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九十章 挂个军科牌子


  第二千零九十章 挂个军科牌子

  “没开玩笑,沉默就是代表着同意嘛。而且,我那牌子也挂了有段时间了,也没见你们提出意见是不是?要是你早提出来,我早就自个儿摘了它。”叶凡说道。

  “我哪有空管你zhè闲事,不过,就算是我默许了也行。那个,就是我闲聊时默许了,可是我也没权代表国防部是不是?

  所以,你zhè牌子要挂跟我也没关系。”龚开河还是不想陷进去自找麻烦。

  而且,他也相信叶凡的能量,zhè点事应该能摆平,自己没必要插手去管zhè闲事。zhèa组的事已经够伤脑筋的了。

  “呵呵,你默许了就好,你可是亲口跟我讲过默许了是不是?”叶凡干笑一声逼了过去▲。

  “我默许过,我承认了。你也没必要再胡搅蛮缠了。不过,我没办过。”龚开河马上一正一反的反驳了过去。

  “呵呵,龚头儿,你可是把你的另一个名面上的身份给忘了。”叶老大又干笑开了。

  “好小子,你打的就是zhè个主意是不是?”龚开河恍然大悟,zhè一掌是真的拍在了桌上,发出的嘭声就是电话zhè头的叶凡都听得清清楚楚了。

  “不是打主意,既然你zhè国防委员会的核心委员,国防部副部长都答应过了,我当然就敢挂zhè牌子了。

  不过,龚头儿,你可得抓紧点把我挂牌子的事给记录在案才是。既然在国防部也有你的工作。

  你完全可以指示那边的秘书去办理就是了。动动嘴皮子的事对你来讲并不难是不是?

  至于时间嘛就要提前些了,别搞在今天之后zhè就有些造作了。”叶凡说道。

  “那也行,不过,今后你zhè红叶堡可真成国防部某方面的科研所了。到时国家要征用你可别叫苦了。”zhè时,龚开河居然嘿嘿的干笑了两声。

  “少来,那个只是挂个牌。龚头儿真想变成真正的科研所也行,那你们出钱盘下我的红叶堡就行了。

  然后,再到二环之外不超过2里之地的地方给我置一块比红叶堡还要大上3倍的地赔给我就是了。

  没准儿我一高兴,时不时会回到红叶堡指点jǐ个队员一下,也算是我叶凡为a组作出的贡献是不是?”叶凡说道。

  “你少来,想得倒美。在京城二环之外二里之地那地价,就是把a组卖了也不能盘下你那红叶堡3倍的地盘了。

  算啦,你那免费的培训基地我也不想掺和了。至于挂牌的事既然你小子都假造了。

  如果不记录在档案里明天你还得上军事法庭。我zhè好人做到底,下不为例吧。”龚开河说道。

  “谢谢,还是开河同志理解我啊。”叶凡说道。

  “少来。”龚开河哼了一声,转尔讲道,“不过,你那三个名额是不是少了点。★既然我们给你挂牌了,你总得干一小点事出来,不然,你zhè国防部的军科所也太名不符实了。”

  “知道你没那般好心,说吧,干啥一小点事来着?”叶老大没好气的哼道,知道zhè老狐狸来要回扣了。
  “再培养一个,总计四个怎么样?”龚开河说道。

  “zhè话你也讲得出来,就是那三个已经弄得我差点精尽人亡了。到现在都没捞到一个回来。本来,我为什么要去藏西武家去,就是想从武家弄回一个高手来抵账。想不到我jǐ个兄弟过去差点回不来了。结果是大败而归。zhè人才,太难求了。”叶凡差点喊了起来。

  “喊啥,天下没免费的午餐。再说了,从此后,你挂一个军科所牌子。

  再整上二个看门的武警,谁还敢到你红叶堡闹腾是不是?zhè样一来,也为你节省了不小的一笔保安费用。

  而且是国家派出的正式的武警而不是你自己请的保安人员,公家跟私人的对外人的威慑力相差的距离你应该清楚。

  从长久来算,你是赚大发了。而我们可是无偿为你提供了zhè些。zhè样,就是人员,我也可以考虑从狼破天的内卫局中派出二个来帮你看着大门。

  你叶凡同志威风啊,内卫局的武警为你看门,那至少也得是副国级干部才有的享受待遇。你是提前实现了。”龚开河说道。

  “少来,zhè享受我不要。看门的同志我雇得起。不过,武警编制倒是要你们那边麻烦一下了。至于工资我自己付,不要你们出钱。”叶凡可不想让老龚安排的人马天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晃悠着,看着烦不说,叶凡晓得老龚同志心里的小九九。

  无非是想安排jǐ个三段顶阶位同志过来,时不时给自己加加担子要求自己指点一番,zhè免费的便宜师傅叶老大可是没有闲情干着。

  “那就增加一个名额由你培养,而且,两个看门的武警我可以给你安排下来。人员由你自己挑,总不能讲我龚开河安排眼红盯着你了是不是?”龚开河也退了一部。

  “那好吧,倒霉,早晓得就不打电话了。”叶老大叹了口气,苦瓜着脸搁下了电话。

  “小子,我老龚的便宜zhè般好占吗?呵呵。”龚开河同志心里相当的舒坦着,一个破牌子对外人来讲要挂上那是千难万难,假冒的话那绝对坐牢的份头的,但对老龚zhè种层次的干部来讲还不是一句话的问题。

  只要明天给上头讲讲zhè是为了a组的需要,什么牌子挂不下来。zhè举手之劳的事能换来一个四段位高手,的确赚大发了。

  老龚同志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唱起了‘咱当兵的人’。

  咱当兵的人 有啥不一样

  只因为我们都穿着 朴实的军装

  自从离开了家乡 就难见到爹娘

  说不一样 其实也一样

  都是青春的年华 都是热血儿郎

  一样的足迹留给 山高水长……

  看来,老龚同志也是被lǐ啸峰同志给传染了。得意时也喜欢哼上jǐ句,虽说不着调,但也自得其乐了。

  足◇足两个小时过去了,见他们砸得也差不多了。除了那座古老的欧式别墅还没被砸以外外边的地都砸得差不多了。

  盼望已久的五马区公安局的干警同志们终于出现了,叶凡早挂了电话给管家lǐ成。

  所以■,lǐ成忍着痛站了起来。当然,对于zhè位主人的懦弱lǐ成也是疑惑不已。

  按理讲能卖得起如此古董级欧式别墅的大老板肯定都是有钱的主儿,怎么滴今天给别人一吓都不敢露了。

  更何况,当初◆自己亲戚,也就是老管家古邦一直有慎重交待自己对于zhè位年轻的主人要恭敬着。

  说zhè位叶姓主人很神秘,能量很大。在京城都吃得开,朋友广等等。今后有什么事也许他还能帮衬着点,想不到今天才让l□zìjǐqīnqī,yějiùshìlǎoguǎnjiāgǔbāngyīzhíyǒushènzhòngjiāodàizìjǐduìyúzhèwèiniánqīngdezhǔrényàogōngjìngzhe。

  shuōzhèwèiyèxìngzhǔrénhěnshénmì,néngliànghěndà。zàijīngchéngdōuchīdékāi,péngyǒuguǎngděngděng。jīnhòuyǒushímeshìyěxǔtāháinéngbāngchènzhediǎn,xiǎngbúdàojīntiāncáirànglǐ成管家真正的见识到了什么叫‘能量广’。

  lǐ成同志不由得有些丧气。摊上zhè样一个主子,真是倒霉了。此一刻,lǐ成同志突然蒙生了要离开红叶堡的念头。

  不过,zhè位叶姓主子虽说人胆小,但出手还是大方的。至少在薪水一块上比别的地方要高上很多。

  “谁是zhè里管事儿的?”一个高高瘦瘦,拉着个驴脸的三级警督下车后扫了现场一眼,皱了下眉头,开口问道。zhè家伙深夜被人吵到zhè里来当然心里不舒服了。

  “警察同志,我是zhè红叶堡的管家lǐ成。”zhè时,lǐ成赶紧一拐一拐的上前,说道。

  “我是五马区公安局治安大队的马同,你们东家呢?”驴脸问道。显然对于主人不冒头马队长有些恼火,心说老子来了你还耍大牌,真以为有jǐ个钱就能怎么滴了是不是?zhè里,可是老子的地盘。

  “我们老板,他一时有事赶不回来。”lǐ成淡定的回答道,看了马同一眼,说道,“zhè伙人简直就是强盗……”

  不过,lǐ成刚讲出半句话来,马同早皱着眉头哼道:“讲话文明点,什么强盗不强盗,在我们五马区管辖,还是京城之地还能出现强盗吗?你zhè话我可是不爱听。”

  “哼,我们公安局吃干饭的是不是?还强盗?”zhè时,旁边一个年青的警察也不乐意了,陪着冲lǐ成冷哼了一声。

  “不是讲你们,是讲他们。你看看,半夜来乱砸乱抢,还打人伤人。我们堡里的保安、花匠、保洁员全被他们打成重伤了。而且,他们太过份了,居然连医院都不让人去。我要求公安同志要严肃处理他们。”lǐ成指着刚从挖掘机上被放下来的保安队长lǐ松说道。

  “lǐ管家,你zhè话可就没道理了。我们是协助区政府拆迁办的同志来拆除违规建zhù的。

  早在一个月前我们就通知过你们了,可是你们一直硬赖着不走,想当钉子户也得看看你们有没zhè能力胆量。

  马队长,zhè是区政府下发的有关规划以及拆迁文件,zhè个,可不是假冒的。

  而且,我们zhè里区拆迁办的丁大顺主任也在现场指挥着。zhè家人太恶劣了,居然不按区里统一规划,随便乱来,不拆不行了。本来宋区长说是如果实在不行就要求区公安局的同志配合了。

  不过,我们有决心拿下zhè座违规建zhù,所以,暂时就没麻烦你们公安同志了。”zhè时,走上前一个肥肥胖胖,圆脸的家伙,一边讲着一边出示了有关文件等材料。

  “你是……”马队长看了zhè家伙一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