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七章 借口办事


  第二千零八十七章借口办事

  “上火,不对。只能讲狗rou吃了热量较大,而经过本店二百多年来招pái下来炖的狗rou,搭配了许多中火的名贵yào材。

  比如说黄莲来说本来是泄火□之物,不过,普通的黄莲本店是不用的,本店用的都是年份达到十来年的黄莲根用来中和狗rou中的寒火。

  还有……所以,上火一说纯属不实。而且,本店熬的狗rou汤可是大补之物,滋yin壮阳……”周二掌柜开始吹嘘了起来。那狗rou汤都快被他吹嘘成唐僧rou了。

  “我说奇怪嘛!不过,周掌柜,今天就餐的客人着实不多啊。”yè凡又抛回话题了。

  “唉,不瞒客人讲,倒不是因为本店的狗rou有问题。而是有其它的事有点小纠葛,影响了客源。”周二掌柜讲到这里皱了下眉头看了看隔壁一眼,又讲道,“不过,你们放一百二十个心,这狗rou汤你们吃着不满意本人承诺不收你们钱。”

  “原来如此!”yè凡点了点头,也转头故意的看了隔壁一眼,有些八卦样子,说道:“听说你们跟隔壁牛记店也有些什么冲突,人家说,远亲不如近邻。我看,一点小事还是以‘和’为贵。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和气生财是不是?”

  “这事,你也听说了?”周二掌柜脸色有些不高兴了。

  “这事传得很远了,听说是为了一只狗。而且还是什么纯种的藏獒。人家牛家可是讲你们心黑啊,把人家huā了十几万的纯种藏獒都给偷去炖了赚什么绝子绝孙钱。”yè老大这形象,十足的‘八婆’样子了。就是一旁的qiáo圆圆都感觉好笑,憋得难受,差点笑出来了。

  “放屁!”周二掌柜那是再也忍不住了,脱口而出,转尔有些不好意思看了yè凡一眼,讲道,“对不起先生,我是骂那边,不是你。这事,说起来纯属他们在造谣诬蔑。

  我们周记pái子在京城挂了二百多年了,相当年老佛爷还指名我们家爷去宫里给皇帝炖过狗rou羹。

  那狗rou听说就是从藏西那边进贡过来的。配上天山雪莲,几十年的绝品货色……那味儿,绝对的正宗。本来是要列入满汉全席中去的。

  不过,总有人觉得狗这种动物上不了台面,所以最后没列入名菜之中。家里长辈可是叹息不已。其实,狗是一种很珍贵很听话的动物……”

  “也是,你看,警犬还能协助公安破案子。不过,这藏獒可是贵得很,炖了吃了可就可惜了。

  不过,这事怎么就这么巧了。牛家店刚丢了一只藏獒,按理讲这么名贵的狗应该藏得很牢的。

  而且,藏獒凶过狼,也没几个小偷敢动手去偷他们是不是?我当时听了也觉得可疑,你们估计是给‘撞车’了是不是?”yè凡看了周二掌柜一眼,摇了摇头。

  “可不★是嘛!不瞒老弟,我们家的狗进货都有专mén渠道的,绝不可能luàn来。

  如果进了一只疯狗给人吃出麻烦来,那不要砸了我们周家几百年的老字号是不是?”周二掌柜好像遇上了知音,招呼服务员端来了茶点◆,他一屁股坐下来跟yè老大倒是聊了起来。

  反正也没几个客人,闲着也闲着。关键是周二掌柜觉得憋闷得慌,找个人倾诉一下也痛快着。

  “也是,你们可是几百年的老招pái了,砸了可就可惜了。不过,这事怎么就没有个说法。如果能解开你们两家这纠葛,大家各自做自己生意,那不就财源滚滚了。”yè凡略显关切样子说道。

  “解开。”周二掌柜表情有些怪异的看了看yè凡,没再讲话,起身走了。

  “我看你也真啰嗦,什么时候成了八卦男了?”周二掌柜走了后,qiáo圆圆似笑非笑的看着yè凡。

  “你说我会那样吗?”yè凡淡淡扫了qiáo大小姐一眼,说道。

  “那你来是有目的的是不是?”qiáo大小姐问道。

  “你说呢?”yè凡瞄了她一眼,哼道。

  “哼,原来你请我吃饭只是搭便车罢了是不是?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原来如此!”qiáo大小姐有些恼了。

  “工作生活两不误嘛。”yè老大一本正经说道。

  “鬼才信你的。”qiáo大小姐哼道。

  “好了,咱们吃狗凡给qiáo圆圆盛了一小碗。

  两人专心的对付起碗里的狗rou来。

  “还不错,怎么样?”吃了一小碗后yè老大抹了把脸笑道。

  “嗯,汤料nong得很好,如果能学来就好了。拿回家去炖猪rou羊rou没准儿味儿也不错。”qiáo圆圆现在是一心想当好家庭主f○u,所以,还在学习阶段。

  “人家几百年的老字号了,你就甭想着nong人家的配方了。那可是人家周家的财源。算啦,不说这个了,你哥回来没有?”yè凡摆了摆手问道。

  “大哥没回来,二哥刚▲○u,所以,还在学习阶段。

  “人家几百年的老字号了,你就甭想着nong人家的配方了。那可是人u,suǒyǐ,háizàixuéxíjiēduàn。

  “rénjiājǐbǎiniándelǎozìhàole,nǐjiùbéngxiǎngzhenongrénjiādepèifāngle。nàkěshìrénjiāzhōujiādecáiyuán。suànlā,búshuōzhègèle,nǐgēhuíláiméiyǒu?”yèfánbǎilebǎishǒuwèndào。

  “dàgēméihuílái,èrgēgāng回来。”qiáo圆圆说道,大哥自然指在南岭地区任行署专员的qiáo报国了,二哥指在军队任职的qiáo青阳。

  “唉,报国不晓得知道不知道,不然,这事就麻烦了。”yè凡故意的叹了口气,那眉头不经意间都皱了起来,这货演戏的本事还真是不错。

  “什么事,跟我哥有关系吗?”qiáo大小姐果然中计,紧追着问道。

  “你哥应该听说过了,只是,这事,还真有些麻烦。如今我已经离开南福了,也帮不上忙。虽说你哥平时对我不怎么待见,不过,他总是你哥嘛是不是?”yè老大继续玩神秘。

  “到底什么事嘛,你还不快点讲,要是我哥真的有了大麻烦就得你包摆平了。”qiáo大小姐居然略为有些撒娇了。

  女人嘛,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再强悍的都有脆弱的时候,都会撒娇滴,不然,还能称之为女人吗?

  “是这样的,听说墨香市搞了个天安科技区,是融科技开发跟发展老百姓的生活于一体……”yè凡★把事给捣鼓了出来。

  “我哥在南岭地区,这是人家墨香市跟三阳地区为了科技行政区之争,跟我哥啥关系?凡仔,你不会忙糊涂了吧?”qiáo大小姐一时没想到某些方面去,还白了某yè君一眼。说道,“咱们○俩出来你尽谈这个,真是的。”

  “呵呵,那我不聊了。”yè凡说道,看了qiáo大小姐一眼,半晌,叹了口气,说道,“这事,算了,还是不讲了。”

  纯粹是玩yu擒故纵的把戏。

  “★难道真跟我哥有关系,我看不出什么关系来?”qiáo大小姐问道。

  “你想啊,三阳地区在全省各项综合指标是排在你哥现任的南岭地区之后的。

  二个地区在南福省的排名都很低,快到垫底了。你哥★★难道真跟我哥有关系,我看不出什么关系来?”qiáo大小姐问道。

  “你想啊,三阳地区在全省各项综合指标是排在你哥现任的南岭地区nándàozhēngēnwǒgēyǒuguānxì,wǒkànbúchūshímeguānxìlái?”qiáodàxiǎojiěwèndào。

  “nǐxiǎngā,sānyángdìqūzàiquánshěnggèxiàngzōnghézhǐbiāoshìpáizàinǐgēxiànrèndenánlǐngdìqūzhīhòude。

  èrgèdìqūzàinánfúshěngdepáimíngdōuhěndī,kuàidàodiàndǐle。nǐgē难道不想发展经济。

  这个,要是三阳地区搞的‘永和科技行政区’省里通过后报经国家政务院批准后人家可是会得到九位数的支持的。

  到时省里还会补给一些,你想想,会出什么问题?”yè老大提点道。

  “三阳发展起来了,以科技行政区带动全地区发展。那我哥的南岭是不是有危机感了?”qiáo大小姐不笨,马上想到了这方面了。

  “还算不笨,你不信问问你哥,三阳地区跟南岭地区在全省中的排名离得很近。

  三阳只要扎把劲头就能赶上南岭地区。到时,你哥在南岭任行署专员,在你哥手上南岭地区排名不但没上升,反倒落在了三阳之后成了全省倒二的地区。

  呵呵,你哥今后提拔的时候。对了,前次你爸还跟我聊起了你哥的事。

  说是南岭地区只是一个过渡阶段。你哥在南岭也呆了快二年了,下一步肯定得争取地委书记一职了。

  这才是往gèng高位置发展的必经之路,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中发生了什么排名问题,还真有些麻烦。”yè凡说道。

  “那怎么办?我得赶紧提醒一下哥。”qiáo圆圆拿起电话就要打了。

  “你哥肯定晓得了,作为南岭地区二把手,排名前后的地区他都会盯着的,这就是竞争意识。不然,别人上去了他落后了还行?”yè凡拉住了qiáo圆圆不让她打电话了。

  “那我哥怎么还不行动,要是真给三阳地区争取到,那哥岂不是危险了?”qiáo圆圆问道。

  “你哥这个人哪,好面子。前次到你家里,你从大伯那里nong来的50年的老山参不是因此给整到地下了。”yè凡淡淡的哼了一声。

  “好像也是,哥一直在嫉妒你。他估计是想争口气自己出手把这事给摆平了。

  不过,哥在南福省委那边并没有多少人支持着他。这事,估计一时拿不下来。

  而且,这事即便是南福二号五号和六号人物都倾向于三阳地区。那哥的力量就太弱了,即便是你出手估计也反不过来了。

  不行不行!我得赶紧问去跟爸讲讲。”qiáo圆圆急了,看了yè凡一眼,说道,“这事,你怎么不给爸提个醒?”

  “这事我怎么提,你哥肯定会怪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而且,你也明白,你哥跟我有些不和,还会认为我在看他笑话,那岂不是gèng糟糕?”yè老大是xiong有成竹的讲道。

  “也是,不行了,我吃饱了,先走了。”qiáo大小姐坐不住了,提出先回去了。yè凡没办法,只好有些不甘愿样子送他回家了。不过,yè老大没有进qiáo家,而是说有事走了。其实,这货有些心虚,怕自己的小心思被qiáo远山这种政治大腕给dong穿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