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汤帝三东家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汤帝三东家

  “跟他头上帽子有关系了,不然,他不会如此de果断出shǒu而不顾情面了。”张震流点了点头jiǎng道。

  “当官de最怕de是什么,肯定是怕帽子丢掉。就像咱们,最怕de是倾家荡产没了钱。我们de地位,我们de幸福生活等等一切都是靠金钱撑起来de。没有了钱,我们算什么,什么都不是。所以,他不得不出shǒu。这种压力来自何方?”许正峰脸色十分de严肃。

  “嗯,蒋辉一旦没有了军职在身,他走出去又有几个人会认识他。不过,老板,是不是得赶紧打电话问问。

  蒋辉有愧不好意思跟你打招呼,但咱们可是不得不去问了。这事不问清楚,即便是要出招也不知该往哪里出拳了。

  而且,三少第二次被抓进去,形势肯定比第一次严峻得多。那群兵蛋子,似乎比第一次抓三少de一伙人更凶悍,我怕三少会被整。”张震流一脸de担心。

  “被整应该不会,至少蒋辉在能保护de权限内还是会适当照顾de。

  这点香火情都没有了,我许正峰就是倾尽家产也要让蒋辉好看。当场被打那是三少这孩子冒犯了执法人,蒋辉在现场也不好jiǎng得。

  这样,咱们立即去蒋辉家一趟地,更直接一些。”许正峰jiǎng道,脸上漾着可怕de冰冷。

  张震流一踩油门,车子直往卫戍区家属楼而去。

  “老蒋,我想见见你。”在车里,许正峰打起了电☆话。

  “在什么地方?”蒋辉问道,语含歉意。

  “我正赶往你家里来了,不过,得你跟门卫打个招呼,不然我可是进不来。”许正峰jiǎng道。

  “不要到家里。”蒋辉想了想jiǎng◇◇道,“到皇城根吧。”

  不久,车子到了皇城根。再不久,蒋辉也是匆匆推开了包厢门。

  “请坐吧蒋司令员!”许正峰非常客气de指着椅子jiǎng道,蒋辉一听,脸色有些阴沉,一脸苦笑着jiǎ◎ng道,“老同学,咱们俩你还来这个,客气了不是。”

  因为, 以前许正峰从来叫蒋辉老蒋de,而蒋辉也叫许正峰老许de。那样显得亲密,此刻许正峰如此dejiǎng,那就明摆着有公事公办de意思了,是不是生份了。

  “老同学,老同学就不会如此干了,当场打人不说,还抓人,白眼狼一个!”张震流气不打一处来,开口就哼出声来。

  “坐一边去!”许正峰一听,脸一板训叱道。张震流嘴皮子动了几下不敢再开口了。

  “唉,老许,我晓得这事我做得不地道。本想等明天跟你好好解释一下,不过,又不知该怎么开口。这事,真是,我……”蒋辉脸色更是难看,一脸de惭愧。

  “我猜测你也是被逼de是不是?”许正峰恢复了平静,说道。

  “唉……”蒋辉叹了口气,算是默认了。

  “难道是孙司令员指示de?”许正峰问道。

  “他也是被逼de。”蒋辉一句话出来,就是久经商场de许正峰也不由得shǒu抖了几下,那夹烟deshǒu指头无由de颤栗了几下。

  孙力是卫戍区最高首长,少将军衔,能逼他de,肯定职位军衔比他还要高了。许正峰用脚指头想也能猜到。

  “方便de话能不能告诉正峰,是什么样de能人能让孙司令都无辄了。”许正峰表情更是严肃、凝重。

  “燕京军区第一副司令员。”蒋辉说道,看了许正峰一眼,jiǎng道,“这事,法不chuán六耳,你绝对要保密。不然,老同学这帽子,铁定掉了。还有,孙司令员也得打屁股。”

  “难道是赵家那位?”许正峰问道。

  “唉……”蒋辉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怎么会这样?”许正峰嘴角抽搐了一下,眉头皱得快成一条缝了。要说别de家族,许家还能去碰一碰。

  跟京城赵家这样de老字号军政两界大腕相比,许正峰也感觉到了肩膀上de空前压力。

  一旁de张震流嘴唇动着也jiǎng不出话来,赵家,即便是在京城,又有多少家族能憾动这样de参天巨树。

  “唉,老同学,你说,我蒋辉一个大校。在别人面前还能人摸狗样de,但在这样de硬把子面前,我算什么?”蒋辉努力de贬低着自己,自然为了凸显出赵家de压力,从而减轻自己de责任罢了。

  “老蒋,你说说,有什么办法摆平这事?”许正峰又叫回了‘老蒋’两个字了,说明他理解了蒋辉de所为。

  “最好de办法是找到能跟赵家匹敌,而跟赵家关系也不错de高层人出马。

  比如,张向东委员那一家虽说跟赵家无法匹敌,但是,他们那家跟赵家却是有亲戚走。

  没准儿赵括还能看他几分薄面。张向东de侄儿张一栋是跟赵四小姐订婚de。

  而赵四小姐是东海舰队副司令员赵放豪de千金,深得赵家老爷了宠爱。

  赵放豪才算是张委员de真正亲家。”蒋辉为了不跟自己这个老同学撕破脸皮子,也是彼费心思de搜找出这么多信息出来。

  “你是jiǎng做通张委员de工作,由他出面跟赵放豪支会一下。由赵放豪出面给赵括jiǎng?”许正峰此刻也是不lìn请教了。

  “那得看你跟张委员这边关系较好还是跟赵放豪那边关系较好了。当然,如果你能直接做通赵括de工作那就更快更直接了。”蒋辉说道。

  “赵括,跟我们没有交道。燕京军区我们结交de人层面还没上升到他那个层次。

  最多就到大校级别了,这样de同志jiǎng话没什么作用。而赵放豪倒是可以考虑。

  至于张委员那边也可以出shǒu。要不双面都出shǒu,这样效果也许会更好一些。”许正峰jiǎng道,他看了蒋辉一眼,问道,“不过,我觉得就一件小事,卫戍区是不是也太小题大做了。

  按法律条框来jiǎng,什么时候轮到卫戍区来管理民事纠纷了,这是人家五马区公安局de范畴。

  要不,我们直接向燕京市法院提出上诉,要求卫戍区◎把人交给五马区公安局。”许正峰jiǎng道。

  “绝对不行!”蒋辉态度空前de坚决,马上否决了许正峰de提议。

  “为什么?”许正峰问道。

  “你想,既然是赵括出shǒu,没准□儿他出shǒu就代表着赵家出shǒu。燕京市法院难道就真能做到人人公平平等了。

  到时,他们不要jiǎng别de,就是一拖再拖,把三强拖在看守所里关上一年半载de不是更麻烦。

  第二个,你这样干可是会激怒卫戍区领导de。到时真惹火了卫戍区,堂堂de京城卫戍区还对付不了你们一个许家。

  老同学,发财也要在社会平稳下发财。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现代社会,虽说好多都改变了。

  法院也审理了一些老百姓告官de事件,但那些都是小事件。如果背后有硬把子家族撑着,法律,我就不jiǎng了。

  还是那句实话,绝不能这样。以疏通关节为主。”蒋辉劝道,他当然不能jiǎng出红叶堡还挂着军科所牌子de机密事了。

  要是真闹腾开来,那许三强还真是有些悬了。到时上de就不是法院了,而是军事法庭。这话蒋辉又不好明jiǎng,只好扯出赵家de压力来了。

  “那好吧。”许正峰点了点头。

  汤帝最高层一个豪华包厢里,里头设施真称得上是极尽奢华。该有de都有。

  而且,就拿一个放酒de柜台来jiǎng都是用昂贵de红木做de。椅子全是欧式雕花椅子,有着高贵de皇室风范。壁上挂de画绝对不是假冒de,全是名字名作。比如毕加索de……

  不过,此刻那个小舞池并没有放任何de音乐。

  屋里头坐着三个人,二男一女。

  二个男de中一个就是于世杰,汤帝大股东之一。另一个男de叫乔东方,股份比于世杰还要多。

  而这两个男子都分坐在两侧,中央貌似主位上坐着de居然是一个女子。女子一身‘雅达服装’,雅达可是英国皇室品牌。

  女子头发高挽,嘴唇略涂了一点淡淡de口红,略长de苹果脸上镶嵌着一双睿智de大眼睛。此女才是汤帝最大de老大,叫乐宝钗。

  听说乐宝钗小时候并不是叫这名de,后来,此女长大后特地把名给改了。因为,她十分de崇拜曹雪芹大师笔下金陵十二钗之一薛宝钗,常常以这个虚幻人物为榜样。

  所以,特地改名乐宝钗。本来她是想连姓都给改了,不过,最终没能扛过家里de压力才让姓没变而后边de名却是变了。

  汤帝夜总会按股份排名几大股东如下,占首位de当然非乐宝钗莫属,第二大股东就是被干了一枪de薛二公子,此刻此货正在燕京市第一医院shǒu术台上任人摆弄着。

  三号人物就是乔东方,四号人物才轮到汤帝总经理于世杰了。平时汤帝de生意都是于世杰在前台操作,而真正de几个幕后大老板只有遇上于世杰摆不平de事时才会露脸子de。当然,像这种事基本上没有发生过。

  今晚上最早露脸de就薛二公子了,因为他也正在汤帝唱歌跳舞,想不到把自个儿给跳进了医院shǒu术台上。也活该他倒霉,会遇上叶老大这‘扫把星’。

  “查清楚叶凡de来历没有?”乐宝钗看了于世杰一眼,一脸平静de问道。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