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敢玩老子女人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敢玩老子女人

  【4更到!】

  “爸,那就快点联系他们呀?”童丁kě是有些急了,这事哪果真的搞得馆子被砸了,他kě是真正童家的千古罪人了。到时,估计,几十号童□家族人都得用口水招待他了。

  而且,这家伙最怕的是童家武馆倒了后到社会上去还有谁肯鸟自己。那自己这个童家二少kě就没面子混了。面子总是跟实力金钱挂勾的。

  “啰嗦什么,我自有安排。”童●jiāzúréndōudéyòngkǒushuǐzhāodàitāle。

  érqiě,zhèjiāhuǒzuìpàdeshìtóngjiāwǔguǎndǎolehòudàoshèhuìshàngqùháiyǒushuíkěnniǎozìjǐ。nàzìjǐzhègètóngjiāèrshǎokějiùméimiànzǐhúnle。miànzǐzǒngshìgēnshílìjīnqiánguàgōude。

  “luōsuōshíme,wǒzìyǒuānpái。”tóng◆一铁一脸严肃的训叱了儿子,扫了大家一眼,讲道,“这事,我还真不晓得该怎么样开口。这年月不比以前了,以前人注重兄dì感情。

  这年月重视的是以金钱为主,排帮已经不存在了,咱们要请他们出shǒu,□肯定得付一大笔出shǒu费用。

  这个还是其次的,就怕他们没空出shǒu。而且,排帮仅剩的一二个七段高shǒu也是闲云野鹤之人,有时就是他们自己一时也难联系上。就怕来不及了,也怕他们不肯出来。”

  “是啊,毕竟,那位神秘高人功底子如何谁也不清楚。无端的为自己树下如此大敌,就是谁也得考虑一下的,权衡利弊。如果真是一位九段位高shǒu,即便是排帮也不敢去招惹。”这时,童松又插话了。

  “九段不kě能,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九段。三dì,你不在武林中,根本就不晓得咱们这个圈子的情况。

  就像你平时所讲的我们不在体制中,也理解不了官场一样。九段高shǒu那是什么样的高的,对咱们来讲,犹如蚂蚁跟巨象相比一般。

  打个简单比方,拿官场来讲,他们就是处于权力顶峰的那几个人。

  那种高人我刚才也讲过了,极难达到。而且,也极难见到。这个倒不必担心。那位神秘人有着七段就顶tiān了,我估计他应该是六段顶阶。

  如果鱼姑娘答应跟我联shǒu,咱们还是有很大胜算的。不过,要做通鱼姑娘工作,这一点很难了。”童一铁一脸凝重的摆了摆shǒu,相当霸道的讲道。

  “哈哈哈……”突然一阵宏钟般的笑声传来,震得武馆楼顶都在颤栗。

  “什么人?”童家人全站了起来,搜寻着声音的方向。

  “一群井底之蛙也舔不知耻的居然敢大放屁言,谈什么武术圈国术圈,什么金字塔高人不高人的。

  就你们,屁都不是。就那点kě怜的身shǒu,居然敢叫嚣在圈内排得上号。

  今tiān老子就要让你们晓得,什么叫真正的圈内国术。什么叫真正的高shǒu。”随着◎声音,啪啦一声响,屋顶被搞出一个大洞来。

  从里头漏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来。此人长相较帅,一脸的玩味似的笑着,而且,看起来岁数并不大。

  “你是谁?”童丁忍不住抢口而出。

  “啪…◇…”一声脆响,童丁感觉嘴一下子剧痛,整个人被人一耳刮子甩飞撞在了墙壁上。

  “一点规矩都没有,这里是你能讲话的地方吗?麻痹的,居然出口成脏,就你童二少也敢在老子兄dì们面狂叫什么?

  ◆比狗叫还不如。先前赏你的臭鞋味儿还没散呢。再啰嗦的话,老子要你一条腿。

  爬去吧。”王人磅那是嚣张得很,一边爆着粗话一边不让别人爆粗话。这就是实力,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嘛。

 ● 本来叶凡是交待他过一tiān后光明正大的去挑了童家武馆,不过,这货晚上去皇城根酒店喝点小酒,想不到在无意中居然看见肖十六妹正跟一个男的有说有笑,shǒu互相拉着从过道里而来。

  这货虽说平时并不是十分再乎跟自己在那次迷乱中有过一次亲密接触的肖十六妹。

  不过,此刻这家伙那股子酸味是直冲鼻孔。仿佛掉进了醋罐子中的老鼠。

  这货二话不说,几个跨步上前照准那年青男子就是一腿二拳三巴掌。顿时就摔得那家伙触不及防之下是鼻青脸肿腿儿抽筋。

  “他是我dìdì!”肖十六妹当她看清居然是王人磅时,她是晓得这货的功底子的,堂堂的八段高shǒu。如今自己功底子降到了二段,哪是这家○伙的对shǒu,所以赶紧喊道。

  “dìdì,吗的,情dìdì表dì是不是,还敢给老子说。你丫的就这么不守妇道,居然背着老子偷情!今tiān不拆了他这身小骨头老子就不是王人磅。”王人磅根本就不●◆听,一个跨步又要上前再继续再次的拳打脚踢。

  “他是我亲dìdì肖寒冲,是真的,你kě以去查一查。”肖十六妹kě真害怕王人磅再出shǒu了,也顾不及去查看已经摔在一旁墙根处的dìdì肖寒冲。 ◎
  她是马上扑上去,紧紧的用自己胸脯前的两个大肉球挤压着王人磅,而且,伸开双shǒu像抱木头桩子似的紧紧的抱着,双腿蜷在了王人磅的屁股上,倒像一只八爪鱼一般挂勾着不让他上前。

  “是谁把寒冲打成这样子的?”这时,一道宏亮的声音愤怒的吼叫着。王人磅抬头一看,冷冷哼道:“老子打滴,你咋的,是不是也想来几下。”

  这货现在是酸气塞胸,碰上谁谁都要倒霉。

  “大……大哥,别讲了,你快把寒冲背走,快点!”肖十六妹急得眼泪都直冒了,大叫着。

  “被打了还要走,十六,你什么时候这么软蛋过了。是不是看上这小子了,让他故意的找岔!

  我晓得,你是不满意家里叫你去相亲★是不是?现在把情夫都叫出来了,居然打自己亲dìdì,你还是不是人?

  叫你相亲的也不是寒冲,你怎么能这样?猪油蒙心了是不是?今tiān不打回来。

  老子肖军就不叫肖军,别怪哥我心狠,哼★!”肖十六妹的大哥叫肖军,是一军官,源袭了军人风格,那是气不打一处来。几个跨步上来要跟王人磅对昴了。

  “相亲,好啊,正好,老子倒要看看是啥货色要跟老子的女人相亲。滚你妈的蛋球去!”王人磅更火了,那股子酸味都快把旁人都熏死了。

  这货伸出一只shǒu箍住了肖十六妹,尽管她在拚命的挣扎着想拖住王人磅地。

  不过,蚍蜉撼树,无能为力了。

  “大哥,你快点进去,叫他们快跑,快跑!”肖十六妹见拦不住了,怕王人磅不理智下会下狠shǒu。

  肖十六妹是晓得这货狠砺的。前次死亡迷宫一行,这货至少杀了五六个外国特勤队中的高shǒu。

  当下特勤a组正值用人之际,如果这货不小心打死了人,估计国家最多让这家伙去外地置行任务,绝不会让他偿命的。

  “跑个屁!他有种的就进来。”肖军也是脑门子发热了,抱起dìdì肖寒冲一脚踢开包厢门进去检查伤情了。

  “好,老子没种是不是,没种,老子今tiān就要你们家人瞧瞧,什么叫种!老子就要下种!种猪都没事。”王人磅那是血红着眼全糊涂了,一shǒu箍着肖十六妹快速跟着进去了。

  一到里头,发现桌边坐边摆着十七八碗碟,估计吃喝相当长时间了,男男女女都有。

  不过,此刻大家都在围着肖寒冲大叫了起来。因为,肖寒冲的脸的确太难看了些,全部青肿一遍。这货早昏这去了。

  “那个跟老子的十六相亲,***站出来?”王人磅那声音像打雷一般,冲这堆人吼道。

  “老子,你妈的大爷我谢水东。”一个年青人愤怒的往前跨了一步,指着王人磅破口骂道一拳直击向了王人磅。

  这货也是给气着了,想不到一照面就看见肖十六妹亲热的跟王人磅紧贴在了一起,这货此刻的心情跟王人磅也差不多,是打翻了五个醋缸子。因为,谢水东从小暗恋肖十六妹,俩人小时候也经常接触。

  “谢水生东,水里王八生的,妈的,难怪,都是一对骚包货,你大爷我今tiān就要好好地教训你一下怎么做人。”王人磅阴叫一声,伸shǒu一拳就直击在了谢水生那打过来的拳头上。

  “叭嚓……”

  一声脆响传来,包厢里的几个年青人吓得尖叫了起来。因为,谢水生早被王人磅一拳给打得打了个转儿直接就砸在了包厢中央的桌子上。叭啦啦几声后,桌子被打散架了。

  “你丫的不是要充大爷,老子今tiān就让你晓得什么叫大爷。”王人磅紧跟▲上前,抬起腿来就要踢。

  不过,包厢内几个朋友全伸腿伸拳的上来想拉人,不过,他们今tiān遇上了王人磅。

  叭啦啦几声脆响过后。

  全倒地下痛苦的叫着了。

  王人磅拿起◎桌上还没倒完的剩菜剩汤们全往谢水东那流着鼻血,红肿绿肿着的脸上像浇菜一般的淋了上去。而且,掰开谢水东的嘴,把脚底下的那脏肉啊,菜啊全往这家伙嘴里硬塞了进去。谢水东吱唔着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尔◆后,这货又狠踢了几脚,发现谢水东都没有声音了才推开肖十六妹,一巴掌甩得肖十六妹摔在了地下,这货冷煞煞哼道:“跟这个骚包上床去吧,**,老子不希罕!”

  一讲完,这货转身大踏步走人。后边传来肖十●◇六妹那惨痛的哭喊声道:“磅哥,我没有?真没有这意思!你误会了……”

  不过,王人磅早不见了人影。

  不过,这货越想越气,这气无处发泄,才想起童家武馆来,所以就来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