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三十五章 有识货的


  第二千yī百三十五章有识货的

  {7更到!}

  “呵呵,你没看见,下边手书shì大伯的名吗?”叶老大淡然yī笑,大将风范咋显,就shì乔大小姐都愣神了yī下,不由得擂了他yī◆拳,笑道,“就你鬼心眼多,大伯的手书也没什么可怕的。(《》.)不过,我得跟大伯讲讲,到时叫他千万别乱给人题字了。那样yī来,岂不shì堵死了他们的路子,好手段!”

  叶老大差点蒙了,说道:“晕死,不shì乔大伯,你没发现下边的题字人名吗?真shì的,整天呆在红叶堡了还自称堡中女主人,连堡名都不清楚哪来的?”

  “谁有闲功夫去看那个破牌子,你说,到底shì哪个大伯?”乔大小姐又捏了叶老大yī下,凶巴巴的问道。

  “费青山。”叶凡神秘yī笑。

  “师伯还会写字,倒shì没想到。不过,也差不多。大伯算shì清末到现在的人了,那个时代人人写得yī手好字。”乔圆圆恍惚大悟。

  “你还shì不明白,晕死了。那字shì大伯用手指头硬写的。”叶老大终于抛出谜底了。

  “手指头写的,难怪你那么自信。他们真想找到这样的gāo手,那难了。不过,就怕他们发现不了。你看,这么久了我都没发现。好歹我以前曾经shì四段gāo手shì不shì?”乔圆圆终于明白了,yī喜之后马shàng又提出了疑惑来。

  “你以为他们都shì傻瓜,不会。东门许家屹立东门几百年,那种家族底蕴深厚。

  没准儿家里就养得有gāo手护院之类的gāo人。那个时代,家里有钱没有请到gāo人保镖不可能会平安下去滴。

  而且,我也提醒过他们了。估计,他们现在已经开始推敲这堡牌的特别之处了。

  肯定正在用放大镜或请了什么考古名字来考察了。圣堂.许正峰的能量,不shì你眼中所见到的如此肤浅的。”叶凡摇了摇头不赞同乔大小姐的说词地。

  还真给叶凡讲对了,许正峰此刻被张震流请到了yī个特殊地方。刚进门就看见了那块碎成了好几片的红叶堡招牌。

  “你急巴巴的叫我过来就shì看这破堡牌?”许正峰有些意外的问道,倒也没生气,知道张震流叫他过来肯定有重要原因。

  “姓叶的堡主说shì只要我们赔这堡牌,其它的像围qiáng以及里头的假山池子花花草草的都不用赔了,我觉得太奇怪了。”张震流拿着yī放大镜,yī边观察着堡牌yī边讲道。

  “倒也shì★,红叶堡外那些假山池子都shì名贵的石头。估计shì请苏州大师来设计的。

  如果真要复原,没有几百万拿不下来。还有那些名贵的花花草草,他们几百万都不要赔,倒要yī个破牌子。

  难道真s☆■hì为了挣回门脸儿吗?好像不像姓叶的做事风格。此人听你讲很年青,但shì,年青人没准儿更可怕。他的用的招法更shì诡异,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许正峰讲着。

  “许董,你来看看,你shì古玩大家,○鉴赏方面有yī套。就按古玩的方法研究yī下。

  难道这堡牌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好像不像,应该shì最近刚做的。而且,这石头我看虽说shì和田玉。

  但并不像羊脂玉那种特别昂贵的玉石弄的。倒真有些令人琢磨不透了。”张震流也shì满脑子的疑惑不解。

  许正峰拿来了水以及yī些特殊的鉴定玉质的东东开始忙活了起来。不久,说道:“shì和田玉,但shì,并不shì特别名贵的那种。

  应该shì属于硬玉的yī种,不过,虽说不名贵,但玉材非常的坚硬。并不shì像软玉那种可塑性很强的玉石。

  不过,整块玉倒shì没有什么杂质,显得玲珑通透。(《》.)虽说算不shàng极品,但也算shìshàng品。

  这么yī大块,没有500万拿不下来。只shì,跟红叶堡的价值相比,这个也算不了什么,咱们许正不用眨yī下眼皮就能赔shàng。”

  “玉当然不算什么,当时那位叶姓堡主也讲过了。不过,我看他yī直在提醒我们,说shì这玉shàng的招牌字好像很特别的。

  不过,我看过了,就红叶堡三个字,而下边的落款人shì费青山。我查过,中外名家中并没有费青山这号人。

  难道用的shì别名,我也叫人查过,好像别名中也没有这类名号的书法大师。”张震流讲道。

  “费青山……”许正峰念叨了yī句,尔后半眯shàng眼在脑中搜索了起来,良久才摇了摇头,讲道,“好像shì没听说过什么大师叫费青山,连别称都没叫这名儿的。

  估计不在这名头shàng吧?难道就shì红叶堡三个字有奇巧,倒也没看出什么来。

  而这玉又不shì古玉,这牌子我猜测得没错的话,挂shàng去不到半年时间,算不得古董yī号了。

  不过,震流,仔细给我讲讲当时叶堡主具体shì怎么样提醒你的,yī个字儿,yī个神情都不要放地,咱们好好推敲yī下。”

  张震流于shìyī五yī十的讲了出来。

  “怪了,陈副区长好像从茶中喝出什么来了shì不shì?居然转身就走人了。你打个电话问问张浩有没发现什么奇巧之处?”许正峰听完后讲道。

  “对了,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张震流yī拍脑袋,马shàng打起了电话。嗯啊yī阵后讲道,“倒真shì奇巧,张浩讲出门后他有建议陈副区长对叶凡下手不要客气些,而张浩讲得也有理。

  叶凡如此的嚣张了还不给点颜色给他瞧瞧还行。毕竟,红叶堡也shì在五马区的地盘shàng,居然对当地父母官如此,也shì嚣张到没边了。想不到陈副区长yī听勃然大怒,还严厉的训叱了张浩,吓得张浩直到现在都还有些心惊肉跳。说shì从没见陈副区长哪发火过,肯定shì因为叶凡了。”

  “倒又怪了,应该shì陈副区长发现了什么苗头,给吓着了。张浩刚好建议,正好当了陈副区长的出气筒了。

  到底叶凡的什么地方◎能把陈副区长都吓成这个样子,人家好歹yī副厅级干部,在五马区也shìyī风云人物。

  听说他跟林书记关系很铁,有着林建明撑着还怕yī个治下居民?”许正峰也shì不得其解。

  不过,转尔☆想了想却shì突然冒出yī句话来道,“对了,他shì不shì叫你找gāo人来看看?”

  “对对对,他yī直提醒我们叫gāo人来看看这字。”张震流讲道。

  “gāo人,这个就难解了。有书法艺术界的gāo人,比如歌星在影视圈内也可称之为gāo人。而在某个行当特别出彩的人也可以称之为gāo人。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些‘状元’可以谓之为gāo人。倒真难费解了。”许正峰讲道。

  “如果从古代的字眼来理解,gāo人往往都shì指那些武林大侠。”张震流刚讲到这里,许正峰突然身子yī震,说道,“你当时发现没有,三强出来后找了些人去骚扰红叶堡,好像都给人家破解了。那守堡的几个保安身手▲相当的gāo。这个gāo人,难道就shì指拳脚功夫特别厉害之辈?”

  “莫非还真shì,不过,拳脚厉害跟写字有啥关系,古代那些武林大侠往往都shì些霸头,斗大的字不识yī箩筐。古代称他们为豪杰◇,其实都shì些草野莽夫,鲁莽之辈。喝酒吃肉能行,写字,不shì他们的强项。所以,应该不shì吧?”张震流摇了摇头。

  “也shì,武林大侠有几个会写字的。像电影中出现的全shì假造的。什么风流倜傥,功夫又好,那shì不可能的。

  练功者哪有时间去练字读书,自相茅盾了。”许正峰也有些赞同,看了张震流yī眼,讲道,“不过,也有个把例外的。

  不过,这几个字倒还写得不错,笔力苍★劲,你看,摸shàng去特别的圆润,而老远看去好像活字yī般,给人yī种刚劲如雄鹰般的力度。”

  “苍劲如雄鹰,什么字有如此的神蕴,哈哈哈……”yī道宏亮的声音传来。

  “shì良五爷●,请进!”许正峰yī脸亲切的笑着说道。这良五爷真名叫什么就shì许正峰这个东门许宅的主人都不清楚。

  但shì,许正峰却shì很敬重良五爷。许家这样的大家族,钱帛动人心,几百年下来都有gāo手护院的。

  而传到许正峰这yī代就shì此人为头了,他手下还有十几个保安。其中有四个shì他的弟子。

  其它的,全shì他从各地挖来的。个个身手了得,像这个良五爷,yī脚下去定能碗口粗的树断了。

  至于他的弟子,yī个个yī脚下去也能踢碎三块重叠大砖。至于其它的护院保安,那就差多了,只shì比普通人强行罢了。

  “那行,反正也shì闲着没事干,我就看看何方gāo人写○的字居然能让许董你都赞叹,必shì不平常之辈了。”良五爷讲着话进来了。此人看shàng去不到五十。身材并不gāo,显得矮而敦实。嘴里叼着yī竿长达yī尺多的旱烟竿子。

  良五爷不喜欢抽盒装烟。◎而shì喜欢自己裹烟叶子抽。而为了良五爷这个喜好,许正峰有专门交待人种烟给良五爷抽。

  “呃……”当yī眼看见桌shàng平铺着的红叶堡招牌,良五爷好像微微yī震,马shàng几步就到了玉牌前◆。

  他好像有所怀疑,擦巴了yī下眼睛,又拿起那个缺了yī个角的‘红’字看了看。

  尔后又挨个儿把红叶堡三个字都看了看,瞳孔顿时收缩了yī下。又伸手指头摸了摸,当拿起费青山那块碎片眼神○滑到这三个小字shàng时,良五爷突然手yī抖,那块碎片掉啪地yī声掉在了桌shàng。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