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五十九章 你不进去就要我进去


  第二千零五十九章你不进去就要我进去

  “古董,算不上,只能讲是一破庙。(《》7*很小,连个和尚都没有,倒住着一带发修行的道姑。唉,真是可怜,一个人住在nà破庙里,差点hái被隋唐好汉●‘神拳太保’nà神拳给打出了破庙。”李昌海hái真不是一般的鬼扯。不直接讲老勾的亲戚‘秦叔宝’。而是绕了个弯弯搞出‘别号’来。

  “神拳太保……”勾镇南念叨了一句,突然身子一震,心说神拳太保不◆是秦叔宝吗,我nà亲戚不正叫这名,难道老李是在指我这亲戚干了什么,麻痹的,这兔崽子是不是又惹麻烦了……

  因为,老勾同志曾经为秦大少擦过多次屁股。这个,作为亲戚,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太亲了。□

  “对对,呵呵,神拳太保,神拳无敌。”李昌海居然呵呵的笑了两声,听在勾镇南耳里却是特别的刺耳。

  勾镇南本想马上停下电话去问问这件事,不过,人家李书记没搁电话,自己也不好先搁了电话。★

  而且,勾镇南觉得自己nà亲戚肯定有事,所以,也想掏出李昌海的底牌来。

  “隋唐排名很高嘛,当然厉害了。”勾镇南也在装傻。

  “不过,现代社会,拳头再大也顶不过枪械是不是?而且,有的时候,神拳也会砸上铁板滴。老勾,不闲扯了,我接个电话。你也要休息了是不是?”李昌海挂了电话,自然是给勾镇南打听情况的时jiān了。

  勾镇南快步下了楼,见老婆秦芳正在看电话,不由得问道:“叔宝呢?”秦叔宝其实是勾镇南舅子的儿子。

  “他在洗澡。”秦芳随口说道。

  “叫他出来,马上!”勾镇南nà脸一沉,差点是喊出来的。

  “你喊什么,人家在洗澡,等一下就是了。(《》.)”秦芳看了老公一眼,略显不满的哼道。

  “马上出来,兔崽子的,尽给老子带麻烦!”勾镇南火大了,随手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

  秦芳一看,知道有事了,也不敢顶嘴了,赶紧上楼把外甥秦大少叫了出来。

  “姑父,啥事,嘿嘿。”秦大少顶着条浴巾就出来了。

  “啥事,你个小兔崽子,自己干了啥事hái要我问你吗?”勾镇南脸色臭臭的哼道。

  “我……我没干啥呢?”秦叔宝其实有些心虚了。

  “你hái敢嘴硬,最近是不是去古川了?”勾镇南又啪地一声拍了桌子,震得茶杯瑟瑟直抖。

  “镇南,你晓得了?不就是一点小事,何必冲叔宝这样,你可别吓坏了他。”秦芳说道。

  “快点讲!”勾镇南凶道。

  “姑……姑父……”秦叔宝hái真是怵这个姑父,毕竟,人家老勾同志干公安工作都一辈子了,nà脸臭着时吓坏了多少坏人。

  所以,秦大少尽管在外威风着,但在老勾同志面前犹如老鼠见了凶猫一般的温顺着,自然,这货一下子有些‘口吃’,拉扯了半天也没讲清楚一句话来。

  “算了,我告诉你吧……”秦芳干脆把话说了一遍,倒也没隐瞒什么。最后hái补了一句话说道:“不过一件小事罢了,又没真打了nà道姑。再说了,叔宝他们hái被nà恶道姑给打了。我hái没找他们算账,她们难道hái敢挑事。老勾,咱们老秦家也不是软蛋了任人拿捏是不是?”

  “这事是你交待的?”勾镇南凶巴巴的看着老婆。

  “不是跟你讲了,一点小事,你凶什么?”秦芳可也有些生气了,声音大了不少。

  因为,秦家可是不缺钱。勾镇南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也跟秦家出了大把子力气有关系滴。《》.

  “小事,小事个屁!”勾镇南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沉默了一阵子,叹了口气,说道,“现在这事不小了,都闹腾到李昌海nà里了。你说,叫我怎么处理?”

  “李书记!”秦芳nà脸果然有点变色了,咂了咂嘴,说道,“李书记也真是,这么点小事hái来管?”

  “你懂个屁!”勾镇南骂了一句,噔噔噔上楼进了书房,琢磨了一阵子,也是跟李昌海差不多状况,电话拿起又搁下,来回了n次后终于拔了过去。

  说道:“李书记,我骂了叔宝了,这小兔崽子子,太不象话了。怎么能干这事。不就是一块墓地,他们秦家人信奉这个,瞧中了nà块地盘。你放心,我会处理好。”

  “嗯,能处理好就好。不过,这事,我也不好说啊……”李昌海又玩起欲擒故纵的法门来了。

  “这事,李书记,你说,能有多大的事?”勾镇南心里微微有些恼了,心说就屁点大的事,你‘小李子’难道hái要拿这事来整我勾镇南。

  “事嘛,倒真不大,不过,关键是要看针对谁了。镇南,不是我李昌海硬要怎么样?只是,这事,我也难办。”李昌海继续他的障眼法把戏。

  自然是要让老勾同志答应点什么了,能抓住这事把坏事变好事,是官场中高手最喜欢玩的把戏。本来这事对李昌海来讲肯定会受影响的,不过,能利用这事让勾镇南欠下自己一个大人情,nà可就是坏事变好事了。

  “难办……”勾镇南心里一动,念叨了一句,问道,“这事,李书记,不知怎么个说法?”

  “呵呵,算啦,一件小事,咱们不谈了。老勾,既然聊开了,咱们hái是聊聊苍海市公安局nà边的问题。这问题前次没聊好,咱们接着聊,时jiān不等人啊,咱们这些当领导的,都得照看着,真是难啊!”

  因为,苍海市公安局正缺了一个副局长。李昌海当然想推自己的亲信上马,而勾镇南也巴望着苍海市了。因为,苍海市是副省级城市,又是特区,谁都想全面掌控苍海市公安局了。

  你个***小李子,这个节骨眼上跟我聊人事,这不明摆着敲诈我老勾。勾镇南差点抓狂了,不过,不聊不行,只好跟李昌海聊了起来,结果,自然是退步了。

  最后,hái是问道:“李书记,这事,我一定严肃处理。”

  “严肃不严肃nàhái不是掌握在咱们手中,这个,说起来就是件小事罢了。

  不过,老勾,不是我李昌海要怎么样。只是,nà个道姑的事居然扯上了中办的叶主任。

  nà天叔宝正好被叶主任撞上了,叶主任一直在追着这事,你看,我也不好处理。

  所以,hái是得做做样子严肃一下才行。不然……”李昌海丢了半句话出来。

  “叶主任,就是■古川nà个叶主任?”勾镇南果然心里一震,问道。

  “不是他hái有谁?这事叶主任盯得紧,你也晓得他的能力。咱们自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了。叶主任讲初四晚上前要处理掉,你看呢?”李昌海故意的问道。

  “一定处理。”勾镇南脸臭臭的,搁了电话后差点把电话给砸了了。老家伙直接冲下大厅,指着秦叔宝骂道:“你给老子滚,滚!搞了事hái到家里来住着,我说你怎么nà么好心居然在家里一呆就是几天,往年没事○时能见到你人影吗?”

  “老勾,这事,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李书记硬要处理?”秦芳有些不满了。

  “你懂什么,这事,nà天,叔宝打人时是不是正好有个年青人站旁边瞧见了?”勾镇南凶巴巴问道。■

  “这个……”秦芳hái想打马虎眼。

  “这个时候了,你hái不讲实话,难道真要我勾镇南送叔宝进大牢。你呀你,就是你这个姑姑太宠着他了。宠坏了他了,你知道什么?nà个年青人是咱们南福省名人,古川县出来的叶凡。”勾镇南气得嘴唇都在颤栗。

  “叶凡,没听说过,怎么了?”秦芳摇了摇头一脸迷惑,问道。

  “你……你……”勾镇南给气着了,指着老婆瞪大了眼。半晌,才说道,“算啦,你也确实不晓得他。人家现在调到国家办公厅任督查室主任了,hái是唐主席办公室的副主任。

  你说说,我勾镇南有几个脑袋去跟他顶牛去。要是这事不处理,人家是督查室主任,下来一督查,我勾镇南这帽子hái能戴稳当吗?

  你看,老李不是站出来了,为了什么?你hái不明白?”

  “这……我不晓得nà个叶主任nà么厉害。当时听古川县公安局的韦局长讲不就一个主任,谁晓得他是中办什么主任?这个,镇南,nà怎么办?”秦芳可是有些怕了。

  这个,关系到自己老公头上的乌纱帽子,可是大意不得了。在帽子面前,什么亲戚都得先撇开了,没有了帽子,亲戚hái有什么用?

  “叔宝,你马上赶回古川县。对了,把当初一起打人的都叫上回古川县公安局投案自首。态度一定要诚恳,要深刻反省,你就是在公安局哭也得哭出来。对方要钱要赚礼道歉什么你一概要去干。不过,你放心,你不会怎么样。我会关注着。”◇勾镇志说道,拍了拍外甥肩膀,说道,“去吧,在里头呆上十几天没事,我会打点好。他们会照顾你的。”

  “姑父,hái真去啊,nà可是坐牢!姑姑,你快给讲讲,听说里头很乱!我不去!”秦大少吓得脸色都●变了,连声音都发着美声颤栗,别看这小子平时人模狗样的,真听说坐牢就怕了。

  “镇南,就没别的办法了,或者,我们去跟叶主任求求情。”秦芳一脸可怜相说道。

  “不要讲了,这事人家不松口了。如果叔宝再不去,nà就惹出更大的事,真到叶主任来督办时,你叫我这个姑父怎么讲话。而且,叔宝duǒ咱们家,nà要是叶主任提出来,咱们俩都脱不了干系,这叫什么,包庇罪,你老公都得进去了。”勾镇南当然把事讲严重些。

  晚上母亲煮了点心,是汤圆。母亲说是每年元宵因为叶凡忙都不着家,所以,提前元宵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