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惹事的主儿


  .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惹事的主儿

  “别这样天通!他是王lǎo的孙子!”叶凡赶紧一跳而起一脚踢向了天通。

  “那算了,饶过他。”叶lǎo大一脚扑空,因为人家天通同志早把腿收回去了。

  叶lǎo大有些郁闷,这一脚也用了五分力气,也存着趁机试探天通功底子的打算,想不到人家突然收腿了。一腿踢在空气上,不郁闷才怪。

  不过,叶lǎo大可以肯定,天通的功底子绝对达到九段了。至于第几个层次那就不清楚。因为,王人磅在他面前跟耍猴一般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就是叶lǎo大自己出手要对付王人磅也不会如此轻松的。

  “感情,怪了,你小子啥时堕入情网了。给wǒ讲讲,你喜欢谁了?”叶凡赶紧把王人磅扯到沙发上,拍了拍王人磅肩膀,给王人磅倒了一杯,讲道,“wǒ陪你喝个痛快,别急,咱们慢慢喝。”

  这货,自然是转移话题不让他再去纠缠天通了,那只能是自取其辱了。

  “倒也不是说喜欢,只是那娘们太欺负人了,居然背着wǒ去勾搭别人。吗的,一个**,lǎo子要她,哼!”王人磅又生气了,那杯红酒一口而尽又伸过了酒杯。

  而且,刚才被天通干了两□下,这货再醉也晓得,自己根本就不是人家对手。再加上天通是跟叶lǎo大一起进来的,这货也就歇了手坐沙发上了。

  “你讲的到底是谁啊?lǎo弟,把话讲明白点,这样云里雾里的让人难受。”叶凡劝道。 ●xià,zhèhuòzàizuìyěxiǎodé,zìjǐgēnběnjiùbúshìrénjiāduìshǒu。zàijiāshàngtiāntōngshìgēnyèlǎodàyīqǐjìnláide,zhèhuòyějiùxiēleshǒuzuòshāfāshàngle。

  “nǐjiǎngdedàodǐshìshuíā?lǎodì,bǎhuàjiǎngmíngbáidiǎn,zhèyàngyúnlǐwùlǐderàngrénnánshòu。”yèfánquàndào。
  “还不是那个被wǒ办了的人,唉……”王人磅痛苦的摇了摇头。

  “你……讲的莫非是十六妹?”叶lǎo大差点咬着自己舌头了,以前听王人磅讲得潇洒,好像对那女子一点感觉都没有。

  当时叶lǎo大还暗暗佩服人磅兄是‘花’中圣手,玩了就能下决断丢下的狼。

  不过,那次两人玩的**事件也只是死亡谜宫的幻象促成的。想不到这货现在居然是因为肖十六妹而烦成这样子要喝酒。

  “唉……”王人磅咕噜着又狼饮进去一大杯,算是默认了,他看了叶凡一眼,讲道,“麻痹的,太气人了。lǎo子不再乎也不能让她去勾搭别人是不是?”

  “勾搭,就你这熊样人家当然不要了。不要你了不去勾搭别人难道还等着你,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雪红这姑娘又来捣乱了。

  叶凡赶紧朝她呶了呶嘴,意思是叫她少讲两句别再刺激这货。

  “没用的东西!”雪红根本就无视叶lǎo大的暗示,继续开口了。不过,天通这时却是暗暗伸手扯了一下雪红,估计也是叫她嘴下留情了。

  哪晓得雪红恼了,瞪了天通一眼,说道:“你怕他干什么?就是乡镇办主任也比你这个村主任大不了多少?还说要保护wǒ不让wǒ受欺负,wǒ看你就是一白眼狼,亏得wǒ妈对你这么好,给你吃给你穿还教你,混蛋王八蛋一个!”

  天通给他骂得只能是苦笑着不敢作声了,叶凡心里暗暗吃惊。从雪红嘴里喷出的信息集中起来,那岂不是讲天通是雪红的母亲从小带大的,难怪天通这样子宠着雪红。

  没准儿就是这身本事也是雪红的母亲给教的。一个能教出九段高手的女人,那岂不是很可怕?

  “wǒ就是讲他,继续讲他,一个没用的,玩弄wǒ们女●人大混蛋……”雪红生气了,朝着王人磅又继续了。王人磅难看越来越难看,那拳头捏得咔嚓直响。

  “够了!”叶凡突然吼了一声,凶巴巴的指着雪红讲道,“你留点口德好不好,好歹你也是一姑娘,这么泼辣,今☆后谁还敢要你。”

  “天通,他骂wǒ……他骂wǒ,wǒ要跟妈讲,他骂wǒ!他咒wǒ嫁不出去。他咒wǒ丑嫁不出去!”雪红受了委屈,指着叶lǎo大,那眼圈一红,居然想哭样子。

  不过,这女子虽说不如乔圆圆漂亮,但那身材是火热得能让男性牲口发燥,比乔大小姐又上了一个层次。

  不过,综合各方面,两人也是各有千秋。只是这女子怎么反倒讲自己丑。这想象力估计是从嫁不出去这句话中延展出来的。

  怎么这么不经骂,叶lǎo大在心里暗暗有些发毛,如果真惹出雪红的母亲,自己还真有些头大了。

  “雪红,他不是骂你。你想啊,你才18岁是不是?用现代话来讲,你刚成年。

  现在的姑娘,都是成熟后才嫁人的。估计至少也得十几年时间吧。到那个时候,你一成熟,像颗水蜜桃子,不要讲嫁不出去这些屁话了,估计来提亲的能把你家大门给踩圬了是不是。

  到时,天通哥wǒ还得天天来修门槛,这日子,苦啊!”天通一脸苦笑着,讲出了一番歪理,叶lǎo大差点笑了,因为,天通也一直在朝着他挤眼球。

  “十几年,那wǒ不成lǎo姑娘了。哥,你骗wǒ,你合伙起来骗wǒ,欺负wǒ是个农村姑娘,你们都骗wǒ。wǒ要跟妈讲去!”雪红又哭了。

  “别……别跟姨说……”天通可是有些难堪了。

  “那你蹲下!”雪红突然不哭了,指着天通讲道。

  “这个,不大好吧,小时候玩的大了就不好玩了。”天通一脸苦瓜着,尽朝叶凡挤眼球了。

  当然是希望叶lǎo大能出面讲讲情,和和稀泥了。不过,叶lǎo大装着没看见。因为这货好奇,想看看雪红叫天通蹲下是为了什么?

  “你不扮王八爬山是不是?”雪红眼睛一瞪,差点又圆了。

  “wǒ爬……”天通涨红了脸,无奈的叹了口气就要蹲下。

  “太不象话了,虽说你家里养了天通。你也不能这样埋汰天通?这是对天通人身的污辱。小时候玩玩无伤大雅,天通多少岁了,你还这样,wǒ看不教训你是不行了!一个被宠坏了的大女孩。”叶lǎo大一个跨步到了雪红面前,抡起了大巴掌。

  “不爬也行,天通,三天后,你跟他决一死战。到时不管输赢,你都不用爬了。如果他输了,wǒ要他爬给wǒ雪红看。”雪红眼眉一瞪,好像刚才没发生什么事似的全身心的对付起面前的茶点果汁了。天通擦巴了一下脸上的汗,叶凡赶紧过去扶起了他。

  “别介意,wǒ们◎从小感情深,她是wǒ看着长大的。在任何情况下,别要可以取wǒ天通的命,但wǒ天通绝不允许任何人伤了他。”天通这话讲得很冷煞。

  “不讲了,wǒ们干三杯!”叶凡举起了杯子,哐当着两人干了三杯。 ○
  “痛快,wǒ也来三杯!”想不到王人磅也来凑热闹了。他看了叶凡一眼,笑道,“那女人,哈哈,她去相亲,不过,被lǎo子全搅黄了。打得真是痛快啊!”

  “打,没把人打出毛病来吧?”叶凡一缩脖颈,就怕这家伙一时气起来下手没个轻重,打死了人那就是个麻烦事了。

  “没事,伤着了,死不了。不过,wǒ那气发不出去。后来路过童家武馆,顺手就给踢了。”王人磅讲得轻松,叶lǎo大赶紧问道,“踢成怎么样了?不是跟你讲明后天去,这么急干什么?”

  “管他的,敢惹咱们,就得踢了,那lǎo房子差点都被wǒ拆了。招牌也给wǒ踢碎了,痛快。叶lǎo大,你没看见,童家一家人是哭爹喊娘。妈的,这就是招惹咱们的代价。”王人磅一脸的得瑟。

  “光欺负一些会些花把式骗些公子哥钱的小武馆有啥本事,有本事去把少林武当青chéng罗浮的牌子也去给踢了。”雪红又插嘴了,满嘴的讥讽。这小妮子,根本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你去试试!”王人磅也气不打一处来,那是脱口而出。

  “去就去,wǒ就要去踢了少林武当怎么样?”雪红一下子从柜台里翻了出来,就要出门。

  “小姑奶奶,求○你别这样了好不好。你都快把天通哥折腾死了。”天通吓得脸都气乌了,赶紧出手扯住了雪红。

  “人磅,别刺激她。这姑娘……”叶凡给王人磅作了个‘低能、幼稚’的手势。

  “原来如此!”王人磅同●志恍惚大悟,喷着酒气打了个嗝,也就回到沙发上继续酒精考验了。

  不过,才安静了不到一刻钟。

  门被重重的叩响了。

  雪红热衷于开门,跑去拉开了门。一个一脸严肃的一级警督站在门口。而汤帝保安部经理崔一栋站在他旁边。

  这小子头上缠着纱布,纱布上还渗着鲜血,估计是红药水抹上去的。这个时候了还冒血,他不早就被漏干了身子。明显是后来假造的。

  “就是他,警察同志,就▲是他打人。”崔一栋指着雪红愤怒的讲道,转尔,又指着赶上来的天通讲道,“他打伤了wǒ们十几个人。还砸wǒ们汤帝的门面儿。无法无天了,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严惩这些坏份子。”

  “放心,wǒ们会公正○的处理这事的。”一级督察一脸正色的讲道。转头正想冲雪红讲几句,哪知雪红抢先冲崔一栋哼道,“打扰本姑娘跳舞,你还想找打是不是?”

  说完,雪红就抡起了巴掌。崔一栋见警察在旁,也来了胆子。居然不躲,脸上叭地一声,着实的挨了雪红一巴掌。

  “铐起来,居然在wǒ们面前公然抗法打人。”一级督察生气,觉得呗没面子。这受害者居然在自己面前又被打了。

  感谢这些兄弟打赏

  ‘大chéng小事诚诚 ’‘ hmyong ’‘ 流浪者& ’‘ 瑞雪宝宝 ’‘ 温柔的一匹狼 ’

  狗哥祝这些同学们学业进步,天天发达。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