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六十三章 有因必有果


  第二千零六十三章 有因必有果

  “老和尚,我不晓得,你的慈悲之心哪里去了?”叶强盯着无语,冷冷哼道。

  “施主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无语和尚淡淡的看了叶强一眼,问道。

  “什么意思,你难道忘了?”叶强继续冷哼。

  “世世中事事都很多,老纳活了也快八十有余了,不可能每件事都记得着。特别是现在,人老了,耳朵不明眼也花了,脑子更是不灵光了。所以,施主也没提醒一下是什么事。如果有因,才有果是不是?”无语和尚讲的话居然彼有股子哲理性味道,叶老大来了兴致,在一旁默默的观察起zhè老和尚来。

  “我看你也是个懒和尚。”zhè时,叶紫衣又插嘴了。

  “懒,呵呵……”无语笑了笑,看了叶紫衣一眼,又扫了庙内院一眼,说道,“女施主是指zhè杂草都快长到大殿的事吗?”

  “谁说不是,都快长到你睡的床榻下了,zhè还不懒。你们天天念经,难道连抽点时间拔草都没有。zhè说明了什么,说明你就懂得吃睡,至于卫生,你全不管,zhè里都快成猪窝了,zhè不是懒吗?”叶紫衣理直气壮,实际上是在找茬。叶家兄妹都存有zhè心思,个个都想为叶子奇出口气罢了。

  “呵呵,草在心中,心中之草不拔皮肤之毛chú来又有何用?”无语说道。

  “大师,我看你是心草加皮草都塞满了,所以,你已经容不下其它的草了。皮草就让它长着,不过嘛,心草,大师,你难chú了◇。”叶凡突然讲出一句话来,自然有试探的意思,而效果果然出来了。他鹰眼下发现无语大师那嘴角居然微微的抽搐了一下。

  难道还真有事?叶老大在心里暗讲了一句。

  “几位施主进后院喝杯茶怎么样▲★?”无语大师撇开了话题。

  “也好,走了zhè么久也渴了。”叶凡点了点头。

  几兄妹倒是到了后院,才发现别有洞天。zhè后院居然种着许多相当有形的花草,那一颗颗的小树被人工扭曲,虬枝环◇曲,很有味道。

  中间一个接近一米五宽的大石头圆桌子,旁边几条石凳子。顿时使得zhè里有了灵气似的。

  大家坐下来喝起茶来,茶也普通,就是本地产的白茶,并没有出现什么得道高僧们所谓喝的高档茶。

  “大师,你zhè天岩寺也太破旧了,怎么都不修一下?”叶凡环顾了四周一眼,问道。

  “呵呵,不漏雨修来何干?老纳要的是一个栖身之地,并不是金碧辉煌?煌金之地,又有几个人能做到jìng心而修行。

  如果老纳把zhè里修得金灿灿的,必将引来无数的香客。到时,老纳想清jìng都难了。

  世人都以外在眼光看一切,认为金灿才是佛祖香火之地。其实不然,佛祖是喜欢清jìng的。”无语大师倒是很看得开。

  “懒得连化缘都不去了,当然就没钱修了。还敢放大话,有钱你不修一下。就是稍稍整理一下,并不一定要搞得金碧辉煌。难道,zhè个,也破坏了你的清jìng。所以,你的清jìng,实际上就是一个懒字而无为造成的。”叶紫衣又开始炮轰起老和尚了。

  “施主讲得也是,现代社会,一切向钱看。老纳在zhè方面是有些疏勿了。”无语倒是第一次认错了。

  “老和尚,我想捐100万,让zhè天岩寺按复古之法修缮一下怎么样?”zhè时,叶子奇说道。

  “复古……”无语和尚念叨了一句,居然点了点头,“那老纳感谢施主的厚德了。”

  zhè钱,自然是叶强zhè个盘帝集团总裁埋单了。叶子奇对zhè里有感情。因为,zhè里有可能是他母亲最后来的地方。

  晚上,铁占雄派来的电脑描画高手就到了古川县。叶辰西连夜开工,半夜时终于描出了较满意的关于那女子◎的外貌图。叶家兄妹们人手一份。

  叶凡连夜拿着那张画图夜访天岩寺。

  “大师还记得画中女子吗?”叶凡指着画图问道。

  “记得!”无语居然没有回避,直接点头讲道。

  “那★大师应该记得二十几年发生的事吧?”叶凡问道。

  “记得!”无语又点头道。

  “大师不感到惭愧吗?出家人本应该以慈悲为怀,可是你干了什么?要是当初没有那对好心的夫妇收留了zhè孩子,大师眼见着那孩子‘夭折’吗?”叶老大口气越来越犀利。

  “那孩子跟我无缘。”无语居然搪塞出zhè么一句话来遮丑。

  “呵呵,我不相信大师养不活一个婴儿。”叶凡说道。

  “老纳自信还▲能养活一个孩子,不过,我还是哪句话,那孩子跟我无缘。”无语大师坚持自己的说法。

  “大师晓得那女子的身份,还请告之?”叶凡突然施展的是化音迷术,把内劲之息逼成一条线细直接了过去。zhè就是叶老◇大惯用的出其不易让人招供的法子。

  “荒野女子,老纳哪晓得她的身份。”想不到无语大师居然淡淡的摇了摇头,连眉毛都没抖动一下。

  叶老大有些郁闷,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化音迷术失效,抑或是zhè无语大师是真不晓得叶子奇母亲的事。

  不过,叶老大坚信自己的化音迷术不可能对一个普通的和尚没有一定的影响。估计,无语大师是真不晓得女子的来历了。

  “zhè倒怪了,那女子为什么会找上大师。天岩寺在咱们古川县并不出名,而望月寺才是名寺。如果那女子肯抱孩子到望月寺,相信望月寺肯定收留。”叶凡说道。

  “哪是肯定的,不过,老纳也不清楚。或许是那女子有特殊原因不能在望月寺露面,怕被人认出或者什么。个中原因就难猜疑了。”无语大师还是口气平jìng。

  “大师,你眼见儿子想认母而无法相认吗?只要你肯提示一些,zhè就是功德一件。”叶凡又施展开了化音迷术。

  “那个●,老纳的确是无能为力了。有因必有果,当初见那孩子,我知道他不是个薄命之相。老纳祖上还会一些小玩意儿,世人称之为‘相命之术’。不过,当年老纳有事要去楼兰一行,所以,没办法接收zhè孩子。当然,即便是当年☆老纳接手过来也会转手于人的。与其转手,不如不收。”无语说道。

  “楼兰!”叶凡念叨了一句,一双眼神紧紧的盯着无语大师。

  “不要用zhè种眼光看我,楼兰虽说只是一个传说。但是,老纳去的地方就是那个范围,并不一定是指当时的古楼兰国。

  老纳一辈子chú了jìng心睡觉,其它的时间就是游历世界。不瞒施主,我去过好多国家。

  金字塔处、莫斯科红宫都曾留下过老纳的足迹。不过,老纳最喜欢楼兰。

  那一股子古味儿,是咱们华夏灿烂历史的一个写照。而且,楼兰的神秘也令得老纳很有兴趣。”俩人倒像朋友一般的闲聊了起来。

  结果,自然是叶老大郁闷的回家了。关于叶子奇的事,当初疑是他母亲的那女子送子的经历跟母亲林秀芝讲的差不多。

  叶老大当然是白跑了一趟。不过,叶凡发现,无语大师很健谈。从他的话语中可以看得出,zhè老和尚的确去过不少地方。

  初五白□天,叶凡狠狠的睡了一觉。

  下午四点,去藏西武家的人马逐渐赶到。

  首先跑来的当然非齐天莫属了,因为,zhè事主要是为了他。第二个来的是蓝存钧。

  zhè家伙现正跟苏林儿打得火◇热,倒有一股子舍不得架势。刚到叶家苏林儿又来了电话,两人聊了十几分钟电话被小蓝同志硬是挂断了,旁边的叶老大跟齐天偷笑不已。

  “我说小蓝子,大过年的,你丢下林儿去找妹纸是不是?”叶老大阴阳怪气的笑道。

  “我说大哥,你……”蓝存钧被噻住了,指着叶凡,半晌才漏出一句话来道:“你咋听见了。”

  zhè个,自然是叶老大的蝠耳通术造成的。

  “呵呵,我耳朵灵嘛!”叶凡淡淡一笑,不过,叶凡郁闷的发现。齐天跟蓝存钧居然都条件反射般的退后了一步。估计是要离某能听到人家讲话的‘小人’远一点。

  “偷听,还zhè么得意,鄙视!”蓝存钧竖了个手指头。

  “哈哈哈,小蓝同志鄙视谁?”zhè时,门口传来一爽朗笑声,正是王人磅zhè家伙。

  zhè货看了看厅中三人的怪异相,说道,“我说兄弟,莫非是鄙视某位姓叶的老大?”

  不过,见蓝存钧跟齐天直点头。王人磅来劲头了,又哈笑着讲道:“同志们,我决定加入鄙叶三人行。”

  哈哈哈……

  大厅中四人全疯笑了起来,震得楼板都瑟瑟直震响。

  “磅哥,你不是讲没空要陪那啥的肖十六妹过大年滴,现在怎么滴又来了,不怕被那啥的十六妹纠断了耳朵?”蓝存钧还以颜色。

  “我说过吗?小蓝子,我讲的是陪老爷子过年。肖十六妹,她算什么?咱们堂堂大男儿还会给一小女子吓住,笑话了。”王人磅挥了挥手,像一大将军。

  zhè货势气高昂得很,他看了叶凡一眼,说道,“看到没,某位叶同志很可怜啊。zhè大过年的,像你我之辈都在四处游荡潇洒着。只有某位同志可怜的陪着小老婆,惨啊,也不知什么时候患了‘妻管炎’。我zhè里有德人堂正宗的鼻通,要不要试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