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九十三章 太小瞧了


  第二千零九十三章 太小瞧了

  ------------

  第二千零九十三章 太小瞧了

  3更dào!

  zhè时,勾建发接dào一个电话后转头看了看古顺一眼,说道:“古书记,既然你执意要把zhè事交给区公安局处理,那就希望你能把一碗水端平,公平公正的处理zhè事。不过,既然堡里人受伤了,wǒ叫医生过来处理一下。”

  勾建发当然是赖着不肯走了,但是,也没再跟古顺硬抗。硬抗是抗不过他们滴。

  “给老子砸,马上就砸!”许三少特地瞅了勾建发一眼,显摆似的一挥手,大声喊道。

  不过,就连古书记都皱了下眉头,估计是对许三少的嚣张也有些不满了。

  和着老子在zhè里你还如此的嚣张,太不把wǒ古顺当盘菜了。不过,古顺是深知横华集团的能量的,所以,最终选择了沉默。

  “你们敢,zhè里是私人的地方,你们zhè是强盗行为。古书记,wǒ要求你们阻止他们,追究zhè伙人的强盗行径,明天早上wǒ们老板将向上头反映zhè情况,你们太过份了。”zhè时,李成冲了上去,伸手想阻拦。

  “你算个屁!”许三少又发飙了,一脚踹得李成打了两个转儿,一屁股坐在了地下。

  而且,zhè货还指着他吼道,“把他架起来,wǒ要让zhè些钉子户们看看,就要让他们眼巴巴看着房子被砸碎。”

  随着许三少的喊声,几个家伙上前架起李成,李松想动手,又招来一顿子拳脚被马同的人铐了起来。

  许三少快步走dào红叶堡那大门前,指着‘红叶堡’那三个大字说道:“先砸了zhè破牌子,什么玩意儿,还红叶堡的。”

  “你们会招报应的!wǒ们老板绝不会放过你们的!”李成声音沙哑着叫道。

  “砸!”许三少疯了似的,随着喊声,几个工人上前,摆好架子,抡起大铁锤辟里啪啦一阵子乱砸开了。

  啪啪几声玉片爆碎的声音传来,那块叶老大刚换的,特地请坐地老虎费青山用手指头书写下来的‘红叶堡’牌子全碎了。不过,他们砸门牌子时叶老大还在淡淡微笑着。

  “老子就是要砸你的招牌,砸你的门脸儿怎么滴。跟老子斗,你他娘的算什么?滚蛋去吧。”许三少又想伸脚踢李成。

  不过,勾建发一脸严肃的抢先一步站在了李松面前。哼道,“许经理,你zhè样子干也是违法的,任何人都没权力胡乱攻击别人,包括你!”

  “你算个球!滚开,老子今天就是踢人,踢伤了老子有钱,赔!”许三少还真不是一盘的狂妄。

  “赔,你赔得起吗?”zhè时,一道宏亮的声音传来,大家转头一看,发现是个英武的军官,脸上有几颗青春痘,看肩上,还是个少校。后边跟着十几个一脸虎气,手中抓着微冲,彼有股子杀气的兵蛋子。

  “把有关的搞破坏的人员全抓起来!”少校那眉头一皱,手一摆,连问都没问直接下命令了。

  “一个小少校你牛逼什么?知道wǒ是谁吗,还敢抓人!”许三少拿眼看了那少校一眼,**的哼道。

  “wǒ管你是谁,好像你就是带头搞破坏的混乱份子,先抓你了!”少校示意道,一个上尉带着几个兵蛋子饿虎扑狼一般的扑了上来就要拿人。

  “你们敢,wǒ是横华集团的少东许三强!”许三强大喊出声了,其实,zhè货有些慌了。

  底气名显的弱了不少,虽说自已家有家底子,并不怵一个小少校。就怕被zhè些鲁莽的家伙抓去痛打一顿,那皮▲肉之苦可是许三少难以承受滴。dào时,即便追纠责任那还有个屁用?

  “许三强算个屁,抓!”少校根本在心里就没有许三强此货的概念,显得比许三少更为嚣张,哼道。

  兵蛋子们继续往前扑过来了◎ròuzhīkǔkěshìxǔsānshǎonányǐchéngshòudī。dàoshí,jíbiànzhuījiūzérènnàháiyǒugèpìyòng?

  “xǔsānqiángsuàngèpì,zhuā!”shǎoxiàogēnběnzàixīnlǐjiùméiyǒuxǔsānqiángcǐhuòdegàiniàn,xiǎndébǐxǔsānshǎogèngwéixiāozhāng,hēngdào。

  bīngdànzǐmenjìxùwǎngqiánpūguòláile

  “古书记,怎么能zhè样?”许三强往侧猛退了一步,退dào了古顺的侧面。

  “同志,先停一下,你们是哪里来的?”古顺一看,没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横跨了一大步阻住了上尉的出路。○zhè个,许三少真被人打了古顺也脱不了干系。

  因为,古顺能走dào今天zhè个位置,许家可是出了些力气的。许家的底蕴,古顺深懂滴。一个少校,还难不dǎo许家。

  当然,无端的要跟军队◎的同志掰手腕,还是古顺极不愿意看dào的事。zhè事要是闹腾出去自己头上那顶‘帽子’可能都会受dào影响的。

  “你是?”少校看了古顺一眼,发现是个三级警监。zhè种人物份量也不轻,dǎo是问道。

  “wǒ是五马区政法委书记古顺,少校同志,wǒ们正在执法。你们zhè是什么意思,一来不问情况就要抓人。zhè事,如果搞乱了wǒ们会向军队领导提出交涉的。”古顺一脸严肃的说道,dǎo是恢复了平静。

  “司马青,wǒ们是燕京卫戍区的。”司马青一脸严肃的朝着古书记讲道,对于地方政fǔ部门的领导,司马青是不怎么鸟他们的。

  “是司马少校,你好。”古顺伸出了手,司马青dǎo也跟他握了握。

  “司马少校,咱们首先得把事了解清楚才决定处理是不是?而zhè里正是wǒ们五马区公安局的同志在执法。

  zhè座别墅是违规建筑,按区里统一规划是要马上拆除的。更何况,区里已经给了他们很多时间了,他们要当钉子户。

  所以,没办法,区拆迁办不得不强制拆除了。zhè事,跟卫戍区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古顺的话很直白,意思你zhè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古顺同志,你怎么晓得zhè里跟卫戍区没任何关系?”司马青转过头来,盯着古顺同志突然冷冷的哼声道。那双眼神有些犀利了,就是古顺都感觉有些不自在了起来。

  “zhè个,wǒ们公安部门并没有得dào军队一块的任何有关红叶堡跟军事有关联的通知。”古顺一脸镇定的说道,其实,老家伙心里暗暗叫苦了。

  看zhè架势,好像zhè红叶堡跟卫戍区还真有些关系了。zhè个,古顺同志即便是脑子进水了也不会去招惹卫戍区领导。

  更何况,燕京卫戍区领导还挂着燕京市市委常委头衔,也算是自己的领导,跟领导怎么斗?

  “你想知道是不是?”司马青突然神秘一笑。

  “zhè个,不方便的话就不要讲了,wǒ懂国家保密法的。”古顺一看赶紧想推了。

  zhè个,他可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事。特别是跟军方有关系的事。最后落下个觊觎军事机密或者什么滴那就大麻烦了。

  “那你还是请离开吧,如果古书记硬要阻拦卫戍区执法,那就出手吧。”司马青笑了笑,突然转过头去,那脸瞬间显出层层煞气来,哼道,“动手,把搞破坏的混子全抓了,一个不能漏了。”

  “古书记,不能让他们胡来。”刘经理吓得脸色惨白,因为,许三少已经被抓了,zhè货一直在挣扎着。

  “你们敢抓wǒ,老子操你娘蛋子!”许三少可是发脾气了,一脚踢去没踢dào那个上尉。

  结果,司马青可是生气了,上前一脚踢在zhè家伙下阴部,顿时,痛得许三少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跟老子耍横,你他娘的还嫩着!”司马青指着许三少哼着话,又抬起一脚踹去,许三少顿时在地下翻了几个滚,满嘴满脸都是红叶堡面前那草坪上的泥巴跟草叶子。

  zhè家伙被泥巴呛住了,刘经理赶紧上前想扶他。叭地一声,老刘同志自然是被那个上尉踢了个狗啃泥巴,跟许三少差不多状况了。

  “攻击军队领导,全抓了!”司马青又给许三少加了条罪名,顿时★,十几个兵蛋子全扑将上去。

  不过,此前嚣张得很的拆迁办几个工作人员以及东华集团的工人们哪还敢动手。一个个乖得像绵羊,双手举得高高的作投降状任由那些兵蛋了们拿捏了。兵蛋子们的拳脚可不是吃素的,◎就是zhè些警察哥们也有些发怵。

  司马青留下了四个军人守着红叶堡,那边,三辆军车一冒烟带着许三少等人走了。

  古顺看了看,叹了口气,说道:“收队,回去!”

  马同脸也也相当的难堪,而且,嘴唇都有些发白了。而勾建发自然是一脸的兴哉乐祸了。

  他看了马同一眼,说道:“马队长,要是军队领导真的问下来,呵呵,不晓得你该怎么样交待了?马队,你好自为之吧。别dào时,呵呵……★”

  勾建发干笑了几声,还拍了拍马同队长的肩膀,带人马走了。而救护车不久也dào了。

  “你们辛苦了。”叶凡亲手扶起了李松跟李成两位红叶堡的功臣。

  “不辛苦,就是,老板,wǒ●们没保护好红叶堡,wǒ们失职了,你扣wǒ们工资吧。”李松虎眼中居然有泪了。他觉得自己不得力,丢脸子了。

  “放心,你们不但不用扣工资,wǒ还要给你们加工资。而且,你们所受dào的不公平待遇,wǒ会一五一十的找回来,你们看着吧。因为,你们是红叶堡的职工。你们是好样滴!”叶凡说着,那脸严肃了起来。

  “先生,要不要请些人来把zhè乱七八糟的东西先收拾一下?”李成一脸恭敬的问道。其实,叶老大的能量他们也小瞧dào了一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