  因为,陈勇脸上已经浮现出了五根清晰的指印,显紫青色的。自rán是血淤积所致了,zhè是范刚的好手笔。▲叶豪跟他朋友沈副团zhǎng自rán在心里大呼过瘾。

  “麻痹的,我大哥讲话啥时轮到你zhè小丑来放屁了!给老子老实一点,不rán,再尝尝老子的巴掌是不是铁板搞滴。”范刚破口就骂开了。自rán◇是为了给叶豪出气了。

  “你是谁,给老子报上名来……”陈勇愤怒得嘴唇都在抖动着,指着范刚就在冲上去。

  不过,显rán,刚才范刚那动作太快了。钱一雄也不是蠢驴,晓得范刚估计是一练家子。

  zhè种人跟他对垒拳头那是绝不明智的。所以,钱一雄一把抓住了好友陈勇的手不让他过去。

  “好了,听我讲一个故事。”叶凡突rán眉头一皱,脸一板,一双凌厉的眼神在钱一雄跟陈勇脸上扫过。

  zhè两货感觉好像突rán被刀子刮了一下似的。条件反射般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发现没冒血了才一脸错愕的看着叶凡。心说zhè家伙那眼神,太可怕了。

  叶凡现在是九段,把内劲逼于眼睛中再发射出去,当rán那眼神就凌厉了。听说先天高手的眼神能伤人,当rán,zhè个只是个传说。

  奇怪的是厅里人全都不讲话了,姜副省zhǎng也感觉到了什么,在一旁当看客。姜副省zhǎng跟钱家并不是本家,姜rán跟钱一雄的父亲钱流生是干哥兄弟。

  刚才谢国忠的一声‘叶主任’已经让姜rán心里起了涟漪。一直在琢磨着姓叶的主任,搜找着有关信息。

  只是,姓叶的主任在华夏可不在少数,再说,姜rán也不敢把叶凡zhè个年青人跟唐主席办公室的副主任叶凡同志联系起来。

  因为,叶凡的年青让姜rán同志不敢如此的想。在姜rán心中,那个叶凡至少也得是40岁以上的人物了。跟zhè个姓叶的主任,根本就挂不上勾滴。

  “zhè酒啊,是我送给干娘叶金莲的。叶金莲是谁?她就是叶豪的母亲。而我跟叶豪的关系就不用讲了。今天叶豪来zhè里走亲家,所以,我把zhè两瓶珍藏了几个月的★茅台叫叶豪带上了。想不到啊,我实在想不到。”叶凡讲到zhè里故意的卖了个关子,弄得全厅人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叶主任,有什么你挑明了说,我赵迈达不懂zhè些弯弯道道的。”赵迈达熊着个脸讲道■

  要不是刚才谢国忠对叶凡的态度如此,赵迈达早把叶凡zhè个年青人给赶出赵家了,哪容得zhè小子在zhè里卖弄。

  “挑明了说,行,亲家,哪我就挑明了说了。今天来zhè里,本来相请谢书记来是给叶豪作大媒的。

  想不到一来就碰上了zhè事,好好的两瓶茅台成了假酒。我在怀疑啊,zhè茅台难道真是假的。

  zhè茅台是几个月前我回到水州从段书记家里‘顺来’的。想不到段书记家里的茅台也有假的。

  不对啊,听段书记讲zhè茅台是京城里的老领导送给他的。难道京城里的老领导……”叶凡讲了一半,见赵家人有些茫rán样子看着自己。当rán,晓得赵家人不知道zhè个段书记是什么人了。

  “叶主任讲的是段海天书记吗?”谢国忠zhè家伙还真会挑机会,马上找了个机会就下嘴,自rán是帮着叶凡了。

  “呵呵,不是他还有谁?相当年,我还是他的手下,在红莲区工作了一段时间。”叶老淡rán的一笑,zhè一笑对赵家人跟钱家人都不打紧。

  因为,他们还是不晓得叶凡是何许人。就是段海天他们也不怎么明白。不过,赵向力那脸色可是有些变了。

  自rán,在体制内的官员,像赵向力zhè种级别的,不可能不晓得现任的省委三号人物——段海天了。

  所以,zhè老小子嘴巴有些干涩,脸皮有些发紫了。因为,老家伙想到了严重的后guǒ。

  显rán,从zhè位叶主任的嘴里可以晓得。他跟段海天关系不错,不rán,怎么可能到他家里去‘顺酒喝’。能‘顺’的人,那关系比上下级更是亲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