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七十六章 亮底牌


  第二千零七十六章 亮底牌

  ------------

  第二千零七十六章 亮底牌

  “李老,就带这么两瓶酒?就没点别的,比如武夷大红袍什么滴?”钱风云开着玩笑。

  “我倒也想,只是那东西量产太少了,全国就一二斤极品货色。年前去主席办公室坐坐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了。本想随手‘顺走’两包。结果,只弄走了一包。泡了两次就好了,可惜那一包没拿来。”李啸峰直叹息啊。

  “哈哈哈……”

  俩人都握手大笑了起来。

  “李老,请!”钱风云手一伸很是客气,显得相当的亲热。其实,两人以前偶尔还会产生一点小摩擦。

  李啸峰代表的是a组利益,而钱风云代表的是军界委员会。本来a组是属于军界委员会的,实际上好像又不是全属于军界委员会。所以,这里头关系就较乱了。

  当然,摩擦归摩擦,但大的方向国家利益绝不会撼动的。而且,这其中,也并没有影响两人正常的交往。台下掰手腕台上握手,这gè也纯属正常。

  两人进了别墅大厅。

  钱风云不喜欢那种软性的沙发,他还是喜欢华夏古式的硬红木沙发。

  按理讲这大冬天的应该在沙发上垫些软海绵之类的坐垫才舒服。不过,钱风云没让放座垫,屁股底下还是**的红木。

  用钱风云的意思讲那就是太软会让人沉沦,只有随时让硬板凳扎着屁股才能永远让自己保持清醒。

  作为共和**界的大腕★,国际的国内的各方关系复杂的扯着,没有一gè能包纳万物、清醒分析各方状况的大脑,怎么可能坐稳当这gè位置?

  “老钱,你这春节过得舒坦着呢?”李啸峰环顾了四周一眼,笑道。

  “李老不也◆一样吗?”钱风云淡淡笑道,也有些莫名其妙,换作以前。那是极难见到李啸峰登门拜访的。

  因为,李啸峰也是gè很古怪的人。以往在任时很少出门,除了工作就是回家。

  基本上没有什么社交。就是自己家这大门,李啸峰也是头次来。所以,钱风云头脑中冒出了‘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句话来。

  “唉,我倒是挺舒坦的,只是苦了几gè娃娃。”李啸峰蹙了下眉头,看了钱风云一眼说道。

  别看他脾气▲古怪,但在讲话的切入这一点上火候那是拿捏得真是时机。一语就引出了叶凡几gè小娃娃来了。

  这就是谈话的艺术。

  “几gè娃娃?这大过年的有什么好苦的,娃娃们过年都有红包新衣服穿着。

  不愁吃不愁穿的有什么好辛苦的。你看你我,貌似生活过得舒坦,其实,哪天不想些事儿。

  这脑袋啊都没消停过,所以,这事,李老说笑了吧?”钱风云也感觉到了什么,自然也会帮衬着李老把‘话头’给■抛出来了。

  不然,李老抛不出‘话头’一直挨着也难受,而自己也想弄明白李老来的意思而不得结果也心焦。因为,老钱同志心里也有些想晓得李老来的目的。

  “你看看这gè,就是那些娃娃们弄来的●。”李啸峰不露声色,把手中的一盒碟片样东东轻轻的放在了茶几上,手指一动,轻轻的推到了钱风云面前。

  “噢,这是……”钱风云看着那盒像碟片样东西说了半句话后看着李啸峰。

  “唉,老钱,你看过后别伤悲就是了。有些事,过去就算啦。人嘛,总得往前看是不是?”李啸峰说道。

  “不好意思,李老您先坐坐,我转去看看了。”钱风云说着快步是了书房。二分钟后出来了,脸色有丝丝异样。

  自然,这是叶凡叫qí天偷拍的江大发自杀的场面了。因为用的是a组的最新拍摄设备,所以,影像高清,声音都非常清晰的录了下来。当然,里头像蓝存钧跟李强以及陈啸天三人的影像跟声音都给抹去了。像qí天、王人磅和叶凡三人反正钱风云都知道,也就显示了。

  “这些娃娃们的确辛苦了。”钱风云重新坐下后点了点头讲道,看了李啸峰一眼,说道,“请喝茶。”

  “老钱你这不是要赶我走是不是?”李啸峰突然笑道。

  “李老,你是钱某的贵客,请都请不来何敢言赶您老走?”钱风云越发的客气了。

  先前称呼‘你’,现在加了gè‘心’字底改成‘您’了。可见这盒碟片的威力。

  “端茶送客不是古代趋客之道吗?”李啸峰端起茶来一饮而尽,笑道,当然也是开玩笑了。

  “好gè李老啊,还将了我一军。你这可是混淆视听啊?”钱风云笑了起来。

  “怎么说?”李啸峰看了钱风云一眼,问道。

  “关键在于一gè‘端’字上面。李老,你看看,我是否有‘端’茶,而请您喝茶,这gè可是大有区别的。”钱风云跟李啸峰论起茶道来了。当然,李啸峰肯定懂的。钱风云如此讲也是取笑罢了。

  “噢,还有此理?”李啸峰装得一脸的疑惑样子。

  “说起来还有一gè典故。据朱德裳《三十年见闻录》记载:一gè新上任的县令于炎夏之时前去拜谒巡抚大人,按礼节不能带扇子。

  这位县太爷却手执折扇进了巡抚衙门,并且那扇子一直不停的扇动着,估计是天太热的缘故,古代又没有风扇空diào之类的高科技东西。

  不过,巡抚见他如此无礼,就借请他脱帽宽衣之机把茶杯端了起来。左右侍者见状,立即高呼“送客”。县令一听,连忙一手拿着帽子,一手抓着衣服,很狼狈地退了出去。

  这gè故事读来令人发笑,但同时也反映了清代官场上的盛行一时的风俗——‘端茶送客’。

  那gè时候,下属拜见上司,上司虽让侍者泡茶相待,但大都是不喝的。当上司举起茶杯做欲喝状时,那就是下“逐客令”的表示,侍者会立刻高呼“送客”。

  当然,清代官场上的客来时上茶,坐久了也是可以喝的,但须上司举手称“请茶”,并且上司先饮时,下属才能端茶品饮。

  喝茶的时候也有讲究,要用手捂住碗盖。如果像某些影视中表演的那样,先将茶碗盖在碗里拂几下,再吹几口才喝,是违反礼节的。因为,这是向上司表示茶未泡好的动作。

  当然,现代社会大家就没必要搞那些麻烦事了。喝茶端茶都随便了许多,不然,我连茶都不敢端起来喝了。”

  钱风云笑道,因为,钱家用的并不是那种紫砂壶配着的小茶杯。而是用的是茶碗。

  也就是上面有一gè盖的茶碗,茶馆里经常用的这种,客人喝茶时还得先动下盖子把茶末刮一边去。而要喝茶就得端起来才行。

  “bǐ具哲理,有味道。讲起喝茶那几gè小娃中的叶凡春节也回老家过年了。听说他跟墨香市的谢书记关系不错,曾经也在他手下工作过。也就到谢书记家拜年了,刚好遇上驻墨香市野战一师的一gè上校团长也到谢书记家里拜年,也就随机聊了起来。

  才晓得他们的师长曹军义同志已经diào走了,叶凡一听,就想去野战一师走走。说起来啊还跟叶凡还有点关系。

  因为,叶凡有gè干娘叫叶金莲,她的女儿叶若梦为了保护国家财产被全国通辑犯害死了。而她还有gè哥哥叫叶豪,正在野战一师里头。

  不过,也去了有几年了,是从兰西那边diào回来的,任少校营长。几年下来了军衔一直没得到提升,叶凡当时也想去问问野战一师的政委到底怎么回事。

  不过,想了想就没去了。曹军义同志diào走了,没有了头去了也白去。而刚好qí天跟他在一起。

  这事,叶凡也就跟qí天打了声招呼。不久,几gè小娃就去藏西走了一趟,还真是有趣。

  这大过年的不在家好好呆着,跑那冰寒的藏西去?”李啸峰着实厉害,不但把qí天的事杂在其中讲了出来,就连叶豪都给带点上了。如果钱风云真要报恩的话,那估计,qí天占大头,叶豪也会沾点‘雨露’了。

  毕竟,有些事不稍微挑一下也不行。像钱风云作为共和**委副主席,每天要处理的事太多了,哪能事事都记得着?

  “噢……”钱风云点了点头,闷头喝了几口茶,那碗盖刮得相当的响亮,这代表着老钱同志正在琢磨事情。

  不久,钱风云抬起头来,说道:“墨香市野战一师曹军义同志是diào走了,不过,年底前师长人选已经确定了。”

  “确定了?”李啸峰一惊,抬眼看了钱风云一眼,差点喊出来了。李啸峰虽说经验也是老道,但是,李啸峰其人脾气就是爽义,所以,表情较明显。

  “嗯,这事,本来在没宣布前我不该讲的。既然叶凡有gè干弟弟在野战一师了,要处理什么也好去处理是不是?”钱风云讲道。

  “呵呵,这事不重要。”李啸峰摆了摆手,意思是告诉老钱,叶豪的事是次要的事,qí天的事才是主要的。不过,李啸峰也晓得钱风云应该还有下文,也就轻松了起来。

  “响虎师团李老听说过吧?”这时,钱风云果然的抛出话tí来了。

  “听说是燕京军区搞的多兵种融合新师,像粤州军区的红剑师团,岭南军区搞的a师。

  这些都属于多兵种合成师团。靠海的地方还包括陆海空三军合成作战。

  这些师团前阵子可都瞧中了猎豹的训练场,最后差点闹腾出事来。不过嘛,猎豹毕竟是猎豹,是任何人也休想撼动滴。”李啸峰语气中居然隐含一丝得瑟地。

  因为这gè中有原因的,当初军委一些主要领导就瞧中了猎豹的训练场。一直向上反应要求把猎豹的训练场收归总参谋部军训作训部来管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