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孙司令员震惊了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孙司令员震惊了

  “到底是谁,老蒋,这事,有些严重,你得讲实话了。(**.,《》)《.”孙力这句话出来,那已经是表示对蒋辉有些不满了。

  “不瞒你说,是东☆门许家的许正峰给我讲的。他是现在许家的掌舵rén,国东集团董事长。

  而他又是我老同学,一直以来,咱们关系都相当的不错。而且,孙司令你也晓得,许家在共和国也是相当有影响力的家族之一。

 ●☆门许家的许正峰给我讲的。他是现在许家的掌舵rén,国东集团董事长。

  而他又是我老同学,一直以来,咱们关系都相当的不错。而且,ménxǔjiādexǔzhèngfēnggěiwǒjiǎngde。tāshìxiànzàixǔjiādezhǎngduòrén,guódōngjítuándǒngshìzhǎng。

  értāyòushìwǒlǎotóngxué,yīzhíyǐlái,zánmenguānxìdōuxiàngdāngdebúcuò。érqiě,sūnsīlìngnǐyěxiǎodé,xǔjiāzàigònghéguóyěshìxiàngdāngyǒuyǐngxiǎnglìdejiāzúzhīyī。

  不rán,我也不会去管这闲事。主要是这事又不是很大的事,所以我才出手。”蒋辉强调了这事并不是大事,自rán有推卸责任的意思了。

  “你没收他好处吧?”孙力一双眼有些寒煞煞的盯着蒋辉。

  “绝对没有,我们连面都没见,他只是深夜打了个电话给我。后来我了解清楚情况后才找你的。”蒋辉赶紧讲道,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了。甚至,腿肚子都有些抽筋感觉。

  “找你也正常,因为许三强是被咱们卫戍区抓回来的。不是军队领导是出不了手的。”孙力点了点头,脸色和缓了一点,看了看蒋辉又问道,“那许正峰怎么如此的照顾着许三强,他们都姓许,难道有点什么,或者是什么?”

  “我也不清楚,许正峰一直没讲过。不过,我有暗中关注过,不过,也没发现什么。只是,凭直觉,我觉得他们俩个应该有点什么。因为,许三强长得三分想许正峰。”蒋辉讲道。

  “私生子。”孙力恍惚大悟样子点了点头,讲道,“不过,这事■倒是奇怪了?”

  “奇怪?”蒋辉念叨了一句,拿眼看着孙力不敢问,装着自言自语样子。

  “当rán奇怪,你知道刚才谁给我来了电话?”孙力讲道。

  “这个,我不清楚。”蒋辉老实的摇▲了摇头。

  “赵括。”孙力这句话一出,蒋辉不经意间居rán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色变得有些惨白了,嘴里呐呐道,“这怎么可能?赵司令员怎么会过问这种小事。而且,事都了结了。已经由五马区公安局处理好了。”

  “赵括问了我几句话,说卫戍区抓了蓄意破坏军科所的rén,为什么又移交给了地方公安机关?

  这是属于军队的范畴,是卫戍区管理的范围。如果都这样儿戏视之,那国家的军事机密hái要不要保密?

  军事设施任rén可以砸打,那hái能保持军事设施的权威性吗?共和国的军队hái能保护祖国吗?”孙力脸色有些难看的讲道。

  “军科所,那是一座古老的欧式别墅,啥时成军科所了,不可能。司令,是不是赵将军胡扯出来想为自己讲rén情找块遮羞布罢了。赵将军也太欺负rén了是不是?”蒋辉有些愤怒了,因为他晓得孙力并不是赵家一系的。以前hái有过小摩擦,而蒋辉是孙力的铁竿亲信。

  “我查过,的确是军科所,国防部下属的一个秘密军科所。听说hái挂有一个牌子,估计是许三强也没细看就给砸了。”孙力讲道。

  “这事怎么办?”蒋辉头可是有些大了,想不到强拆居rán拆掉了军科所,这hái了得。

  当rán,如果是个不起眼的军科所相信以孙力的力量也能以误拆为由摆平了。关键这次出头问询的是赵括,那这军科所来头就有些大了。

  “怎么办,我正准备下令去把许三强等几个搞破坏的骨干份子抓回来了。这不,叫你过来不是打个商量。老蒋,咱们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孙力哼道。

  “这事,如果是个普通军科所其实也好商量是不是?军科所能吓倒外rén,能吓倒你我吗?赵括二话不说就要这样逼你,司令,他是不是太过份了。我估计,他也是一说情rén。而且,他们赵家是不是想拿这事来拿捏司令你,太欺负rén了。”蒋辉有些愤怒的讲道。

  “你说我能扛得住吗,一来,赵括hái是我的直接领导。二来,如果他们真要拿这事说事,咱们不正好中了他们圈套。

  军所科虽说没什么吓rén的,但是,有rén拿这事说事,而且是相当有份量的同志拿这事说事,这事就是大事。

  所以,不在于军科所的大小级别,而在于拿这事说事的rén的份量,你懂吗?”孙力冷冷哼道,看了蒋辉一眼,讲道,“不过嘛,hái是给我发现了一丝端倪。”

  “端倪?难道那军科所是假冒的?”蒋辉双眼一亮,问道。

  “我看你hái真是一时糊涂了,假冒的赵括会拿这事讲事吗?当rán是真的,不过,刚找rén查过,也是刚补上去的。怎么样,你想到什么没有?”孙力表情缓和了下来,伸了个懒腰坐在了椅子上。一时显得好像轻松了起来。

  “赵括干的,那这事肯定就是他想整咱们了。尔后设了个套来敲诈咱们了。

  吗的,太阴了。居rán跟咱们玩这一手。司令,你得反击啊。要查就一查到底,如果能查出这事是赵括假冒的,呵呵,那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不是听说最近赵家一直在为赵括提上将的事活动着,这个节骨眼上,能灭敌一rén就少一个对手。

  不rán,咱们就成软柿子了。你看,这事,要不要跟圈内rén商量一下。或者把这事散布出去,自有rén出手了。”蒋辉愤愤rán讲道。

  “不急,赵括敢如此的干,说明他就有摆平的办法。有赵宝刚那只老狐狸在,赵括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我想,这里头是不是hái有其它什么事。至于拿rén,hái不是咱们讲了算。

  有本事叫赵括自己带rén去拿rén。这事,我hái在考虑。不过,你琢磨一下,有没发现什么奇巧的地方?”孙力讲道。

  “奇巧,司令,你讲到这个我也有个怀疑的地方了。”蒋辉想了想说道。

  “快讲?”孙力催道。

  “据许正峰说查过那宅子,也就是红叶堡的主rén来历了,叫叶凡,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rén◆。”蒋辉刚讲到这里。

  孙力不经意间插嘴笑道,“叶凡,倒是跟主席办公室叶副主任同名了,岁数也差不多,不会是他吧,应该不可能。一个政府官员,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大座豪宅,那可是几千万的古老豪宅,真如◎此,那叶凡同志就值得推敲了。”孙力开玩笑似的讲道。

  “许董讲那rén是经商的,不过,很少见到rén,也不知在什么地方经商。所以,一听这话,我就托有关部门去查过此rén。奇怪的是资料显示就是如此,我想是不是hái有yǐn藏的地方,于是更细查了下去,那位同志说是发现居rán显示限权不够。”蒋辉讲道。

  “权限不够?”孙力念叨了一句,居rán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要不司令利用你的密码查一下?”蒋辉讲道。

  “我试试!”孙力面色也有些阴沉了,拿起红色加密电话打了起来,不久,里头显示的东东也让孙力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怎……怎么?难道也是权限不够?”蒋辉发现讲这话时声音明显的带着美声颤栗。

  “此rén到底怎么回事?”孙力一拳擂在办公桌上。转尔醒悟过来,马上那脸一板,讲道,“蒋辉,你马上带rén去把许三强等几个骨干份子抓回来。晚上就抓,如果跑了我拿你问责。”

  “是!”蒋辉一个立正,脸色黑得像包公。

  “老蒋,别怪我心狠,我这也是为你好,将功抵罪吧。”孙力伸手拍了拍蒋辉肩膀。

  “我明白司令,我马上就去,绝对抓回来。”蒋辉再一个立正,大步出门而去。

  “到底怎么回事?”孙力呐呐道,“要不要问问上头,算啦,一点小事……”

  二个小时后,许三强大少正在歌厅的包厢抱着女rén亲嘴时被蒋辉带着的兵蛋子们抓个现形。

  “老板,三少被蒋辉带rén抓走了。”张震流讲道。

  “什么,蒋辉带rén抓走,有没搞错,不可能的!”许正峰从梦中被铁竿亲信张震流的电话声震醒了。

  “这么晚了出什么事了,吵死rén了。”许正峰老婆柳芳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句,盯着许正峰。

  “没什么事,公司的事,我出去一趟。”许正峰一边急着穿上衣服,走出了卧室到了院门外。

  因为,许三强的事许正峰可是不敢让老婆晓得,不rán,至少又得折腾上一年半载了。张震流也正在外边候着了。

  “是真的老板,的确是蒋辉带rén亲自抓走的。而且,当时三少正抱着一个女rén亲嘴,冲那些凶神恶煞的兵蛋子们吼了几句。

  当场就被一个上尉甩了好几巴掌。蒋辉在看着并没有阻拦,想不到蒋辉这个王八羔子吃着我们的用着我们的居rán这样办事。

  我想,是不是红叶堡的那个叶凡转手买通了蒋辉。”张震流气愤不已的讲道。

  “买通,应该不那么容易,你看时候才过去多长时间,咱们是几十年的老交情了。rén是有感情的动物,要变卦也要有很硬的道理滴。

  而这里头,估计另有奇巧。而且,先前蒋辉讲是做通了卫戍区最高首长孙力司令员的工作。

  肯定是孙力变卦了,逼着蒋辉去抓rén。而蒋辉没办法,只好带rén去了。

  这事,估计是蒋辉自觉有愧不好意思跟我打招呼。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三强这孩子蒋辉必抓。”许正峰讲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