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五十六章 不给面子


  第二千零五十六章不给面子

  “唉,nǐ没遗憾,我有……”叶老大叹了口气,直到玉娇龙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有些模糊的黄昏。圣堂.

  “有遗憾就追上去。”这时,yī道声音响起,是从树下☆响起的。叶老大赶紧转身,不是乔圆圆还有谁?

  “圆圆……我……这个,只是偶遇。以前……”叶老大感觉又口吃了,这下子,真是越描越黑了,估计,怎么也难讲清楚了。

  “我晓得!”乔圆圆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不过,叶老大心里越发有些发毛。女人这个东西,到此刻还镇定着,那如果爆发出来就是巨大的火山,会烧死人滴。

  “对不起,她是我妹子的大学同学。以前来过我家里,nǐ好像见过。我也好几年没见到她了。”叶凡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旧情复燃是不是?”乔圆圆还是很平淡的口气讲道。

  “没……没有旧情,nǐ想多了。她说想让我最后吻她yī次。”叶凡说道。

  “那证明nǐ以前经常吻过她是不是?”乔圆圆呼吸重了yī些,叶老大真是难死了,这可是女人即将发飙的前兆。

  这货看了乔圆圆yī眼,说道,“以前,就吻过yī次。这yī次,是最后yī次,也是第二次。这个,只是年少轻狂。好了,咱们不谈这个了,回家吧。”

  “但愿吧!”乔圆圆淡淡说道,不再问了。

  “圆圆!”叶老大心里有愧,突然长身而起。yī把抱起乔圆圆,yī个纵身,脚在墙上yī掂腾身而起,虎鹰功施展开来,起起落落,乔圆圆只感觉到了耳旁呼呼的风声,叶老大越跑越快。能发现他的人全以为自己是不是撞鬼了。

  足足跑了十几分钟到了yī山坡地里,两人翻滚在了草地上。叶老大抱得很紧,两人在黄昏下,□终于,又开始唇舌交战的游戏了。

  起初,估计是气叶老大的嘴巴出轨乔大小姐不张口。圣堂最新章节.不过,在某君那顽强的毅志力下终于叩开唇门。两人狠狠地jiū缠在了yī起。乔大小姐由不开门到不迎全到★小主动直到后头的大主动。

  叶老大都感觉到了乔大小姐的力度,似乎要把自己的舌根子yī把全缠断了。

  良久,两人躺在了草地上。

  “其实,那没什么?nǐ以前谈过朋友也正常。只不过,希望nǐ今后再想干这事时别让我看到。”乔圆圆有些幽幽的讲道。

  “我绝不会再干了。”叶凡说道,态度坚决。

  “狗,能改掉吃屎吗?”乔圆圆斜了这货yī眼,冷冷哼道。

  “现在的◎狗就不吃屎了,全吃好东西。”叶老大干笑了yī声。

  “我是说正经的,nǐ是高手。nǐ的眼睛和耳朵比别人灵敏。怎么我站那边nǐ还没发现。说明,nǐ太投入了。所以,以后nǐ要注意着点。别让我看见,○女人,是会伤心……”乔圆圆轻轻的讲道。

  “不会了,绝没有下次。”叶老大说道,不过,叶老大打了埋伏的。这个绝没有下次,是不让乔圆圆发现没有下次还是不去再吻其它的女人,那就由叶老大自己定义了。当然,叶老大也闷心自问过,自己能做到吗——显然不能!

  相信乔大小姐心里也明白这yī点,不过,明白跟当面讲出来又不yī样。这种事,只可隐晦而不能摆在台面上。

  不过,刚回到家里。古川县的刘yī伟书记居然又来了,而且,身后还跟着县政法委书记张fēng新以及yī个yī级警督。

  “叶主任,他是我们县公安局的韦言志局长。他有急事向nǐ汇报。”刘yī伟liǎn色有些难看的讲道。而张fēng新也差不多样子。

  “韦局nǐ说。”叶凡倒也客气,招呼大家坐下后说道。

  “不好意思,这事,唉,我还真不晓得怎么开口。圣堂最新章节.”韦局长yīliǎn的难堪,欲言又止样子。

  “没事,nǐ直说就是了。”叶凡说道,心里也猜到了yī点,估计是师母跟那个秦叔宝大少的事有关系了。内中,肯定有变故。因为,叶凡晓得,那个叔宝大少有些来头的。

  “叶主任,前天的事我们了解过了,的确是省城来的秦叔宝跟程小东几人不对。

  即便是他们有土地证房产证,但也不能如此的去欺负yī个女流之辈。更何况,人家还是个带发修行的道姑。

  秦叔宝和程小东做得太过份了。本来我们是想拘留他们几天的,不过,刚才,唉……”韦局长叹了口气。

  “噢,是不是上头有人来电话了要求nǐ们放人?”叶凡yī猜yī个准了,淡淡哼了yī声。

  “这事,说句惭愧的话,是我工作上的失误。”韦局长yīliǎn愧色讲道。

  “人呢?”叶凡口气重了许多。

  “已经放了。”韦局长讲这话时,声音有些打颤。毕竟,叶凡是中办的领导,韦局长yī个科级干部在面对如此高官面前还是相当怵滴。更何况,这事,叶凡还慎重交待过。

  “放了,nǐ们还真会办事。呵呵,调戏娘家妇女的恶棍nǐ们说放就放了。这难道就是法律的公平吗?难道方外之人就不是共和国的公民了吗?而何况,人家还是带发修行的,只是还没完全入了世外之道?更何况,这些人还要特殊保护着,他们也是弱势群体。”叶凡淡淡的哼道。

  “叶主任,这事我已经严厉批评韦局了。而且,我已经下令他马上把人抓回来。只不过,听说几人已经快速跑回省城了。韦局长已经派人直奔省城了。”刘yī伟讲道。

  “抓回来啦?”叶凡这话是从鼻腔里哼出来的。

  “还没有。”韦局长yīliǎn死灰,脑袋耷拉着像只被打散架了的驼鸟。

  “是难了,人家肯定躲起来了,到哪里去抓。”叶凡讥讽着笑了笑。

  “不是,没躲。”韦局长说道。

  “没躲,nǐ们不敢抓是不是?”叶凡yī听就明白了,讲道。

  “哪里面我们进不去。”韦局长liǎn又涨红了。

  “龙潭虎穴是不是,说来听听?”叶凡倒也恢复了平静,问道。

  “倒没那么厉害,只是,对我们来讲也差不多。”韦局长说道。

  “叶主任,秦叔宝就住在◆省厅的勾镇南厅长家里。听说俩人还有亲戚,这个,也着实令韦局他们难为了。”这时,张fēng新在yī旁解释了yī句。

  “勾镇南,南福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是不是?”叶凡心里yī动,问道。

  ☆“嗯!”韦局点了点头。

  “倒真难为nǐ们了,难怪秦大公子如此的嚣张。不过,我想讲的就是,他们的土地证户产证什么的肯定是假造的。nǐ们查过没有?”叶凡说道。

  “不是假的,是真的。”韦局长干脆地答道。

  “真的,韦局长,狼头坡上那破庙至少有着二三百年历史了。nǐ敢讲是真的,二三百年前秦大公子家里就到咱们古川这旮旯地方买下了那片地建了破庙,倒是怪了?以前,我可是没发现这破庙还姓秦了。”叶老大讥讽着哼道。

  “证的确是真的,不过,这里头肯定有猫腻了。”韦局长说道。

  “知道有猫腻还不去查,nǐ们这人民警察当得真还是人民警察了。”叶老大微微有些生气了,这个韦局长,也太怕事了。居然敢把自己的交待全给搁yī边了。省常务副厅长难道比自己这个中办督查室主任份量还要重?

  当然,叶老大也晓得,这货是县官不如现官了。毕竟,在他心目中,勾镇南的份量绝对大过自己。

  因为,勾镇南能让他升官,但也能捋了他帽子。而自己虽说名头大,但实际上是yī个空架子。人家真不鸟nǐ时nǐ还真没辄。

  “我们正在调查,叶主任,这调查也需要时间是不是?再说,这大过年的,干警们取消了休假也是很辛苦的。更何况,去勾厅长家里抓人,说句实话,我真是没这胆量。”韦局长争辩道,而且,口气在气愤中也略重了yī些出来。

  “怎么讲话的老韦,跟领导汇报工作就是nǐ这个态度是不是?回去好好反省yī下,写份检查给叶主任,写不深刻的话我还要批评nǐ。”这时,刘yī伟liǎnyī板说道。

  “刘书记,这大过年的,我并没有错是不是?yī听说了这事,我眼巴巴的马上从外地赶◇了回来,连口热水都来不及喝就开始调查取证了。这样子都不行,那还要不要全局干警们活下去?”想不到韦言志居然有反嘴刘yī伟的架势。

  “公安工作的特殊性决定了nǐ们就得这么干,难道过年就不要保yī◆方平案了。nǐ还有理了是不是?言志同志,nǐ也是老党员了。怎么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刘yī伟liǎn色更严肃,不过,叶凡看出yī些端倪来了。

  估计,这位韦局长同志有后台。即便是刘yī伟这个县委书记似乎都有些忌惮。

  不然,韦言志哪敢如此对刘yī伟讲话,居然连自己这个中办督查室主任的面子都不给了。

  “觉悟,案子我们正在调查。在事没调查清楚前谁都有可能是嫌疑人。

  就拿秦叔宝来讲,人家有土地证产权证什么证都齐全。那个叫苏留芳的道姑未经得人家同意就强占了人家的房子,人家叫她搬走也正常。

  即便是在其中有发生yī点小摩擦也不能讲秦叔宝他们就是调戏妇女。这个,需要调查取证的。

  不能讲谁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是不是?咱们办案子重要证据,凭意测或yī方说词办案,那是对另yī方的不公平地。”韦言志居然有理了。

  谢谢‘王憬贤’‘瑞雪宝宝’‘流浪者&’等兄弟们打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