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三十四章 没听说过费青山这个人


  第二千一百三十四章 没听说过费青山这个人

  6更到!

  刚走到红叶堡外的草坪上,秘书张浩嘀咕了一句dào:“也太欺负人了,张区长,不能让他这么嚣张下去。是不是dé采取一点措施,不如咱们区政fu出面,弄他一下。”

  “弄个屁,给老子闭嘴!今后再gǎn这样讲,看我怎么收拾你!还有,红叶堡的事别再提了,别胡乱掺和!”陈副区长火大了,骂了出来,骂完后寒煞煞的盯了张浩一眼。

  张浩秘书那脸一绿,顿时就焉了下去。也不晓dé老板为什么发火,真是莫名其妙。

  这主子,好像平常不是这般样子的嘛!而且因为自己是张震流的侄儿,陈区长对自己还相当客气的。想不到转瞬间就变了个人似的。

  陈区长一走,张震流气势顿时就弱了不少。

  “张经理,你今晚上到底想来干什么?示威吗还是什么?”叶凡冷冷的盯着他扫了一眼。

  这家伙xīn里一震,xīn说这眼神,太可怕了。当然可怕了,人家九段第二个层次高手以内劲逼到眼睛发出的眼光,当然有些寒人了。

  “既然叶老板这样讲,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讲亮话。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张震流盯着叶凡讲dào。

  ◎“我们不想怎么样?你们横华集团很嚣张,我们小老百姓惹不起。不过,既然横华的董事长许三强砸了我的招牌。”叶凡讲到这里故意的停了下来,冲一旁站着的李强讲dào,“把咱们红叶堡的牌子拿来。”

  李强☆小xīn的捧着那碎成了几大块的玉石做的堡名牌子轻轻的放在了茶几上。

  “一块玉石,难dào是羊脂白玉,我看好像不像那种成色的。”张震流镇定的讲dào,知dào叶老板估计要行那敲诈之事了。

  “不是,很普通的一块田罢了。”叶凡摇了摇头,转尔讲dào,“不过,关键在‘红叶堡’这三个字眼上。

  这三个字我可是花了很昂贵的代价才求dé高人书写的。我没有别的要求,外边被砸就被砸了,我不要求你们赔偿什么。

  就赔这块招牌吧,当然,这三个字你要注意,你明白我的意思没有?”

  “这字……”张震流一脸疑惑,伸手指头在红叶堡那三个字上摸索着。转尔问dào:“这位费青山是什么人?张某并没有听说过国内外有叫费青山名字的书法家了。如果有,请明示,我们求他再书写一块就是了。保准原样奉上。而且,我们会用成色更好的玉石作为原材料。”

  “呵呵,你把这块玉牌带回去,好好的琢磨一下寺。你什么时候求dé高人能写成这个样子了,咱们的事就了结了。

  说白点吧,只要你能弄出一样的招牌来,许三强可以出来了。不然,休怪叶某不客气要拿他开刀了!

  不过,我还dé提醒你一下▲,玉不算什么,关键在‘红叶堡’这三个字眼上。你走吧,我想休息了。”叶凡讲着,转瞬间那脸色变dé严肃dé可怕。

  张震流一脸疑惑,小xīn的收好碎玉后退出了红叶堡。

  陈风顺副区长直接就▲去了五马区区委书记林建明家里。

  “老陈,怎么有空来坐坐?”林建明一脸亲切的笑dào,两人的关xì相当的亲密。

  其实,外人不晓dé,两人还有点远亲。而陈顺风能担任常务副区长,当初林建明也是出了大力气的。而反过来,陈顺风上任后,那是铁着一条xīn支持着林建明的工作了。

  其实,在事业上他就是林书记的一跟班,当然,在私底下也是好朋友。

  “老林,我遇上一怪事了。”陈副◆区长讲dào。

  “噢!”林建明微微一愣,倒也没有掩饰神情,如果是在外人面前,林书记会一脸平静,但在私底下跟陈风顺,倒没这个必要,他笑dào,“说来听听。”

  “咱们区红叶堡拆迁的纠葛▲相必老林你也听说过吧?”陈副区长讲dào。

  “嗯!”林建明点了点头,说dào,“这种事不是没有,而且是多dé很。国东集团瞧中了那块地盘,自然就伸手了。

  而如果以国东大厦为主的国东商○业圈如果能在咱们区建成,当然也能有力的促进咱们区经济的更进一步发展。

  而对于宋区长来讲,这件事自然又能记在功劳薄上了。当然,我这个书记跟着沾点边总是有。

  当然,这其中还涉及违规批建◎、为商业利益而规划的现象也是屡见不鲜。

  不过,听说红叶堡的主人很有能量,居然把横华集团董事长许三强这个纨绔给抓了起来。

  倒是很令人意外,许三强的能量你我都知dào。看来,这个堡主不简单啊!”

  “岂此是不简单,简直是厉害。”陈区长随竿子就说了。

  “厉害,老陈发现了他的厉害之处了地。即便是他能做通卫戍区的工作,那只能证明此人在卫戍区有人。也不能让你老陈讲出厉害来吧?”林书记倒是有些意外的看着老朋友陈顺风。

  “我也真是倒霉,我那秘书张浩你也晓dé,他是张震流的侄儿……”陈区长把叶老大泡的茶叶的疑点讲了出来。

  “你能确定就是那次我给你品尝的茶叶?”林书记突然坐直了身子,一脸正经的盯着陈顺风问dào。

  而且,陈顺风明显的感觉到了老朋友的呼吸好像提速了。这是个什么现象,老陈即便是用脚指头也能想到。

  “如果还有给我尝一下,两相对比一下就能确定了。不过,有六成把握是那种茶叶。”陈区长讲dào。

  “还有,你以为那是普通绿茶遍地可摘是不是?”林建明脱口而出,看了老朋友一眼,才讲dào,“那次拿的也是我从亲戚家里硬是‘顺’来的。

  我那亲戚,说句实话,虽说都达到副部级别了。但也没资格拥有那种特供的极品西湖龙井。

  当时他也是从老领导那里揩油了一点点。平时当宝贝一样的藏在柜子里。

  那次也是喝醉了一时来了性子就拿出来说是要让我见识一下的。后来酒醒后一直后悔不迭。

  不过,唉,我那个亲戚,你也是晓dé他。现在过dé也不如意,老领导驾鹤西去了。

  而他又不小xīndé罪了某位领导,现在,在部里就是一坐冷板凳的份头。

  虽说还享受着副部级待遇,其实权,基本上就是个摆设了。明晓dé人家欺负他,可也是没办法。这年月,都是因为‘寡妇睡觉’——上头没有造成的。”

  “我知dào,老林你跟我谈过了。所以,我也急啊。说句掏xīn窝子的话,我这辈子就是傍上你了才有今天。

  所以,老林您能走到哪一步,我也许能更上一层楼。不然,这辈子,屁股能坐稳当这个常务副区长位置就是老天烧高香了。

  不然,我也不会受张浩的怂恿到红叶堡去,差点捅下一个天大篓子来。”陈副区长难色也不怎么好看。

  陈副区长也晓dé林建明的日子不好过,以前有他那个亲戚照顾着他还是有希望的。现在他那个亲戚自个儿已经是‘泥菩萨过河了’哪还有能力来相帮林建明。

  最近,市里传出了位置调整的事。而市委常委中有两个空缺,五马区作为二环内的经济较发达行政区,如果背后有靠的话区委书记完全可以在市委常委席中占有一席之地。

  可惜的是林建明失去了支柱,现在不但没希望能更上一层楼。估计就是现在这个位置都相当的悬了。

  没准儿一不小xīn就给调整到首都郊区某区当区委书记,或者调整到市里政协或人大养老去了。这叫提前腾地儿给有靠的同志。

  林建明并不老,还不到50岁。这么年轻就要退居二线他当然不服气。所以,最近一直也在活动。只是,处于他这个层次的干部,想进入市委常委中那就是副部级干部了。

  那可是中组部的手笔,林建明的关xì最多走到了市里,中组部,那就跟他没多大关xì了。

  即便有一点小关xì,那也起不了什么决定性作用。给你摇旗呐喊一下会,但没屁用。

  所以,自从喝了那茶后。老陈突然在xīn中涌现出一疯狂的想法来。如果红叶堡的叶凡真的拿出的是那种茶,那此人的手段岂不是可以通到上头了。

  那岂不是可以介绍老朋友林书记去跑一跑,这个,就在眼皮子底下的活菩萨不去拜祭倒是舍近求远的去折腾,最后又是瞎子点灯——白废腊不说,人还给折腾dé郁闷死了。

  “你的意思我懂,不过,这事,唉……”林建明叹了口气,拉不下这张老脸,想了一会儿讲dào,“老陈,你也晓dé。一个来咱们跟那位堡主并不熟悉。二来就是那事一时也没办法确定。”

  “老林,等你能确定时黄花菜都给凉了。我看都这个时候,老林,咱们先去试探一下总行。你这个区委书记去关xīn一下区内居民也正常是不是?再说了,人家的房子的确是被砸了。”陈副区长有些急了,声音重了不少。

  “去,还是老陈你拿dé起放dé下。去关xīn一下,走访一下居民也是应该的。再说了,既然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咱们更应该去走走。皇帝还七下江南了解民情,更何况咱们还是党的干部?老百姓的生活,咱们都dé关xīn嘛!”林建明也是下了决xīn了,决定暂时抛却这张老脸皮了。

  “叶凡,你那牌子难dào有什么来头?”乔圆圆一脸疑惑的问dà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