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 互相显摆


  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 互相显摆

  “什么叫血盆大口,震流,你现在感觉到了是不是?”许正峰口吻还是相当的平静,这就是大腕风范。

  “吗的,塞不死他们。我们去了二个亿,还是采取了威逼利诱的办法才拿下来的。

  这山坡处于二环圈内,如果打造成商业圈的话,至少立马可以升值到10个亿。

  就是光是这块地拿去拍卖的话也值个四wǔ个亿的。姓叶的也敢出得了口,就二三百万。真拿咱们当软蛋了。许董,这事,绝对不能答应他们。”张震流骂娘了。

  “给他们!”许正峰说道。

  “怎么行,那咱们的国东大厦还要不要建,国东商业圈计划cóng此将搁置了。而且,咱们费了这么大劲头,如果这最大的一块地盘送给了他们,那咱们这次的国东商业圈计划至少损失5个亿。”张震流差点喊出来了。

  “不要讲了,你马上答应给他们。而且,我马上叫律师过来办理一切手续。希望手续一办好要求他们放人。”许正峰再次强调道。

  “许董!”张震流还想再啰嗦,不过,刚讲了两个字就被许正峰打断了,他哼道,“咱们许家的园子不是那么好拿的。

  良wǔ爷不是讲了,只要牌子一修复,咱们以后,要的是整个红叶堡。

  这山坡,就暂时借给他们折腾一段日子罢。国东商业圈是必定要执行下去的,谁阻拦都没用!”

  “那好吧。”张震流说着,走出卫生间后,以滴着血的口吻以300万成交了。许正峰还真是雷厉风行,不久,律师就到了,而叶凡也回到了红叶堡,双方律师以及公证处的同志一起办理了相关的手续。

  就是双方的律师以及公证处的工作人员都在心里嘀咕,这么大的山坡园子居然只卖了三百万,这简直是荒唐,这不是白送是什么?就是傻子也能看出一点瞄头来。

  而围墙以及外边被损失的地方都是照价赔了,临到最后,叶老大还淡淡的讲道:“希望你们今后要注意着点,别砸了建建了砸,这样多浪费时间,二来,也浪费钱是不是?你们集团有钱,这个大家都清楚,但也不能这样浪费是不是?下不为例!”

  张震流这个时候真有一股子冲上前去狠甩这家伙十几个耳刮子的冲动,不过,他见一脸严肃,抱着臂膊的保镖李强同志那双眼像狠一样的盯着他,张震流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相当郁闷的憋下了这口气。因为李强的手段他见识过一些。

  “叶先生,蛇吞象结果都是很惨的。良某讲句题外话。”许家的良wǔ爷跨前一步,冲叶凡淡淡的笑着伸手想拍叶凡的肩膀。

  不过,李强也是跨前一步盯着良wǔ爷。双方盯着看了几秒钟良wǔ爷才退回来。这蛇自然喻叶凡了,象嘛,就是许家了。

  “呵呵,把象宰了碎成无数块,蛇也可以慢慢吃了它嘛。良wǔ同志,你说是不是?”叶凡看了良wǔ爷一眼,淡淡的笑道。

  cóng这家伙身上刚才逼出的气势来看,估计就是那位识破堡牌真相的许家高人了。

  不过,叶凡感觉得到,这家伙,不会超☆过六段身手滴。李强出手就可以敲定他了。

  “这石头,真是挡路,滚一边去!”李强好像嫌路旁那块重达两三千斤的石头有些碍脚,这边讲着,那边飞起一脚踢去,那块假山巨石像发炮弹样的飞砸在了十几米远的草●guòliùduànshēnshǒudī。lǐqiángchūshǒujiùkěyǐqiāodìngtāle。

  “zhèshítóu,zhēnshìdǎnglù,gǔnyībiānqù!”lǐqiánghǎoxiàngxiánlùpángnàkuàizhòngdáliǎngsānqiānjīndeshítóuyǒuxiēàijiǎo,zhèbiānjiǎngzhe,nàbiānfēiqǐyījiǎotīqù,nàkuàijiǎshānjùshíxiàngfāpàodànyàngdefēizázàileshíjǐmǐyuǎndecǎo坪上。

  顿时溅起一阵子沙土,气势相当的惊人,看得两个律师以及公证处的几位工作人员是瞠目结舌。有几个胆小点的那脸色都变惨白了。

  因为假山中间有许多的空,二三千斤重的巨石看上去体积特别的大,不小心还会估计是不是有上万斤。

  “这石头,的确有些挡着路了。良某帮你们清理一下。”良wǔ爷也不甘示弱,走到那边假山石前也是猛地一脚踢去,那石头嘭地一声巨响也飞出去了十几米远。气势跟李强的差不了多少。

  双方借这石头互相显摆示威了一下。

  走出红叶堡后,张震流一脸凝重,讲道:“看来,姓叶的来头也不小,居然能请到如此的高人。良wǔ爷,你估计那人有多少斤量?”

  “实力跟我差不多,不过,那人年青。能如此年青有着如此的六段实力,着实厉害。”良wǔ爷倒也不讲假话,转尔讲道,“三强这孩子是个睚眦必报之人。我担心他出来后会找红叶堡麻烦。你还得多劝劝他别坏了事。而且,李强如此身手,我也不可能随时在三强身边,要是惹着他被打了又得翻风浪了。”

  “嗯,我会劝他的。”张震流貌似诚心的点了点头。

  “上车,咱们去zhú老那边?”不远处停着的一辆奔驰车里的许正峰按下了窗户,露出脸来讲道。

  两人拍了拍身上,坐进了车里。

  八大胡同不远处有个叫花猫巷子的地方,在路口不远处有座矮矮的二层房子。

  看上去很老旧,一点也不起眼。砖墙外边刷了一层石灰,石灰已经有些发黑,上头还隐隐的xiě着“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这句六十年代非常时髦的标语。

  而屋前倒是有块空地,上头种了些细条zhú子。

  屋里就住着一老头,姓李,因为特别的喜欢zhú子,所以,附近的邻居都喜欢称他为‘zhú老’。

  zhú老看上去应该有六七十来岁了,不过,人显得很精神。也没见到有子女来看望过他。

  街道办事处的同志也来过了,说是zhú老一个人,属于wǔ保户的范畴,只要他本人申请,倒是每个月也有百来块钱的政府补贴。

  不过,zhú老硬是拒绝了。说是自己身体还行,等什么时候不会动了再申请。

  而且说每天在房子外边的空地zhú子下摆了个小摊子,搞些鱼丸肉丸子牛肉面什么的。

  一天也能赚上几十块钱还是有的,不需要政府救济。人家都讲zhú老傻,不过,zhú老也不再乎。

  还别说,zhú老弄的蛋炒饭以及牛肉面相当的有味儿。每天晚上摊子往外一摆放,两张小桌子倒也能挣些钱儿。

  “老板,咱们也走累了,还是到酒店吃个夜宵吧?”许正峰交待师傅老远就停了车子,三人故意的拐了几个弯cóng后面走向了zhú老的小摊子。

  晚上有一桌人炒了四盘小菜正吃喝着,另一张桌子还空着。张震流故意显得有些疲惫样子,讲道。

  “嗯,那边不是有个摊子,咱们今晚就在这里对付一顿。”许正峰看了看zhú老面前的一张小桌子,说道。

  “这里怎么行,不卫生,还是去酒店吃。”张震流故意看了看那张油漆都快磨光了的木头桌子,皱了皱眉头讲道。

  “老板,这里的牛肉面味道相当的好。不信你尝尝,我以前来吃过几回◇,真不错。

  老板整天吃惯了海鱼西餐的,今天到小摊点尝尝没准儿别有一番风味。

  而且,这摊点,卫生搞得还不错。你看,那老人家不是戴着手套在炒菜,比那些小炒馆还要来得干净。”这时,该良w■ǔ爷这个保镖上阵了,他是大声的讲道。

  “别胡说,怎么能叫老板坐这地儿吃?太掉价了。”张震流那脸一板哼出声来了。

  “算啦,那就试试。”许正峰摆了摆手,三人自然在演三簧,很自然的走过去围坐了下来。

  “该上的都上,老人家,要搞好些,特别是卫生,要干净些。等下老板一高兴,没准儿还给些小费。”张震流又上前冲着zhú老交待道。旁边那桌人有个中年人笑道,“你们放心,这zhú老的卫生cóng来做得很好。我们经常在这里小喝。”

  那桌人讲着,也喝完了,一个个站起来,打着饱嗝走了。

  不久,几盘菜上来了。

  “老板,你尝尝,真不错的。”良wǔ爷夹了一大口牛肉炒面塞进嘴里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张震流跟许正峰好像有些不信样子也夹了几根面条尝了尝,许正峰拿起纸巾擦巴了一下嘴巴,点了点头,说道:“还真不错,跟酒店里的不一样。”

  “呵呵,客人,我这里的菜都是老燕京味儿,绝对正宗的。不过,我这小摊点,花样也不多,就是全炒上桌也就个六七盘的。”zhú老一边炒着菜一边笑道。

  “六七盘,再来碗炒饭,够了。”许正峰笑道,一脸的亲和之笑。

  不久,喝了几瓶啤酒后张震流打了个酒嗝,开始上场了。他有些愤怒的讲道:“太嚣张了,要是以着我的性子,早砸了那破堡。什么东西,不就一块破牌子,居然还叫咱们赔?咱们横华是泥捏纸糊的吗?他们太小看咱们了。”

  “张经理,坐着讲话不腰疼。那牌子虽说是普通的和田玉搞的。这倒不重要,咱们东家有的是钱,赔得起。就是那几个字,不瞒你们讲,我在圈内打听过了,听说很有来头。”良wǔ爷自然装得一幅高手风范了。

  “什么来头,我查过了。在国内国外书法界并没有叫费青山的人。就连别称都没有,我看也是一无名之辈。

  叶姓小子居然叫嚣着叫咱们赔他同样一块牌子,我看随便叫个名人xiě上也比那个什么费青山的强。”张震流冷冷的哼了一声。

  许正峰隐晦的发现,zhú老一听到费青山那三个字,果然有反应了。那炒菜的手明显的慢了一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