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九十八章 蒋副司令


  第二千零九十八章蒋副司令

  “结果,你们没办法,只好强拆了是不是?而且,一强拆迁遇上了钉子户。”许正峰表情平淡的讲道。

  “嗯,本来也没什么的。那堡外墙跟正堡的外边草坪假山都给咱们的人砸了。

  因为,三少有jiāo待,zhè家人太嚣张,jiù是要打压他们的嚣张气焰。zhè个,也当然是做给周zāo还有些不想卖地的人看的。

  jiù让红叶堡树立一榜样震慑一下。想不过市公安局来了治安总队的副队长勾建发,估计是那个叶老板请出来的靠山。

  不过,咱们三少也有能量,请来了五马区政法委书记古顺压住了勾建发。

  因为古顺也是市公安局局党组成员之一。勾建发一个副队长,最多正处,古顺人家是副厅级干部。

  胳膊也扭不过大tuǐ,只是,后来三少刚叫人砸了红叶堡那三字招牌字眼时居然出现了军人。”张震流刚讲到zhè里。

  许正峰那身子突然坐正了,盯着张震流问道:“军人,哪里来的军人?”看来,对于军人的出现,也引起了许正峰的注意。

  毕竟,现在是和平年代,军人是很少出来干涉地方小事的。而且,党对军队的管理是由下到上统一管理。华夏的军队系统是牢牢围绕在党的周围,以党为核心,团结一心一致向外的。

  “燕京卫戍区来的,一个叫司马青的少校,开了两部大卡车来的。而且,此人出手很凶残,三少被他打dé翻了好几个滚儿。听说……听说……”张震流有些吞吞吐吐了。

  “说,到底怎么了?”许正峰眉máo都竖了起来,那茶碗被他重重的磕在了茶几上。双眼闪过一线寒光,但瞬间jiù恢复了。张震流晓dé,zhè是许正峰要发怒的前兆。

  作为西九城东mén许氏家族掌舵人,一怒之下虽说不能伏尸百万。但是,要让谁倒霉,zhè么多年下来,好像还没有不倒霉的。

  “胯下被重踢了一脚,也不知伤着了那地方没有。听说三少当时一直喊痛,不过,那个少校态度太强硬了,连送医院的机会都不给咱们。”张震流愤怒的讲道。

  “你们吃干饭?”许正峰口气越来越重了。

  “我一接到消息jiù赶往卫戍区了,只是,人家说正在处理,不让见到本人。我只好找到了卫戍区一个朋友想打听zhè事。

  我那朋友叫腾风,是卫戍区副参谋长,中校军衔。按理讲他还是那个叫司马青的家伙的领导,不过,他出面了。

  司马青居然还是不卖面子,卫戍区qí它的领导我不认识,估计找人家人家也不会见我。

  而且,zhè事,我又不好大张旗鼓。觉dézhè事太严重了,所以,直接jiù过来了想商量一下对策。”张震流讲到zhè里,不经意间也转头看了看那扇磨砂玻璃mén。

  “没事,她听不见。”许正峰淡淡的哼了一声。

  “老板,zhè事,能不能跟她商量一下。一直zhè样子拖着藏着也不是个事?三少一直在外也不安全,如果有了正经的名份,相信外边人想打三少主意,也dé看看他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张震流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

  “唉……”许正峰思忖良久,还是叹了口气。他看了张震流一眼,说道,“震流,咱们是朋友。虽说你不姓苏,但你却是苏家老人了。以前三强那孩子多亏你的照顾着,他也是你一手见着长大的。

  咱们家zhè个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jiù柳芳zhè脾气,要是给她晓dé了还不闹翻天了。

  yù珍还是她表妹,结果,还不是被她打dé头破血流的。要不是她表妹,估计,杀了她的事都干dé出来。

  虽说后来签了协定,两人倒也相安无事了。不过,现在,你可能还不清楚。时不时都会折腾点东西出来闹一下,女人啊,真是麻烦。”

  许正峰老婆叫柳芳,她有个表妹叫陈yù珍。后来居然跟许正峰对上眼。两人偷偷mōmō的最后还是被柳芳发现了,结果自然是在内部大闹了一场。

  不过,许正峰也着实喜欢陈yù珍,宠着她。只是,■柳芳家族势力也不弱,zhè些年来因为有着柳家的帮衬着许家才一帆风顺走了过来。要是跟柳芳离婚,那将失去柳家一大臂膀。

  而且,很可能从此两家jiāo恶,zhè又是许正峰不愿意看到的事。幸好,最后■zhè事总算是摆平了,陈yù珍又一直哀求着自己zhè个表姐,jiùzhè样,表姐表妹的jiùsī下签了协定。

  陈yù珍不能住许家大院,所以,许正峰jiù在外边给她买了一处别墅住着了,qí实jiù是小老婆,叫姘头也行,zhè是经过老婆同意了的姘头了。

  对于许家zhè样的大家族来讲也算不dé什么?许家好几个掌权的族人都有zhè先例。

  当时,柳芳跟陈yù珍都有警告许正峰,不准再找人,不然,jiùdé撕破脸皮了。

  而许三强是许正峰的sī生子,qí母早年jiù死了。而且还死dé不明不白的,jiù是许正峰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老婆柳芳找人干的。

  不过,试探过几次后认为zhè事跟柳芳并没关系,她应该不知情。所以,许正峰jiù把许三强zhè个sī生子jiāo待给了好友张震流。

  张震流本来只是一个教书的,jiù因为一直带着许三强,所以,不但进了横华集团,而且,许正峰还给了他一些股份,也够张震流zhè个教书匠乐呵上一辈子了。

  而且,张震流很善于学习,在商场mō爬打滚了十几年下来,居然越来越老辣,现在已经成了许正峰离不开的手下加铁竿朋友。

  许正峰不能让老婆晓dé的事,张震流可以先晓dé。只是,许三强一直无法归到真正的东mén许家来。

  当年许三强会姓许,那当然也是许正峰给自己的情人找了个姓许的假结婚倒致的。

  而许三强也知道自己是许正峰的儿子才如此的嚣张的。俨然以许家大少自重。

  不过,许三强再hún蛋也不敢直接抬出东mén许家来。只不过,许三强也晓dé,不管自己做了什么,自有自己zhè个无名老子许正峰来搞定。而且,对于许正峰一直不让自己回家认宗许三强qí实心里也相当的窝火。zhè个也正常,一直背着个sī生子名份,任谁也会窝火。

  所以,许三少有时也会时不时的找些麻烦来让许正峰头痛一下。许三强相信,虎毒不食子,许正峰绝不会把自个儿抛了的。zhè也是造成许三强如此嚣张的另一个原因所在。

  “唉……”张震流也是皱紧眉头叹了口气,拿zhè事也是没辄,zhè是许家的家事,自己相chā手也chā不进去。

  转尔,张震流看了许正峰一眼,说道,“那三强的事怎么办?还dé赶紧找关系疏通一下。干脆直接找卫戍区的领导算啦。”

  “司马青在卫戍区干什么的?”许正峰倒是镇定dé很。

  “听说是在燕京卫戍区司令部军情处任一科科长。我jiù纳闷了,不jiù一小科长牛bī什么?

  居然连副参谋长的话都不听了。是谁给了他如此的胆子,我想,是不是红叶堡的主人那个叶姓年青人请动了更高级别的人压着司马青出手的。

  司马青没办法,也许是安排他去的那个人级别比我那个朋友腾风还要高。所以,司马青是有恃无恐,才不卖腾风的账。”张震流分析着讲道。

  “慢着,你讲红叶堡的主人那位叶姓是个年青人?”许正峰突然看了张震流一眼,摆了摆手问道。

  “我们查过,是个年青人。按他的户籍年龄来算,不到三十岁。此人没准儿也是某个富人或高级干部的sī生子。不然,凭什么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能拥有红叶堡zhè样的古堡,那可是值三四千万的。”张震流说道。

  “你分析有点道理,此人如果是在经商,只要能查清他干什么,公司名叫什么,咱们jiù好出手。

  我不相信,咱们的华夏国东集团还压不住一个小集团。jiù是压也能压死他。

  zhè事,你最好再去查清楚些。把那叶姓年青人查实了再给我说。至于卫戍区那边,我会处理。

  我许正峰的儿子不是那么容易让人随意摆布的。那个少校我记下了,司马青是不是?

  我儿子没事jiù好,只要有点事,司马青……”许正峰突然冷哼了一声,那脸变déyīn沉沉的。

  司马青肯定完蛋了,张震流在心里说了一句,看了许正峰一眼,有些为难样子,说道,“zhè个,我早找人查过了,确实如此。你也晓dé,我zhè份量太轻了。找的人层次也低了不少。”

  “那算啦,还是我找人查吧。”许正峰摆了摆手,晓dé张震流讲的是实情。

  凌晨二点。

  卫戍区副司令员蒋辉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给吵醒了,他有些恼火的拿起手机看了看正想关机,不过,一看号码,蒋辉按了接听键,说道:“好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了,是不是快把我老蒋给忘了。”

  “啥话,把谁忘了也不敢把你zhè将军给忘了是不是?再说了,我可是记dé十几天前还跟你通过电话,你忘了。”许正峰开玩笑道。

  “许董,别zhè样说,我zhè将军只是一个虚的,还没敲定下来。”蒋辉说道。

  “怎么还是虚的,不是听说已经递上去了。zhè事,铁板钉钉了的事你可jiù别埋汰我了。军队一摊子事虽说我不清楚,但是,你们卫戍区可不缺将军。而且,老蒋你的能量我许正峰还不清楚吗?活动了几个月了,也将是尘埃落定的时候了。”许正峰笑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