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九十五章 龚开河的讥讽


  第二千零九十五章龚开河de讥讽

  乔大小姐那惨烈de嘶叫声绝对赛过睛空响雷。不过,有时又兀长而绵久,在这隔音de卧室中久久de回荡着,正跟叶老大唱响着一曲xìng福de欢乐之歌。

  良久,喘气声渐渐停止,哗哗de水声过后,两具皮囊又侧于chuáng上了。

  “功夫见长了哈哈。”叶老大得意de在乔大小姐de中号xiōng脯上揩油了一把,那双眼神猥琐de游荡了一番才收回,彼有股子意犹未尽之感。

  “我乔圆圆是什么人?”想不到乔大小姐红晕着脸居然敢讲出这种话来,叶老大顿时愣神住了,盯着乔圆圆讲不出话来。

  “看什么看,是跟你讲又不是跟别人讲。”乔大小姐白了一眼哼道。

  “呵…君相当满足,长舒了一口气。

  这时,电话适当de响了起来。从那个雕着欧式火神de古董级chuáng头柜上拿起手机按了一下,叶老大不由得嘀咕道:“龚老头就喜欢来事,这深更半夜de还不叫人消停。幸好是现在来,要是早一阵子那不害人吗?”

  “人家有急事找你才打电话de,龚将军不可能无地放矢。快接吧,啰嗦。”乔圆圆说道,“我给你泡杯参茶去。”

  “还是50年份de?”叶老大说道。

  “nǎ来?”乔圆圆应了一声,拖着长长de睡莲裙子下楼去了。

  “龚头,这么晚了还有啥指示?”叶老大按了应答键,随口说道。

  “指示,没有!”龚开河说道。

  “那我挂了。”叶fán故意讲道。

  “少来!”龚开河哼了一声,转ěr居然笑了一声才讲道,“怎么样,那个司马青不错吧?”

  “不错,啥意思?”叶老大着实不清楚龚老头de打算,所以问道。

  “你看,人家小司马可是很有正义感de。当时听说你家被砸了,听说还是遇上强拆了。那是马上带人就来了,是不是圆满de摆平了你家de事。放心,有他出马,那个什么三少de家伙将吃不了兜着走了。”龚开河讲道。

  “嗯,是有正义感。不过,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叶老大淡淡de哼了一声,心里暗暗警觉了起来。从龚老头de语气中叶老大直觉有些怪。

  “呵呵,你又来了★,我龚开河干什么事都有目dede吗?叶fán同zhì,你想‘左开河一本正经,讲道。

  “那又是为nǎ般?”叶老大才不相信这老家伙de扯鬼蛋de话。龚开河没事才不会找上自己,无事不登三宝殿用在他◇这个大忙人身上是最适用了。

  “你看,你说要挂防务部什么科研所牌子我立即给办了。而防务部de同zhì我也派来了。那个司马不错,人正义,而且,你看到没,出手果断。听说那个许三少实力不浅,人家司马也敢出手。这样de年青人可是好苗子,是不是得好好培养一下?”龚开河终于lù出狐狸尾巴来了。

  “那得谢谢你了龚将军,不过,司马de确不错。只是,关于培养,那是你们军方de事。人家听说是在卫戍区任职,要提拔要加担子,我叶fán没这能耐。总不能让我这个督查室主任给他军帽子是不是?”叶fán跟龚老头玩捉mí藏了。

  “你还没看出来?”龚开河口wěn突然变得十分惊讶样了。

  装,你▲这老家伙就装吧……叶老大在心里头鄙视了某人一句,嘴里却是十分疑huòde问道:“看出什么了,怪了,司马青就一个普通de少校军官,难道他不是少校而是少将,那个,好像有些不可能吧。难道是他有着不俗de家世■zhèlǎojiāhuǒjiùzhuāngba……yèlǎodàzàixīnlǐtóubǐshìlemǒurényījù,zuǐlǐquèshìshífènyíhuòdewèndào:“kànchūshímele,guàile,sīmǎqīngjiùyīgèpǔtōngdeshǎoxiàojun1guān,nándàotābúshìshǎoxiàoérshìshǎojiāng,nàgè,hǎoxiàngyǒuxiēbúkěnéngba。nándàoshìtāyǒuzhebúsúdejiāshì,是某人de后代?”

  “你小子跟我打什么马虎眼?”龚开河同zhì有些恼火了,口wěn重了不少。

  “我nǎ敢,你还不捋了我帽子?”叶fán说道。口气那是非常de淡定。

  “你小子,真是滴!”龚开河差点被噎住了,想了想说道,“你看,叶fán同zhì。司马青出手是不是非常de有力度,而且,招式拿捏得很稳当很熟络。功底子不浅啊同zhì!”

  “这个,我没看出来。当时húnluàn一片,眼见我de红叶堡都快惨遭许三少毒手,我nǎ有闲情观看什么拳脚功夫。”叶fán淡淡哼道,总算是明白了,老龚同zhì无非是想叫自己免费培养一个高手了。这苦差事是绝不能接了。

  “早■晓得人家司马就不该来,让人砸了你那破堡为好。”龚开河恼火de哼道。

  “那不正好,我还有新宅子住呢?”叶fán说道。心说,气死你这老家伙。整天有事没事都在盯着我口袋中已经没有了de雷yīn九龙◇丸子。

  “好了,言归正传。叶fán同zhì,不管怎么讲,司马青可是为了护你们红叶堡出了大力是不是?”龚开河问道。

  “嗯,是出了些力气。不过,我没叫他来。而且,他一来好像还打luàn●了我原本de计划。”叶fán说道。

  “和着人家来帮你反倒是狗咬耗子啦?”龚开河哼声道。

  “是有点!”叶老大直言不晦。

  “讲出个道道来?”龚开河问道。

  “很简单,☆我就是希望许三少下手狠些,最好是把我de老宅子全砸了。

  我正想盖一座全新de融古今现代中外于一体de别墅。过宅子de确太老了,用着也有些不方便。

  这倒好,司马一到,一切计划都给他毁◆了。而且,连我这请‘费师伯’手书de招牌都给砸了,可是房子里头却是没砸到。

  这个,我很惨是不是?mén面被砸,里头又没砸,这还能捞到多少赔偿。”叶老大不以为耻。

  龚老头差点抓狂了,◇le。érqiě,liánwǒzhèqǐng‘fèishībó’shǒushūdezhāopáidōugěizále,kěshìfángzǐlǐtóuquèshìméizádào。

  zhègè,wǒhěncǎnshìbúshì?ménmiànbèizá,lǐtóuyòuméizá,zhèháinénglāodàoduōshǎopéicháng。”yèlǎodàbúyǐwéichǐ。

  gōnglǎotóuchàdiǎnzhuākuángle,○不过,龚老头可不是那么好唬nòngde。他琢磨出点味道来了,于是问道:“你那堡名是费青山手书de?”

  “没错啊,前段时间我选了块上好de和田yù特地求到费师伯那里。huā了多少chún舌才搞■定了这事。

  要知道,我师伯他这个人从来做人低调,想求得他一付墨宝那是比登天还难。

  更何况还是手书de,这可以称得上是至宝了。这下好了,给许三少给毁了。

  要毁就毁彻底点是不是。这个,里头又来不及毁就给那个小司马de给破坏了。

  这不上不下de真是难受人啊。”叶fán是振振有词。

  “明白了……”龚开河呵呵干笑了一声。

  “明白啥?”叶fán问道。

  “你很鬼啊,明明晓得难求到费青山手写,为什么关键时刻不出手保护下来。不要给我讲,你这个九段高手被许三少带着de一群地皮húnhún给吓坏了吧?”龚开河讥讽着讲道。

  “当然不会了,他们,在我面前,蝼蚁一般。”叶老大又翘皮了起来。

  “这不就对了,说明,这费青山手笔de堡名是你故意让许三少砸de。

  到时,你要人家还一块同样de,呵呵,许三少可就伤脑筋了。像费青山▲这种高手de手笔堡名,又有几个人能写得出来。

  内劲化指,指书‘红叶堡’,好气魄!到时,有得你小叶同zhì敲诈de了。

  原来如此啊,想不到小叶同zhì什么时候学会这个了?佩服,龚某佩◇zhèzhǒnggāoshǒudeshǒubǐbǎomíng,yòuyǒujǐgèrénnéngxiědéchūlái。

  nèijìnhuàzhǐ,zhǐshū‘hóngyèbǎo’,hǎoqìpò!dàoshí,yǒudénǐxiǎoyètóngzhìqiāozhàdele。

  yuánláirúcǐā,xiǎngbúdàoxiǎoyètóngzhìshímeshíhòuxuéhuìzhègèle?pèifú,gōngmǒupèi服不已啊!”龚开河说道。

  “呵呵,我是拿回我该拿de,怎么能讲是敲诈。有本事叫许三少去求费青山就是了。”叶fán干笑了一声。

  “这个我不管,不过嘛!你这事你自己肯定也没办法出面了。这不,还不得司马可以代劳是不是。

  人现在在卫戍区手里头,不过,司马青也不过一个少校参谋,能否扛得住许三少de横华集团扯出de人脉夹击那就难说啰。

  横华集团de面子可是不小,说动卫戍区某个领导出面敲打一下司马青,那是完全有可能滴。

  到时,司马顶不住放人了。呵呵,你叶fán同zhì真得自己捋袖上阵了。到时可就热闹了,中办督查室主任拥有这样de一座价值不菲de古老de豪宅,那不得叫人去luàn想吗?

  到时,估计,华夏国家纪检机构都得上mén来凑热闹了。你叶fán同zhì,有得忙了。

  对了,还有你de对手们,肯定伺机下手,黑de也得说成白滴了。虽说最终你会没事,但这过程,却是相当令人难受de。

  而且,你天天忙得不可开jiāo之时不时有人来烦你,你还成了媒体de焦点,那有得乐de了。”龚开河同zhì居然兴哉乐祸了起来。

  “龚老头,不带这般兴哉乐祸de吧?”叶老大有些气恼了地,转ěr说道,“没准儿一查,人家晓得了我de身份,那卫戍区de某位领导不考虑一下我这个督查室主任de能力?而许家不害怕吗?所以,他们一听,也许自个儿先奉上赔偿了,根本无需我出面了。再说了,体制内谁不晓得。我这职位嘛,还是有亮点de。”

  “亮个屁!你还真以为你是个‘角’是不是?督查室主任又有什么?横华集团我刚叫人查过了,听说跟东mén‘许家’有着很大de联系。

  许家是个什么样de家族,那是跟南mén苏家同级别de家族。而且,苏家人注重经商发展,在政fǔ一块官场上并没有多少人马是自己直接出来de。当然,他们有钱,人脉也不浅。

  不过,通过其它手段拓展到de人脉跟自己培养出来de子弟家族式人脉可是大不一样。”龚老头居然爆粗话了,停顿了一下。

  感谢‘大城小事诚诚’‘散尽如烟’‘南宫正云’‘夏天de物语’‘王憬贤’等同zhì打赏,狗哥谢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