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到赵家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到赵家

  求月票嘞……感谢‘kingjackli’大侠打赏。狗哥厚着脸皮叫一声,不能天天爆发shì不shì?

  “你们啊,就shì喜欢折腾。跟一个普通武馆较真不怕丢了你的脸面zǐ。”这时,乔圆圆看了大家一眼,插嘴着讲道。

  “夫人,你不晓得,那个叫童丁的家伙duō嚣张。你想,陈老平时跟什么人较真过,整的一个世外高人。他都能给惹chū真火来,那人已经嚣张到没边了。不教训肯定不行了。”李强讲道。

  “他骂你了。”乔圆圆眨巴了一下眼睛问叶凡道。

  “很难听滴。”叶凡说道。

  “该抽!”乔圆圆哼声道。

  不久,张雄打来了电话,讲道:“童家武馆规模还不小,在良桥区东亭河边。

  该武馆在册的教练有20个,学员123人。而能称之为他们自家弟zǐ的还有十几个。

  不过,那些教练基本上都算shì江湖货色,差不duō二段到三段身手,唬弄一下那些有钱人家又崇拜少林武当的富家之弟还行。

  估计真正算得上高手的shì童家武馆当前的掌舵人童有着五段至六段身手。

  剩下的就shì童一铁的几个zǐ女中两个儿zǐ有些功底zǐ。大的叫童兵,估计有四段身手,号称散打王。

  听说拳击方面也不错,你讲的康总理勉励的同志就shì他了。剩下的就shì童丁了,三段顶阶身手。其它的,咱们的材料上没显示。估计,也没屁的功底zǐ。”

  “如果就这几个人,还真没啥好踢馆的。真踢了简直就shì掉价。”叶凡讲道,有些失望。

  “也不一定,我向别人打听过,听说童家武馆跟西湘那边‘排帮’有些关系。如果真shì如此,童家估计会向排帮求援,到时,排帮来几个高手shì没问题。你们,有得pk了。”张雄讲道。

  “排帮,没听说过,shì个什么样的帮会shì不shì?”叶凡问道。

  “百duō年前,西湘百里雪峰中,有着铜水一霸,也就shì铜江河畔的排帮,他们shì一群以放排为生的水上汉zǐ们,数百年结帮chéng团,武力强悍,水性又好,于shì掌管了整个铜河。

  因此,所有要经过排帮地界的货物都要和排帮打过招呼方可运输,而且排帮个个都shì好汉,他们决不允许有大烟等脏物从此经过。

  因此这里就经常会有排帮‘留客’的现象chū现。留客其实就shì留货,处理掉后才让你走。

  当然,我讲的这shì在清朝时的排帮,现在的排帮早不放排了,而且改chéng了船。

  他们有的搞旅游生意,有的搞货运,还有的转手买卖等,但shì,有一个共同点,他就的生意基本上都围绕着铜▲河而做。

  这群汉zǐ在团结一块上特别的齐心,哪家人受了欺负,他们一窝蜂全会上来。而且,好勇斗狠,很令当地公安机关头痛。

  不过,一般你不去招惹他们都会相安无事。听说现在的排帮头头还shì个女的,而且shì个姑娘,二十**岁,叫鱼彩云。几段身手咱们不清楚。

  不过,她的父亲鱼云东就shì高手了。听说当年能跟华夏六尊中的阴无刀战chéng平手。”张雄刚讲到这里。

  叶◆凡不由得问道,“既然能跟阴无刀战chéng平手,怎么鱼云东一点名气都没有,倒shì怪了。”

  “鱼云东此人做人很低调,而且也不喜欢管理什么,所以,老早就把排帮交给了女儿鱼彩云。

  其实▲,现在也没有什么排帮了,只shì源袭以前的叫法罢了。比如有事时能找个牵头人商量一下大家聚聚共同拿个办法什么。

  不像以前,还统一服装,排场很大,那个时代才shì正宗的帮会。现在,当然,随着时代发展,也不一样了。

  而且,咱们的国情也不允许有这种形式chū现,那shì要坚决取缔打击的。”张雄讲道。

  “阴无刀现在至少九段第二个层次,跟我扯平了。不过,他的功底zǐ更为深厚一些。本来shì想叫李强去踢馆的,现在看来不行了。李强实力还shì弱了一些。”搁下电话后叶凡跟大家说了一遍下来。

  “鱼云东既然如此低调,那他本人很可能不会来。如果除了他,其他的人倒不足为惧了。”陈啸天摸了一下下巴,讲道。

  “没关系,来了也没啥。”叶凡淡淡的哼了一声。打了电话给王人磅,这货一听说去踢馆,顿时来了兴致,大叫着一定要打得过瘾砸得爽快。陈啸天叶凡不想让他太显目,叫王人磅chū头就好办得duō。

  吃过晚饭后,叶老大准备好药丸,侧背着一皮包,提着两瓶自酿的药酒直奔赵家而去。晚上叶老大shì去专门为人治脸的。

  因为事先打过招呼,守门的武警倒shì检查过后就放行了。不过,当见到叶凡的工作证件时倒shì吓了一跳,那个少校微微愣神之后马上冲着叶凡就来了个标准军礼,嘴里叫道:“首长好!”

  “你好。”叶凡回了礼后开车进去了。

  “我说冬巴,你怎么冲着他敬礼,脑zǐ没烧糊涂吧?即便那位shì某家的公zǐ爷,他也没资格让你这个安保头头敬礼吧?世风日下了,想不到一向爽直的冬巴少校同志也学会了拍马屁的干活。”这时,不远处一颗大树下走来一少校,估计跟冬巴同志shì朋友,随口开着玩笑,笑道。

  “小声点陈风,给他听见你就倒霉了。”冬巴吓得赶紧跑了几步上前伸手捂住了陈风少校的嘴。

  “倒霉,啥意思?”陈风伸手搁开了冬巴少校的手,一脸不明白,问道。

  “唐主席办公室副主任,你说我冬巴敢不敬礼吗?你小zǐ,真shì活不耐烦了,声音还这么大,首长耳朵很灵。要shì给他听见,有得你家伙受的。”冬巴小声讲道做贼似的又看了看叶凡的车屁股。

  “唐……主席办……”陈风倒真给吓了一跳。赶紧做贼似的瞄了瞄叶凡的车屁股。

  “发现什么了shì不shì?”冬巴一脸得瑟的看了脸色大变的陈风少校一眼。

  “老天,难道shì那里头来的人?”陈风声音都有些发颤栗,嘴角无声的抽搐了几下。

  “聪明,你我都shì守护共和国西园别墅群的校官。这里头shì什么人你知我知。而咱们干这一行没这眼力劲,那你肯定倒霉。而且,你看那车牌,普通人认不chū差点滴,这个,可shì难不倒咱们俩shì不shì?”冬巴一脸崇拜的讲道。

  “嗯!”陈风点了点头,讲道,“难道还真shì来自那里的?”

  “绝对shì,你没发现,咱们警卫局里头有几位同志开的车zǐ车牌表面上看跟咱们的没差别。

  不过,有一次我巴结上一个那地方来的同志。仔细琢磨过后总算shì明白了,他们那里chū来的同志开的车都很低调。

  车型也shì五花八门的各种都有,不过,有一个最大的秘密,车牌挂总参牌zǐ。

  但shì,跟总参chū来的军官车牌又不一样,全都有个小小的符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shì总参某个部队的番号。

  嘿嘿,就我琢磨chū来了。你还记得狼头儿的车牌吗?”冬巴一脸得瑟,瞄了朋友陈风一眼。

  “记得,好像尾巴shì12号。”陈风讲道。

  “对了,你看这位的尾巴shì几号?”冬巴讲道。

  “6……6号……”陈风讲这话时自已感觉牙齿好像在打架似的。这货太激动了。

  “对了嘛!”冬巴说道。

  “狼头儿才12号,那不得了,这位,怕不shì顶层人物了。我说的shì在哪里头◆的层次。”陈风讲道,一脸的震骇。

  “嘿嘿,估计狼头儿见了他还行见礼,更何况你我。刚才我反应得快,不然,人家首长不高兴了,哼一声,我这帽zǐ可就得飞了。”冬巴心有余悸的讲道。

  “幸好▲没给我撞上,不然,这反应一慢印象就落下了。”陈风说道。在脸上擦巴了一下,发些都shì些虚汗。

  “呵呵呵,叶主任,好久不见了,人越发的年轻了。真shì今年21,明年12啊!”想不到赵家老二赵括居然早站在院门外,一见到叶凡的车zǐ停下,早乐呵呵的开起玩笑来了。

  可以说,叶凡的提拔工作赵括shì看着他一路走过来的。赵括当年在水州蓝月湾任基地司令,关于特勤a组的事他都清楚。而且,当时的叶凡不就shì林泉镇一个小镇长。

  “那敢情好,再年轻点就回到幼儿园上学去了,那duō好。”叶凡也shì呵呵笑着,上前跟赵括紧紧的握了握手。

  “老爷zǐ身体还好吧?”叶凡随口问道。

  “还行吧,不过,人老了,这病那病的小毛病总shì不断。自然规律,谁也没办法改变。”赵括叹了口气。

  两人说着话到了厅门口。

  里头传来了激情的钢琴声,仿佛一股股海浪扑面而来。叶凡甚至能想象到一只小船在风波中挣扎的样zǐ。

  心说估计就shì那位燕京琴后赵美美了。不过,奇怪,不shì听说她因为脸上长痘而怕见人,难道给人治好了?真治好了那今晚上就没自己什么事了。

  “好好!就shì曲调太新潮了。小美,如果你能把革命老曲弹chū这种激情来,那我更喜欢。”赵宝刚声音略为有些沙哑,不过,还shì挺响亮的。

  “那个也会,红色娘zǐ军我就能弹chū这种味道来。要不我再来一曲?”赵美美笑着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